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美国补贴“养肥”马斯克

美国补贴“养肥”马斯克

未来汽车日报

马斯克的名声越来越大,每个州都想成为他的陪衬。”彭博社记者阿什利·万斯(Ashlee Vance)一语道破“硅谷钢铁侠”的成功秘诀,“马斯克擅于吸引政府补贴,美国各州都争相为他提供资金。”

美国非营利组织Good Jobs First在一份报告指出,2007年至2018年间,特斯拉共获得高达35亿美元政府补贴,同一时期谷歌母公司Alphabet获得7.62亿美元补贴,苹果则仅有6.93亿美元。

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计划拨款160亿美元补贴,用于在未来10年内改善农村地区的互联网服务。马斯克旗下的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再次盯上了这块大蛋糕,按照该公司自己的说法,“至少可以先支付一部分启动费用”。

坐拥特斯拉、SpaceX和Neuralink三家公司的马斯克一再强调,他“并非因政府补贴获得成功”,竞争对手获得的支持更多。但一向以科技狂形象示人、自称“小书呆子”的马斯克,在“上天入地”的同时对政府补贴“照单全收”,早已成为业内心照不宣的尴尬事实。

典型的“裙带企业家”?

马斯克商业帝国的壮大,离不开美国政府真金白银的补贴支持。

洛杉矶时报就2015年曾报道称,特斯拉获得政府约24亿美元税收优惠、补贴和政策性贷款,SolarCity获得约25亿美元,再加上SpaceX的2000万美元。

这意味着,马斯克在当时就已将49亿美元政府补贴揽入囊中,比风险投资带来的总资本还要高。

企业数据服务公司Crunchbase的数据显示,通过融资和借贷,SpaceX到E轮共获得了12亿美元投资,特斯拉3.48亿,SolarCity约为7.4亿。三者加起来只有23亿美元左右,不到政府资助的一半。

2009年,特斯拉曾获得美国能源部4.65亿美元低息贷款,以低成本融资渡过了资金最紧张的阶段。此外,美国消费者购买新能源汽车可享受7500美元的税收抵扣,美国政府为此每年减少2.84亿美元税收收入。这意味着,政府的税收优惠让部分纳税人把钱花在了特斯拉身上。

除了直接从政府获取补贴,马斯克也擅长“挖政策墙脚”。

按照加州法律规定,排放量不达标的企业需要购买环保积分,特斯拉靠这笔生意赚得盆满钵满,赚得5.17亿美元收入。 

SolarCity是马斯克进军太阳能发电的关键一步,成立初期因工厂建设、设备生产等巨额成本揉入入不敷出。但根据美国可再生能源现金返还补贴政策,仅2009-2011年,SolarCity就获得了5.1亿美元补贴。

特斯拉太阳能屋顶 来源:特斯拉官网

据洛杉矶时报报道,SolarCity的太阳能电池厂从美国财政部直接获得2.6亿美元补贴。为了让马斯克把太阳能电池厂开在纽约州,纽约州政府给特斯拉位于布法罗(Buffalo)的工厂投资了7500万美元。加州政府则答应以每年1美元的租金,把圣马特奥县的一块地租给SolarCity。

同时,美国联邦政府还提供补助金或税收抵免帮助SolarCity解决资金困境。在政策扶持下,SolarCity目前已成为美国最大的住宅太阳能装备生产公司。

相比之下,SpaceX获得的2000万美元补贴显得“微不足道”。不过,据洛杉矶时报报道,SpaceX已经与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和美国空军签署了超过55亿美元的政府合同,这为SpaceX的后续运营提供了资金基础。

上述种种事迹,让马斯克被评价为典型的“裙带企业家”。华尔街日报认为,是纳税人的钱造就了马斯克这位亿万富翁。

“没有政府支持就无法生存”

从电动车、太阳能到太空探索,马斯克看准的行业的确与美国政府的补贴密切相关。

Good Jobs First称,美国政府补贴会向各行业发放,企业每年从中获益数百亿美元,马斯克正是典型的受益者。

早在2006年,时任加州州长的施瓦辛格就亲自为特斯拉代言,开着Roadster出席特斯拉发布会。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推行电动车时期,马斯克承诺在2015年前,美国会有100万辆电动车上路,特斯拉因此得以参与“瓜分”数十亿美元补贴。

