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造车新势力融资大赛,谁跌落第一阵营?

造车新势力融资大赛,谁跌落第一阵营?

本周的首个工作日,小鹏汽车理想汽车双双传出喜讯。小鹏汽车完成C+轮近5亿美元融资,主要投资方为Aspex、Coatue、高瓴资本和红杉中国。理想汽车计划于北京时间7月31日晚间正式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LI”。

一个上市,一个融资,这两家新创车企的钱袋子短时间内都不会瘪下去。

时间来到2020年,昔日不可一世的造车新势力陆陆续续倒在了钱荒之下,资金成为它们活下去的最重要条件,而小鹏和理想显然都朝成功迈进了一步。与此同时,另一家头部企业威马汽车,却已经整整21个月没有传出融资消息,在消费终端也缺乏流量。

资金是决定造车新势力能否存活的关键,按照理想汽车迅猛的发展势头,威马汽车会否被理想汽车换下场,沦为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前浪”?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被称为2019年最惨的人,幸运的是,这个称号的有效期限是2019年。2020年最惨的人,备选人有戴雷、王晓麟、黄希鸣,远远轮不到李斌。

李斌曾感慨说知道造车烧钱,但是没想到烧钱速度这么快——不造车,你永远不知道钱有多么不经花。而比烧钱速度快更惨的是,无钱可烧。

6月1日,拜腾汽车CEO戴雷在员工大会上承认,拖欠中国区约1400多人总计9000万元的工资。一个月后,拜腾汽车开始暂停中国内地业务运营。停工停产期间,大部分中国区员工将待岗,仅有小部分员工留岗维持公司基本运转。

这个决定,标志着拜腾汽车的造车业务正式停摆,这样的结果,既在意料之中,又出乎意料。说在意料之中,是因为拜腾很早就资金链断裂,陷入欠薪欠款的泥潭;说意料之外,是2020年才过去一半,戴雷就妥协得这么干脆利落。

公开资料显示,拜腾曾完成三轮融资,包括:2016年12月,和谐汽车、力合汽车、晋亨投资共同投资的Pre-A轮融资;2017年8月,包括苏宁、丰盛控股和南京国资委共计2.4亿美元的A轮投资;2018年6月11日,中国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等参与的B轮融资,三菱融资金额总计约84亿元。

然而,拜腾烧光了这84亿元,也没有造出一辆车,倒是养了一群“蛀虫”——300人吃掉5000万元零食,印一盒名片上千块钱——这样的企业不倒,还有天理吗?

无独有偶,另一家造车新势力博郡汽车,也于今年6月15日宣布造车失败,将出售车型平台等核心技术,与此同时全员待岗。

2019年4月11日博郡的那场品牌之夜,是第一场,也是最后一场,博郡就是在那一天才开始走进人们视野的。然而,仅仅过去14个月,这家新创企业还未造出一辆车,就冷冷清清退场,徒留一大堆债务,其中包括员工的工资,以及收购一汽夏利整车生产资质和成立合资公司的近20亿元。

更离谱的是赛麟汽车,2019年7月在北京鸟巢的那场品牌之夜上,Jason斯坦森、华少、吴亦凡的站台让这个陌生的汽车品牌第一次为人所知。然而才过了一年时间,2020年6月23日,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就依法对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进行了查封,其董事长王晓麟因挪用巨资公安已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这三家造车新势力接连爆雷,是因为同一个原因——资金短缺,资金链断裂和高额债务,成为它们造车路上的最大困难。

造车新势力进入加速淘汰赛阶段,它们之间的竞争,不仅仅是销量上的PK,更是一场拼富的对决,谁能融到资,谁就能续命。

与拜腾、博郡、赛麟因钱荒黯然退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蔚来、理想、小鹏陆续传来融资的好消息,而且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都已经向美股市场提交IPO文件,其中,理想初步拟定于7月31日在纳斯达克挂牌。

美东时间7月10日,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递交F-1招股文件,初步拟定的挂牌时间为7月31日,若此次成功登陆纳斯达克,理想汽车将成为继蔚来汽车后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国内造车新势力。

招股书数据显示,理想汽车在2018年、2019年分别亏损15.32亿元、24.38亿元,而在2020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凭着理想ONE一款量产车获得营收8.4亿,并实现毛利率转正,同期仅亏损2.33亿元。

当下的理想汽车不差钱。截至2020年3月31日,理想汽车拥有现金及短期投资4.8亿美元,加上6月24日D轮融资融到的5.5亿美元,其目前拥有超过10亿美元的现金储备,比蔚来2018年招股上市时的6.685亿美元还多。完成5.5亿美元D轮融资后,理想汽车的估值达到40.5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83亿元)。

