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以咖啡和茶代酒 2019-2020中国汽车跨年三人谈

以咖啡和茶代酒 2019-2020中国汽车跨年三人谈

总结2019年中国汽车产业深度变革,共话2020年新趋势展望

编者按

2019年12月29日晚上,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买车APP联合创始人贾可博士邀请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中德诺浩汽车教育研究院院长孙勇,汽车产品定义专家、SoCar汽车数据工场CEO张晓亮做客汽场视频节目《贾可时间》,进行中国汽车跨年三人谈。

他们在长达三个半小时的时间里,总结2019年中国汽车产业深度变革,共话2020年新趋势展望,得出的共同结论是中国汽车市场确认进入下滑通道,但不管未来几年宏观大形势如何,微观上的努力依然能够改变命运,而且他们相信“洗牌的过程就是产生品牌的过程”。

贾可(汽车商业评论总编辑、汽场买车APP联合创始人):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又到了跨年对谈的时候了。今天是2019年结束的时候,2020年马上就要开始,这次跨年对谈,我们请来了两位资深的汽车行业专家,一位是汽车行业的资深观察家孙勇先生。

孙勇(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中德诺浩汽车教育研究院院长):大家好!

贾可:还有一位是汽车行业知名的产品定义专家张晓亮先生。

张晓亮(汽车产品定义专家、SoCar汽车数据工场CEO):大家好!

贾可:今天我们想谈谈对2019年的回顾,通过回顾也能够对2020年以及未来更远的汽车业进行一个展望。我记得上一次跨年对谈的时候,我们说2018年是 28年来中国汽车市场第一次下滑,而且下滑幅度大概是不到3%,约2.8%。

2019年的最终统计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估计下滑幅度已经到了将近10%。在这样的一个市场情况下,在这么一个继续下滑的时候,让我们来回顾一下2019年。

确认进入真正下滑的周期

孙勇:应该说,整个汽车市场的2019年是大家觉得很不平凡的一年,新闻事件非常多,但是新闻事件的大背景与市场走势有非常紧密的关联。我们看到了有的整车厂面临着困境,一些零部件厂商也出现了裁员,还有经销商集团的破产。

2019年9月,昔日中国最大的汽车经销商集团庞大汽贸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申请破产重组。12月,重组计划获批,ST庞大进入重整执行阶段 

贾可:(庞大集团)破产保护。

孙勇:对。破产保护。这些都是在这个过程中、背景下出现的。我觉得非常关键的是,所有汽车行业里面的人,大家对于2019年,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2019年不是2018年下滑2.8%那么一个小的变化,而是2019年的汽车市场已经正式进入一个下滑的周期。刚才贾博士也讲了,从1月份到10月份下滑幅度已经接近10%了。

贾可:1到11月。

孙勇:对。1月到11月下降10%,肯定今年(2019年)应该在10%左右。一直从去年(2018年)的2808万辆可能减到2500万辆左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所有汽车行业的人到今天,应该说大家没有怀疑了,汽车市场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真正下滑的周期。

贾可:也就是说,2018年底的时候,大家觉得市场下滑有可能是暂时的、偶然的,怀有一种侥幸的心理,对吧?

孙勇:对。

贾可:现在到2019年底的时候,大家确认了这件事,好像下滑确实是一种趋势。晓亮,刚才孙总很快就把2019年包括未来宏观的汽车市场趋势确定下来了,我们都知道,国威破产重组,包括庞大破产重组,最近还有比克动力电池也陷入了连环债务。

张晓亮:是的,连动力电池也出了这样的问题。其实可能在市场不好的时候,像去年(2018年)我们主要是焦虑,但是实际上大家害怕的是这种坏消息——最可怕的是不知道消息有多坏。

但到今年(2019年),其实很多东西已经被确认。同时我们也可以看到,还是有很多公司或者企业在正增长,比如像我们看到的,日系车在整体份额在上升,包括BBA,还有红旗,也包括一些表现不错的新势力,像蔚来,在40多万元的价位上也能卖得不错。

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市场不好的时候,仍然是有一些能够正确把握这种趋势,能够在这种新的存量市场上,找到自己增长来源的公司。

贾可:也就是说2018年的坏消息,今年(2019年)进一步确认,在这样的一个过程当中,虽然在2019年我们看到有很多坏消息发生,但也不必因为宏观大势觉得有过多的沮丧,因为还是有很多好的企业,实际上你刚才说的是日系和德系吧?

