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华泰汽车转型,变局还是骗局?

华泰汽车转型,变局还是骗局?

“2019年是过去十年中经济环境最差的一年,但也可能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这句话虽然是个段子,但其中却充满了辛酸。

未命名 900×500px.jpg

2018年末,网上晒的不再是往年红包的厚度、奖品的分量,更多的则是企业如何自救,是员工如何不在这次裁员大潮中被“优化”掉。汽车行业作为近十年快速崛起的行业,也并没有能在这一年中免去影响,往年金九银十的火爆场面没有出现,相反,国家排放标准从国五到国六的升级、合资股比开放、智能网联升级以及新能源双积分政策的多重压力之下,多数车企均对2019年的整体市场环境产生了担忧。

转型的华泰

华泰汽车作为老牌的自主车企,也在2018年加快了自己的转型之路,今年9月28日,华泰汽车与曙光股份的股权交割仪式在辽宁丹东正式举行,随着两方股权交割完成,华泰汽车将坐拥新能源乘用车与新能源商用车两大生产资质。此次交割完成后,华泰汽车集团将直接持有曙光股份19.77%的股权,以投票权委托的方式拥有曙光股份1.5%的表决权,合计拥有曙光股份表决权为21.27%,成为曙光股份的控股股东。

按照华泰汽车的规划,成功入主曙光股份的华泰汽车集团将从产品、渠道、生产资质等多方面与曙光股份进行互补,实现1+1>2的战略目标。但是,事情却并没有按照规划的方向发展,9月27日公布华泰汽车成为曙光股份实控人,9月28日双方在辽宁举行股权交割仪式,10月8日,华泰汽车便将股权悉数质押给了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一个多月后的11月30日,华泰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所持有的曙光股份 133,566,953 股无限售流通股又因买卖合同纠纷案被司法冻结,冻结的股份占其持有公司股份数的 100%。2019年1月10日,华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又因董事、高管未经任职资格核准实际履职,库存融资贷款“三查”不尽职违规被天津银保监局对金融机构处以100万元罚款。至于曙光股份的股价,也并未像股民预期的三个涨停方向发展。

按理说华泰耗资31亿元溢价收购曙光股份属于不差钱的金主,为何在完成交割后仅仅十余天就将股权悉数质押?从华泰汽车的销量中,似乎可以找到一些线索。作为华泰汽车的明星车型,圣达菲长期占到其销售总量的七成左右,长期月均销售万台以上,但从2017年12月到2018年1月,圣达菲的销量却从14573台猛降至523台,按照市场行为经验来看,这一数据显然不符合逻辑。根据资深汽车业内人士的分析,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极有可能是由于车企不断向经销商压库存而导致的,另一种可能则是销量数据造假。早在2011年,华泰汽车曾因严重的销量数据造假一度被中汽协剔除数据。2018年11月,华泰圣达菲的月销量在数据上又回到了1万台以上。

抛开销量数据是否造假不谈,面对诸如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等造车新势力的崛起,传统车企在向新能源和智能网联化转型的路上可谓步步小心,从产品到渠道再到服务,任何一个环节都不敢出错。但从华泰汽车的相关投诉来看,消费者对于车辆问题的投诉即便是“小问题”也会久拖不决,而且反映问题所针对的车型多数都是华泰汽车的明星车型圣达菲。

从以上种种投诉不难看出,多数消费者投诉的原因在于厂家无配件,拖延不解决的态度,如果销量数据真实,对于刹车盘这样的易耗配件为何会出现几个月无货的状况,可能只有华泰自己才清楚个中原因了。

都说攘外必先安内,但华泰汽车目前的处境却似乎有些内外交困的趋势,对于2018年的裁员潮,华泰用另一种方式被呈现在了公众面前。据人民网地方政府领导留言板内容反映,从2018年4月后,华泰汽车在北京和天津都出现了欠薪问题,欠薪时长3~4个月。据其中一份投诉内容显示,北京的欠薪并非个例,而是全集团规模。根据时间推算,这次的欠薪很有可能与收购曙光股份有关,而我们从2018年11月21日的一份实名投诉来看,在股权质押后,欠薪问题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