SpaceX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同样是搭上了政策的顺风车。

创业初期,SpaceX曾面临关键技术短缺、市场需求不足和资金匮乏等诸多困难。NASA和美国空军通过专利转让以及技术指导等方式,才解决了SpaceX关键技术问题。如今,SpaceX已经成为全球唯一掌握了航天器发射回收技术的私营企业。

自2011年航天飞机退役以来,美国宇航员往返国际空间站一直需要借助俄罗斯联盟号飞船。今年5月中下旬,SpaceX计划使用“龙飞船”运送两名NASA宇航员到国际空间站。若顺利成行,这将是时隔多年美国宇航员第一次从本土出发,重返太空。

龙飞船内部 来源:SpaceX推特

在全世界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中国,马斯克同样获得上海地方政府的大力支持。

2019年3月,特斯拉获得上海多家银行35亿元的无抵押贷款,利率为央行年基准利率的90%。2019年年底,特斯拉再次与多家中资银行达成为期5年的100亿元新贷款。特斯拉在中国累计获得185亿元贷款,远超上海超级工厂此前140亿元的预估建设成本。

从2019年1月开工到2020年1月首批Model 3交付,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建设投产仅花了一年时间。马斯克在交付仪式现场兴奋起舞,并感慨“没有中国政府,就没有特斯拉的今天”。

2019年11月,马斯克宣布将在德国柏林建造继上海工厂后的第四座超级工厂。德国经济部长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在接受周日世界报采访时表示,德国政府已经开始为本国电动汽车电池制造活动提供资金支持,所有满足标准的企业均有机会,包括特斯拉。

“政府支持是马斯克3家公司的主要资金来源。”Stanphyl Capital Partners对冲基金经理马克·斯皮格(Mark Spiegel)表示,“没有政府支持,它们就无法生存。”

阻挠竞争对手获得补助

走过嗷嗷待哺的初期困难阶段,政府眼中的“三好学生”马斯克开始展露出叛逆的一面。

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马斯克随即便提交了特朗普顾问团的辞呈。美国传统基金会的斯蒂芬·摩尔表示,马斯克已经拿到了49亿美元新能源补贴,但退出气候协定意味着补贴政策或将不再持续,“他当然被特朗普气疯了”。

如今的马斯克的确已逐渐摆脱对政府补贴的依赖。

今年以来,特斯拉股价一度飙升至960美元,市值达到1746.55亿美元,相当于3个通用、4个福特,超过所有A股上市车企的市值总和。即便如今股价有所回落,仍远超美国传统巨头通用和福特。SpaceX也已逐渐走上正轨,尽管疫情蔓延,NASA和SpaceX仍计划在5月中下旬进行载人航天计划。马斯克个人身家暴涨,在2020胡润全球富豪榜中登上全球汽车圈首富宝座。

猎鹰9号火箭  来源:SpaceX推特

坦承拿到政府补贴的马斯克强调,其商业模式不依赖于政府,并希望政府可以尽早结束各项补贴。不过,有底气拒绝补贴的马斯克,并不会轻易放弃政策红利。

据Electrek近日报道,特斯拉正准备在夏威夷的一个岛上部署世界上最大的电池系统,该电池系统包括244个Megapack巨型电池。这个项目建成后有望为夏威夷州供电,马斯克也呼吁公用事业部门购买新的Megapack电池。

2019年5月,路透社援引一份法庭文件报道,SpaceX起诉美国空军违反合同规定。报道称,作为SpaceX竞争对手,联合发射联盟(ULA)、诺斯洛普·格鲁门公司(Northrop Grumman)和蓝色起源公司(Blue Origin)拿到了总额23亿美元的合同,但同样参与招标的SpaceX却空手而归。2019年初,SpaceX公司还曾因ULA获得NASA一项价值1.5亿美元的合同提出抗议。

“马斯克现在正从赢家的角度来看待这一矛盾,他不希望竞争对手因为获得政府资助而获胜。”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专栏作家吉姆·莫塔瓦利(Jim Motavalli)称,“正如电影《钢铁侠》中一样,马斯克就像托尼·斯塔克一样谴责武器制造商,但实际上他们已经创造出了完美的武器。”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12804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0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