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两个“爸爸”加持,投资110亿的拜腾工厂终于建成了,然后呢?

两个“爸爸”加持,投资110亿的拜腾工厂终于建成了,然后呢?

出行一客 王静仪

创始人离职、融资推迟、量产交付推迟……今年负面不断的拜腾,年底终于有好消息能分享了:规划年产能为15万辆的南京工厂建成了,目前已经开始试生产。

CEO戴雷对这个总投资超过110亿元的工厂充满期待,“工厂是拜腾未来的核心竞争力,这是一个符合工业4.0标准的工厂。”

但不能高兴得太早。初创车企的万里长征,只是走完了第一步。

都没有,但都“快了”

有几个重要问题要先回答一下。

首先,工厂建好了,资质解决了吗?

没有,但“快了”。

针对拜腾逾期支付一汽华利尾款的情况,拜腾CEO戴雷回应,目前拜腾正在与一汽方面密切沟通,并将在近期完成此工作以及牌照的相关工作。

2018年9月,一汽夏利发布公告,以1元的价格将旗下全资子公司一汽华利100%的股权转让给拜腾汽车的母公司——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拜腾在借此获得资质的同时,还将承担华利8亿元的债务和5462万元的职工薪酬。根据转让条件,接手人必须在工商登记变更后5个工作日内偿还约定欠款10%,并不晚于2019年9月30日前偿还剩余约定欠款。

一汽夏利董秘在回复投资者提问时承认,截止2019年11月7日,拜腾仍未将剩余债务全部偿还。

根据一汽夏利公告,2018年10月补充协议签署后,一汽夏利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人民币1元,及剩余债务的10%人民币8000万元;于2019年1月,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剩余债务的30%人民币24000万元;于2019年5月,收到南京知行支付的1000万元。

其次,C轮到账了吗?有钱保证量产吗?

也没有,但“快了”。

今年2月,戴雷的口径是计划于今年年中完成C轮融资,C轮融资后将启动SOP(StartOfProduction,量产),明年考虑IPO。9个月过去了,C轮融资仍然是“即将完成”的状态:“一部分已经到账,一部分流程还没有做完,但是近期会完成”。

本轮融资规模为5亿美元,预计完成后拜腾估值将超过25亿美元,前两轮的主投方一汽集团、南京市政府旗下产业投资基金继续加码。韩国零部件制造商MSAutotech旗下的子公司MyoungShinCo.也将参与拜腾的C轮融资,双方还将共同开拓韩国电动车市场。

中国找不到新的投资方了,于是往海外去。“戴雷现在一半时间在中东,迪拜去了好几回,”拜腾首席事务官丁清芬向出行一客透露。

按照拜腾的规划,C轮可以保障量产,之后会立刻启动D轮融资,D轮将用于支持第二款轿车车型和第三款MPV车型的研发。“未来几个月还要花钱的,包括研发工作,生产工作,市场布局等,我们还需要资金。”戴雷说。

此前凤凰网报道,拜腾B轮融资的资方,并非全部以现金的方式注资,其中也包括一部分战略合作的方式。也就是说,拜腾实际获得的现金流,并未达到其获得的投资数额。

拜腾在2018年6月完成总额达5亿美元的B轮融资,主要投资人包括一汽集团、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估值介于10亿美元到20亿美元之间。

在2017年8月,总部在南京的苏宁和丰盛产业集团领投了拜腾的2亿美元A轮融资。

最后,现在量产到底是什么进度?

9月,拜腾确认,无法在年底实现M-Byte量产交付,将推迟半年至2020年年中。

10月下旬,首台工装件拜腾M-Byte已经在南京下线,工厂已陆续开始试装车生产。出行一客在簇新的厂房和实验室看到,各种设备和部分人员已经就位,大规模生产尚未启动。

拜腾M-Byte/记者王静仪摄

“我们第一台PP车(Pre-production,量产前试生产)下线了,这是指正式量产之前的试生产或者预生产。目前已经下线了两台车,这两台车正在做最终的电子电气方面的调校,调校完以后,我们会把它送到天津做相关法规检测。从工厂准备的情况来看,已经基本具备投产条件。”拜腾中国研发副总裁段连祥告诉出行一客。

手握五万张订单

拜腾是个爱漂亮的公司。

“拜腾的产品在设计上很有科技感,和别的车摆在一起,一眼就能挑出来,拜腾的车是最漂亮的。”段连祥这样说。

标志性的48英寸共享全面屏是拜腾特色。这块大屏分为三个区域,电量、车速等驾驶信息集中在左侧,驾驶员通过方向盘上的触摸屏对大屏进行控制;中部和右侧区域提供导航和娱乐服务等,这两个区域的显示画面可以互换,并可供副驾驶乘客单独操控。