然而,华泰欠薪的不仅是北京和天津,还有远在内蒙古的鄂尔多斯。

鄂尔多斯疑云

根据中国汽车报在今年8月份的调查报道,华泰汽车在鄂尔多斯的生产基地占地共6000亩,但鄂尔多斯市国土资源局公布的土地产权证显示,华泰汽车真正利用的土地仅为2280亩,超过一半的土地荒草丛生,建设好的厂房也都基本处于停产状态,没有任何生产迹象。据当时园区的员工表示,当时所有的生产线都已经暂停,公司也下发了放假通知。

据华泰鄂尔多斯园区员工透露,自2017年以来,华泰汽车一直在试图减少员工数量,要求他们前往山东荣城的分公司长期“出差”,对于这种做法,工人认为是华泰变相逼迫他们离职。事实上,不少员工也的确因此提出了离职,目前在职的一线员工数量已经锐减到200多名。一线员工的月收入也已经从过去的四五千元降至一两千元,拖欠工资更是家常便饭。

华泰汽车与鄂尔多斯的关系要追溯到14年前。2005年,鄂尔多斯招商引资,启动了以资源换产业的转型之路,由于汽车产业是一个长链条行业,可以带动周边零部件、原材料等几倍甚至几十倍的行业发展规模,因此,对于带动当地就业和税收来说,引入汽车产业的“性价比”显然更高。也正是基于这些原因,华泰汽车成为了落地鄂尔多斯的第一个项目。

为了表现出足够的诚意,鄂尔多斯以每亩一万元的价格将位于康巴什黄金地段的6000亩土地划拨给华泰汽车,并承诺给华泰贷款十多亿的金融支持,除此之外,以“羊煤土气”资源丰富而著称的鄂尔多斯还将唐家会、碾盘梁这两座储量累计超过十几亿吨的煤矿赠予华泰汽车。

面对如此优厚的条件,华泰汽车也不含糊,定下了投资150亿元,2015年产业园完全达产,年产100万台发动机、100万台变速器、100万辆整车,完成工业产值2250亿元以及等额汽车零部件产值的宏伟目标。按照此目标,华泰汽车这一个项目就能为当地直接解决万人以上的就业,相关产业链拉动10万人的就业,并为当地政府实现每年百亿以上的税收。然而,事情并没有朝着双方预期的方向发展,十几年过去了,6000亩的土地大半荒芜,多数员工离职,唯一能看到凝聚力的是80多位集中在一起到当地劳动局申请劳动仲裁的员工。

讨薪自然是一件头疼的事情,但比这些申请劳动仲裁的员工更为头疼的,还有当地的政府部门。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康巴什已经发展成为鄂尔多斯的核心区域,华泰汽车未完成当年的承诺,土地长期荒芜甚至对康巴什整体的发展产生了阻碍。据中国汽车报调查,2013年,双方经过协商,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与华泰汽车签署了《拆迁补偿协议》,华泰汽车需逐步从康巴什区搬迁至位于伊金霍洛旗的空港物流园区。但直到2016年,华泰汽车依然没有搬家的迹象。2016年,康巴什区政府向鄂尔多斯市政府请示收回华泰汽车康巴什厂区土地,同年11月7日,鄂尔多斯市政府正式下发了《关于华泰汽车集团康巴什厂区土地使用权回收相关事宜批复》,明确提出“严格按审计整改意见要求,依法依规按时限做好土地、厂区搬迁等工作。”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7年初,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向东胜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但由于华泰汽车提出管辖权异议,最终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只能无奈撤诉,转而向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华泰汽车履行《拆迁补偿协议》,限期完成搬迁动产及土地、建筑物等资产移交手续,同时支付共计7246.45万元违约金。

与此同时,华泰汽车对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局提起了反诉,要求康巴什区国土资源分局支付被拆迁房屋补偿、土地使用权回购补偿、搬迁设备费、厂区道路硬化绿化损失、管网损失、停产停业损失、库存损失、临时安置职工补偿款等累计约33.58亿元。但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以双方没有达成全面的拆迁补偿协议,不在法院受理范围内为由驳回了双方的诉讼请求。

变局还是骗局?