张晓亮:对。

贾可:增长的还有吉利,对吧?

张晓亮:对,包括奇瑞、红旗。

贾可:长安也止跌,开始上升。 

孙勇:据我观察,20多年来中国汽车市场一直处于高速增长期内,在这高速增长期内,我们曾经说过很多次结构调整,实际上那个时候的结构调整,我觉得还不是真正的结构调整,只是说当某一个产品类型比较好卖的时候,大家可能去做那些产品,只是产品结构上有些变化。

也就是,可能大家都去做SUV了,轿车在占有率的增长上就不是那么快了,有这种调整,但是真正的汽车产业结构调整,只会发生在市场下滑的时候。

地方政府填不掉这个坑

贾可:我们知道今年(2019年)像力帆众泰、银翔、君马都出现了问题,包括华泰,我几年前就说过华泰永远处于最后60秒,但是这个60秒特别漫长,氧气管子不拔,这个植物人一直死不了。

你觉得这一轮政府会不会挽救他们,还想办法不给他们拔管子?你觉得各级地方政府能撑得住吗?这管子会真正拔掉吗?

孙勇:我觉得这一次跟以前有点不太一样了。以前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个原先我们讲的市场有调整,应该叫周期性调整,短暂的周期性调整。可能由于外在宏观经济的影响,可能是国外金融危机影响到中国,企业出现了业绩下滑,完了之后,可能大家觉得再过两三年就好了。

这一次调整,我觉得不是周期性调整,而是一个趋势性调整,可能我们现在这个市场在下滑,下一步可能还会继续往下走,走到一定程度之后,可能还有一个盘整期,再有一个微增长,是这么一个趋势。

它不是说今天不行,三年之后,咔嚓我们就反弹了,不是这样。在这种背景下,我看所有的地方政府慢慢地都会形成一个认知,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现在的地方政府的管控已经不像以前了,首先是地方政府自身的能力;其次地方政府能不能去投资扶持一个企业,支撑到周期性调整结束,估计也不像以前了。所以说一个是市场调整从周期性变成了趋势性;一个是地方政府本身的钱或者政府在现在的管控环境下,它的融资平台还能不能干这个事儿?

2019年1月14日,君马MEET5从众泰贵港基地下线。广西贵港市是众泰遍布全国的十多个基地中最新一个,也是这家濒临倒闭车企的又一根救命稻草

张晓亮:其实换句话说,这些企业本身它不是一个零资产或者正资产,而是负资产,相对于先把这坑填上,然后再去把它救活的难度,还不如推倒重来重新做一个。

孙勇:我的判断就是刚才贾博士讲的,政府可能会出手,在2019年,我们已经看到有几个出手的案例。比如众泰出现了问题,地方政府现在已经掏了30多亿元。 

贾可:还有银翔,在重庆。

孙勇:对。银翔也进行了重组,地方政府也发挥了作用,但是我们看到政府的资金进入之后,这个企业并没有发生变化,这就让政府下一步还继不继续干这个事儿,做出了新的思考。

张晓亮:(地方)政府填不掉这个坑。

孙勇:政府会做一个新的思考。

贾可:2019年,我们看到实际上中央政府没有出手,以往还有各种实际的政策,硬措施,直接掏钱,然后促进整个汽车产业的发展,2019年好像没有太多硬的举措。

张晓亮:这里边就有一个问题,以前大家跑马圈地,是因为有大量的人想要买车但还没有买车,但现在我发现这部分人基本上已经消失了,市场的这种扩张期快结束了。所以这个时候靠政策刺激大家去提前买车这件事情,本身的效率就在下降,或者换句话说,鼓励大家买车就变成了提前换车,其实这个效率是很低的。

宏观对微观企业并不重要

孙勇:所以,其实现在整个汽车行业在确认了已经进入下滑趋势的情况后,会思考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存量市场上面对结构调整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

贾可:这里头两个话题,一个我们能不能先做一个预测,比如说这一轮下滑的趋势或者是下降通道,什么时候是底,我们能得出结论吗?

