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资本
  4. 智电资本论 | 刘一昂:多卖车,资本才青睐

智电资本论 | 刘一昂:多卖车,资本才青睐

安小曼

“其实,这是一个特别庞大的产业,其中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一些项目存在做大做好的机会。如果一定要问我对哪个领域更看好,那就是自动驾驶”M31基金董事总经理刘一昂坦言。

2011年,原本在中国移动旗下卓望集团工作的刘一昂,因机缘巧合进入清科创投,正式开启投资生涯。随后,刘一昂先后任职海纳亚洲投资基金,顺为资本,baidu风投等知名投资机构,主导并参与过拍拍贷(NYES:PPDI)、闪银、云丁、极米等明星项目。

法国留学归来的刘一昂,是一位典型的80后,时刻跻身于新鲜事物的浪潮中。去年的新能源汽车大会上,我见过他,长发及肩,还留着小胡子。

这次我们约在国贸的一家咖啡厅见面,初秋的北京不冷不热,刘一昂早到一刻钟,他给我发信息说,“今天天气不错,我坐外面。”

见面,我抱歉道久等,他喝了一口面前的卡布奇诺,微微笑着说:“没关系的”,眼睛弯成月牙形。一套深蓝色休闲服,还是及肩的长发,只是剃掉了小胡子。

WechatIMG3043.jpeg

M31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一昂

一杯咖啡的时间,刘一昂讲了三个点:自动驾驶、配件厂以及造车新势力。他说,国内涉及自动驾驶领域的企业各有所长,但它们的未来尚不明确。尽管看好这个领域,但资本出手尤为谨慎。

同时,在这个资本寒冬的至暗时刻,刘一昂对造车新势力提出了最实在的建议:一定要跑在前面,多卖车。因为在某种程度上,这是赢得资本青睐的最有效手段。

以下为对话实录:(在不改变嘉宾原意的情况下,第一电动做了删减)

自动驾驶最为看好,产业链中各有优势

第一电动:在新能源汽车这条产业链上,你有没有持续或者正在观望的项目?你有看好的细分领域吗?目前该领域的市场格局是怎样的?

刘一昂:新能源汽车这个行业从2016年左右开始“热闹”,那时我就在关注了。我曾经投过大道用车,它是一个分时租赁的公司,用的车是电动车为主。这属于共享出行领域的,跟整个产业链,包括电桩、主机厂,都是协作关系。

其实对于新能源汽车产业而言,在发展初期时,想要直接To C把车卖给终端用户还是相对困难的。从运营层面来说,To B就是不错的突破点,即主机厂能和运营公司合作,就能提高整个产业链的效率。

比如说,早期深圳有很多比亚迪的出租车,后来滴滴、曹操本来就是吉利孵化的公司,它用了很多吉利的电动车,包括像分时租赁公司,基本上用的都是北汽的车。

其实,这是一个特别庞大的产业,其中每一个细分领域都有一些项目存在做大做好的机会。如果一定要问我对哪个领域更看好,那就是自动驾驶。因为它是work的,尽管到今天为止,我们都仍然不知道它的路径是什么样的,或者是谁能成,但如果是Work的,整个汽车产业链就会发生非常巨大的变化。

这个“看好”,并不是说我今天看好某个自动驾驶公司,而是我看好这个产业整个产业。要做这个产业,除了技术层面,还有数据层面、制造层面、运营层面都是不可忽略的。国内的企业,在这些层面上各有优势。

算法层面,自动驾驶公司优势较大。它们的优势在于有一定的技术积累,在算法层面上处于领先水平,融资能力强,现金储备大,像Momenta、Pony这种公司,现金储备是很雄厚的,有很大的潜力。但是,它们在产业层面相对薄弱。

