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最富”新造车公司上市,小鹏的机遇与凶险

“最富”新造车公司上市,小鹏的机遇与凶险

新的纯电动车时代开始了。

美东时间 8 月 27 日上午,小鹏汽车成功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成为继蔚来、理想后的第三家造车新势力。

8 月 26 日晚间,也就是小鹏汽车纽交所上市的前夜,特斯拉、蔚来和理想的股价都创下历史新高。

当天特斯拉市值跃过 4000 亿美元,蔚来超过 240 亿美元,而理想也逼近 200 亿美元。

对小鹏汽车来说,这意味着资本对于智能电动车的赛道充满了热情,同时也意味着竞争对手们都十分强大。

在二十天以前,小鹏正式向美国 SEC 提交 IPO 文件。

8 月 27 日,小鹏汽车在纽交所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XPEV」。

小鹏汽车本次 IPO 的计划发行量为 9973.3334 万股 ADS,对应约 1.9 亿股 A 类普通股,最终发行价为每 ADS 15 美元,高于 IPO 文件中原定每股 11-13 美元之间。

这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像理想一样,小鹏上市受到投资者们的热烈欢迎。通过本次发行,小鹏募集的资金总额约为 15 亿美元。

截至发稿,小鹏汽车的市值约为 105 亿美元。

小鹏上市之后,将与蔚来、理想两家在美股汇合。因为背景相似、造车进展更快等原因,三家常被称为「新造车三巨头」。

在「三巨头」中,小鹏汽车历史融资金额最高、上市时掌握的现金储备最多,是新造车中最富的公司。

在造车路线上,理想汽车从一开始就选择了油电混动的驱动方式,蔚来则定位高端豪华品牌、并且以服务为重。

一定程度上,三家之中,小鹏的定位最接近于「中国的特斯拉」。

如今,有中国版 Model 3 在前,理想、蔚来已经完成上市,小鹏汽车的第二款车型 P7 刚刚开始交付。

前路拥有巨大的不确定性,而上市是小鹏汽车化解这个不确定性的关键一步。

1.能造血的新势力

先来读读招股书。

过去两年半,也就是 2018 年 1 月至 2020 年 6 月,小鹏共获得营收34.2 亿元。

其中,2018 年小鹏汽车营收 970.6 万元,2019 年营收 23.21 亿元,2020 年上半年营收 10.02 亿元。

同样在这两年半时间里,小鹏汽车净亏损总计58.86 亿元。

其中,2018 年亏损为 13.99 亿元,2019 年亏损 36.92 亿元,2020 年上半年亏损 7.96 亿元。

亏损的主要原因,是研发投入销售成本等导致的。

2018 年至 2020 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的研发投入37.5 亿元。

其中,2018 年为 10.5 亿元,2019 年为 20.7 亿元,今年上半年为 6.3 亿元。

销售成本上,今年上半年,小鹏汽车的销售成本10.4 亿元。

也就是说,研发投入和销售成本这两项费用,合计达到 47.9 亿元。

按年平均研发投入和销售成本看,相比已经上市的蔚来和理想,小鹏的这两项投入均多于理想,少于蔚来。

提交招股书之前,小鹏汽车共完成 10 轮融资,投资者为阿里巴巴、IDG 资本、小米集团、高瓴资本等,总融资额超180 亿元。

这一融资额规模,比蔚来 IPO 前融到的 150 亿元、理想 IPO 前融到的 139 亿元都要高。

截至 2020 年二季度,小鹏汽车账上有现金类资产合计 21.183 亿元。IPO 前,预计合计持有现金类资产高达 80 亿元。这一水平同样比蔚来和理想高。

一句话,小鹏是新造车中「最富」的公司。

在一年半的时间内获得超过 33 亿元的营收,同时手握相当数量的现金储备,说明小鹏已经有了初步的造血能力。

截至今年 6 月 30 日,小鹏在全国已经开设实体销售店和服务中心共计 147 个,覆盖全国 52 个城市,并且绝大部分销售店都位于一线和二线城市的购物中心。

2.互联网造车

小鹏是继蔚来、理想后第三家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2014 年小鹏汽车成立。在高管团队中,何小鹏是 UC 的创始人,联合创始人夏珩此前曾担任广汽新能源中心控制科科长,何涛曾为广汽新能源智能电动车研发负责人。

在 IPO 前,何小鹏持股 31.6% 为最大股东,阿里巴巴持股 14.4% 为第二大股东,夏珩持股 4.9%,何涛持股 1.6%,小鹏汽车联席总裁顾宏地持股 2.8%。

其他主要股东还包括小米、GGV 纪源资本、晨兴资本、俞永福等。

相比李斌的高调、李想的硬核,何小鹏表现得更为朴素。

何小鹏创办的 UC,最终被阿里巴巴集团并购。当时的整个交易,接近于 40 亿美元

按照俞永福的说法,UC 至少比两个 91(19 亿美元被百度收购)值钱。

在外媒眼中,小鹏一直有「中国特斯拉」之称。

从产品上看,小鹏的第二款量产车 P7 的外观设计、三电技术对标 Model S,其自动驾驶软件自研的方式同样是对标特斯拉 Autopilot。

其他两家新造车公司,理想和蔚来,则与特斯拉都有着很明显的不同。

蔚来 ES8 和 ES6,均强调高端豪华品牌以及极致的用户服务。理想则采取了增程式技术路线,理想 ONE 严格意义上属于插电式混动车型。

目前,小鹏首款量产车 G3 采取了由海马汽车代工的生产方式。

第二款量产车 P7,则在小鹏收购广东福迪汽车有限公司的造车资质之后,在小鹏自建、总投资 100 亿元的肇庆工厂进行生产。

3.押注主力车型 P7

造车行不行?看看交付量。

在新车交付上,小鹏的首款量产车 G3 作为表现一般,但第二款量产车 P7 的势头很猛。

具体数据方面,自 2018 年至今 7 月底:

小鹏共交付 18741 辆 G3 和 1966 辆 P7,合计交付20707 辆

P7 在今年 6 月才启动交付,此前小鹏的交付量主要由 G3 贡献。

小鹏自 2018 年 12 月开始启动 G3 的交付。

2019 年全年,小鹏交付 G3 共 16609 辆。这款车补贴前售价为 22.78-25.78 万元。

与造车新势力相比,G3 销量高于同年蔚来ES8 的 9132 辆,也超过同年蔚来 ES6 的 11433 辆。

不过,蔚来 ES8 和 ES6 定价区间在 35 万到 50 万元之间,两款车型分别定位为中大型豪华 SUV 和中型豪华 SUV,而 G3 为紧凑型 SUV。

理想则最晚开始交付,2019 年 12 月,理想汽车开启首款量产车理想 ONE 的交付,当年理想 One 交付超过 1000 辆。

相比于 G3,第二款量产车 P7,才是小鹏汽车的主力车型。

P7 定位轿跑, 售价区间 22.99-34.99 万元(补贴后价格),是小鹏研发投入最多、配置最豪华的车型。

何小鹏曾透露,研发 P7 投入了超 30 亿元。上面已经提到,小鹏在过去两年半的研发投入约 37.5 亿元。相当于,小鹏的研发投入有 80% 给了 P7。

在 P7 这款车上,研发投入主要包括:

  • 保时捷团队合作开发了纯电动底盘,由保时捷工程团队全程参与设计和调校;

  • 宁德时代进行了电池报的定制开发,最终将电池包做到了长约 2200mm、宽约 1500mm、高约 110mm,高度在同级车中几乎难以看到;

  • 与英伟达、德赛西威合作开发自动驾驶域控制器。业内传闻,在一段时间内,车企或者 Tier 1 想要拿到 Xavier 进行开发,需要向英伟达分摊八位数美元的开发费。

招股书显示,小鹏现有团队规模约3600 人,低于蔚来上市时的 7000 人,略高于理想上市时的 3200 人。

其中,约 1600 人为研发岗。

在研发岗中,66%(1056人)、17%(272人)和17%(272人)的员工分别专注于汽车设计与工程、自动驾驶和智能操作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方面的投入是当下的核心。

小鹏 P7 号称拥有「量产最强」的自动驾驶硬件架构,包括:14 个摄像头、5 个毫米波雷达及 12 个超声波雷达、高精定位+高精地图、基于英伟达 Xavier 的域控制器 IPU 03、博世 iBooster 制动助力系统。

而在自动驾驶软件方面,小鹏采取了软件全面自研的技术路线。

4.内部压力来自 P7,最大的外部压力来自特斯拉

特斯拉有多成功,小鹏们便有多大的未来。

但当二者在中国市场相遇,便意味着特斯拉有多成功,小鹏便有多么大的竞争压力。

2010 年 6 月上市时,特斯拉发行价约 17 美元。

十年后的今天,特斯拉股价每股约 2200 美元,股价相当于增长了 129 倍。

目前,特斯拉市值超过 4000 亿美元,远远甩开了丰田大众等所有车企。

有大量的研发投入在前,小鹏 P7 无疑是一款产品力很高的车型。

今年 7 月 17 日,小鹏在北京、上海、广东肇庆、成都四地同步举办 P7 全国交付仪式。仅用了半个月,P7 交付便达到 1614 辆。

如果 P7 接下来能达到每月销量 2000 到 3000 台的水平,也就是蔚来 ES6、理想 ONE 现在的平均月销水平,便意味着小鹏拥有和蔚来、理想同样的市场认可度。

相反,如果 P7 没有达到预期销量,则会给小鹏的第三款量产车研发带来压力。

更大的压力还来自特斯拉的 Model 3。

国产 Model 3 已经具备了月销万辆的能力。

自今年 1 月 Model 3 开启交付后,乘联会数据显示,1 到 7 月,国产 Model 3 的销量分别为:

2620 辆、3900 辆、10160 辆、3635 辆、11095 辆、14954 辆和 11014 辆。

这还是受上半年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下的成绩单。

蔚来、理想 ONE 均绕开了与特斯拉正面硬刚。

就主力车型看,蔚来 ES6 高于特斯拉 Model 3 的售价区间,且在品牌和服务上与特斯拉形成错位竞争。

理想 ONE 的增程式技术路线,也是让用户在进行选择时,更容易找到独特的卖点。

从各项参数上看,小鹏 P7 与国产 Model 3,无论从外观、价格、技术上,都表现出了很高的重叠度。

所以,面对热销的 Model 3 和特斯拉品牌的号召力,P7 的市场几乎一定会受到挤压。

成功上市后,智能电动车普及化中的激烈竞争,这才是真正考验小鹏的时刻。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之心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25104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22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大牛作者

汽车之心

微信公号Auto-Bit。汽车之心是一家专注智能汽车与自动驾驶的媒体和知识服务平台,定位于推动汽车与科技的融合。我们的团队由一群热爱汽车与新技术的资深媒体人、产品人与自动驾驶行业从业者组成。欢迎添加微信号autobitxyz给我们提意见。

  • 159
    文章
  • 6277
    获赞
阅读更多文章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