2019年中国汽车 市场连续第二年负 增长。宏观经济增 速放缓,让汽车市 场进入了调整期。但对于存量市场巨 大的汽车产业来 说,微观车企个体 强劲者依然能够逆 风成长 

孙勇:我自己有一个大概的判断,我有一个观点,就是以五菱宏光汽车销量大幅度下滑为标志,中国第一轮普及性购车已经基本结束,置换成为购车的重要推动力,而当置换成为重要推动力的时候,我们整个汽车市场与经济走势就密切相关了。

现在我们如果要推断这一轮调整下一步趋势会怎么样,我们一定要分析宏观经济走势,至少是我们现在得出的结论,宏观经济是L型的这么一个判断,就是各级政府包括中央政府,大家都认为经济进入到了下降通道。

张晓亮:GDP增长在6%左右了。

孙勇:对。现在今年(2019年)已经是到6%这个层级,明年(2020年)如果说经济会向下突破6%,那说明这个市场会进入到一个新的平整期进行调整。所以我觉得有可能这个底应该在2021年左右,可能会再次延迟,基本上在2021年或者2022年。

贾可:这个宏观经济形势我们就不讨论了,因为什么呢?决定它的因素太多,另外包括中央一直强调结构调整、供给侧改革,有时候对于GDP的数字,现在也不是那么看重了。所以,在这个情况下,我觉得可能这个宏观经济对于整个国家非常重要,但是对微观的企业来讲并不重要,为什么?

刚才我们已经说到了,像日系、德系,像一些好的自主品牌如吉利、上汽,甚至长安、一汽都在上升,那就说明什么?有时候宏观并不能决定微观,这个话题我们接下来讲一个结构调整的问题。

结构调整肯定就是说我们看到日系、德系,包括吉利、红旗,那些车能好卖,那就说明他们产品好。产品好,再面上就是产品的创新,但是底子里肯定就是什么样的体制和机制,来决定了他们能够做成这样的产品创新。

我们注意到2019年到了年底的时候,实际上有很多好消息,比如说上汽和广汽的战略联合,比如说奇瑞的混改成功,长安新能源的混改成功。

一个重塑体制和机制的机会

张晓亮:比如像东风,他们也在做新的混改事业部。

贾可:准备用新的这种机制。

张晓亮:是的。包括上汽好像也在探讨这样的话题。

孙勇:像刚才贾博士已经讲到的,确实我们看到了在这一轮结构调整过程中,有很多的品牌卖得还是不错的,而且销量还是往上走的。但是在这个品牌后面,我们看到应该是这个公司在机制和体制上做了很大的调整,而且这种调整将会对未来推出更多、更有竞争的产品提供了有力保障。

这里面体制的优势比较明显的,我个人感觉有几个方面。举几个例子,比如吉利,这是一个民营企业,具有非常强的活力,在民营机制的推动下,我觉得吉利非常有竞争力;再比如红旗,红旗的变化,应该是与徐留平董事长到一汽有很大的关系,我觉得至少是在整个一汽的机制上焕然一新,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因为一汽的整个机制的变化,导致红旗有了很大的变化。

贾可:每年一个台阶。

孙勇:这是我看到的,还有大家可能比较关注就是2019年特别惨的人,大家说是李斌,我们客观地讲,这个品牌的销量实际上还是在上升的。

张晓亮:蛮好的。

2019年12月4 日,奇瑞混改成功,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成为控股主体。奇瑞体制和机制由此能焕然一新,以适应正在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

孙勇:在这个市场不好的情况下,它实际上是在上升的。只是说由于整个中国电动车市场没有大爆发,所以它的销量增长没有像人们预期得那么快,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它可能消耗又比较大。但是我觉得,面对这样的外在质疑的时候,这个公司应对变化的机制还是存在的。

