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出现“遛车族” 花钱养车只为留牌

北京晚报 综合报道

  ”两会”之上,北京交通问题再成焦点,有建言征收拥堵费的,有提案征收排污费的,有热盼轨道交通建设的,也有争论道路规划的……会场之外,北京市机动车保有量仍在不断增加。

  与此同时,京城尚有大量机动车过着”占坑”生活,它们偏安一隅,或抢着车位,或保着车牌,仨俩月被开出来遛一次。

  发现

  ”以车占位” 一停就是一个月

  中午十二点,潘家园百环花园小区门外,东西向的街道不宽,两侧停车位几乎已被停满。三名停车管理员站在路边,来回守望着车位的变动,若看到有车要开出车位,就会一路小跑忙不迭地去收费。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并非所有车位都被占满,只不过一些停放的车辆车距过大,占住了本来空余的车位。

  这是停车管理员的”小伎俩”,在这里停车,会被要求”不拉手刹”,停车管理员倚靠来回推动这些可以移动的机动车,有如智力游戏”华容道”般,为停放在便道上的车辆挪出进出空间。

  然而也有些停车管理员看来非常”棘手”的车辆,它们一停就是十天半个月,待到开走的时候,却不交停车费:”这种车多数都是附近小区的,一停就是一个月,就开走一两天,想跟他们收钱,司机就说‘我就住这楼上,收什么收’,我们也没办法。”

  街边的百环花园小区内,车辆同样很多,小区的停车场分为地上、地下两种,地下停车位早已出租完,地上则分有地锁的”固定停车位”和”临时停车位”。由于小区内固定停车位较少,许多车辆都要靠先到先得的”临时停车位”,常常是下午四五点回来都抢不到车位。

  正因为停车位紧俏,衍生出了”占位车”,据小区居民透露,这些车辆的主人,往往在小区内都有两个车位,其中一个是”临时停车位”,上班时间,一辆”占位车”占住”临时停车位”,等到晚上另一辆车开回时,再停放在固定停车位上。

  ”小区是收费办证的,人家有证,怎么倒腾我们也不能管。”百环花园的停车管理人员表示,虽然小区车位紧张,但”占位车”本身并不违规,即便不”占位”,一些固定车位的车主,其车辆使用率也非常低,有些车辆甚至终年停放,落满灰尘。

  ”以车占牌” 花钱养车只为留牌

  事实上,百环花园的”占位车”在京城并不鲜见,以各种各样原因将车弃用的人,早已形成”弃车族”。

  家住南城的张羽就是其中一员,他和妻子每天都坐地铁上下班,因此家里的汽车已经”弃置”多年,每年”跑不到1000公里”。由于所处小区不收停车费,张羽将车就停在小区的路边停车位,非但如此,他的老丈人仍在参与北京市的机动车摇号:”其实家里没有买车的需求,但当时想摇也不吃亏,就这么一直持续着。”

  就在刚刚闭幕的北京市政协会议上,也有政协委员针对”占位车”问题带来提案。据媒体报道,政协委员朱良表示,由于历史原因,不少人拥有两三辆车,他认为,一个人拥有三辆以上的小客车,无论考虑夫妻两辆车在一人名下、还是单双号分别使用,都不能算是合理情况。因此朱良建议,对于一人拥有多辆小客车的情况,”在开征机动车排污费或交通拥堵费时,可以设置阶梯累进费率,建立车牌存量退出机制。为避免法律上和舆论上的争议,可先制定较高的征收标准,再分别根据不同情况进行减免。”

  ”与其说是占位,不如说是为了占牌,因为最珍贵的资源并不是车位,而是车牌。”张羽坦言,也曾想过将车转让,但家人的反对让他放弃了想法,”将车转让实际就是把车牌放弃了,这一放弃,可就摇不上了。提高开车成本我们能够理解,但如果能出条规定,有车牌的人,可以卖车留着车牌,相信很多人家都会把占牌车卖掉。”

  个案

  ”等我家孩子长大了,也许车牌比车还要值钱”

  冯军家里有两辆车,其中一辆基本处于停驶状态。这几天,冯军正在考虑要不要给它换个电瓶,”我这辆车基本每年都得换电瓶,换完这一年也基本不开,我想,要不就干脆放弃它,就让它趴在停车场算了。”

  冯军的这辆车还是五年前从朋友那里得来的二手车,因为朋友换新车,这辆老款的捷达就半卖半送给他了。当时冯军刚刚学完车拿到驾照,正处在到处找方向盘过瘾的时候。拿到车后,他请朋友和自己一起出去练车,结果差一点剐蹭到一个骑车人,吓出一身冷汗后,冯军就怵了开车这件事,再没开过车。

