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蔚来召回一周年,股价从1美元到7美元

蔚来召回一周年,股价从1美元到7美元

今天是 6 月 27 日,端午假期最后一天,想聊一聊蔚来过去这一年。

聊这个,是因为一年前的今天,蔚来汽车发布了「关于部分 ES8 召回的声明」。

这份声明的背后是去年 4、5、6 月 蔚来 ES8 的连续自燃事件。虽然当时未必是蔚来最窘迫的时刻,但却是蔚来最接近死亡的一刻。

在那一刻,没有人能预测蔚来接下一年会怎样?

看衰的声音当时此起彼伏,其股价甚至在随后跌至最低 1.32 美金美股。

也有人坚决支持蔚来,来自用户的反击甚至一度成为了蔚来的标签,并等到了一年之后(27 日)的 6.9 美金每股,


当时发生了什么?这一年蔚来又经历了什么?又是什么支撑它股价一年超过 6 倍的涨幅? 

在翻看了过往一年的报道,并与三名蔚来车主、三名蔚来员工、两名资深媒体人长聊后,我们今天试图来回答这个问题。

独立第三方立场,有蔚吹倾向,字数较长,谨慎入坑。

以下,Enjoy!

一、自燃

「第一台还好,接来下第二台,第三台,真的是快要崩溃了。」

李锋(化名) 是蔚来第 100 多号员工,也是蔚来应急电话小组中的一员。回忆起当年的日子,李锋依然后怕不已。

从 2019 年 4 月 22 日西安事故,到 5 月 16 日的上海安亭事故、再到 6 月 14 日的武汉汉西建材市场事故,蔚来 ES8 当时几乎每个月都要「火」一次。这还不包括 6 月 27 日的石家庄事故。

当时,无论是蔚来 App 还是微信车主群,由自燃事件引发的吐槽\反水\骂娘\不争气的说法层出不穷。甚至连最坚定的蔚来支持者都一度产生动摇:一首凉凉送给蔚来。

蔚来碳粉群群主「电池不胖」当时刚刚下定,作为最为坚定的蔚来粉丝,他说当时没什么过激想法,但如果蔚来「不能解决」的话,也可能就不买了。

跟「电池不胖」抱着几乎同样想法的,还有蔚来著名车主 Levin。

Levin 当年 4 月刚刚下完大定,几乎前后脚就发生了西安自燃事故。「就怕蔚来查不出原因。如果找不到原因,我很可能就不买了。」

那时的蔚来是真正的风雨飘摇,生死一线。「如果再烧下去,真得要死。」

蔚来软件部门的王岳说那是他来蔚来后最丧的时期。

每天加班,最担心的是结构设计上出了问题。因为那意味着自燃不是偶发事件,而是概率事件。

两个月之后的 2019 年 6 月 27 日,蔚来汽车、宁德时代,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先后发布了声明、通知,为持续三个月的连续自燃事件画上了句号。

国家质检总局的通知明确写到 ES8 的安全隐患在于:

「动力电池包搭载了规格型号为 NEV-P50 的模组,模组内的电压采样线束存在走向不当的情况,可能被模组上盖板挤压,导致被挤压的电压采样线束表皮绝缘材料磨损,极端情况下可能造成线束绝缘层烧损从而引起电池包热失控和起火」。

这一说法和蔚来的声明一模一样,也就是问题出在了「宁德时代」提供的模组上,除了没有点出宁德时代的名字。但宁德时代的声明回避了这一点。

之后就是召回,召回部分搭载了 2018 年 4 月 2 日到 2018 年 10 月 19 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的 ES8,总计 4803 台。

一年后,我问李锋当年的召回决定是不是很难?李锋说不是。

在他看来,外界对蔚来的争议也好、唱衰也罢,影响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但自燃不同,是生死攸关的问题,是用户信任的问题。

