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人物
  4. 埃隆·马斯克:我只用这一把刀切割世界

埃隆·马斯克:我只用这一把刀切割世界

Yourseeker 西昻翔

海外有个非常有意思的长文网站 Waitbutwhy,作者极其擅长两件事:把浅显话题写得鞭辟入里,把硬核话题写得简洁有趣。

知乎谢熊猫君曾翻译过它关于人工智能的文章,质量很赞。最近回看WaitbutwhyElon Musk 的深入研究,果然也和别家很不一样,于是决定分享出来。

Musk 其实带火了一个词:第一性原理。这是得到内部在 15 年中还没上线产品就探讨过的一个精彩话题。而 Waitbutwhy 关于 Musk 的系列文章,每读一遍都让我感叹:它才真正直抵核心。

原文超过 4 万字,我抽取了最精华部分的 4000 字。希望也能给你带来收获:)


Elon Musk 绝对是一个非典型高玩。

起于青萍之末,靠着 20 世纪末互联网的一波大势赚到 1.8 亿美元。但之后,他没有和大多数人一样功成身退,转去做投资,反复和年轻创业者们 negotiation。

他选择再次投身浪潮之中,和汽车工业、能源行业、航空航天业、军工行业的巨头们在新战场展开另一场搏斗。

虽然争议很大,但他似乎仍然有可能赢。

为什么Musk做出了这样的抉择?

驱动他决策的最底层思维是什么?

我们是否可以学到哪怕十分之一?

Waitbutwhy 试图揭开这个秘密。

两种地质学

1681 年,英国神学家托马斯伯内特出版了一本书《神圣的地球理论》书里他是这么解释地球的发展史的:

大约 6000 年前,地球是一个完美的球体,表面土地肥沃,内部水资源充盈。但是,表面某个地方一旦干裂,就会形成裂缝,于是内部的水涌出去。等到地表终于稳定下来,地球就不再是一个完美球体了——新的山脉、峡谷和洞穴会出现,一场大洪水也由此发源。

这套理论显然是为了迎合曾经盛行西方世界的神学论。当时神学的一大难题是,圣经里把地球的时间线写得很短,但现实存在着大量的古老遗迹。神学家们苦思冥想,试图弥合这个矛盾。

这有点像是,当代的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发生冲突,于是有人提出弦理论来统一一切。

但是差不多在同一时间,还有另一群人也试图解释地球发展史:科学家。

对于神学家来说,要完美回答地球表面为什么是现在这个鬼样子,必须基于“地球 6000 年才诞生,而且发生过一次大洪水”的前提下;但科学家不一样,他们面对的是一场没有任何开局规则的游戏。

就好像是,现在给了他们一块白板,只要有充足的数据和自恰的证据,任何理论都是受欢迎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 300 年里,科学家们不停提出新的理论来替代掉旧理论。而且随着技术的发展,他们不断找到新的测量方法,于是得到了更多、更精确的证据和数据。与此同时大家发现,地球的年龄好像越来越长了。

直到 1907 年,美国科学家开创了放射性测年法来测量岩石的存在时间。于是地球的历史被推进到数十亿年,与此同时诞生了大陆漂移理论和板块构造理论。科学家们一步一步在努力。

与此同时,信奉洪水的“地质学家”们毫无进展。对他们来说,科学界的任何理论都是毫无意义的,因为他们一开始就打破了游戏规则。居然敢说地球不是 6000 年诞生的?你们这个技术肯定不靠谱。

至于到底谁错了,不言自明。

上面这张图是一个严肃的统计结果,地质学家们分为鲜明的两派:一派相信真理,一派相信自己。

如果抛开信仰的桎梏,大多数人都一定同意,在判断地球真实年龄的时候,数据和逻辑比信仰和圣经更可靠。

但你有没有发现这么一个问题:

一旦涉及到思考,大部分人做出决策的方式,以及他们自己的生活方式,更像是洪水地质学家,而不是科学地质学家。

至于 Elon Musk,他不过是一名彻头彻尾的科学家。

硬件和软件

要理解 Musk 的思考方式,第一个线索是他的奇怪说话方式。比如:

一般人:“我害怕黑暗,因为可能有怪物来袭击我,我看不到它到底是什么。”

Musk:“小时候我也很怕黑。但后来明白了,黑暗只意味着 400 到 700 纳米的可见光光子不存在了。然后我想,只是因为这就觉得怕,实在是太傻了。” 

再或者:

一般人:“我想找个女朋友。所以我不能整天工作,那样就没时间约会了。”

Musk“我想把更多的时间用于约会,因为我想找个女朋友。嗯,和一个女生每周待在一起多久比较合适?10 个小时?这是底线吗?那两个呢?”

这种说话方式就是 MuskSpeak,虽然同样在描述日常生活,但它们更深入本质。

再往下一层,Musk 的思考方式是一种典型的机器思维。虽然这样讲很不诗意。

对于一台计算机而言,硬件和软件相辅相成。对人类的大脑而言,硬件是天生拥有的智慧,而软件则包括了信仰、思维模式和推理逻辑。

显然,硬件是不可更换了,也很难提升。我们接下来讨论Elon Musk 的软件。

我们假设 Musk 的软件有这样三块:

第一块是 Want,第二块是 Reality,夹在两块之间的是待实现的目标池:Goal Pool。

在目标池里有很多你想完成的事情,怎么把它们从 Want 推向 Reality 呢?你需要付出一些东西,比如时间、精力(精神和身体)、资源、说服力、和他人的联系等等。

选定目标之后,你就会知道怎么样找出最有效的方法来产生你想要的结果,俗称策略。

简单重复一下:A)确定 Want,B)确定 Reality,C)从目标池里选择目标,D)建立策略,然后就可以开始行动了。

但你还会发现,第一次提出的策略往往没那么有效。行动是一种测试策略的方式,你把少量资源投入到一次策略中,看看会发生什么。然后接收到了数据、结果、反馈,以及来自外部世界的新信息。