贾可:李斌的蔚来应该纯粹叫民营企业,它有很好的体制,也决定了它有不错的机制,我们刚才讲机制灵活的吉利,体制、机制都灵活,包括刚才说混改,某种意义上就是为了一个好的体制。在这种好的体制上,如果能够有一个好的机制,就能够带动产品创新和其他各种创新,所以李斌被说那么惨,但是实际上我看他到现在并没有乱了阵脚。

孙勇:对。

贾可:它的股票本来是1股1美元多,现在反弹了。

孙勇:现在1股2.5美元了。

张晓亮:恢复了很多。

贾可:恢复很多,那就说明什么呢?当然不能说它已经度过危险期,但至少说明什么?它还是在努力应对未来。

张晓亮:包括刚刚的NIO Day,做得也很热烈。

孙勇:这就说明我刚才讲的这三个例子,比如说吉利这种民营体制,一汽这种国企的新机制,还有纯市场化的蔚来,它们在应对这种市场变化,应对结构调整的过程中,它们后面的体制和机制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也看到刚才讲到的奇瑞,包括长安新能源。

贾可:奇瑞现在等于是民营控股了。

孙勇:对。所以它的未来是可以期待的,只要它的后面体制和机制有大的改变,一定会出来很多新的成果。

张晓亮:其实就是我们的车企在过去20年里少做了一份功课,也就是说它没有像今天我们看到的,像奔驰这样从一个小作坊做大到汽车公司,慢慢再变成一个全球化的公司,它是自然成长的过程,成长过程当中的流程体制是自发形成的。

孙勇:可不可以这么理解?我觉得,这一轮调整其实给了中国整个汽车产业一个重塑体制和机制的机会。如果说汽车还是那么好卖,所有的人的日子都很好,我估计大家不会去变革,所以真正的深层次变革一定是出现在市场的调整期。

贾可:也应该调整了,因为那么好的市场,连续多少年全球市场第一了。现在的市场总量,今年(2019年)刚才说的再差两千四五百万辆肯定有的,那也是个很大的市场了。

这么的大市场上是有机会来调整的。刚才说到体制,比如说奇瑞混改体制,刚才说一汽的,一汽实际上是大的机制变革,包括上汽、东风,是在结构上重新设计,在一些它的增量上,设计新的机制和体制。

张晓亮:包括员工持股平台。

贾可:实际上我们注意到,还有一种好的机制,促使它们能联合起来。刚才我说到广汽、上汽的联合,但T3的联合实际上已经是从2017年底三家开始签,但当时大家认为是不是就重组成了一家,大家都认为,必须要合并成一家才是联合。

这一轮的企业联合一定会结果

孙勇:刚才讲的这一轮调整,除了给体制和机制创新提供机会之外,还有一个机会就是贾博士刚才讲到的联合,企业之间的联合。我认为,这一轮的企业联合一定会结出新的硕果,为什么?

大家知道这一轮的联合,包括T3,包括广汽和上汽这种联合,都是在新的领域做,什么时候创新更容易出成果?就是大家面对一个新的事,做增量。比如说我们以前都没有做这种出行公司,一汽、东风、长安大家合在一块形成一个T3,这样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它就是一个新的事,对原先的利益来讲没有任何干涉。

2019年3月22日,一汽、 东风 、长安三大央企联合 腾讯、阿里、 苏宁等民企在南京签署合资协议,共同成立T3出行公司。这是央企进行体制和机制创新的一次尝试

张晓亮:一汽、二汽、三汽加在一起,那个管理成本就非常大。

贾可:外界总是认为重组联合就是1+1+1,完全加起来,那是不对的,现在他们采取了很聪明的做法。

孙勇:你看现在广汽和上汽,他们是在新的领域里面共同干,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贾可:四化领域。

孙勇:对。在四化领域共同干,这是什么?这是他也没干过,我也没干过,或者大家现在只是摸索着干了一点点,我也干了一点点,下一步怎么一起干?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们在一起联合的话,这个联合可能具有实质性意义。