「短期看对口碑有负面作用,但长期来看,蔚来处理得很好,很及时把可能存在的问题规避了,并再一次证明了换电路线的正确性。」极客汽车主编刘时笑说。

但无论如何,当时的蔚来是吃了大亏,甚至是哑巴亏。当日,我跟某人通了个微信,他说正和李斌在宁德机场候机。

蔚来和宁德时代声明的不同,背后折射的是一家创业公司的委曲求全。「最重要的是质检总局的通知,为事故原因做了隐形的背书。」Levin 说。

对于电池不胖而言,最重要的则是从此之后,蔚来再也没有出现类似的问题。

二、裁员

「当时黑媒对于蔚来的攻击是全方位的,事实上影响了蔚来各方面的工作,譬如政府融资、产品品牌、甚至企业经营。」汽车行业观察者封士明在接受我们的访谈时说。

他甚至表示很多对蔚来的攻击都是有组织有预谋的,「长枪短炮、天上飞的、地上跑的,你能想到的所有。」

这样的攻击出现在蔚来的电池召回、裁员风波、财报危机、高管动荡、融资乌龙等等各类重大事件中。

其中,裁员风波是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

譬如那篇发表在 2019 年 8 月 17 日的《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

在这篇文章中,36kr 与离开蔚来的 5 名员工进行了对话。除了一名近距离接触过李斌的前员工给了蔚来积极的评定外,其他四名员工的说法都是消极的。

譬如:

811:蔚来 100 个人里有 10 个人在创业,80 个人在围观,还有 10 个人捣乱,睁眼说瞎话,还搞办公室政治。

产品:要不是因为车烂,蔚来真是有机会的。

缺钱:找投资机构都找不到人,福利也变差了,蔚来没未来。

PPT 造车:因为人员冗杂、业务重叠,大家都想抢活抢功劳,而 PPT 做得漂亮的人往往比干活认真的人更受欢迎。

软件:庄莉走后,蔚来研发部门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

当时我写了一篇《那些留在蔚来的年轻人》作为回应,并在开头写到:

「正如「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是「盲人摸象」的尝试解读,这篇文章同样也是是另一个角度的「盲人摸象」。只不过,一个是左腿,一个是右腿。」

一年后,我们在访谈中却发现这并不是左腿与右腿的问题。

蔚来员工黄兴(化名)在被问及此事时直接说:「当时一出来就看了(36kr报道),其实跟其他黑稿没什么不同。」

他觉得当时蔚来的中层干部,包括普通员工中,的确有很多鱼龙混杂、乱七八糟的人。「这些人早就该走了,养这样的人,根本没有用。」

王岳则说软件行业人员流动性本来就高,蔚来也一样,但「我们其实是在行业中为数不多,愿意做自研、正向开发的企业。你做的东西,能够很快通过 OTA 给到用户,看到用户反馈。不管作为跳板,还是实现你的梦想,在这个平台你能够很快获得进步和关注。」

在王岳看来,那些所谓离开蔚来的年轻人其实并没有看清楚公司在软件上的全貌,「好像看穿了,其实有点少年装老成的感觉。」

「大家在外面打拼,你离开公司是自己看不到希望,还是公司不需要。如果是后者,就要要反省。」从他的角度来看,蔚来依然极具吸引力,「离开蔚来的人,其实大都是被动走的,有能力的,还是会被优先留下来。」

作为中高层,李锋进一步澄清了关于蔚来裁员的许多误读。

首先,蔚来当时并不是没钱了,或许资金链是紧张的,但不至于说马上就死。因此,说没钱发工资完全是有人在搞事情。

「我作为内部员工,一点不觉得有问题,我等着蔚来股价 50、100 美金。这个企业搞不成,没有能搞得成的。」

其次,真正被裁掉的是极少数,大部分是自己走的。

当时蔚来在编员工是 9900 多人,目前七千多人。很多人离开,一方面是人员真的有冗余,譬如有些技术是同步开放的、有重复的人员;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信念不坚定。

