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蔚来的“危险游戏”

蔚来的“危险游戏”

虎嗅

李斌的“蔚来”战车驰骋沙场五年,赞美、嘲笑、喝彩、鄙夷,他们始终处于舆论世界的两极,任凭口水纷至沓来,无暇顾及的蔚来又必须赶赴下一个征程。

超乎寻常的用户服务和创新模式让蔚来俘获大量拥趸,而频发的系统故障又让他们位于旋涡的中心,这是蔚来的焦虑,更是新势力造车的缩影。

一心要与特斯拉决一雌雄的蔚来汽车,盯住对手的同时,自身也在武功进阶修炼中经受着煎熬。

2019年4月上海车展,蔚来轿车产品系列首作蔚来ET预览版亮相,它被远远地圈在展示台,除了预计年底发布之外,没有更多信息。

网易智能从多个信源独家获悉,蔚来该首款轿车项目ET已在内部叫停。网易智能向蔚来公关部求证,相关人士表示,该项目根据车展的反馈会有调整,ES6后面的产品具体是什么目前还没有定,不能说ET暂停。

通过ES8的交付,蔚来正式打响了其互联网造车的第一枪,随后发布的ES6更被寄予厚望,自创业以来,他们始终伴随着弹赞不一的声浪。蔚来汽车通过实现ES8的交付目标,试图化解“互联网造车等于PPT造车”的质疑,但在一起一起的技术故障中,他们还要进一步证明自己的确走在一条坚实而安全的道路上。

特斯拉在中国的投产标示着更激烈的竞争形势,而长时间的亏损状况,也在考验蔚来的能力。今年3月,蔚来创始人兼CEO李斌承认“蔚来有些部门设置重复、任务不明确,职责不清晰,优化人员3%左右。”接近蔚来汽车的人士向网易智能独家透露,优化人员的主要范围就是针对遍及全国的蔚来中心,赔偿方案N+2。

李斌公开宣称,目前的蔚来“肯定不比我过去几年经受的难度大”。但在蔚来的目标行动列表中,还有很多难啃的“骨头”。根据他的说法,蔚来已经按照规划经过了“组队集训阶段”,进入2019年开始冲刺“资格赛阶段”,也就是说,处在预选赛上的蔚来,还没有进入正赛。

这场“游戏”接下来怎么玩,比赛的结尾究竟怎么样,有的是拭目而待者。

一、“招黑”的蔚来汽车

“可以理解,但不可以接受。”

刘行多次重复这句话,他是蔚来某交付中心的功能测试工程师,负责为汽车刷写新版系统并进行功能验证工作,这个100多人的团队处于整车交付的最后一环,也是新车送达客户的最后一道防线。

如果他们的工作稍有闪失,可能就会大批量地爆发质量性问题。

2018年8月,蔚来ES8正在火热交付,刘行和同事像往常一样对即将交付的车辆进行功能性道路实测,但那天发生的一幕他至今提及还心有余悸。

车辆行驶到绕城高速匝道,时速不快仅有40公里每小时,令测试人员感到意外的是,这时整车显示系统突然黑屏,“动力系统还可以正常运行,但显示系统突如其来的死机让我们惊出一身冷汗”。

交付之前的测试有小故障正常 ,但到了最后的环节出现死机,在测试工程师意料之外。“其实车辆在很多地方还可以再完善,第一批客户成了小白鼠,这样的做法我可以理解,但不可以接受。”

4月4日下午,杰克满怀期待预约了蔚来中心的贴膜服务,五个小时之后工作完成,他随即开车返程,“没人知道我在高速上,坐在车里真正的恐惧”,杰克随后在博客公布了那晚上发生的一切。

据他回忆,驾车行驶在娄江快速路上车辆突然制动,情况非常危急,后方来车喇叭不断,他立即联系蔚来“服务无忧微信群”,而后多次尝试重启系统动力恢复正常,他怀着忐忑的心情继续踏上漫漫回家路。

而当他行驶到高速时,同样的情况再次发生,在多次联系蔚来顾问无果后,杰克听从110指挥中心的指令最终选择弃车“逃离”等待救援。

图1

(杰克的ES8在高架桥抛锚,图片来自杰克Jack666的微博)

气愤的杰克将整个过程公之于众,从他过往的微博看,对蔚来汽车的感情可谓画风突变,之前多为购车的喜悦和用车心得分享,现在更像是维权博主。

“这样的车子我再也不敢开了”,他在微博说道。

蔚来官方的说法是在贴膜过程中,工作人员未按照标准规范操作,导致A柱进水从而影响插件工作导致动力系统故障。

而在刘行看来,这样的回复不太合理,车辆的动力系统有一套冗余算法,即使进水动力系统也不受影响,而且杰克遇到的情况和进水没有任何关系,他笃定地说道,“不过,现在有些人把蔚来说得那么差,肯定有些夸张,但有些人把它说得那么好,也不太符合实际。”