你的策略的某些部分可能会被新数据强化,其他部分可能会被削弱。然后有了新的策略,这个过程俗称,调整:

随着这个循环越来越有效,会发生一些其他的事情。

Want 是你最后一次认真思考之后得到的结果,反映真实欲望。但它其实也只是一个假设。

随着经验不断丰富,你可能会发现过去认为自己想要的东西是错的,或者现在想要的是过去没想到的。而且与此同时,你对 Want 本身的衡量标准也可能发生改变。

于是 Want 这一侧继续变动,这个过程暂时把它叫做,进化:

在另一边,Reality 也经历了一个复杂过程。它既包含某个场景下外部世界的状况,也包括了你自己的能力。随着你的能力发生变化,以及世界的相应变化。过去的 Reality 很可能无法长期延用。

于是,你所认定的 Reality 也在变化,而这个过程可以称为,教育(“教做人”的“教”):

现在我们退后一步来看待整个过程。如果是想形成并实现目标,聚焦是非常重要的,这有助于集中注意力。但如果考虑到将来更多变的情况,你可能还需要更宏观的视角:

这种更宏观视角可能带来的变化是,或许你应该在某个时刻调整优先级。

以上就是 Waitbutwhy 所提出的软件系统。

把这套软件系统套用在 Elon Musk 身上,似乎完美契合了。

Musk 如何使用这款“软件”?

1)Want、Reality 与 Goal Pool

在第一步明确 Want 的时候,不同人之间会有巨大差距。比如,你需要深入挖掘对与错、好与坏、重要和琐碎、有价值和无意义,以及你尊重什么,不屑什么,什么让你烦恼,什么让你着迷。

Elon Musk 的中心似乎一直是:关心人类的未来福祉。

我采访他的原话是这样的:

当我展望未来时,我将未来视为一系列拥有不同概率的分支。所以你必须要问,我们正在采取什么措施来增大好的那一支的可能性。

也许可以说这是为了美好未来?否则你向前看,“哇,我们可能会陷入某种可怕的境地”,这会非常令人沮丧。

而在我问他,为什么不去做科学研究而是关注工程学。他的回答是:

我很欣赏伟大科学家的发现,他们为人类拓展了知识的深度和广度。但我希望做到的是未来这些知识仍然存在。

打个比方,我尊敬园丁,因为他们培育出了花。但如果没有花园,再多的园丁也无济于事。我之所以选择要尽力保有一个花园,正是为了将来能有更多的园丁培养出更多花。

也就是说,A 和 B 都很好,但没有 A 就没有 B。所以我选 A。

他接着说:

我曾经考虑将物理学作为我的终身职业——我在物理学方面做了很多事。但是为了真正推进物理学的进步,你需要数据。物理学从根本上来讲是受工程学的进步影响的。

“工程师和科学家哪个更好?爱因斯坦不才是最聪明的人吗?“ 就个人而言,我认为工程师更好,因为在没有工程设计的情况下,你没有数据,最后只能到达一个极限。就比如伽利略,他设计了望远镜,然后才看到木星也有卫星。

真正的限制因素是工程学。如果你想要推进文明,你必须解决限制因素。因此,你必须解决工程问题。

也就是说,A 和 B 都很好,但是 B 只能在 A 前进的情况下前进。所以我选 A。

Musk 说,在大学里,他第一个认真思考的底层问题是:“哪些东西最能影响人类未来?”他的答案是五个:“互联网;可持续能源;太空探索与地外生命;人工智能;基因工程。”

这些思考定义了 Elon Musk 的 Want。

但与此同时,他刚开始只是没钱、没名声、没关系,知识和技能都有限的少年。换句话说,他的 Reality 并不丰富。

因此,他做了许多努力—— Musk 最先明确的 Goal Pool 并不是实现真正的  Want,而是扩展 Reality。他希望能够在大学毕业后合法留在美国,以及获得更多关于工程学的知识,于是 Musk 申请了斯坦福的博士,研究高能电池

2)Evolution、Education

Musk 选择了斯坦福,并且搬到了加州。与此同时有一件事——当时是 1995 年。互联网处于崛起的早期阶段,而且远比人们预期的要快。

于是,Musk 的 Reality 里添加了一堆和互联网相关的可能性。这些反过来迅速使得 Goal Pool 发生变化,斯坦福的博士学位不再是他的核心目标。

Musk 很快完成了 Evolution 的过程。他和朋友一起创办 Zip2(黄页网站和谷歌地图的混合体)。四年后,他们卖掉公司,Musk 带走了 2200 万美元。

怎么用这笔钱,传统思路是做个富家翁,或者开始把钱投给一些新东西。但这些显然偏离了 Musk 最核心的 Goal。

于是,他在 1999 年开始 X.com 项目,希望做一个提供全方位服务的在线金融机构。随着外部环境的变化,Musk 的策略开始调整,X.com 的服务重心、团队甚至名字也在变化。

当 eBay 在 2002 年买下它时,它叫做 PayPal。这一次,Musk 赚到 1.8 亿美元。

3)Macro Adjustment

再一次从互联网行业全身而退,Musk 再次面临抉择:

传统观点都说,“无论做什么,绝不要冒着全军覆灭的风险。”,“做互联网很厉害,其他领域不要贸然进入。”“你已经三十多了,在新领域做成一些事情已经晚了。”

Musk 又一次使用这款“软件”,底层追求是什么?怎么才能更好地实现目标?

于是有了 SolarCity、SpaceX、Tesla。

来源:Yourseeker

作者:西昻翔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renwu/90977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42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