李锋说蔚来早期有两种驱动力。

一种是信念,做用户企业,做智能电动汽车,感染了很多人,比较伟光正;第二种是为了待遇,尤其是往后一点进来的员工,有一些人是被这个吸引的。

李锋曾经在蔚来内部的 Speak out 上怼过人,因为当时有员工抱怨「办公室太挤了。」

李锋非常看不惯,说没看过哪家创业公司比蔚来条件好的,当时就评论到:「老子在上一家公司,还是独立办公室。哪有来了之后,就必须怎样的?」

「这些人,早就该走了。」李锋说现在的蔚来感觉是被锤子砸过,或者淬炼过的,真正有了创业公司的感觉,虽然人员减少了,但其实战斗力更强了。

三、NIODAY

「花香蝶自来,树静风会止。」封士明说这是他对当下蔚来的印象——内功练好了,自己强大了,歪风吹不动,用户自然来。

他这两句诗,让我想起李斌前两天接受极客公园张鹏 B 站访谈时所说的话。

当被问及过去五年什么是越做越有信心的东西时,李斌给出的回答是:

「是做一个用户企业这样的一个初心…..我们后面开始慢慢反弹回来,不是因为我们的产品和服务,是因为用户在关键的时刻没有放弃我们….我们其实就是相当于用户养成的一个企业,我们这个公司最后能成,我相信我们所有的用户在某一天他们都会会心的一笑,说当时我帮蔚来做了什么。」

但在风雨飘摇的一年中,用户对蔚来的感受其实也是复杂了。

他们自发为蔚来说了许多话。

譬如帖子哥的那篇《WXF:我们是谁?又为什么要在网络上维护蔚来?》

譬如去年 8 月初,因为「手撕国航」而声名大噪的编剧李亚玲与电动黑们之间因为表扬蔚来引发的血案;

又譬如去年 10 月、11 月接连发生两起严重车祸后,蔚来车主@雨哥 和戴先生的那句「还买蔚来」;

甚至还包括 2019 年年末集体攻讦理想汽车,引发我们写下的那篇「理想的社交反噬」

当然,还必须提及 Levin 在今年 4 月写的那篇《为什么蔚来的技术又不行了?这次是 NP》,进而引发的对 42 号车库 ADAS 测试并不独立、第三方、客观的指责。

「根本上蔚来做对了什么?基本履行了它的承诺,对老用户的承诺;即使在最苦难的时候,也坚持去提升用户体验。」Levin 说这是蔚来的战略定力所在,也是他最佩服李斌的地方。

特斯拉有多少真实车主往死里骂特斯拉的?蔚来又有多少车主反水,往死里骂蔚来的?」封士明反问到。

但风雨飘摇、舆论唱衰,对于蔚来的未来,车主们同样也是忧虑的。

Levin 说 2019 年 NIODAY 对他而言是带有情绪宣泄作用的。

「就是本来一个很自豪的事情,被人喷得人狗血淋头,到 NIODAY 一看,原来大家都差不多,都挺苦。」

甚至当时去参加 NIODAY,也不完全是庆生的感觉,因为觉得那可能是蔚来的最后一次 NIODAY,「也有送行的感觉在里面。」

他此前曾写了半篇文章,标题就是「蔚来的红旗还能打多久?」

这一年的 NIODAY,在黄兴看来,是过去三届 NIODAY 中花钱最少,效果最好的。最令人热泪盈眶,甚至让媒体老师都觉得蔚来不亏的,是那首车主自导自编自演的《电动汽车的自我修养》。

李锋看完了全场,第一个感觉是蔚来已经敢于自嘲了,这是勇气和自信。

他说从内部来看,其实从去年七月开始一切都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工作上只是烦而已,来自外界舆论的压力并没有让他觉得忧。

「过去这一年,蔚来最大的所得,是凝聚力更强了,来自用户的凝聚力。」否则,就不会有疫情期间销量的屡创新高,也不会有 60% 的新增订单都来自老用户的推荐。

四、合肥

车主的忧虑来自哪里?