贾可:2013年的时候,广汽跟奇瑞搞过一次合作,而且在钓鱼台国宾馆,我都参加了,邀请了很多媒体一起见证。

张晓亮:实质动作不多。

贾可:实质动作很少,等于无疾而终了,但这一次你看他们几个领导很低调地就签了。

孙勇:那一次应该是在政府主导下的联合,这一次是什么?是市场自发的联盟。一个是政府主导的,一个是市场推动的,它背后的力量不太一样。

贾可:是。还回到刚才那个话题,市场主导下的联合一定是基于双方现实的需求的,大家都有这个意愿,这种联合当然不是重组成一家公司,而确实就是在刚才讲的汽车四化领域,比如说国际化,资源共享。现在的四化,大家都知道,花钱太多,一家搞不定的,而且汽车行业是一个啥行业,汽车行业是一个做好了,就要拼命加人、加设备、加产能(的行业),一旦不好,这些产能出闲置了。

张晓亮:还要追加投资。

贾可:滴血,所以这个行业确实有时候不太好玩,那么这个情况下,就必须互相抱团取暖,认为T3一定要重组成一家的那些人,那还是以一种很僵化的思维来看待这个事情。什么南车北车合成中车,或者几个钢合成一个钢,他们用这种做B端产品的思路,来看待汽车行业,而汽车行业完全是面对C端的,是这概念吧?

而T3从2017年底开始进行技术上的一些联合研发,包括T3出行, T3出行今年(2019年)正式开始运转了,据说效果还不错。而且他们做增量的时候,实际上不光是联合正经做,而且可能还形成了一个比较好的市场经济体制。

孙勇:完全是始于市场化的,市场化的机制。

张晓亮:其实是和混改类似的。

贾可:跟混改类似。所以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方向,这个改革是有助于他们在未来更好地面对经济形势。

张晓亮:其实就是穿越这个变革周期,因为现在大家都很混沌。

造车新势力做得相当不错

贾可:是。那么回到刚才造车新势力,它们机制体制都是最灵活的,但是机制体制灵活,并不表示他们一定就能活下来,刚才说李斌是最惨的人,他也确实是挺惨,但实际上也不能叫最惨的人,最惨的人是一种说法。

张晓亮:他是压力最大的一个人。

贾可:压力最大,因为你敢于扑进汽车这个行业,那就是说明胆子够大,除了李斌以外,我们也知道像威马,今年(2019年)销量也不错,但是烦心事也不少,小鹏也是如此。

张晓亮:一样。

贾可:今年(2019年)底真正开始完成交车的有几个,我一直说待考的造车新势力里的新星,一个是爱驰汽车,爱驰汽车应该是12月26日上市。

张晓亮:对。前两天在海南正式上市。

贾可:它实现了誓言,2019年交车,而天际汽车是实现了2019年下线。

张晓亮:对。它下线了。

贾可:反正就这几天,天际汽车下线了,还有车和家也完成交车了。拜腾工厂建完了,明年(2020年)可能开始交付,那这几家造车新势力未来如何属于待考,看接下去他们到底能不能坚持下去。

张晓亮:产品水准看起来还是不错的。

贾可:产品水准实际上作为一个造车新势力来讲,一出手实际上已经不凡了。

张晓亮:对!

贾可:只不过因为蔚来、威马和小鹏,一开始销量并没有达到预期,所以大家对造车新势力又开始新一轮的幸灾乐祸或者其他评论。

张晓亮:各种评论。

贾可:各种评论都有,你觉得公允吗?

孙勇:应该这么看,我觉得今年(2019年)我们国家的新能源汽车销量大概也就是120万辆。在这里面应该有60%左右是针对B端的,真正C端的量并不是那么大。

在这么一个有限的销量里面,我觉得无论是蔚来,还是小鹏、威马,有这样一个基数,应该说表现还是不错的。在这个市场里面这个份额,我觉得还是不错的,而应该大部分新势力还是在往上走,并没有说像整个市场一样直接往下滑,这是从真正的市场表现来看,我觉得还是可以接受的,没有大家预想得那么高,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我觉得正如李斌所讲,任何一个汽车公司,任何一个汽车品牌,一定是跟我们培养小孩一样,他总得有一个周期,是吧?他们从诞生到现再到出车,这个时间还是很短的。在这么一个短的时间内,你希望它能达到一个非常成熟的、稳定的销量,我觉得在某种意义上来讲,也是不公平,就像小孩比如才5岁、6岁,你让他去应付高考,我觉得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发展还是要有个周期。

