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卸任董事长马斯克 Recode 访谈:80分钟15000字回应一切

卸任董事长马斯克 Recode 访谈:80分钟15000字回应一切

人物访谈是有灵性的。

但或许只有 Recode 女主编 Kara Swisher 才能让马斯克彻底放松,在总计八十分钟的访谈节目中打开心扉,讨论他的推特生涯、与媒体的恩怨情仇、自我伤害、倍受煎熬,以及太空部队、死在火星,自动驾驶与竞争对手,以及最终为什么要逼自己这么狠.....


相较于早前充满戏剧性、引发轩然大波的纽约时报、科技博主 Joe Rogan 的大麻访问、Youtube 知名主播 MKHBD 节目的自我辩解马斯克在面对 kara 时明显更为放松,讨论的话题也更为深邃。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次访谈恰好在马斯克卸任特斯拉董事长的关键时刻。

就在今天,特斯拉宣布了继任马斯克的董事长人选——此前在澳洲电讯的(Telstra) 任 CFO 兼 COO 的 Robyn Denholm(如上图)。她表示自己打算在 11 月 13 日起就任。而马斯克仍担任特斯拉 CEO 一职,此后三年内没有就任董事长的资格。

简单说下和特斯拉很像的澳洲电讯Telstra 以及 Robyn Denholm 是谁?

Telstra对中国互联网从业者而言并不陌生。2006 年,Telstra 就曾以 2.54 亿美元入主搜房网。而更广为人知,则是 Telstra 与车和家李想系的恩怨情仇。Telstra 曾获得泡泡网、汽车之家、IT168、CHE168 四家网站的多数股权,但最终在 2016 年将汽车之家出售给中国平安,导致创始人李想和前 CEO 秦致的出走。

而财务出身的 Robyn Denholm ,或许是当下最好特斯拉董事长人选。 第一,她有丰富的经验。在加入澳洲电讯前的2007-2016 年,Robyn 先后任网络解决方案公司 Juniper 任执行副总裁、CFO 兼 COO;也曾为丰田澳大利亚公司服务七年。第二,这位澳洲大妈也是一位特斯拉迷。从 2014 年开始,她先后购入三辆特斯拉,同时成为特斯拉董事会一员,目前任特斯拉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主席和薪酬委员会成员。

因而,这一次 Recode访谈,大体可以看成是马斯克本人对过去的一次小结,一场持续 80 分钟的回应一切。

核心的问题的我归纳为以下几个

  • 关于推特和空头的:每天在家里只花了 10-15分钟时间上推特;推特中只有 1% 与空头有关。

  • 关于媒体的恩怨情仇:不认为媒体是国家的敌人,但媒体上太多谎言。有好的媒体也有不好的,他觉得媒体并没有做好。

  • 为什么逼自己这么狠:特斯拉的成功推动了其他车厂进军电动汽车市场,从而加速人类往可持续运输和清洁能源转变。所以特斯拉不能死。

  • 关于自动驾驶与竞争对手:对竞争对手不怎么关心,虽然 Waymo 在自动驾驶上做得不错,但在通用解决方面上,没有谁接近了特斯拉。

  • 关于太空部队与死在火星:很喜欢太空部队这个主意,至于「想死在火星上」上,则必须小心命运的「诱惑」。

  • 关于沙特投资与媒体人被害:在沙特Khashoggi 被谋杀后,马斯克说可能不会再拿沙特的投资,但不能因为发生意见非常糟糕的事,就否认沙特整个国家和国民。

  • 关于退出特朗普的顾问团: Kara 早前就劝过马斯克不要加入顾问团,马斯克说 kara 的建议是对,但仍然认为值得尝试加入,即使自己绝对不是「上帝」。

最后,马斯克回顾整个 2018 年的风风雨雨,说了以下这番话

公平地说,我可能不会发布一些推特,这可能是不明智的,并且可能让我卷入的一些网络争论。我可能不应该攻击媒体人,不应该这样做。对于一些媒体人,我很抱歉。

在最后闲聊环节,马斯克还与 Kara 争辩了电动滑板车好不好的问题,并「我想我们可能会做一辆电动自行车」

我把整个访谈的音频放在了百度网盘上,纯英文。如果感兴趣,可以关注「电动星球News」,后台输入「recode」获取地址与密码。

另外,马斯克本年还有三次比较重要的访谈,我也做了一个合集。感兴趣,可以关注「电动星球News」,后台输入「hj」获取文章。

下面,进入冗长的访谈文字版,大概一万五千字。我比照英文重新进行翻译,是因为这个访谈的中文版本要不不全,要不我觉得有错漏。英文原文大家可以点击「原文地址」获取。

  • 有人用发型表达自己,我用 twitter

Kara Swisher:我在特斯拉总部和 Elon Musk 在一起。我们会谈特斯拉、 SpaceX、即将过去的 2018 年、The Boring Company 等等,以及 Elon 想要谈论的任何其他事,因为大家喜欢听 Elon 怎么说。

让我们从头开始,今年你接受了不少访问,也在推特犯了一些错误。

Musk:什么是推特?(充满魔性的笑声)

Kara:什么是推特?好吧,我对 Twitter 很痴迷、上瘾。你在 Twitter 里是怎样的?

