1. 首页
  2. 资讯
  3. 市场
  4. 全球车企在经济衰退中求生存

全球车企在经济衰退中求生存

帮宁工作室

肆虐的新冠疫情,在深深地影响着世界汽车行业,各大汽车公司均面临着工厂停工、转产防疫物资、供应链中断、物流崩溃、现金流紧张、经济衰退带来销量萎靡等困境。

目前,应对疫情是全球汽车行业的头等大事。各大汽车公司一方面不得不通力抗击疫情,另一方面也在加强业务,使公司能够在经济衰退中生存下来。

01.

美国:一地鸡毛,要复产谈何容易

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内,美国汽车行业可能面临供应链中断以及随之而来的一连串短缺问题。一些行业专家及高管已经开始担心:供应商没有足够资金重新启动生产,很多二级或三级公司破产,甚至将汽车制造业链接起来的卡车货运公司都可能消失。

除非,整个北美汽车行业现在就一致行动,协调促成工厂尽快复工。

普华永道(PwC)美国汽车业务咨询主管奥斯特曼表示,“强调一点,我们所讨论的是同时启动50家甚至更多的大型汽车工厂。从零立刻恢复到100,这是史无前例的。”

他补充道:“想一想,即便是正常的车型发布过程会遇到多少问题——多少供应链中断和延误。而且,几乎所有汽车厂都有不止一条生产线和多种车型。以此估算,车型数量大概就是工厂数量的50倍。”

“可能会很血腥。”

福特汽车前首席执行官Mark Fields建议,一个可行的方案是,立即召集行业领袖们,协调一个循序渐进的方案有条不紊地推动复工。Fields目前担任TPG 投资公司高级顾问,与供应商和物流客户都有合作。

上周,Fields就曾在Automotive News一个播客节目中警告称:“这些问题可能会在30到60天之内出现。”

“可以说,每个供应商都将面临现金短缺的问题,因为他们首当其冲,他们要先于制造商支付工人工资、购买原材料、支付物流费用并启动他们的生产线。”Fields表示。

目前,行业内统一协调重启的想法似乎得到了广泛认同。

美国原始设备供应商协会(OESA)首席执行官朱莉·弗雷姆上周表示,该组织已经致函美国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商务部长Wilbur Ross,请他们考虑进行此类讨论。

弗雷姆指出,根据反垄断法,这种涉及整个行业的生产计划不能由相互竞争的公司来安排。

“如果条件允许,而且(特朗普政府)希望整个行业团结起来进行这样的对话,我相信企业会这么做的。”她说,“但在我们进行周全考虑之前,必须先得到联邦政府支持。”

行业观察人士表示,目前,现金告罄只是挑战的一部分。汽车行业是一个习惯于平稳生产并依赖按部就班的生产计划的行业,因此对于汽车行业来说,更大的问题将是如何运作。未来行业可能出现的其他问题包括:

1. 消失的供应商。据普华永道估算,即便在2020年伊始,新冠疫情还未暴发前,已经至少有12家美国大型供应商陷入财务困境,原因可以概括为两大方面,第一是去年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组织的那场针对通用汽车的大罢工,第二是原本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业务开始放缓。

奥斯特曼表示,在疫情冲击下,一些供应商,特别是规模较小的公司,将陷入财务困境,甚至可能破产。如果他们破产,他们的缺席将成为汽车制造商急于提高产量的额外负担。

2. 物流崩溃。奥斯特曼预测,另一个潜在的瓶颈是货运公司。

奥斯特曼说:“很多货运公司可能消失。”在美国,一家市值50亿美元的汽车供应商通常与50到100家运输公司合作。其中也有规模比较大的运输公司,但大部分规模都很小,经营着数量不多(100以内)的卡车。

“这些运输公司不会坐等汽车行业复苏——我估计,有些运输公司现在已经开始运送食品杂货和医疗用品,还有一些预计撑不过未来几周,会因为缺钱而倒闭。”

3. 健康防护事项。根据密歇根州安娜堡汽车研究中心的数据,美国汽车行业重启将意味着约66.4万名员工重返工作岗位。复工的这一刻,新冠病毒感染的可能还存在。

这就对汽车公司提出了新的要求。他们必须执行新的流程、使用新的工具,以确保工作场所的安全社交距离。为此,他们甚至可能需要重新设计生产线和工作单元,使员工之间的距离更远。由于大多数汽车制造业目前处于停工状态,这些新流程和新布局都尚未实施。