  车就停在了自家楼下,那时冯军和几个年轻的同事都住在单位的宿舍里,老捷达也就成了同事们限行时的备用车,也算发挥了不少作用。等到冯军结婚买房后,这辆车就基本”歇菜”了:”我媳妇结婚前就买了一辆两厢车,她只能开自动挡,好在我们小区地下停车位不算太紧张,我们请朋友把老捷达溜边儿搁起来了,每个月我会下去把车发动一下。后来,小区物业来找我们,让我们别占用停车资源。一个车位每年将近四千,花这钱觉得不值得。好在我们同事借车用,我们如释重负地让他开走了。我在单位停车场买了一个车位,每个月两百元,后来,这车就一直停在我们单位停车场里,一年多没用,电瓶又完蛋了。”

  为了这辆老捷达,冯军每年需要付出好几千:”每年的保险我都按时投保,基本都是一千多,去年我曾经想开,投了个全险,将近四千块。每年的停车费两千四百元,还加上每年的电瓶钱,就是不加车辆折旧的钱,算起来每年需要额外支出五千元吧。”但是冯军并不想把这辆车报废或者转卖。”把它处理了,车牌保留不了几天,而我近期不打算换新车。不如就先这样放着,权当占着一个车牌。照北京现在这个形势,车辆限行的政策只会越来越严格,我就当提前做好风险防御了。再说,等我家孩子长大了,那个时候也许车牌比车还要值钱,我就把车牌转让给他,想想都让人激动。”

  不过,冯军也坦言,这种坚持并不是一定的,如果北京的车牌能够转卖,他还是乐意转卖的,”我心里的底价是十万。这个价钱不是我乱要。当年北京实施买车摇号之前,有一批备注过带车牌的二手车,据说就是在车辆价值之上加价十万,再参考一下上海车牌的拍卖价格,我觉得要十万真的不算高了。其实,这些年我在这辆车上的投入也有小两万了,如果只卖十万,没准我还亏了呢。”

  意见

  为降低存量 可以考虑 车牌退出政策

  段里仁(北京市人民政府专家顾问交通组成员、北京市交管局原副局长):解决北京市的交通问题,主要是要想办法减缓小汽车的增长速度,同时也要降低存量。为了降低存量,可以考虑车牌的退出政策,但这需要一个过程。

  交通不仅是政策问题,它也是一种文化,交通资源分配的方式,需要大多数市民的支持,所谓”习惯成自然”。通过车牌买卖的方式来释放一些存量,可行不可行,首先要看北京的市民能不能接受这种形式。

  例如上海的车牌分配,一直用竞拍的机制,每个车牌的价格不一样,这就是走向市场的第一步。这个政策已经施行了多年,上海的老百姓就比较适应这种”一牌一价”的形式,车牌的价格也有一个大概的标准,所以对于车牌的买卖也就适应了。

  但北京能不能立即就改成上海这个模式?我觉得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涉及到市民观念的转变。最近北京市政府一些政策的出台,引入了市民参与的部分,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政协委员提到的用提高成本等方法去解决机动车保有量高的问题,出发点自然都是好的,但具体应该怎么实施,还应该由市民来参与。

来源:北京晚报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0

想看更多 不感兴趣
重复、旧闻
内容质量差
确定
德尔股份拟1.2亿元收购旭岛汽车 布局新能源汽车
聚焦电动汽车技术热点,第五届国际电动汽车及关键部件测评研讨会即将召开
电科院成功解决钛酸锂电池胀气问题
新疆2017年首批充电设施运营商管理目录发布,7家企业获准入
优步飞行的士真的来了!已确定运营时间表
天津滨海新区电动汽车用电价格新规,公交车充电服务费每千瓦时0.6元
贾亚权:新能源是宝沃品牌的新布局,首款产品BXi7或将年底上市
国家电网2017电源招标项目,17家充电桩企入选
李一男缺席的小牛电动以何补位?
沃尔沃向伦敦出租车公司供应电力传动系统
车企对趋势预判罕见一致 智能互联电动汽车有望提前到来
苹果NASA秘密专家曝光,全力研发无人驾驶汽车
Fisker EMotion跑车最新官图发布 采用石墨烯电池续航达644公里
MG名爵超跑、利物浦定制齐上阵, 致敬传奇只为成就传奇?
新能源汽车有重走技术空心化老路的风险
北京今年新能源车指标4月26日配完
永源集团60亿元新能源汽车项目落户赣州 年产20万辆整车
跨国车企为啥都开始拥抱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
报告:二季度新能源汽车放量迹象明显
北汽新能源获一季度新能源汽车销量冠军
下一篇

万向VL回马枪,抢回菲斯科?

万向VL回马枪,抢回菲斯科?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