Musk:我会发很多有趣的东西,可能没有太多过滤。

kara:为什么?

Musk:我发现它很有趣。我想,哦,其他人可能会觉得这很有趣。”有时他们会这么想。

Kara:只是在晚上?在家里?

Musk:是啊。主要是在家里。我花在 Twitter 上的时间比人们想象的少得多,可能是 10-15 分钟或者...

Kara:是的,你的推特,很多人关注,大家会留意你说的话。

Musk:是啊,我发了很多很有意思的东西。譬如,我发过“ 我iloveanime ”的小推文(我爱动漫)。一个小写的“i”,黑色的心形,加上“anime”,人们很喜欢这条推特,这是我最受欢迎的推文之一。

Kara:他们不喜欢什么?你是否接到严格命令不能发什么?你会这样做吗?你愿意吗?这会改变你发的 Twitter ?

Musk:我不觉得。只是我发布的消息可能会在交易时间内导致股票大幅波动。就是这样。

Kara:你认为它是一种通讯媒介吗?你怎么看?

Musk:我把它看成是一种学习途径,去接触正在发生的事情。感觉就像是沉浸在社会意识的流动中,就是这种感觉。这有点奇怪。我猜我有时会用 Twitter 来表达自己,我猜这可能会有点奇怪。

Kara:并没有那么奇怪。推特有时很有趣,有时候不那么有趣。

Musk:有些人用发型表达自己。我用 Twitter 。

  • 标题越下流点击越多 我的粉丝很棒

Kara:你在 Twitter 上跟媒体开战,你有很多粉丝,然后媒体的数量也很多。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

Musk:好吧,不得不说,我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尊敬媒体了,

Kara:解释一下。

Musk:他们写了太多假新闻,难以置信的多。你看,华尔街日报的头版文章,譬如,“FBI即将关闭。”这完全是假的,太荒谬了。一家大报竟然在头版刊登这样的假新闻。这种人怎么能做媒体人?太可怕了。

Kara:我明白。但是你知道吗?当这个国家的总统攻击媒体是「国家的敌人」时,针对新闻媒体的不信任和攻击已经相当危险了。而你作为一名领导者也这样说,会让整个局面更糟糕。

Musk:唯一的解决方法是媒体自己变得好,好好写文章,真实地报道,并在出现错误时立即纠正。但他们现在没有这样做。

Kara:好的。但我问的是你是否了解这样下去会怎样?

Musk:是的,我当然知道。

Kara:那你怎么想?您是否担心会引发许多媒体担心的危险?事实上,这真得存在。

Musk:我建议媒体认真对待这个问题,做得更好。

Kara:特朗普正在做的那些,譬如说媒体是“国家的敌人”?你也这样看?

Musk:不是。

Kara:你只是不喜欢假新闻?

Musk:是啊,有好的媒体人,有不好的媒体人。但不幸的是,好文章往往不如坏文章的影响大。文章越下流,标题越下流,点击就越多。很多人甚至不是专业媒体人,是拉广告的推销员。

Kara:对那些你不喜欢的批评呢?你会特别敏感?

Musk:不,当然不。看看有多少负面文章和我回复的数量。也许百分之一。但媒体人的共同反驳是,「哦。我的文章很好。他太敏感了。」根本不是,是你写了个虚假报道,而且还不愿意承认。

Kara:你是否真得从心底愿意接受批评?

Musk:是。

Kara:举个例子,如果有的话。

Musk:你认为火箭如何进入轨道?

Kara:这个点可以。

Musk:一点都不容易。物理学要求很高。如果你错了,火箭会爆炸。汽车的要求也很高。如果你错了,汽车就不会动。工程和科学原理非常重要。

Kara:对的,然后?

Musk:我感兴趣的是真相、真理和普遍原理。

Kara:好的,然后?-

Musk:远远超过媒体报道的那些东西。

Kara:我想要达到的是,你是否愿意承认,当你这样做时它确实会出现失控......你有很多粉丝,他们听你的。我会说,有一点偏激。

Musk:不,我不这样觉得。

Kara:不是这样?

Musk:我认为他们很棒。

Kara:所有的?

Musk:不,不是全部。

  • 每个人每周过百小时的工作 才让特斯拉存活下来

Kara:谈谈今年,今年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

Musk:非常苦逼的一年。Model 3 的产能爬升非常困难,难以置信的困难,拼命求生。大家不知道我们遭遇了什么,包括我自己。难以忍受、极端痛苦的一年。

Kara:你说说看。

Musk:可以肯定的是,我绞尽脑汁了,杀死了很多脑细胞。运营 SpaceX 和特斯拉都非常困难......你知道,我们是在与极具竞争力的汽车公司竞争。他们生产的汽车非常好,而且已经很长时间了,根深蒂固。梅赛德斯,奥迪宝马,雷克萨斯,所有这些汽车品牌。另外,美国汽车公司的历史非常糟糕。唯一没有破产的就是特斯拉和福特。就这两家。其他的都破产过。

Kara:你今年给自己非常大的压力,为什么这样做?

