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飞凡汽车能否非凡

飞凡汽车能否非凡

第一电动李艳娇

1.png

2012年,王健林与马云打了一个赌。老王说:“到2022年,如果电商在中国零售市场份额占到50%,我给马云一个亿。如果没到,他还我一个亿。”紧接着,他就创办了万达电商,2015年改名为:飞凡。

那个时候,正是移动互联网高歌猛进的好年份。如同现在,正是新能源汽车高歌猛进的好年份。

1.突然变化的人选

10月30日,上汽集团(股票代码600104)发布公告:拟投资设立飞凡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凡汽车),并将上汽集团乘用车分公司的 R 品牌独立出来,由飞凡汽车以轻资产方式进行市场化运作,加快提升市场竞争力,以创新成就非凡。飞凡汽车注册资本为人民币 70 亿元,其中公司认缴出资 66.5 亿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 95%;上海如愿汽车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员工持股平台)认缴出资 3.5 亿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 5%。

R汽车要改名“飞凡汽车”的消息,在坊间流传已有一段时间。大家原以为上汽会在广州车展期间正式宣布,没想到这么快。

更没想到的,是上汽集团公众号发布的这段消息:“享道出行”首席执行官吴冰将出任飞凡汽车CEO。大家原以为上汽会让副总裁杨晓东继续承担这个责任。相比于官宣时间提前,CEO人选的突然变化,令人吃惊。

2.png

在百度人物词条,吴冰的介绍如下:

吴冰,中国共产党党员,毕业于华东政法大学民商法专业,法学硕士。

吴冰在上海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任职的20年间,先后在上汽通用汽车有限公司和上海汽车集团保险销售有限公司等多个集团子公司担任过重要职务。

经向上汽内部人士征询得知,吴冰出生于1976年,在担任雪佛兰事业部部长期间,曾创下雪佛兰品牌销量的峰值:2014年实现销售76万台,因业绩出色,而被集团选拔为最年轻的厂部级高管之一。并且履历丰富,“营销、金融、法务、互联网都干过”,也是“上汽集团内部最具互联网基因的厂部级高管”。

另据了解,上汽集团总裁王晓秋、副总裁杨晓东,将进入飞凡汽车董事会,不出意外的话,二人将分别担任飞凡汽车董事长和副董事长。这个配置,和智己汽车一样,显示上汽集团对智己和飞凡这两个新创品牌具有同样的“重视和希望”。

飞凡汽车的前身是上汽乘用车自创的新品牌“R汽车”,自2020年亮相至今,已经历俞经民(现任上汽大众销售公司总经理)、杨晓东(上汽集团副总裁、上汽乘用车总经理)两任“虚拟CEO”。依托于上汽乘用车的研发和制造资源,R汽车团队在过去两年里专注于品牌年轻化和渠道建设直营化,以“不成功便成仁”的作风,赢得了“舍命狂奔的年轻人”赞誉。

“舍命狂奔”两年之后,R汽车为自己赢得了和智己相同的机会:成立公司独立市场化运营。上汽内部人士透露,飞凡汽车的成立以及吴冰的到任,显示出上汽集团高层下决心推动“创新品牌双子星”战略,并且高度重视团队年轻化问题。

2. 破釜沉舟的上汽

在宣告飞凡汽车设立的同时,10月30日,上汽集团还发布了另外三份上市公司公告。因时值周末,并未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

4.png

上汽集团2021三季报显示,三季度营业总收入1866.16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滑13.1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0.36亿元,同比下滑14.75%;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比去年同期下降80.3亿元。这份报告显示,上汽集团的主营业务(上汽大众、上汽通用、上汽自主等,以燃油乘用车为主)正在遭遇严重挑战。

而上汽集团关于投资设立零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零束科技)的公告,同样值得关注:

为把握“数据决定体验、软件定义汽车”的行业发展大趋势,加快提升智能电动汽车全栈软件开发能力,建立起符合软件公司和软件人才特点的组织体制和运营机制,打造开放性、市场化的平台型软件科技公司,更好地赋能产品数字化创新和市场开拓,公司拟投资设立零束科技有限公司。

零束科技注册资本为 37 亿元人民币,其中公司认缴出资 34.5亿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 93.24%;上海零升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员工持股平台)认缴出资 2.5 亿元人民币,占注册资本的6.76%。

这份公告,想必会和设立飞凡汽车的公告一样,在零束科技公司内部引起欢呼。上汽内部人士透露,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以李君(零束总经理)为代表的零束团队,一直在为设立零束科技而努力。

3.png

在设立零束科技的官宣中称,作为上汽集团实现“数据决定体验,软件定义汽车”的主要载体,零束科技定位于平台型软件科技公司,致力于让车成为有生命力的人类伙伴。公司聚焦研发智能车高附加值产品模块,为整车企业提供全栈平台解决方案。

至此,上汽集团向电动化、数字化转型的全部战略棋子,均已水落石出:智己汽车与飞凡汽车,作为创新品牌双子星,一个定位高端,一个定位中高端,在前面攻城略地;而零束科技,则作为软件平台公司,为他们保驾护航。上汽集团在这三家公司的初始投资,合计超过150亿元。(参见“独家 |上汽面向未来十年下大注,零束“银河全栈3.0”获批”)

一位业内同行曾评价说,相比于一汽之红旗,东风之岚图,北汽之极狐,广汽之埃安,在所有的国企同行里,上汽转型的战略构想最丰富,链条最完整,初始投资最大,考虑的更细致,即有破釜沉舟之志,又有掌控全盘之计。

3. 第一道关

据说,早在2018年,上汽高层就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判断:电动化智能化的大转折,靠老品牌守,守不住。新势力之新,不仅在于技术新产品新,更在于组织新理念新。

这场谋划于三年前的变革,而今全部落子,站在上汽集团的角度,看起来十分圆满。问题来了:飞凡汽车能否非凡?这个问题,对智己和零束同样成立。

第一道关就在眼前:能不能跑出速度?飞凡既已独立,面对的,就是如同蔚小理一样的生存环境。跟蔚小理比,现在的飞凡汽车处于全面下风:1、钱不如人家多;2、品牌不如人家知名;3、用户池比人家小;4、产品线的准备如不人家丰富;5、自研力量薄弱,大部分要靠零束和上汽乘用车。

尽管如此,只要飞凡汽车的设立,能释放出更高的速度——高到和蔚小理一样,不被他们把差距进一步拉大,飞凡就能活下去,这个设立就是合理的。

而第一道关过了,讨论其他问题,才会有意义。

4. 飞凡往事

2017年,在万达集团年会上,王健林承认了飞凡的失败。他总结说:“过去总想着做规模,如果从一开始就只为万达广场、旅游度假区研发,可能早就整出名堂了。”他还说,自己犯了一个错误,给曲德君太多钱——“如果当初少给点钱,定个投资上限就好了”。

王健林这番总结,彻底否定了自己在五年前的雄心壮志:和马云掰掰手腕。

不久之后,他开始断臂求生,疯狂甩卖资产。再后来,他又因此被一度封神。

2020年,飞凡电商宣告注销。王健林和飞凡的故事,就此终结。

但是他和马云当年的赌约,如果两位当事人还能履约的话,大概率是王健林赢了——202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电商只占到了当年全社会零售市场总额的三分之一。

这又让人不禁叹息:既然老王看准了未来十年,为啥还要急吼吼地去做电商?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李艳娇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59952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82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