上周,在全球拥有16.5万名员工的座椅和电子产品供应商李尔公司(Lear)公开发布了一份《安全作业指南》(Safe Work Playbook)。这份文件长达51页,详细阐述了李尔公司实施新安全措施的具体计划。

李尔写道,在工厂里要保持安全距离,员工之间最小距离应为3到6英尺。“如果由于工作场所的固有设计而无法保持最小距离,则需要实施一种或多种补救措施,”报告称,“包括临时防护、个人防护装备或行政控制。”该计划要求,换班期间,工作区域将进行消毒,每组轮班时间要错开,在办公室区域需要使用隔断或隔间,使办公室人员保持在可接受的距离。

原始设备供应商协会和汽车创新联盟(Alliance for Automotive Innovation)也制定了《健康和安全指南》,供供应商在恢复生产时参考。除特斯拉外,所有美国汽车制造商,以及供应商李尔、安波福(Aptiv)和麦格纳国际(Magna International)都参与了该指南的起草。

4. 对原材料的竞争。汽车厂和零部件厂并不是唯一受新冠疫情影响的模块,钢铁厂、铝厂和其他原材料供应链的生产都在下降。上个月,汽车钢铁巨头安塞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关闭了大部分在欧洲的生产。同样,美国钢铁公司(U.S. Steel)在底特律郊外的大湖钢铁厂(Great Lakes Works)也停滞了生产。

在未来一两个月,当工业电网开始恢复供电,原材料生产商开始恢复生产时,可能会出现供应紧张的局面,进而引发高于正常水平的价格。有些客户可能无法及时获得他们所需的材料。

5. 优先级竞争。随着供应商恢复正常生产,零部件供应紧张可能成为另一个汽车行业的现象。供应商将不得不给等待配件的客户排排队,决定先给哪个客户排产。可能还会出现这样的现象:一家单一供应商为竞争对手的汽车制造商和竞争对手的车型生产零部件。

这样的优先排序以及挑选过程,可能会使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之间的关系变得紧张。

6. 墨西哥的未知因素。墨西哥基本上没有公开关于新冠疫情的新闻。墨西哥人口为1.26亿,截至上周晚些时候,该国报告的确诊病例少于沙特阿拉伯,而沙特阿拉伯的人口还不到墨西哥三分之一。

假设墨西哥的疫情发展成美国那样,这可能会对美国汽车生产产生深远影响。比如,2018年,中国对美国的汽车零部件出口达到150亿美元,而今年年初,由于新冠疫情导致中国停产,美国一些汽车供应链受到严重破坏。

未来几周,如果因疫情导致墨西哥进口的零部件也停滞,将会造成更大的破坏:墨西哥每年向美国出口近600亿美元的汽车零部件。

02.

日本:丰田带头集结资源,协助政府对抗疫情

此前,丰田汽车曾经迅速做出反应,帮助美国对抗新冠疫情,生产医用面罩。

而现在,日本已经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丰田汽车迅速开始集结资源,协助政府抗击疫情。

丰田汽车在日本的抗疫计划与汽车制造商们在美国的计划类似,包括生产口罩、生产面罩、制造病床、制造应急隔墙以及大量生产其他医疗用品。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丰田汽车正在调集由合作公司和供应商组成的丰田集团的全部力量,包括爱信精机株式会社、电装株式会社和丰田纺织株式会社。

上周,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宣布日本主要城市进入紧急状态,原因是新冠肺炎感染人数不断上升。一些专家担心日本正处于大规模疫情暴发的边缘。

政府的法令没有完全封锁企业,但它允许地方官员关闭东京、横滨、大阪和福冈等城市的非必要企业。

据国际跟踪网站Worldometers的数据,截至上周末,日本共有5530例确诊病例,99例死亡病例。

丰田汽车表示,一方面,公司将通力抗击疫情;另一方面,还要加强业务,使公司能够在经济衰退中生存下来。

为应对全球汽车市场需求大幅下滑,以及供应链问题和削减库存,日本国内汽车企业如丰田汽车、本田汽车、日产汽车、三菱汽车、马自达和斯巴鲁都纷纷暂停生产线。日本各地汽车生产基本上已陷入停顿。

丰田汽车在上周的一份新闻稿中表示:“丰田汽车将尽其所能帮助抗疫一线,并限制新冠疫情的蔓延,当前,抗击新冠疫情已经成为日本社会头等大事。”

“在努力协助抑制疫情传播并支持一线医疗人员的同时,丰田汽车还要为经济恢复后企业复苏做好准备。”