Musk:听起来你没有听我说。让一家汽车公司成功非常困难。历史上有很多人尝试过,想打造一家成功的汽车公司,但都失败了,即使那些拥有强大客户基础的公司,有成千上万的经销商,数千家服务中心,在工厂投入了巨额资金的,比如通用和克莱斯勒,在上一次经济衰退时仍然破产了。福特和特斯拉也几乎破产。福特在下一次经济衰退时很可能难以再次幸免。

因此,作为一家初创公司,一家刚起步的汽车公司,要想成功,会比一家已经存在很长时间、根深蒂固的品牌困难得多。特斯拉现在还活着完全不合常理。不合常理,不合常理。

Kara:你把之归因为什么?

Musk:超过常人忍受范围的超负荷工作

Kara:你和.....

Musk:每一个人每周超过一百个小时的工作。

Kara:特斯拉的每一个人

Musk:是的,没有任何其他路可以走。

  • 为什么逼自己那么狠?

Kara: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这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为什么要把自己逼得这么狠?

Musk:well,另一个选项是,特斯拉关门。

Kara:对的。

Musk:嗯,特斯拉不能死。特斯拉对可持续交通和清洁能源的未来至关重要。它存在的一个基本意义就是加速可持续交通和清洁能源的发展。

Kara:我认为大多数人都觉得你做得很好,让更多的人加入了,对吗?

Musk:是。到目前为止,特斯拉的成功是其他汽车制造商进入电动汽车的最大动力。他们自己这样说的。

Kara:是的,毫无疑问。前几天我还跟别人讨论,我说,“他把所有人都推到了这个领域,非常戏剧化的。没有你,不会有这么多的投资,也不会有人这样做。“

Musk:是的,这对未来非常重要,对地球上的所有生命都非常重要。这超越政党,种族,信仰,宗教。那些都无关紧要。如果不解决环境问题,我们就完了。

Kara:通过可持续的交通。

Musk:是。我很吃惊,关心社会正义的「战士」们却都开着燃油车,太离谱了。

Kara:你自己这样做是因为你不愿意......随波逐流,你不是一个木偶。

Musk:是的,我认为交通的电气化,包括特斯拉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是太阳能和储能站。需要围绕太阳建立我们的能源使用秩序,可持续生产能源。在太阳下山的时候把能源储存在电池里,为汽车提供动力。没有特斯拉,这仍然会发生。仍然会向可持续能源过渡,但需要更长的时间。历史会证明这一点,我觉得可能是 10 年,也许 20 年。

Kara:所以,你全力推动它?

Musk:是。坦率地说,特斯拉已经在可持续能源上领先了至少五年,可能接近10年,如果我们继续取得进展,我们可能会提前 20 年。这是最大的不同。

Kara:你付出了什么代价?你和你的员工付出了什么代价?你现在感觉怎样?

Musk:这太可怕了。坦率地说,今年感觉像老了五岁。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糟糕的一年,令人发疯、痛不欲生。

Kara:有没有其他办法?有没有其他方法也可以实现?为什么是今年。

Musk:主要是因为 Model 3 的产能爬坡。我和特斯拉的其他人,不得不解决 Model 3 生产线上的问题,然后这条生产线的问题又很多。我自己解决了一堆,杰罗姆吉伦解决了一堆。每个人都在努力,整个团队。Javier Verdura ,Franz von Holzhausen ,Deepak Ahuja ,每一个人。这就像......我们在第三季度让法务团队去生产汽车一样。托德马龙 很棒。有很多人......每个人都需要解决那些硬核问题。

  • 一周工作 120 小时,你也会发疯

Kara:我想特别谈谈特斯拉,以及最近的一些变化,我认为人们对此感到惊讶。你让华尔街和一些竞争对手感到惊讶。但是当你在做一件复杂的事情时,是否后悔做过一些事?你知道,你的一些推文,其中一些是自作孽的。你不这样看?

Musk:是的,毫无疑问,就像自残一样。我哥哥说过:“看,如果你造成了伤口,至少在事后不要再拧刀?”你刺伤了自己的腿。真的不要再拧动它。为什么要这样做?

Kara:那么你为什么那样做?

Musk:这不是故意的。有时只是压力太大,睡眠太少。当承受着巨大压力时,你就会犯错误。

Kara:结束了吗?一切都结束了?你现在感觉更平静?

