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10月底前付清4.7亿,拜腾资质先“结婚后领证”

10月底前付清4.7亿,拜腾资质先“结婚后领证”

汽车海外并购

6月2日,天津。

天津一汽夏利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一汽夏利已与南京知行、天津一汽华利、天津一汽夏利运营管理公司在天津签署了《关于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之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和四方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二)》(下称综合《补充协议》)。

综合《补充协议》规定,

一、南京知行同意,将对其在《产权交易合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

项下的剩余欠款(人民币4.7 亿元)做出妥善安排,并明确如下的还款计划:在本协议签署后,南京知行在2020 年6 月30 日前,支付2.35 亿元;在2020 年10 月31 日前,支付全部剩余的2.35 亿元。如南京知行逾期偿还,仍应当按照《产权交易合同》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

二、各方一致同意,将《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第4 条“交割和交割时应

交付的文件”第4.02 款约定整体删除。

根据公告,该《补充协议》已经经夏利董事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夏利独立董事发表的独立意见称,签署《补充协议》是在南京知行对剩余未付款项还款计划做出了切实安排的前提下,根据南京知行工厂建议和产品投放等实际情况,与相关方签署了补充协议,有利于南京知行融资工作,尽快代华利公司偿还剩余债务。协议签署审批程序符合法律法规、规范性文件的要求。

这是从2019年10月以来关于一汽夏利方面对于一汽华利汽车出售资质给拜腾汽车/南京知行汽车的最新的进展。此前所有的进展都是通过“问董秘”栏目里的只言片语透露出来的。“问董秘”栏目里到处都充斥着投资人对于拜腾未按期代为偿还债务的“讨伐”。

2020年5月22日,工信部《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333批)拟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准入信息清单的公示中,已将“天津一汽华利汽车有限公司”的企业名称变更为“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也由华利所在地天津西青区转移到了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红枫科技园,法人代表由王刚变更为Daniel Kirchert (戴雷)。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一汽华利的资质转移给了拜腾南京工厂,那意味着拜腾有钱偿还其所欠的代为一汽华利偿还的4.7个亿借款了。但钱是哪里来的呢?高大上的金主的“过桥贷款”吗?

5月29日媒体报道,汽车行业的门外“野蛮人”宝能汽车正在对拜腾汽车展开投资尽职调查。

通过上述天津夏利董事会批准的《补充协议》,我们知道这个属于“先结婚后领证”的“生米煮成熟饭”的做法。大概是因为考虑到 ”拜腾的南京工厂建设已基本完成,新产品投放日期已经基本确定;一汽华利资质整改时间的要求;以及南京知行对剩余未付款项做出了切实的安排等实际情况“,夏利方面才同意在未收到4.7亿欠款的情况下就同意了拜腾方面资质转移的请求。

《汽车海外并购》和《智能电动汽车》估计,虽然有强大的一汽集团背书,但做出这个“先结婚后领证”的“生米煮成熟饭”的决定,但从并购的实践案例来看,一汽夏利/华利方面存在潜在的收不到欠款但资质却已经转出的“鸡飞蛋打”的风险,除非另有安排。

接下来就看6月30日和10月31日,拜腾方面能否准时分两次向夏利方面各支付2.35亿元了。“但南京知行逾期偿还,仍应当按照《产权交易合同》和《产权交易合同补充协议》的约定承担违约责任。”

自去年下半年起,拜腾C轮融资迟迟不能落地,拜腾缺钱不断见诸报端。

媒体透露,拜腾汽车在今年五一后退租了位于上海长宁来福士的办公室,员工居家办公。据未经证实的媒体报道,拜腾已拖欠部分员工数月工资。4月美国媒体也报道拜腾汽车美国圣克拉拉研发中心大约450名员工中有一半左右“停薪留职”,领导层还将集体降薪80%。

此前的2019年9月25日,拜腾宣布与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明信集团旗下孙公司Myoungshin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销售、生产、供应链和投资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Myoungshin为拜腾在韩国代工生产,参与拜腾的C轮融资。

  • Myoungshin参与拜腾的C轮融资

  • bbo bo bojun zuiz红yinian Myoungshin利用其收购的原通用韩国Gunan工厂的产能,从2021年起为拜腾代工其首款产品M-Byte,并在韩国和海外市场进行销售。(目前Gunan工厂电动车产能5万台,2025年计划拓展到15万台)

  • Myoungshin利用其母公司MS Autotech和其爷公司MS明信集团在底盘零部件和车身框架等零部件的优势,为拜腾提供零部件的支持

拜腾的C轮融资虽然多次传出取得进展,但从2019年年初传出拜腾C轮计划融资5亿美元开始,到2019年年中拜腾的南京工厂首次对外开放时拜腾CEO Daniel Kirchert (戴雷)表示一汽集团计划领投C轮融资,当时正在进行尽职调查,再到2019年9月初的法兰克福国际车展上,戴雷表示拜腾的C轮融资“即将结束”,预计融资规模为5亿美元,参与的投资方包括一汽集团和南京市政府旗下产业投资基金等。

多家企业参与拜腾C轮融资,但拜腾的C轮融资是否如期最终完全落地则语焉不详。 

法兰克福上戴雷表示,拜腾首款车型M-Byte将在2020年中开始量产。这比拜腾此前曾透露的2019年底开始量产推迟了大半年。这比其他造车新势力蔚来、小鹏、威马等已经落后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在蜂拥而至的跨国巨头们的新能源拳头产品即将到来的2019年年底,拜腾面临的压力比较山大。

虽然据报道拜腾南京工厂准备就绪,但因为资金、资质等问题,拜腾首款车型的量产时间迟迟未能确定,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拜腾量产更是充满了不确定性。

来源:汽车海外并购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17515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0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