拜腾标志性的48英寸共享全面屏/记者王静仪摄

车好看,车间也要好看。拜腾的焊接车间有335个KUKA机器人,产能要达到两分钟一辆车不说,颜色也要达标:拜腾不喜欢KUKA标志性的橘色,把机器人都涂上了拜腾金的定制色彩。

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来形容这家工厂刚刚建成的车企,还是太刻薄了。但创始人离职、裁员风波、融资推迟、量产交付推迟、一汽言论风波……拜腾不情不愿地在今年上了好几个头条。

拜腾前董事长、创始人之一的毕福康在上海车展上临阵倒戈已成轶事。彼时,拜腾还在努力澄清他离职的传闻,他已经站上了另一家新造车企业爱康尼克的展台。几个月后,毕福康再辗转至法拉第未来携手贾跃亭,出任CEO。

在今年融资迟迟没有到位的情况下,拜腾也得一边开源,一边节流。

“拜腾从年初开始做调整。我们的产品得到了很多认可,但是我们必须同时考虑成本问题。今年拜腾团队人数一直控制在1600人左右,这个非常困难,很多人非常忙,没有办法,我们现在还没有收入,必须把固定成本控制好。”戴雷说。

拜腾仍然自信,毕竟手上有五万张订单,其中一半来自中国,一半来自欧美市场。拜腾的宏愿是,明年量产上市,2021年达到十万辆销量,实现盈亏平衡。

戴雷此言的信心来自“我们已经在单车成本、供应链等方面做了很多准备”。当然,拜腾强于过去的自己,强于那个由出差员工通过人工方式将零部件运往南京工厂再拼接的拜腾。

但单车成本和供应链把控只是冲击销量的必要条件。从试生产到量产还没有走完,渠道布局的空白也急需填满。

为了配合交付,拜腾计划在年底前于国内设置25-30家门店。目前拜腾官网显示,除今年1月开业的上海体验店外,北京、广州、深圳、南京、重庆、杭州、成都等店面仍在建设中,没有具体落地时间。原定于今年年中开业的第二家重庆体验店也没有了消息。

量产、建店,差的都是钱。

拜腾的两个“爸爸”

拜腾真正的底气,来自南京政府和一汽集团。他们各自领投了A轮和B轮融资,并将在C轮继续加码。

“南京政府的支持,除了股权投资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补贴,包括土地、债权等等全方位的支持。越是在艰难的时刻,政府的支持越显得重要。很多投资人在当下会看政府有没有支持,这会成为他们是否投你的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我说的不光是中国,还有海外的投资人。”丁清芬告诉出行一客。

在地方政府的招商引资下,拜腾在2016年10月份正式决定落户南京。2018年6月11日,拜腾全球总部在南京启用,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为之站台。“拜腾是南京政府亲儿子,是好是坏都支持。”丁清芬说。

2.6亿美元领投B轮、旗下一汽夏利向拜腾出售资质,一汽集团是拜腾的另一个“金主爸爸”。

但这位“爸爸”可能对孩子管得太多了。九月毕福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一汽的控制是其离职原因。“我的感觉是,他们(一汽)将把拜腾推到倒闭的境地,这样他们就能保留拜腾的工厂和平台。”

尽管事后毕福康发布微博,批评美国媒体断章取义,拜腾官方也予以否认,表示完全独立运营,但一汽与拜腾的关系也再次被放在放大镜下。

在拜腾自己的量产产品尚未下线时,就有消息称,红旗的新能源车型将与拜腾共线生产,生产线改造于今年10月开始,正式的生产则要等到明年3、4月。

当被出行一客问到这个消息,丁清芬和段连祥都笑了。这是他们“无法回答”的问题,但可以说的是,“和一汽在工业化、供应链、融资及产品开发等领域开展了一系列合作,这些合作领域都可以拓展,有充满想像的空间。”

“在日常工作层面,拜腾和一汽有规律的互动,每个月开一次一汽-拜腾高峰会,地点在长春和南京轮换”,丁清芬说,“我经常半夜11点多钟收到一汽副总经理王国强的工作微信,他是项目对接的最高领导,经常会分享一些文章和问题,让我们看看怎么样能改善,非常关心拜腾的进展。”

生与死之外,也许一汽为拜腾指明了第三条路。

来源:出行一客

作者:王静仪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03624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0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