Musk:完全结束了。我再也不会犯下另一个错误了。

Kara:好吧,开个玩笑,你现在感觉怎样......你现在看起来不错,感觉没什么压力,休息得也不错。

Musk:是的,现在工作虽然也忙,但不再是那种令人发疯的节奏。我曾经有几个星期......有些时候......我不知道,没有完全统计,但我只睡了几个小时。工作,然后睡了几个小时,接着工作,一周七天。有些时候必须是 120 小时甚至更多。如果你每周工作 120 小时,你也会发疯。现在我们降到 80 或 90 小时,就完全应付得过来。

Kara:你曾在「纽约时报」上谈过使用 Ambien (一种安眠药)等类似的东西。那是为了调节你的睡眠,对吗?

Musk:是,这不是为了好玩或者其他什么。(一直有传言,Musk 吸大麻)

Kara:完全不是?

Musk:完全不。就像你压力大,就无法入睡。你可以选择,比如,好吧,不睡觉,明天大脑就无法工作,或者采取某种睡眠药物入睡。

  • 盈利的特斯拉与自动驾驶

Kara:这个季度很棒! Model 3 和特斯拉的下一步是什么?

Musk: 我们现在做得很好,特斯拉渡过了生死危机。我认为,我们处于一个相当不错的位置。我们不想沾沾自喜,但事实上......直到 9 月,我们还在面对生死存亡,“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否则我们会死”。我觉得我们度过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

Kara:那么,死神还在虎视眈眈吗?

Musk:好吧,你永远不要自满,所以我们仍然需要努力工作,但我认为我们已经度过了难关。 Model 3 的生产肯定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对我们来说,每周生产 5000 辆 Model 3 已不是什么大问题,很正常。现在我们正在努力每周生产 6,000台,然后 7,000 台Model 3,同时仍然控制成本。我们现在可能每周可以做到 6,000 或更多,可能是 6,500 台 Model 3,但这将迫使大家加班。

Kara:谈谈新的导航功能。

Musk:Drive on Navigation?

Kara:是的。

Musk:我认为这是走向完全自动驾驶的主要步骤之一。你输入一个地址,从上高速到下高速,车辆会自己变道,自动从一条高速公路进入下一条高速公路,并自动进入出入口。它甚至还会超车。这基本上是将导航与自动驾驶集成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称之为 Navigate on Autopilot 或 Drive on Nav 的原因。

Kara:在你看来,现在你们在技术上面临什么挑战?

Musk:嗯,主要挑战来自是改进神经网络,以便我们可以识别来自八个摄像头的所有物体。有八个摄像头:前面三个,每侧两个,后面一个。最大的挑战是解决各种各样的小概率事件。

Kara:所有这些都是实时的?

Musk:是的,道路非常复杂,所以你会在道路上看到一条看起来像线条的打滑标记,有时焦油接缝看起来像一条线。由于某种原因,有时候线条被涂错了。实际上,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就是使用 Drive on Navigation 处理车道分叉和 gores。如果车道分裂,你必须明确是向左还是向右,而不是保持在中间。如果这样,汽车在第一十字路口就会停下来。

现在我们正在整合停车标志,红绿灯。能够做到,比方说,右转弯或发夹弯等等。

Kara:法规怎么样?现在的监管环境?或者基础设施完善,在道路或类似的东西上有传感器?你怎么看待这些,或者你甚至没有考虑过这些?

Musk:是的,我们并没有真正考虑这些。我们假设没有这些东西。

Kara:你根本不是假设。

Musk:好吧,在同样的输入情况下,譬如双眼就跟摄像头一样,所有的生物都使用「摄像头」,鱼鹰可以从远处看到一条鱼,并考虑到水的折射率,俯冲下来并从远处捕获鱼等等,汽车要比人类驾驶员做得更好,就需要更好的神经网络。原则上,有摄像头就可以解决输入的问题。

Kara:不需要任何其他东西,政府做的基础设施或其他任何东西。我最近和梅赛德斯的人聊。他们在谈论道路上的传感器。

Musk:那些没用。这样干,充其量只是一个专门解决方案,不管到底放了什么东西在路上......提供特定解决方案总是容易的。但真正需要的,是适用于所有情况的自动驾驶通用解决方案。

  • 我从来不关注竞争对手, Waymo 也不是

Kara:我很想听你说说竞争对手。法拉第今天刚刚失去了另一位创始人,那是一家热门的公司,或者据说是一家热门的公司,我认为这样说可能正确。Lucid 得到了十亿美元。你如何评估谷歌的工作,优步似乎仍然还在努力,我很想知道你怎么看它们的。

Musk:嗯嗯,我其实不太关注竞争对手。我只想说,我们如何让我们的汽车尽可能做得更好?如何确保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工程和制造人才。

古语说,你知道的,跑步......如果你开始关注其他跑步者,那就完蛋了。你可能因此会失去这场比赛。

Kara:你认为其中哪一个最接近你们或者最不可能的是?