贾可:你这个话我部分赞同,部分不太同意。为什么?因为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市场也不相信眼泪,你不能说我小,等我两年,好不好?不可能。为什么?因为现在市场要求你生下来就要长胡子,生下来不长胡子,你是没有可能生存下去的。

实际上造车新势力的产品已经很不错了。因为李斌正式交付也是去年(2018年),造车新势力的交付都是2018年开始到2019年,某种意义上它比传统造车势力要强,虽然传统造车势力有那么多积淀。

然而,可能卖车不光是卖一个产品,它是一个体系的竞争,实际上刚才我们也说了,新势力的销量要跟整个新能源销量比起来,是不算太差的。

最近,蔚来ES6获得了轩辕奖的中国年度汽车,我们这个奖是全球汽车专家评选中国年度汽车,全世界的评委,他们也都是有头有脸的。在评审结束以后,我们在讨论的时候有个小插曲,所有的评委都知道,今年(2019年)蔚来有各种的负面消息,如果假定过两年蔚来不在了,我们这次的评审结果会不会是个笑话?最后所有的评委一致认为不是个笑话,因为这个产品确实对得起这个荣誉,因为这个产品确实是认真的。

2019年12月19日晚上,造车新势力爱驰汽车第一款产品爱驰U5在海南万宁上市。新车定位于A+级纯电动SUV车型,在此级别市场上,特斯拉Model3是最强有力的竞争 对手。

张晓亮:蔚来在很认真地做这个车。

贾可:对。通过测试静动态的各种评测,各种的维度来讨论这个事,确实它是当之无愧。ES6这个产品,从去年(2018年)推出到今年(2019年)销售,价格是很贵的,一个中国品牌的车能够卖得这么贵,而且销量实际上已经不少了。

张晓亮:曾经一个月卖到2000多辆。

贾可:一个月卖2000多辆,已经很不容易了。我们刚才讲到了新能源汽车,今年(2019年)上半年销量还是在涨的,下半年政策退坡了一大截以后,它销量在下滑,因为今年(2019年)的退坡是很猛的。下滑以后大家各种的说法,认为新能源汽车不行了,从这个角度反观造车新势力,我们认为他们做得相当不错。

张晓亮:对。其实市场是很公平的,因为新势力很多,大家都知道好像有300多家,现在我们碰到也就十几家了,说明原来有很多奔着补贴来的,或者奔着各种套利的方式来的,现在确实在市场里边已经消失了。

但真正能留下来的,其实都是产品整体水准还都非常不错的,有些真的是比成熟车企做的几代产品还要更领先一些。

比如刚才我们说的ES6,它确实在每个维度上拿轩辕奖是没问题的,本身也说明了这些新势力的起点要比原来那批成熟车企高很多,这也是刚才我们说的,大家在总结了过去20年的基础之上,对汽车行业做了一轮非常深刻的重新思考之后,才很慎重地做了这些新的公司。

孙勇:我对新势力总体还是比较看好,因为我是从真正的市场需求出发来分析这个问题。我们分析整个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新能源汽车就卖了两类客户:一个是B端,一个是C端。我们现在政策调整应该说影响最大的还是B端,而纯私人的市场,我们看到并没有像大家想象得那样下滑,有可能还是略有增长的。

政府要把推动充电设施建起来

张晓亮:高端市场还是增长。

孙勇:对。还是一个增长的,我觉得下一轮如果补贴取消……

贾可:我打断你一下,实际上中国现在取消补贴或者补贴如此大规模退坡真的不是时候,为什么呢?应该讲是中国的补贴政策催生了这个行业,到今天有这么好的一个发展,对吧?