数据层面,百度的优势很大,滴滴的优势也不小,主机厂的优势也不容小觑。特斯拉这样,首先它是一个新能源汽车企业,然后在卖车的过程中赚取利润,赚取利润的过程中还能收集数据,还能做测试,因为它有很多东西已经在实际的路上跑了。另外,我知道蔚来在这方面也有很多投入。

afif-kusuma--IKyJb2Qvyw-unsplash.jpg

制造层面,主机厂的优势就很大了。

运营层面,滴滴、Uber的优势很大。目前看滴滴有数据,技术上稍微差了一点,但这不是不能弥补。现在滴滴刚把自动驾驶业务分拆出来,我原来的老同事孟醒也去做COO了,但滴滴做自动驾驶肯定是奔着“共享出行”这个大方向去的,这方面滴滴的运营体系非常完备,所以它也很有机会。包括Uber现在也一样,在这一块投入的力量也很大。

总结起来就是,这是整个产业链的博弈, 他们各有所长,但是谁能走到最后,或者是产业链将来会怎么组织,这还是未知数。

另外,不能单纯地在中国市场内去看待这些问题。我个人认为,自动驾驶应该是一个全球产业,且发展过程不可逆。那中国的公司也要去和美国的公司在同一个市场环境下竞争,包括像Waymo这样实力很强的企业。我们聊自动驾驶,是跨不过Waymo的。

第一电动:目前M31有在新能源汽车项目上的规划吗?

刘一昂:出行方面我们也有在看,无人驾驶我们也看了很多,但还没有出手。没有出手的原因就是如刚才所讲,整个产业格局还是相对比较模糊的。可能它的成熟会带来整个产业链的变化,但最终会变成什么样,今天大家也说不清楚,路径也说不清楚。

另外,今天可投的无人驾驶公司,泡沫还是比较大,估值偏高。从投资的角度来说,现在进去是不是一个好的时机,这个我们还在思考。

资本更倾向于投资头部企业

第一电动:这方面在投的时候更倾向于头部企业还是新兴企业?

刘一昂:在任何一个市场里,我们都是更愿意去投头部企业。除非新兴企业的路径完全不一样,我们才会去考虑投资。

但现在的产业格局太模糊,我们说新能源汽车产业是一个长跑,自动驾驶可能就是场马拉松,所以前一百米跑得稍微领先一点,到后面也不一定。所谓的“领先”,不是哪个自动驾驶公司比另外一个自动驾驶公司跑得快,而是经营模式或者是产业链格局上的。

比如今天在技术和实践上,小马智行、Momenta等可能是跑得比较靠前的。但在未来的产业格局中,它们还一定能处于产业链的核心位置吗?我觉得不好说。

第一电动:有投资者提出,AI 技术及其简单的商业化,并不是好的投资主题。就新能源汽车而言,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当前我国的新能源汽车智能化项目值得投吗?

刘一昂:每一个产业链都是复杂的,我们肯定不能追求以一个简单的模式,去颠覆一个产业。这种事可能在历史上发生过,但这是很小概率的事件。我们做投资,第一个是要自己看得够远,第二个是企业的模式要能立得住。

WechatIMG3038.png

但对于每一个公司或者是每一个模式而言,都是由简单到复杂的,先要把一个简单的事情做好,做出价值,然后再不断去延展。我没有特别地去琢磨他的这个说法,但如果简单地说没价值,这肯定是不对的,不能空台楼阁,任何东西都是从简单的东西做好,但是能做好简单的事情,也不一定没有巨大的价值。

它可能把一个简单的事情做好之后,会在产业链格局里面有一个很好的位置。然后它再去把自己的模式变复杂,把自己的积累变厚,它就能吃到这个产业链很好的利润构成。

挑战博世比挑战奔驰难,挑战奔驰还要快点卖车

第一电动:智能化方面,车辆电子架构方面,虽然现在还是博世、大陆等国际巨头在做,但有说法称,其实正有一些后来者在居上的过程中,你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刘一昂:这么说吧,挑战博世比挑战奔驰要难。

你要知道,主机厂更多的是充当一个组装厂的工作。一辆汽车的三万多个零部件,像大陆、法雷奥、博世这样的Tier1配件厂,它们的集中度是比主机厂要高的,它们在产业链里的位置是更稳定的。所以,做一个新的主机厂去竞争,难度要比做一个新的配件厂竞争要容易。

首先是这些企业的集中度更高,所以它的整个产业效率会更高,你想有比它更好的产业效率就特别难。它们的产品也非常好,要比它做得更好,可能在某些环节可以,但是综合上就更难。

其次,主机厂是To C的,大家的需求是五花八门的。但是,配件厂是To B的,它配的都是主机厂,主机厂的需求就更理性化、集中化一些。

photo-1497564245203-66a1216f073a.jpeg

当然,也不是说一定挑战不了。它们很多都是百年企业,从组织架构到治理结构上也很老化。现在整个汽车产业链即将发生比较重要的变革,你说在那里面有没有什么机会呢,那肯定还是有的。

你也可以看到,像蔚来、威马、小鹏这样的主机厂先跑出来了,因为这个竞争层面相对比那个竞争层面更容易一些。

第一电动:你有没有更看好的造车新势力?