Musk:自动驾驶,也许 是Google Waymo?在通用解决方案上,我认为没有人接近特斯拉 -

Kara:整体解决方案。

Musk:是啊。你可以提出一个特定解决方案。但是要真正有用,你知道,每个国家都很不一样,有不同的路标,不同的交通行为,有非常多的小概率事件,需要的是一个通用解决方案。据我所知,没有其他人有很好的通用解决方案,除了......而且我认为没有人可能在特斯拉之前拿出自动驾驶的通用解决方案。我自己都感到惊讶,但......

Kara:没有一家汽车公司?任何一家汽车公司?

Musk:没有。

Kara:你有没有去看过?“好吧,他们在那里做的很有意思。”

MUsk:其他汽车公司......我不想说得太过自信,但如果任何一家汽车公司在自动驾驶上超过特斯拉,我会感到非常惊讶。

你知道,我认为明年我们将实现完全自动驾驶。就通用解决方案而言,我觉得,有点......就像,我们在这条道路上,所以能在明年做到。但我不知道也不觉得其他人也在这条道路上,进而明年能实现完全的自动驾驶。

  • 为什么特斯拉不会私有化

Kara:因此,你面临的挑战只是财务方面?获得资金和类似的东西?你已经得到了......沙特人买了一大堆你的股票…

Musk:他们可能已经卖掉了,我不知道。

Kara:是的,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他们有什么。但是你从哪里得到钱?说说财务状况,因为这可能真的会伤害你,没有足够的资金。

Musk:你知道......我的意思是,正如我在今年早些时候所说的那样,我认为我们将在今后每个季度都实现正现金流。

kara:每项工作都在推进,你需要更多的投资吗?

Musk:不,我不这么认为。

Kara:你还在考虑私有化吗?

Musk:我们不需要私有化。只是如果我们是私有的,我认为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Kara:没有人再盯着你们了?

Musk:是的,你知道,不用再搭理那些空头。有人觉得我很在乎,其实我只花了 1% 甚至更少的时间来思考它们 。

Kara:你说的是推文,埃隆,但是继续吧。

Musk:我的推文中只有不到 1% 与空头有关。但问题在于,有一群人非常聪明,非常卑鄙,让特斯拉的垮台他们能赚大钱。他们不断攻击特斯拉,我个人,执行团队,我们的汽车。我们犯的每一个错误都会被放大。

私有化肯定会出现一些短期的戏剧性变化。假设我们是私有的,然后从现在开始五年后上市。那么卖空者对品牌造成的伤害可能会比现在私有化带来的短期困难要小,有点像微积分。

依然保持上市公司的话,公司每个人都是股东,股价的大幅波动则会引起很多争议。就像一种情绪,在某种程度上,一种情绪温度计。当股票价格下跌,人们感到悲伤,感觉亏了。然后当股票上涨时,人们会非常兴奋,过度乐观。你会因此而分散精力。

Kara:没错。

Musk:所以,这都不好。当你的股票有大动作时,这只会让你分心。

  • 特斯拉Semi 、皮卡车等新产品

Kara:好的。好吧,最后就是特斯拉,除了卡车,Roadster,你还有其他新产品吗?

Musk:哈哈。我们确实有在做。

Kara:垂直升降机吗?

Musk :超音速VTOL喷射,电动喷射。

Kara:是啊。也许像拉里佩奇(谷歌创始人)这样的气垫船,

Musk:不,气垫船很简单。

kara:好吧,当然,对于你而言。

Musk:我认为,超音速垂直起降电动喷射器在某些时候会很有意思。但是,如果我现在尝试这样做,我的脑袋肯定会爆炸。但是这方面我已经考虑了九年。这很棒。

Kara:这很棒?它在你的脑海里?

Musk:是啊。我的意思是,我写下了一些,但......

Kara:但 Semi 和 Roadster 更重要?什么时候上市?

Musk:我认为这确实是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产品阵容,尤其从消费者的角度来看。我会向公众披露这一切的。

已经有 Model Y 了,一辆中型SUV;有 Semi 卡车了,真正重型运输,非常棒。这是最重的卡车,工业卡车。

我们还有下一代 Roadster,每一个维度上都是最快的跑车。最快的加速度,最快的最高速度,最佳的操控性。拥有一辆比最快的汽油跑车更快的电动跑车非常重要。它有助于消解汽油跑车的光环效应。最重要的是,你知道,这证明了电动是最好的架构。

然后还会有了皮卡车。实际上,我个人对皮卡车最为兴奋。

Kara:为什么?

Musk:我不能谈论细节,但它会像一个真正的未来派的网络朋克,“Blade Runner”(刀锋战士)皮卡车。它会很棒,令人心醉的。哦,它很棒。

Kara:你想把它卖给谁?那些买 F1 的人?

Musk:你知道,我实际上不知道会不会有很多人买,但我不在乎。

Kara:好的。

Musk:我的意思是我关心的,最终,你知道。当然,我很在乎。我们想让汽油、柴油皮卡车离开公路。

Kara:对。

Musk: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如果只有少数人喜欢那辆卡车,我想我们将来会制造一辆更传统的卡车。但这是我个人最激动的事情。

Kara:你有摩托车吗?