简单说,就是蔚来当时被公认没钱了!「最快今年,最晚明年」是当时唱衰声音中最广为人知的一句。

而围绕着蔚来有没有融到钱,过去一年发生的故事简直可以拍出一部商战大片。

先是亦庄国投的 100 亿融资。

蔚来披露了消息,甚至在亦庄成立了公司,但最终这 100 亿被证明是「镜中月水中花」。

随即就是高管动荡,尤其是 CFO 谢东萤的离职。这一度让蔚来陷入舆论上极为窘迫的境地。

而就在同月(2019 年 10 月),在被爆出「蔚来正洽谈新一轮超 50 亿元融资,合作方为浙江湖州市」后仅一天,湖州市吴兴区委宣传部却否认了与蔚来汽车签署框架协议一事,甚至对媒体表示:

「区政府有意向与蔚来汽车合作,但是考虑到投资风险过大,已经终止与蔚来汽车的进一步合作洽谈。」

当日,蔚来股价盘前一度下跌 11 %,媒体打出的标题是:「诸神的黄昏!折戟湖州后,蔚来终于要面临最终的命运」

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做「墙倒众人推」。

去年末今年初,又相继传出广汽、上汽激烈竞购蔚来的消息。

甚至 Autocarweekly 还报道称吉利的一个出资条件是:要求蔚来换掉李斌,不希望由他担任董事长和 CEO,以此确保投资项目有更合理的成本支出和利润。

但李斌和他的蔚来是坚韧的。

就在吉利投资蔚来的消息喧嚣尘上之时,仅仅 6 天后的 2020 年 2 月 25 日,蔚来突然宣布与合肥签订框架协议——蔚来中国总部项目将落户合肥。

两个月之后,蔚来汽车宣布与安徽合肥达成最终框架协议。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部分是——蔚来中国获得总计 112.6 亿战略投资,其中战略投资者将向蔚来中国投资 70 亿元人民币,蔚来将向蔚来中国投资 42.6 亿元人民币。

黄兴在谈及这段往事依然唏嘘不已,认为这与蔚来的换电模式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甚至工信部还特别设定「换电式电动汽车」类别一起,是过去一年蔚来最大的利好。

合肥投资落实、换电被政府认可,是「阶段性落定,也把自己的信心给落定了。」

电池不胖则说,合肥入股蔚来,就非常定心了的,「最快今年、最晚明年(倒闭)」这句话进而只能成为了一个梗,「一入股,蔚来想倒都到不了。」

李锋则说融资从来都不是蔚来的问题。「我早期见过斌哥融资,知道蔚来的朋友圈有多大。」

之前的负面,其实都是被媒体放大的,甚至还有一种心态是「等着你出事,觉得你们这样的企业肯定会死。」

但事实上,只是「操作上会烦,一点都不慌,蔚来肯定能搞到钱的。」

他承认之前很多传闻的确有在谈,但那个时候各种路数过来谈融资的都有,其实很多都在接触。

「这也说明你是有机会的,所以我内心底层一直是坚实的,没有那么恐惧。」而且他始终认为——如果蔚来做不出来,没有其他人能做出来。

五、李斌

我们之前曾提到 Autocarweekly 报道中称吉利的一个出资条件是:要求蔚来换掉李斌,不希望由他担任董事长和 CEO。

其实,在去年年底到今年 2 月份蔚来合肥确定合作之前,针对蔚来的「污名化」已经从质疑产品、唱衰倒闭,「进化」到针对李斌个人之上。

各种报道都在说李斌不擅长管理,不懂成本控制,无法提升企业运营效率。

现在看,这都是放风。说得直白点,就是不仅要摘果子,而且还要赶走李斌,抢到控制权。

这也是那篇《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能够引发诸多人共鸣,让更多人认识到李斌重要性的共情所在。

在回顾过往一年时,我们就特别问了一个问题:怎么看李斌?