刘一昂:总结成两点来说吧。

首先,新能源汽车产业很大,对主机厂来讲,大家都活下去的可能性也都是有的,这个赛道没有窄小到只能跑出一到两家。只要你满足用户的需求,你的产品有人买,其实你就活下去了。

但是这确实是一个极度烧钱的事,百度也投过威马,威马没上市,我们看上市公司,蔚来的财报情况大家都比较清楚。你要想能活下去,靠融资是不行的,你必须把自己的车卖出去,卖得好,有利润,你才能活下去,这是唯一活下去的可能性。

第二点,现在没必要一定去纠结到底是蔚来好,还是小鹏好,还是威马好等等,我觉得这些造车新势力应该更团结一点。如果蔚来真挂了,对谁都不是好事。大家应该互相支持,都活下去,这是产业向好发展的前提。

第一电动:企业快速卖车也可能不仅是为了短期利润,他们甚至可能前面卖的车都没有多少利润,甚至现在的车企都在构建新的服务生态,站在另一个角度看,它们可能还是希望尽快地进行产品更迭,走在产业前面。你觉得这对资本的诱惑够大吗?

刘一昂:在不同的阶段或者是一级市场、二级市场,资本的关注点会有一些不一样,但大的逻辑是一样的,即关注你的最终利润,然后来考量你的价值。当你处在行业的头部,曝光率越高,大家对你的好评度越高,你对资本的吸引力就越大。不仅是资本,资源也是一样,越在头部聚拢资本和资源的成本就越低。

WechatIMG3045.jpeg

为什么蔚来要上市?到这个体量上,在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融资的成本和方式都不一样,二级市场可以发债,一级市场能发吗?所以,它也是为了融资,而且融资成本也低。有上市公司做背书,那也是不一样的。

跑在头部的企业价值是非常高的,但是短期内是无法证明自己的盈利能力的,那怎么证明呢?长期来看还是卖车,一年卖几千辆跟卖几万辆、几十万辆是不一样的。你卖几千辆的时候可以是亏损的,但当卖几十万辆车的时候,那就盈利了。

你要怎么卖几十万辆?从用户的角度来说,他们关注的是自己的使用价值。作为一个造车新势力,它就要带给用户更多的价值,包括它解决了一些新能源车相比传统燃油车的一些短板,当然更包括它所“炒”的服务。所以,这是很有价值的。

对造车新势力而言,上市利大于弊

第一电动:如你所言,上市给它带来诸多好处,但很多弊端也是不言而喻的。站在资本的角度,你如何看待造车新势力上市?

刘一昂:弊端就是上市失去神秘感,所有信息都要公开,对你的成本结构、利润、盈利能力、未来的预期,大家都会拿着放大镜去看了。如果稍微不达预期,可能估值就会跌。同时也会影响整个行业,让企业变得更加敏感一些,对利润的追求会更高。但对蔚来还好,因为大家也没觉得它能短期内盈利。

好处就不用说了,上市能融一笔钱,在二级市场信用的能力和融资的方式都会比一级市场丰富得多。我觉得首先这件事还是利大于弊的,为什么呢?刚刚也说了融资是很重要的,牺牲掉一些神秘感,让自己的融资变得好起来,这个是很值得的。

另外,竞争层面来说,可能对用户来讲,这些造车新势力它们没有太大竞争,都有各自的细分市场,但是在资本市场上还是有竞争的。如果我有钱要投造车新势力,我给你就不会给它。所以,车企上市还是能在这个竞争环境中有一些领先优势的。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安小曼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ziben/99774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71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