Musk:没有。我小时候经常骑摩托车,而且飙车。但我 17 岁时差点因此丧命。很多人因此残废了。看你怎么统计,但摩托车的死亡概率…

kara;它很高。

Musk:它高出 25 倍。

Kara:是的,我哥哥是医生。实际上,他称它们为移动的器官捐献者。

Musk:是啊。像器官捐献者。所以,我们不会制造摩托车。

但是会有一些很酷的特斯拉产品:我们几乎完成了太阳能瓦屋顶的开发。所以我们现在有几百个屋顶模板。我们正在进行测试以确保它们具有长期耐久性。

Kara:这些是瓦屋顶,这些是屋顶上的瓷砖吗?

Musk:是的,太阳能瓦屋顶,它看起来像一个普通,美丽的瓦屋顶。但它实际上是太阳能的。而且,开发过程比我们想要的更长,因为我们必须确保屋顶能够坚持30年。

Kara:当然。

Musk:即使你在太阳能屋顶进展很快,但它仍然需要时间。而且我们需要投入大量精力来简化安装过程,以确保安装屋顶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

然后我们就有了 Powerwall 电池存储系统。我们有Powerpack ,用于工业规模的公用事业。我们有一些储能产品令人兴奋的消息,所以当你 -

Kara:家用的吗?

Musk:我不能说太多,但有…

Kara:假定的

Musk:我们在储能站领域会有一个大型产品,我认为对于公用事业客户来说非常有吸引力。

Kara:好的,好的。所以,a Roadster,会做飞机吗?

Musk:没有计划在特斯拉制造飞机。

  • SpaceX与死在火星

Kara:那么,让我们谈谈火箭。SpaceX 公司。上次我们聊时,你说你想死在火星上,只是还没办法登陆火星。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话题,而且可能不是一个玩笑,可能是 …

Musk:好吧,如果真的发生了,那将非常具有讽刺意味。我必须小心命运的诱惑,因为我认为最具讽刺意味的事往往是最有可能发生。

从现实来看,从技术上来看,我的朋友Jonah Nolan认为这跟奥卡姆剃刀一样,“最具讽刺意味的结果是最有可能的。”我认为这是有道理的。然后我认为有时最有趣的结果是最有可能的。

Kara:不讨论你的死亡,聊聊 SpaceX 正在发生的事情。你正在做的一些事情是什么?

Musk:我们成功发射了猎鹰重型火箭,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火箭,推进力是第二名的两倍。我们还发射了一辆特斯拉 -——我的特斯拉跑车—— 进入火星轨道。我们这样做的原因,实际上是因为通常情况下,当新火箭发射时,需要放置一个虚拟有效载荷,就像一块混凝土或其他东西。

Kara:没有任何创意?

Musk:是的,超级无聊。所以我们就想,我们可不可以发射一些没那么无聊的东西。

然后明年,令人兴奋的事情是我们将首次向太空站运送宇航员。这是美国近期以来首次将宇航员送入轨道,自从....

Kara:这已经隔了好久了,对吗?

Musk:大概 2010  ?从那以后,美国一直依赖俄罗斯联盟号,有喝多问题。

  • 美国总统的太空舰队和星际殖民

Kara:你如何看待太空部队?特朗普的太空部队?

Musk:嗯,这可能有点争议,但我其实很喜欢这个主意。我觉得很酷。你知道,就像空军成立时一样,有很多傻冒会说“噢,有一支空军多么傻!”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飞机是由陆军管理的。

Kara:对。

Musk:现在有陆军,海军,海岸警卫队和海军陆战队,然后......很明显,你真的需要一个专门的部门来管理太空舰队。因此宇航兵就成立了。

今天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以前人们普遍认为成立空军是荒谬的,但现在每个人都说,“当然,应该有一支空军。”而且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有宇航兵,有太空力量。

Kara:做什么?

Musk:它基本上是太空防御。然后我想也许它可能对扩展文明非常有帮助......你知道,扩展到地球以外。

例如,我们可以在月球上有一个基地,在火星上有一个,发展太空力量是对的。我们应该有探索精神。这尤其适用于像美国这样的国家。这是人类探索精神的升华。我认为在恒星和行星之间穿梭的想法非常令人兴奋。

Kara:火星。上次我们聊天时,你说 2024 年要去到火星。

Musk:是的,我们仍然瞄准 2024 年。

Kara:好的,你会去?还是有人去?

Musk: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去。你知道,这可能只是一项无人任务。我不确定是否会有人在船上。

有一个火星窗口期,每两年大约只能发射一次。因此,在 2024 年的时间框架内,火星有一个窗口机会。希望我们可以抓住它。2022 年有一个...

Kara:会是无人驾驶飞往火星的航班?