张晓亮:对。出现了目前的好局面。

贾可:现在真正有好的新能源汽车产品出现的时候,突然补贴退坡了,而现在我们注意到像德国等欧洲国家却开始对新能源汽车进行补贴了。

张晓亮:国外刚刚开始。

贾可:也就是他们真正有好的车出来的时候,刚刚开始补贴,而我们在好车出来的时候,补贴取消了。

张晓亮:相当于说几家待考车企的车马上要上市的时候,补贴没了。

贾可:对。并不是说我们一定要补贴,因为我一直认为,新能源汽车就是纯电动汽车,它真的是一个现实的、理性的选择。

张晓亮:对。

贾可:我不知道你们注意到没有,2019年年初的时候,3月份开始,两会上氢燃料汽车热得不得了,当时这种氛围,让大家觉得好像纯电动汽车不行了。 

张晓亮:以为又要换道。

贾可:要换到了氢燃料汽车了,我们5月份做了一期杂志封面文章叫《氢浮》。

张晓亮:有印象。

贾可:一语双关,氢能源浮起来了,但某种意义上这也是种浮躁,但是到现在看起来,好像大家对纯电的路线又没有疑议了,又达成一致了吧。

孙勇:基本上大家认知又归到一处了,我觉得大家对技术路线的讨论也是今年(2019年)新能源汽车市场发生的一件事情。我们讲新能源汽车有三条路线:一个是插电混合动力,一个是纯电,一个是氢燃料电池

其实我们原先确定以纯电的技术路线的时候,已经考虑到了为什么要选择它,当时应该说大家是权衡过的。现在这个东西已经坚持了10年了,我们形成了现在这么一个市场规模,在这个时候有氢能源的出现,让大家开始又讨论是不是纯电不对了,或者说不是我们当时想象的那样了。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在业界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坚定的意志。

张晓亮:战略上要坚持。

贾可:但是我感觉到影响政策的一些人已经变得油滑了,我觉得油滑的表现就在于,因为他们可能看到了下半年政策退坡以后,新能源汽车主要是纯电动汽车的下滑,他们就产生了骑墙的态度了,就是未来几年先推行插电式混合动力,再过几年以后再推纯电动,我认为这种说法特别犬儒主义。

张晓亮:所以看这个下滑怎么来的,像刚才孙总说的,下降的原因一半是B端的,机构的。

孙勇:一多半。

张晓亮:C端其实又分成两半,一半是真正因为产品买的,一半是用来占牌的,像北京这种,所以看下滑,补贴少了, B端受影响是最大的,下滑主要来自B端,而且B端的上半年又囤了很多,所以导致下半年看起来销量就变得非常的少。

贾可:你这个说法,我是有体会的。2019年1月9日,我买了纯电动汽车。我老在出差,开车也不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我的燃油车开了几千公里,但是我这电动车开了6000公里,基本上是我一人开的。

2019年12月11日,小鹏汽车宣布与蔚来NIO Power达成充电业务合作。蔚来汽车已在全国部署超过100 座换电站∑00多辆充电车。图为蔚来充电车在北京给一辆荣威Marvel X充电

张晓亮:一年的时间不到。

贾可:我的感觉就是什么呢?第一个,我对电动车根本毫无里程的恐惧,有人说你是不是装了充电桩了就不怕?其实我还没装充电桩,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没装。我都是在外面充的,就是快充,这是一个感觉。

第二个,我感觉很多批评纯电动汽车的人,他自己是不开纯电动的,或者他压根没开过,他不知道,或者他开的是前几年不是太好的纯电动汽车,可能导致一种心理体验不太好。我现在开的车已经代表了现在比较好的电动车水平,开这种电动车,我没有里程的恐惧,另外确实非常省钱。

第三个,我感觉确实是非常好开。

第四个,因为这种电动车基本上智能化水平高一点,我开得很舒服,所以我就开了这种纯电动车。所以部分C端的用户真的是因为车的性能而买它。

张晓亮:好产品刚刚出现,正是要发展的时候。

贾可:而在这样的时候,那些骑墙派总说还要发展几年混合动力汽车,他们老以为电池的能量密度还是差一点,还有充电不方便、里程恐惧。我现在觉得政府真的能做的,是怎么样能够更多、更广泛地把充电设施给建起来。充电设施迅速建起来以后,我认为纯电动车马上就可以推进,而不用插电混动汽车,我认为插混汽车是多此一举。 (未完待续)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商业评论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08389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27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