「从产品层面看,他有很多坚持。大多数时候会从用户角度去做决策,最终也被市场和用户证明是对。另外,你会发现李斌在用户群中声望是很高,用户不管遇到什么的问题,会去骂城总、fellow,但没有人骂李斌。」

王岳说,李斌给他们的感觉更像是用户的代言人。包括今年年初服务无忧 2.0 的讨论。虽然他参与得不多,但后来听说,「斌哥基本上是从用户的角度去考虑,不留情面的挑战了很多团队定的一些规则。」

他认为李斌作为老板肯定是成功的,但也想给李斌提个建议:很多事情其实并不需要他这个 Level 的人去做决策。

但之前「无论大事小事,最后都会上升到他那里,他也照单全收。」其实公司是有对应决策机制的,他只需要在大方向上把控决策就够了。

在黄兴看来,李斌对于战略层面的东西都拿得比较准,但是在很多细节、包括一些执行层面的决策上,却也有不对的地方。「譬如,天天去用户群发红包,我觉得他是有问题的。」

「后来我想了想,老板都这么用心去对待用户了,你还有什么理由推托?」因此黄兴虽然觉得李斌不完全对,但也理解尊重李斌的选择,觉得李斌有李斌的想法。

真正让黄兴想吐槽,是他觉得李斌、秦力洪有点太接地气了?

我当时懵了,反问接地气不好吗?

黄兴解释说,李斌和秦力洪两人不住豪宅、不穿贵衣服,不追求食不厌精,太创业太接地气。但蔚来是个豪华品牌,这会让他们两人在雕琢细节时有所欠缺,也就是不够挑剔,进而对一些产品问题视而不见。譬如,后排的舒适性,隔音的重要性。

我们把问题也抛给了刘时笑。他的回答是:李斌的人设就是蔚来的人设。

刘时笑说,大家对于李斌都是认可的,他是蔚来很灵魂的核心角色。当然,李斌确实在成本控制有需要提升的地方,但如果没有他的坚持,先期价值观的植入,就不会有蔚来的核心竞争力。

蔚来的精髓还是价值观。还是李斌最开始的用户企业初心。没有这个,蔚来不足以成为蔚来。

「怎么说?李斌撑起了蔚来品牌的人设,而蔚来人设是区别其他品牌非常明显的特质。很多东西还是由人决定。你是什么人,做出的企业就是什么样子的。」

六、下一年

在这一次访谈中,几乎所有人都会说到的是蔚来销量的提升。

我们拿到了蔚来过去两年来的所有销量数据(截至五月),并制作成了上面的这个表格。

从数据来看,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蔚来的交付数就已经呈现出了逐步攀升的势头,中间虽然因为疫情原因在二、三月短暂回落,但很快在四月、五月再次进入增长通道,并创了历史新高。

以今年 5 月为例,全新 ES8 五月上险数去到了 725 台,环比上涨近两倍,重新回到三排座豪华中大型 SUV 十强,排名第八;ES6 五月上险数为 2652 台,豪华中型 SUV 十强榜排名第八,累计上险数已超 2 万台,连续第 9 个月蝉联中国豪华电动 SUV 销冠。

帖子哥在谈及这样的增长时就说,蔚来过去一年给人感觉是「正儿八经就是要卖车了,不再刻意去说虚的事情。」

客观销量的提升,对于解决蔚来财务危机,对于支持蔚来的产品研发。包括合肥为什么会拍板合作都是有决定性意义的。

但他同样和 Levin 一样,在看到蔚来越来越成熟时会有一种复杂的情绪。

「这孩子慢慢长大了,总有一天会慢慢远去。」

Levin 觉得蔚来正从理想走到现实,这从商业上讲是件好事,但「情感上很微妙,公司的销量越多越多,车主与企业发生的关联就会越来越少。」

真得会这样?