Musk:希望有人在船上。但我认为无人驾驶飞船去火星的机会更大。我想我们会尽力做到这一点。

Kara:你认为美国宇航局应该继续存在,还是政府垄断所有的空间机构?

Musk:我当然认为美国宇航局应该继续存在,美国宇航局做了很多非常有用的事情,不仅仅是运输宇航员。感谢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火星上有漫游车。有这些行星探测器,就是哈勃望远镜。美国宇航局做了很多好事。理想情况下,我们应该增加美国宇航局的预算。我认为现在是我们再次超越地球轨道的时候了。我认为这非常令人兴奋和鼓舞人心,真的让全世界都兴奋不已。当第一批人类踏上月球时,它可能是最令人鼓舞的事情,也许是历史上最令人鼓舞的事?我们应该尝试做更多这样的事。

Kara:你如何看待贝佐斯(亚马逊创始人)的 Blue Origin 。我认为这是最具可比性的。

Musk:是的,我认为杰夫在太空上花了很多钱真是太好了。我认为它会遇到一些进入轨道的挑战; 进入轨道非常困难。但他有足够的资源来克服这些困难。我想,他有足够的资源。

Kara:你不买报纸(媒体,像贝佐斯一样收购报业集团),是吗?

Musk:不,我不会去想拥有这些东西。

Kara:是的,我只是好奇。

Musk:我创建了公司,但我并不真正拥有它们。所以我不会......我没有计划。虽然现在很流行这样做。

  • the Boring company 和钻井技术

Kara:让我们谈最后两件事,Boring Company。前两天,我和洛杉矶的 Eric Garcetti 在一起 。

Musk:哦,太棒了,Eric 是一位伟大的支持者。

Kara:是的,他确实是。他说要“用尽一切方法解决交通拥堵”。我当时问,「为什么你会觉得大家会对解决拥堵问题这么敢兴趣?」他说,「因为无论你多富有,都一样会遇到交通问题,所以大家都愿意为此做些什么。」

Musk:是的,埃里克一直非常支持我们在洛杉矶的活动。我的意思是,从技术上讲,我们的第一条隧道在霍桑。但我们确实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洛杉矶建立一个隧道网络。我认为这真的是快速通过城市的关键。你必须做到三维思维。我们的办公室是三维和密集的,但我们只有有一个二维的公路运输网络。

Kara:所以你认为,要有很多种隧道?

Musk:是的,很多级别的隧道,所以....

Kara:对,就像地铁系统一样?

Musk:是的,但即使是地铁,也往往是二维的。你要从一个地铁穿过另一个地铁,但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尝试过多层地铁。从历史上看,地铁掘进的成本令人望而却步。它们的建设速度也非常慢。地铁的典型成本,美国地铁的每英里成本约为 10 亿美元,因此这不是一个非常可扩展的解决方案。

Kara:隧道?

Musk:可以拥有一个多层隧道的地铁系统,但隧道的价格非常昂贵,以至于它们没有这么做。但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往下建100级; 你可以有100层隧道。你可以走得更远。最深的矿比最高的建筑物要深得多。关键是隧道技术的大幅改进。这是关键,这基本上就是它的意义所在。因为我建议挖掘隧道......哈哈,好主意。隧道真的被低估了。

Kara:什么时候会有用?霍桑一号,它是一个试验隧道?

Musk:是的,我们即将完成第一个测试隧道。

Kara:费用是多少?

Musk:我不知道,我认为可能......不包括设备,一英里可能花费 1000 万美元。诚然,这是单向的,但是....

Kara:那么人们什么时候才能使用它,实际使用它呢?

Musk:我们计划在六周后的 12 月 10 日举行开幕派对。

  • Jamal Khashoggi(沙特被虐杀的媒体人),沙特投资者和科技股

kara:有一件事我还没问,当你想让特斯拉私有化时,你曾与沙特人谈过。你现在对他们有什么看法?考虑过他们有多少钱

?我问过很多每个互联网的高管。

Musk:是的,我的意思是,沙特人其实已经和我们谈了两年的私有化。这不是一时冲动。

Kara:但是我是在 Khashoggi 被谋杀之后跟硅谷的人讨论的。

Musk:是的,我的意思是,这听起来很糟糕。所以......那不好。那很不好。

Kara:那很不好?

Musk:这真的很糟糕,它确实是...

Kara:你现在还会拿他们的钱吗?

Musk:我想我们可能不会,是的。

Kara:好吧,鉴于他们在这里倾注了数十亿美元,他们在硅谷的影响力如何?

Musk:我清楚这不好说,我的意思是,这不是......沙特阿拉伯是整个国家,所以不能因为发生了一件非常糟糕的事情,就说整个国家是不好的。

kara:只是他们的统治者。

Musk:当然。

Kara:意思是他们的统治者,是运行一切的人。

Musk:他们没有选他,你知道?