据悉,丰田汽车将在其Teiho装配厂每周生产500至600个注塑和3D打印的医用面罩。它还将给出建议,指导医疗设备制造商利用丰田生产系统的高效理念来增加呼吸机和其他医疗产品的产量。

丰田汽车还将利用其供应商生产口罩,以缓解社会需求。电装公司的目标是每天生产10万个口罩,而丰田纺织株式会社的目标是每天生产13500个。爱信精机株式会社、丰田汽车、大发和日野也在考虑自己生产口罩。

爱信精机株式会社计划为临时医院制造病床、消毒容器和应急隔墙。

丰田汽车表示,在新冠疫情暴发期间,该公司将加大成本创新的力度,以支撑盈利能力。该公司承诺,将“通过这次机会,彻底审查其资本投资、研发支出和所需人员,使其回归到公司的初心:剔除‘冗余’,向更精简的公司结构转型。”

03.

以色列:初创公司用汽车高科技应对新冠疫情

曾经,在杂货店里排队购物,或在体育赛事中挤成一团,这些似乎是最普通不过的活动。然而,随着新冠疫情的暴发,如果谁再置身于这样的队伍中,难免惶恐不安。

要让世界重新开放,政府和企业首先必须设法确保人们聚集在一起时不会对健康造成威胁。Adasky是一家以色列汽车技术初创公司,据称,该公司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协助加速人们回归正常生活的步伐。

疫情未暴发前,Adasky一直从事开发用于驾驶员辅助系统和自动驾驶车辆的热成像摄像技术。但就在两周前,公司高层和软件工程师举行了一次头脑风暴会议,商讨该如何帮助抑制新冠疫情蔓延。

仅用了几天时间,他们就拼凑出了原型机,这些原型机基于他们的摄像技术测量热量的能力。现在,这项技术测量的对象不再是道路上的物体,而是测量在汽车经销商、体育活动等公共场所人群的精确体温。

Adasky首席执行官沙哈拉巴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此刻之后,未来的世界将在很多方面发生变化。”他说,“科技将突破我们的既定思维,科技将逐步帮助我们恢复到几周前那个熟悉的世界。”

本周,该公司将在多家以色列医院部署这款用于温度测量的摄像头。

在医院实地测试的结果,可以作为重要的验证依据。内部测试显示该设备的精确度可达99%。

当然,这款摄像头并不能分辨一个人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它们只是用来捕捉那些体温升高的个体,而体温升高是新冠肺炎一个明显的症状。仅凭这一点,就可能让这款高科技产品成为公共场合的工具。它让工人和消费者看到,这里正在保持警惕,这里正在遵循公共卫生安全规则。

沙哈拉巴尼说:“我可以肯定地说,在不远的将来,这些热成像摄像机会出现在所有公共场所,就像灭火器一样。”

他说,Adasky已经与一些潜在用户进行了交流,这些用户已经看到了这款设备的价值,认为它能确保知名高管和政府官员可以远离任何发烧人员。

这种摄像机和汽车用的是同款。改变的是软件。通常情况下,它能在汽车应用所需的范围内检测到热量。这款相机经过了微调,可以在设定的范围内工作,并专注于测量特定身体部位(通常是头部)的温度。这些摄像头可以在很远的地方自动地工作——它们不需要手持,而且,它们可以在同一时间收集视野内任何人的温度信息,从而避免了排队等待扫描的情况。

沙哈拉巴尼说,量产后,每台摄像机的价格可能不到100美元。

就在一个月前,沙哈拉巴尼还从未设想过这样一个全新的业务前景。3月23日,AdaSky就这项热敏技术与一家大型汽车制造商签署了第一份协议。鉴于行规,他不能透露汽车制造商的名字,但沙哈拉巴尼表示,该交易是与一家生产四级自动驾驶汽车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进行的。

长期以来,汽车制造商和自动驾驶行业的其他公司一直专注于传感器配置,但只包括雷达、激光雷达和传统光学相机。从去年开始,这些企业才开始更仔细地研究热感测技术,认为这项技术可以解决当前困扰自动驾驶系统的一些问题。

沙哈拉巴尼强调,公司仍然专注于汽车产品。但在整个汽车行业,尤其是自动驾驶汽车的未来突然变得不确定的情况下,他很高兴能参与探索公共卫生领域,并在对抗新冠疫情中发挥作用。

“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商业模式和市场,但需求是迫切的,我们将竭尽所能挽救生命,”他说,“我们认为自己所做的事确实可以拯救生命。创业的美妙之处在于敏捷性和快速行动。现在,我们正在这样做。”

来源:帮宁工作室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shichang/113743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59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