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曾公开飚脏话怼技术专家的李想,这一次承认理想ONE存在缺陷。

在之前理想汽车秋季沟通会上,理想汽车表示将为2020年6月1日及以前生产的理想ONE车型“免费升级”脱出力更高的前悬架下摆臂球销。

针对这一“免费升级”,有车主现场向理想汽车创始人兼CEO李想提问,“硬件升级,是否意味着当初设计有缺陷?”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升级肯定是因为当时有缺陷,这很正常。”李想表示,“但是这个缺陷跟其他正常行驶就断掉是不一样的,我们(理想ONE)是发生碰撞时断的概率超过正常车的平均值,如果不撞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不过,这是要解决的,这样的状况对车主而言会带来担忧。”

这是理想汽车首次承认“断轴”问题是因相关车辆存在设计缺陷。根据理想官方统计数据,截止到今年10月31日,理想ONE发生了97起前悬架碰撞事故,其中10起发生前悬架下摆臂球头从球销脱出的情况。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此前,在相关事故的回应中,理想官方倾向于介绍具体事故情况,从未“低头认错”,因此李想承认“有缺陷”成为这次媒体沟通会上的焦点。

针对相关车辆,理想汽车提出了“硬件升级”的解决方案,即为今年6月1号前下线的车辆升级前悬架下摆臂球销,使球销脱出力由35kN升级为50kN,官方预计升级后事故球销脱出率降到3%以内。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值得留意的是,下摆臂球销跟前悬架下摆臂是一体化设计,因此理想汽车为用户提供的相关“硬件升级”是升级整个下摆臂。据悉,本次免费升级涉及车辆或达10479辆。

尽管这一举措被不少车主视为理想汽车负责任的表现,但是本次硬件升级仍具有诸多争议。

据理想方面介绍,在今年首起碰撞中前悬架下摆臂球头脱出的事故发生后,公司就已开始进行优化开发,并于6月2日开始在新车上使用加强后的下摆臂部件,因此本次召回车辆为6月1日前生产的车辆。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这意味着6月份理想已经对新车进行改善了,然而当时并未对老车主有任何“硬件升级”表示。一个月后,理想登陆美股。

理想方面称,当时只有两起“球头脱出”事故,官方判断为小概率事件;然而从6月到10月,未进行下摆臂升级的车辆陆续发生8起“球头脱出”事故,理想方面意识到此前的判断失误才有了如今的“硬件升级”。

“我们本次硬件升级其实也已经跟相关的主管部门进行了报备和沟通,按照硬件升级的方式为用户升级,所以跟大家以前看到的那种由于车辆本身在行驶过程中出现故障和质量问题的召回是不一样的。”刘杰说。

对于理想方面“谨慎”的措辞,消费者并不买单。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理想“硬件升级”的说法被诸多网友调侃。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就本次“硬件升级”规划,理想方面计划在未来三个月内完成升级,具体方式是车主顾问联系用户预约,同时理想方面表示,暂未升级的用户依然可以“放心使用车辆”。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理想汽车提出的“硬件升级”之所以备受质疑,是因为历史上不乏因“断轴”召回的案例。参考历史案例来看,理想很难为自己不是“召回”开脱。

2013年,福特翼虎车型出现“断轴”情况,官方最早宣称是驾驶员操作不当,直至出现大规模车主维权才进行召回,并承认是“羊角强度”不够。2014年,大众速腾因后悬架纵臂过于单薄出现“断轴”,在车主维权和国家质监局多次约谈的压力下,最终选择召回。不过一汽大众当年对召回车辆采取的措施是“打补丁”——在后轴纵臂加装金属衬板。三年后,一汽大众对相关车辆进行“二次召回”加装后悬挂电子传感器。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大众速腾资料

从福特翼虎和大众速腾的案例来看,因相关部件“强度不够”导致车辆存在安全隐患,最终都要走向“召回”;理想强调材质没问题设计有缺陷,又不得不在升级中更换加强的下摆臂,否认“召回”的说辞着实有些勉强。从召回标准来看,理想ONE的问题几乎完美“匹配”相关标准:因设计缺陷存在质量问题、特定情况下存在安全隐患且某一批次车型皆有问题。因此,理想汽车这波主动“硬件升级”却拒不“召回”的操作受到质疑也是情理之中。

消费者担忧的问题是,如果“召回”可以美化为“硬件升级”,那将很容易掩盖车辆原来的设计和质量问题,让人误以为车辆不存在安全问题。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事实上,李想也是在现场车主发问时才承认“当时设计有缺陷”。部分声音认为,如果理想可以在说辞上“蒙混过关”,那么这种美化将成为未来车企模仿的潮流。

理想汽车之所以在措辞上被消费者“抓着不放”,是因为在此前诸多事故中,理想的回复总是备受争议。以最近登上热搜的“理想ONE追撞大货车”为例,理想ONE的自动驾驶辅助未能识别前方并线车辆,且碰撞后A柱断裂,气囊没有弹出,副驾人员受伤;对此,理想汽车的回复是“辅助驾驶对于旁边车道上车辆变入主车道的识别具有局限性”,并称“这是L2辅助驾驶系统的局限性”;至于其他问题,则将责任指向“大货车”方面。

李想的文字游戏:是“硬件升级”还是“召回”?

事实上,理想ONE辅助驾驶的构造十分简单,只有一个前置单目摄像头和前置毫米波雷达,且单目摄像头的EyeQ4 52°版本的摄像头,相比于100°版本具有很大局限性。至于毫米雷达,新势力中小鹏G3有三个毫米波雷达,传统车企中哈弗H6有两个毫米波雷达,而理想ONE只有一个。抛开整个行业L2驾驶辅助的局限性不谈,理想辅助驾驶的硬件就存在“先天不足”,而这一问题是否会在软硬件升级中解决,理想方面并未给出确定回复。

从去年12月开始交付至今年10月,理想汽车已经交付了两万辆理想ONE,创下了国内新势力最快的交付速度。不过销量“走俏”的同时,理想ONE也因诸多事故被推向风口浪尖,包括“仪表盘故障”“刹车失灵”“油门没反应”……但在本次沟通会之前,理想方面从未承认过产品质量有问题。

就本次“硬件升级”引发的争议来看,与其咬文嚼字,不如给对消费者坦诚一点,或许可以收获更多认可。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电动大咖·新能源汽车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31202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30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