Kara:不,他们没有,那是对的。不,我明白了,我不是在谴责所有沙特人,而是政府。

Musk:我想我们应该考虑到整个国家,而且,你知道......沙特阿拉伯有许多优秀人才。所以我认为不能这样看待整个国家。

Kara:不,不,我只是在谈论有钱的人。

Musk:我认为存在严重问题,这并不好。

  • AI 与人类智力的差距会比人与猫的还要大

Kara:技术本身呢?你曾经批评过 —— 围绕人工智能的责任、多样性,关于 Facebook,谷歌和其他人所拥有的权力。你现在怎么看?

Musk:如果某些东西对公共利益负有责任,并且可能对选举或类似事情产生负面影响,那么可能应该有一些监管监督来确保我们不会对民主进程产生负面影响,确保新闻质量是好的,不会对选举造成不良影响。这是对的。

Kara:几年前,你曾说担心谷歌和 Facebook 在人工智能方面的力量,你担心人工智能本身。而且我认为你所说的其中一件让我印象深刻的事情就是:它不会杀死我们,它会把我们视为家猫。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思考方式。

Musk:从长远来看,由于 AI 可能比人类聪明得多,这种智力差距可能与人和猫之间的差距还要大。我认为我们需要非常小心 AI 的进步和 …

Kara:你仍然以担心它?

Musk:长维度来看,我的建议一直是这样。我认为我们应该有一个政府委员会,从洞察力开始,获得洞察力。花一两年时间深入了解人工智能或其他可能存在危险的技术,尤其是人工智能。然后,基于这种洞察力,提出与行业协商的规则,这些规则最有可能实现人工智能的安全。

Kara:你觉得这些发生了?

Musk:并没有。

  • 我不是上帝,但不后悔加入特朗普顾问团

Kara:从现实出发,你对未来怎么看?

Musk:某种程度上,我感到乐观。而且我不确定这是不是不合理的。

Kara:目前美国社会的分化影响到你?你已经退出了特朗普政府,我和你谈过......我说你不应该去,因为他会搞砸你,还记得吗?

Musk:嗯,你是对的。

Kara:我是对的,谢谢你,埃隆。我知道。但是你觉得,这样的两级分化,很多爆炸事件,总统总是在制造分裂,你感到乐观?

Musk:是的。顺便说一句,我仍然认为加入特朗普政府是值得尝试的,尤其是作为气候倡导者,我做到了我能做的一切。

Kara:我知道你做到了。但我像,我在电话里跟你说过“你不是耶稣,这不会起作用。”

Musk:我绝对不认为我是耶稣。

Kara;不,我知道你没有。我想我只是想让你离开特朗普政府。

Musk:可以说,这的确没发改变,但值得一试,是的。

Kara:你会再做一次吗?

Musk:你是说现在,还是......?

Kara:是啊。

Musk:我不知道,是否还有顾问团?

Kara:没有了。鉴于所有这些两极分化,你是乐观的吗?你在考虑中期选举吗?

Musk:我正在考虑中期选举,顺便说一句,我确实投票了。

Kara:我也是。今天。

Musk:虽然我确实想知道加利福尼亚的投票有什么影响。看起来像选举区这么多......我投票是为了投票,但是现在政治上的事情是非常分裂的。但是,对于我来说,进入政治辩论可能并不明智。

Kara:对,我明白了。但是你觉得 - 作为一个公民,你感觉如何?

Musk:我衷心希望人们不要相互大喊大叫,希望不要相互敌视。

  • 2018年有什么后悔的?

Kara: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今年有机会重新选择,Elon,你会选什么?

Musk:坦率地说,我可能不会发布一些推特。那些推特内容可能是不明智的,并且让我卷入了一些网络争论。我可能不应该攻击,可能不应该这样做。

Kara: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

Musk:是。

Kara:是的,你想说对不起吗?如果你愿意,你可以。

Musk:对于一些我很抱歉

Kara:好的,我会帮你转达的。今天的访谈很顺利。

Musk:谢谢你,Kara,很高兴见到你。

Kara:我们有一段非常有意思的讨论,我会考虑买一辆电动车,也可能不会。

Musk:为什么不呢?

Kara:来一辆滑板车,如果你们做滑板车我会去买。这也是电动的。我到底在说什么?

Musk:我不知道。我们这边也有人想做滑板车,但我想,“呃,不。”

Kara:我喜欢滑板车,踏上滑板车的感觉。

Musk:它并不好。

Kara:不,它其实不错。

Musk:好吧,看起来还可以

Kara:是的,它们开起来是不错的。你到底什么意思?

Musk:你试过驾驶类似这样的东西?这些....

Kara:是的,我一直这样做。我感觉非常棒。

Musk:并不是,这是你的幻想。

Kara:好吧,好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所好。Elon Musk 绝对不会迎合你。

Musk:电动自行车。我想我们可能会做一辆电动自行车,是的。

Kara:好吧,也许吧。好吧,马斯克,非常感谢。我很喜欢这次访谈。

Musk:这令人愉悦,谢谢,很高兴见到你。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电动星球蟹老板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80441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21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