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市场
  4. 金融大赌注——我看ofo的溃败

金融大赌注——我看ofo的溃败

汽车人传媒 赵英

这两天互联网领域最热门的词恐怕非“ofo” 莫属了。关于“ofo”溃败的文章铺天盖地。其中有些文章写得确实好,从不同角度提出了“ofo”溃败的原因。年终岁末,老汉我闲来无事,喝两口茶,也写上几笔,为自己一年的笔耕画个句号,为大家进入2019年送上些谈资。

笔者想从“ofo” 一类企业存在的微观经济基础谈起。最初共享自行车的出现,主要用于大学校园,供学生校园内骑乘。据说效果不错。但是,这仅仅是其市场化的第一步。共享自行车在学校大行其道,有三个重要因素:其一,应用范围固定、可靠,运营成本相对较低;其二,人员相对素质高,没有后来社会上那些“败德”式的损害;其三,应用范围符合自行车的经济合理范围(最后一公里的出行需求)。尤其第三点,自行车是解决最后一公里,或家庭出行最后一公里的灵活低廉的交通工具,这也是自行车存在至今的市场基础。遗憾的是,这些问题可能都不在“ofo”一类企业创始人的考虑之内。

作为最后一公里路的交通工具,注定了自行车具有很强的私人与共享两种选择间的替代性。也即由于自己拥有自行车成本低廉,使用成本同样很低,几乎所有人都可以在自己拥有自行车和选择共享自行车之间进行切换。老汉我就觉得充值、退押金麻烦,一直骄傲地使用自己的自行车。这也是一夜间,地铁站门口五颜六色的共享自行车又恢复成五花八门的私人拥有自行车的原因。自行车的这种使用特性,决定着如果出现共享自行车,其边际利润一定很低,其回收成本的时间一定很长。

基于上述对自行车使用属性和商业特点的分析,如果只想进入共享自行车这一行,踏踏实实从为客户服务角度赚钱,一定要做好可行性分析,然后慎重投资。如果从传统商业企业角度,认真地从提供骑行服务角度进行例行的成本效益分析,结论一定是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可能盈利。但是,互联网企业诸位健将不做此想,他们的思维是烧钱,再形成垄断,在消灭一切对手的基础上,获取垄断利润,或者作为“独角兽”上市脱手。从前面的成功者来看,这样做也有些道理。但是,其一,共享自行车领域进入门槛太低;其二,共享自行车与自备自行车之间互换几乎无成本,消费者随时可以弃置不顾。也就是消费者对妄想垄断者有反击之力。企图垄断者面临着消费者划出的价格天花板。这也是“ofo”一旦有风吹草动,大批草民或曰“韭菜”立即上门讨债的原因之一。

自“ofo”一类企业登场后,笔者就一直关注其是否有其他盈利门路(例如,广告、导航等),观察许久并未见到。于是,共享自行车行业回报低廉、漫长,与资本急于获利之间必然形成尖锐矛盾。一方面资本急于上市脱手,而上市脱手必须改变盈利模式和经营方式,这也是风险资本投入方不断插手干预经营的原因。马化腾先生所说多元决策固然是失败的原因,本质上仍然是风险资本的特征决定的;另一方面,经营者经营方式混乱,对改变亏损、不盈利的格局,束手无策(因为原来就没有想明白),导致经营者高喊情怀难以再打动资本。于是,资金枯竭(确切地说风险资本看到了止损线),溃败随之而来。风险资本止损,传统金融资本更不会接盘。但政府按照金融纪律很好判断,于是转眼间戴威先生进入“老赖”行列。“ofo”基本谢幕,只剩下一地鸡毛供老汉我观赏。

“ofo”得到风险资本支持于前,拖欠生产厂商货款、消费者押金于后,尤其是引发消费者退押金挤兑风波,如果不是经营内容上有差异,简直就是一个金融企业崩溃的态势。我相信,某些经营者是有情怀的,但我更相信,许多后来跟风者就是盯着“韭菜们”的押金去的。对他们来说,从起步就开始进入金融赌局。回顾“ofo”兴衰,可以说兴于金融,毁于金融。一场风险资本与创业者合做的金融大冒险终于落幕。

由“ofo”之溃败,笔者想到两件事:其一,“ofo”的溃败,是否可以看成是近年来互联网企业疯狂扩张,以非理性烧钱进行经营的方式落幕了呢?笔者认为差不多。互联网企业以往一段时期的狂飙突进,已经用尽了可以取代传统企业的市场空间。以往互联网企业实际上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线下的商业模式转换为线上。这种转换,以更加贴近消费者,更加低成本的方式,获得了成功。但是,从利润来源看,是吃了传统线下企业的蛋糕(尤其是商业流通企业的利润,包括流通费用和生产企业的广告费)。在这些利润空间被取代净尽后,互联网企业应当在提供高技术服务(数据服务、汽车出行、娱乐服务、教育服务等)方面下功夫,真正成为高技术服务的提供者。

其二,共享汽车是否会重蹈“ofo”溃败的局面,我认为很有可能。在大家高唱汽车“四化”之际,笔者对其中的共享化,很不以为然。因为汽车共享,从技术上看比自行车困难大得多,而且涉及法律法规众多。汽车,尤其是私家车使用,将在相当长时间内处于主流。共享汽车可以发展,但只会居于辅助地位。

2017年10月,EZZY宣告解散。2018年5月,麻瓜出行停止服务。6月,中冠共享汽车消停了。9月,巴歌出行被曝押金难退。年末,途歌破产倒闭。这种情况下风险资本同样会趋于冷静,共享汽车企业期盼的资本流会加速枯竭。还是少唱高调,让共享汽车回到原来的地位吧!

2018年即将结束,展望2019年,国际形势难以令人乐观,但国内经济发展笔者是有信心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努力满足最终需求,提升产品质量,加快教育、育幼、养老、医疗、文化、旅游等服务业发展,改善消费环境,落实好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政策,增强消费能力,让老百姓吃得放心、穿得称心、用得舒心。”扩大消费,提升消费水平,与本文论题密切相关。让我们以更加理性、更具耐心的态度,期待2019年的经济发展,期待互联网企业的转型,期待共享汽车企业的挣扎求生吧。

来源: 汽车人传媒

作者:赵英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shichang/84736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3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