据鄂尔多斯经信委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华泰汽车鄂尔多斯基地全年生产汽车1.76万辆,同比下降7.8%,产值为13.5亿元,同比下降19.6%。而2018年上半年,鄂尔多斯生产基地基本没有开工,华泰汽车在2018年上半年的全国总销量也仅仅只有2.89万辆,与其设定的2018年全年销售20万辆的目标相去甚远。

根据数据显示,2012年华泰汽车销量目标6万辆,实际销售3.4万辆;2013年销售目标10万辆,实际销售2.88万辆;2014年销售目标16万辆,实际销售5.41万辆;2015年目标10万辆,实际销售7.12万辆;2016年目标10万辆,实际销售4.34万辆。

2017年,华泰汽车销量实现增长,达到13.26万辆,随即为2018年定下了销量20万辆的目标,但截止到2018年上半年,其销量仅为2.89万辆。

其实早在2011年,华泰汽车就定下了未来10年将年销量目标提升至200万辆的计划,其中,第一步是到2015年实现国内外年产销50万辆,然后到2020年实现国内外年产销200万辆。如今,这一数据已被华泰汽车自行降至50万辆,传统能源汽车40万辆,新能源汽车10万辆,其中海外销售6万辆,车桥及轿车底盘150万套,动力电池30亿瓦时。

据华泰汽车官方宣传目前其全球的研发体系共有1个总院(北京),3个分院(天津、上海、北京新能源), 3个技术中心 (慕尼黑、俄罗斯、美国硅谷)。天津、山东荣成、内蒙古鄂尔多斯三大核心生产基地。据不完全统计,国内三大生产基地累计产能共为90万辆/年,按照华泰2020年销售50万辆的目标计算,目前的产能已经足够。但是,在鄂尔多斯产业园区大面积闲置的同时,2018年2月,华泰汽车南方研发制造基地再次落户株洲高新区,按照规划,华泰汽车株洲基地预计投入40亿元,占地800~1000亩。这一幕,似曾相识。

让我们将焦点再转回鄂尔多斯,从2005年到2017年,虽然华泰汽车当时承诺的制造基地未按规划建设投产,且大部分土地处于闲置状态,但康巴什区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当初那6000亩土地的价格已经上涨了8倍之多,这也是为什么华泰汽车在反诉中请求补偿款高达33亿元的原因所在。至于当初配套赠送的那两座煤矿,则早已被华泰汽车变现。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08年1月,华泰汽车为储量8亿吨的唐家会煤矿引入安徽淮南矿业集团,双方共同成立鄂尔多斯市华兴能源有限责任公司,其中淮南矿业持股70%,华泰汽车间接持有30%股权。同一年,华泰汽车将碾盘梁煤矿矿权转卖给山西普大煤业集团,获利达7亿元。

一边是员工欠薪,一边是数十亿借壳上市;一边是大面积闲置土地,一边是继续拿地建基地。当消费市场不理想的时候,资本市场就更需要故事,华泰是造车还是圈地?曙光几时才能见曙光?鄂尔多斯的故事还没结束,株洲会是下一个故事的开始吗?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科技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85948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77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大牛作者

汽车科技

用科技的视角解读汽车,未来·科技·车生活,尽在汽车科技。微信公众号搜索“汽车科技”发现更多。

  • 158
    文章
  • 7092
    获赞
阅读更多文章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