蔚来2018年在美国上市时,希望最高募得15.18亿美元资金,而理想计划奔赴纳斯达克敲钟,目标只有1亿美元。比起昔日蔚来的处境,理想无疑要好太多。

与理想汽车赛跑的是小鹏汽车。据媒体公开报道,小鹏汽车已经向美股市场秘密提交IPO文件,计划融资5亿美元,上市时间预计在今年7月到9月之间。7月20日,小鹏汽车宣布完成C+轮近5亿美元融资,至今为止,小鹏汽车已经累计获得超过150亿人民币融资。

跑在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前头的蔚来汽车,也在加快融资步伐。

今年继2月份获得合肥政府百亿投资后,蔚来汽车旗下的蔚来中国近日再获得六家银行104亿元融资。两次签约,蔚来汽车及蔚来中国今年的融资额已经超过200亿元,大幅缓解资金压力。蔚来的2019年三季度报和全年财报,两次预警“现金不足以支持未来12个月持续经营所需地营运资本及流动性”,这200多亿让久旱的蔚来汽车迎来甘霖。

让人纳闷的是,身在造车新势力第一阵营的威马汽车,却在2018年10月26日获得D轮融资后,一直没有融资消息传出,这距离上一次融资已经过去了21个月时间。

目前,国内所有造车新势力都还无法自己造血,都需要外部输血续命。威马此前总共经历六轮融资,已公布的两轮融资,金额共计20亿美元,其余四轮金额未知,目前威马的现金流和资金链情况如何,是个未知数,但从其取消员工2019年终奖、13薪延后发放的做法来看,不禁让人怀疑其资金是否比较紧张。

目前,造车新势力可以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是有量产车、融资顺利、有明确规划和发展前景的企业,包括蔚来、小鹏、威马、理想和合众新能源(哪吒);第二梯队是有量产车、但融资不顺、经营受挫的企业,包括云度爱驰零跑等等;第三梯队的是既无量产车、又无法融资、资金难以为继的企业,博郡、拜腾、赛麟就属于这一梯队。

上百家造车新势力谁能活到最后,一直是汽车圈中的热议话题。目前,业内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会剩下3家,一种认为会留下5家。

根据乘联会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销量最高的国内造车新势力毫无悬念地落在蔚来头上,累计销量破万,达到14169辆,其次是理想、威马、哪吒和小鹏汽车,累计销量分别为9500辆、7686辆、5002辆、4202辆。从这些数据来看,理想可谓造车新势力中的“黑马”,凭借一款量产车打败分别有两款量产车的威马、小鹏,位列第二。而小鹏汽车的第二款量产车P7因为从6月28日才开始交付,所以销量还只靠G3一款车支撑。

若造车新势力最后将留下5家,那么,这5家大概率将是上述排名前五的企业,但如果最后只剩下3家,则充满争议。

今年1月,美团CEO王兴曾表示国内汽车圈最后会剩下“3+3+3+3”家车企:3家央企是一汽、东风长安,3家地方国企是上汽、广汽、北汽,3家民企是吉利长城比亚迪,3家造车新势力则是理想、蔚来、小鹏。这让一直被业界认为是新势力三家头部企业之一的威马非常尴尬。

随后,威马创始人沈晖还与王兴隔空打赌,认为威马一定在TOP3之列,并单方面提出赌约:“如果威马在2020年的新造车势力中销量不是第一,沈晖将送给王兴一辆车,品牌价格不限,否则王兴给沈晖送外卖,产品和地点自选。”

与蔚来、小鹏、理想从互联网创业且自带流量的创始人相比,传统车企出身的沈晖在流量上确实稍逊一筹,销量被理想反超,也让更早走下PPT实现量产的威马不大自在。造车新势力第一梯队的三家头部企业的提法,也从“蔚来、小鹏、威马”悄悄改成了“蔚来、小鹏、理想”。

今年以来,理想和小鹏都在融资和IPO的道路上取得了巨大的进展,唯一实现上市的蔚来也一再获得融资,唯独威马悄无声息,这似乎为威马被“踢”出第一梯队提供了证据。

虽然威马今年上半年的销量在造车新势力中排名第三,但与后面的哪吒汽车、小鹏汽车的差距并不大,只有两三千辆的优势,这个差距随时都可能被后两者超越,尤其是小鹏在实现P7的交付之后。

威马不仅在企业上市、融资的道路上掉队,在推新的步伐上也比较落后。小鹏在SUV产品G3的基础上,今年补充了轿车产品P7,蔚来也很快将补充轿车产品EC6,相比之下,威马只有两款SUV产品,产品线显得比较单薄,其下一款量产车至少要到2021年才上市。

理想汽车的来势汹汹,对威马汽车造成了巨大的威胁,久无融资消息也在某种程度上证明资本市场对威马汽车不大感兴趣。如果这种状态持续下去,理想汽车将最终替换下威马汽车,成为活下来的三家新势力之一。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大事记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20705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56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