李锋最后说,过去两三年,蔚来在所有大的战略节点上都做对了,但在很多细节上,尤其是关于用户服务的一些细节上却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对、不到位。

接下来的一年,「没什么好说的,拼命干呗,欠用户的赶紧搞,把服务的效率提升、把体系化的东西做好。」

他相信由于从一开始蔚来在模式设定、公司治理上,就想好了走「用户企业」的道路。因此就算销量提升了,因为有体系的存在,服务也差不到哪里去。

那么,接下来这一年,蔚来会怎样?

销量是否会持续增长?

与特斯拉正面抗衡,胜算何在?

面对 BBA 的新一轮进攻,能否真正扛起中国豪华品牌的大旗?

以及能否在今年达到盈亏平衡点?

这些问题,很多朋友其实都说及了,但今天文章不打算写出来,因为我想听听你们的判断。

这就是今天的蔚来召回一周年记事。

(完)

P.S. 蔚来召回一周年大事记:

2019 年 6 月 27 日,蔚来正式召回:《蔚来召回 4803 台 ES8,召回费用将由宁德时代与蔚来协商而定》

2019 年 8 月,蔚来新黑潮:《都是智障!?这些提了蔚来 ES6 的人如是说》、《「手撕国航」李亚玲:一场因表扬蔚来 ES8 引发的「血案」》

2019 年 8 月,蔚来裁员风波:《那些留在蔚来的年轻人们》

2019 年三季度,蔚来销量开始爬坡:《在蔚来 3 季度交付 4799 台车后,来聊聊 ES6 基准版/宝马 X3 谁更能打?》、《财报电话会议刚刚结束,除澄清亏损只有 220 亿,李斌还说了这些》

2019 年 10 月,超级节能模式体现 FOTA 能力:《蔚来通过 OTA 让 ES8 续航增加了 10%?》

2019年10月-11月,两场引发广泛讨论的车祸:《还买蔚来?!》《116 公里时速撞击隔离带后,蔚来 ES8 当事车主委托我们发个声明》

2019 年 11 月,蔚来与 Mobileye 达成深度合作:《一夜春风来,谁在撑蔚来?》

2019 年 12 月,NIO Day 深圳:《100KWh 电池组上市,新 ES8 续航 580 公里,蔚来的「better」是什么?》、《NIO Day 后问蔚来:被打到站起来的人不仅有韧劲,还找到了电动汽车普及的钥匙》

2019 年四季度,蔚来销量屡创新高:《蔚来 12 月交付 3170 辆,全年交付环比激增 81%》

2020 年 2 月,服务无忧 2.0:《蔚来「大争」服务无忧,新儒学的实验?》

2019 全年财报会议,李斌表示 2020 年可以达到盈利:《李斌说蔚来二季度毛利率会转正,年底达到两位数!底气在哪里?》

2020 年 2 月,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专访李斌: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的四大理由,超百亿融资是协议最重要部分》

2020 年 3 月,第二代换电站:《蔚来推 2 代换电站,今年新增  50+,沈斐说换电的意义不仅仅是「快」》

2020 年 4 月,「蔚来专补」:《蔚来的春天?新补贴限定 30 万以下,但换电模式不受限,情绪撕裂后的访问》

2020 年 4 月,合肥协议敲定:《合肥协议敲定,专访秦力洪:70 亿战略投资可以简单理解为第一笔》

2020 年 5 月,交付量回暖:《蔚来 4 月交付 3155 台同比猛增 181%,理应更高?秦力洪说受限于短期产能了》

2020 年 5 月,一季度财报发布:《蔚来「黑不动了」 :Q2 毛利率转正超过 3% ,交付预计近万破历史,今年会发新车》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电动星球News蟹老板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19144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35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