在动力系统故障之外,更多的案例是ES8的显示系统故障,比如行车显示屏和中控屏的突然黑屏,但动力系统不受影响。

1月29日在北京中心城区某主干道发生的ES8显示系统故障引发广泛关注,该事件从朋友圈开始发酵,一位蔚来ES8车主的朋友称,车主是去接她的,行驶时系统提醒OTA升级,车主便挂P档选择了升级按钮。点击升级之后整个显示系统进入黑屏,她们随后便开始了漫长的等待,车窗打不开,一波又一波的警察也只能干瞪眼。

一个是在川流不息高速路上的抛锚,一个在北京中心城区主干道意外升级,这两起以更有话题性的特质被大家热议。

汽车安全专家张凯告诉网易智能,不是新势力们不重视安全,只是如果不出事儿,在合规合法的范围内,他们也就没那么上心,存在侥幸心理。

而郭立峰认为,“蔚来暴露的问题,从根本上讲是因为软件定义硬件”。

他这段时间正在驾驶一台ES8,郭立峰还是传统主机厂担任总工程师的资深汽车专家。他认为蔚来ES8意外升级的案例,是不能接受的。

“软件定义硬件是很先进的理念,但如果把它实施到真正的量产车型,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互联网行业的标准和汽车行业的质量标准并不匹配——在质量检查的时候,汽车的故障率是百万分之几的级别,你再想想你的手机和电脑多久死机一次,多久重启一次”,他不认为这样的创新理念用在汽车工业是一件好事。

不同于传统造车以机械控制为主,重资产、长链条的模式,有着互联网基因的新势力们遵循软硬件一体化的设计理念,以电子控制为主,从而实现功能的快速迭代和用户体验的持续提升。

蔚来称自己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但“硬件”的短板还没有显现,“软件”的长板已经危机四伏。

面对频发的系统故障,蔚来一边在针对性地作出调查回应,另一边不停的为用户打补丁进行升级。3月9日,ES8发布了1.2.1版本的软件更新,就像手机系统升级一样,他们以这样的方式不断地改进和更新车辆。

从公布的时间表看,四月份会推出ACC自适应巡航功能;五月份,释放行车记录仪等功能;六月释放NIO Pilot的主要功能,包含高速自动辅助驾驶、拥堵自动辅助驾驶、自动泊车辅助系统。刘行向网易智能证实,随着系统升级,现在的死机故障肯定比ES8交付初期少了很多。

作为汽车媒体人、北京汽车圈的“老炮儿”杨冰对这样的做法直呼看不上。

“用户是你的顾客,你让我们花四五十万陪伴汽车成长,凭什么?消费者要的是一个可靠、安全、好用的交通工具”。他也在驾驶ES8的第二天遇到了屏幕死机的情况。

汽车工程师刘行坦言,其实每辆车上市都有系统故障,某全进口车上市还有1000多个Bug,故障不可怕,车厂耐心打磨和完善可以解决。如果频发,可能就是仓促交付的结果。

北航交通科学与工程学院副院长田大新也向网易智能表示,智能车辆软件系统的测试可能比车辆传统测试还要复杂,我们要尊重造车周期。

ES8的交付承诺本来在2018年4月,但直到5月31号才内部交付10辆,首批550号客户直到6月28日开始交付,实际交付481辆,业内人士认为,不断跳票是蔚来面对量产问题的无奈,仓促交付是他们为兑现承诺的必然选择。蔚来在2018全年共交付11348辆,其它造车新势力还大多处于预订阶段。

蔚来并非没有投入研发,且一直在升级完善,据招股书与财报显示,2016到2018年,技术研发费用为80.06亿元,分别为14.65亿、26.03亿、39.98亿,在此期间,蔚来累计亏损172.33亿元,主要原因就是销售经营成本和研发投入。

二、“里程焦虑”有解吗?

续航是电动车的命门,也是蔚来声量最大的地方。

这是普遍存在“里程焦虑”的时代,一种驾驶电动汽车时因担心突然没电引起的精神痛苦或忧虑。

李斌一再振臂高呼,要让充电像叫外卖一样简单,口号是“加电比加油更方便”。

底气何在?蔚来的能源(NIO Power)服务体系包括专属桩、换电站、移动充电车三种主要方式,还推出受到蔚来车主追捧的“一键加电”服务,一次费用180元,车主就可以喊来一名“代驾”,但他不为把你送回家,他只是汽车电量的搬运工。

4月16日,上海车展拉开序幕,李斌公布一键加电的服务数据,截止当日累计达93000多次,并选择将之推广,其它电动车即日起可以呼叫蔚来“一键加电”。

伴随着年前交付量的倍数级增长,在2018年的最后两个月,分别有3089辆和3318辆ES8踩着点准备欢度新春。

蔚来的ES8春节充电数据显示,换电站规模全国120座,待命充电车500台、服务站和服务车共300个,这是蔚来为这场硬仗准备的弹药,换来的战果是换电1500多辆、一键加电6500多次。

一键加电的使用率比换电多出三倍,意味着蔚来服务小哥和充电车在这个春节异常繁忙,这并不是最经济的充电方式,但蔚来选择用高昂的成本为用户的便利埋单。一位湖北ES8车主在春节叫了“一键加电”服务,由于充电桩当地不多,没想到蔚来小哥驱车180公里,开了近4个小时到达目的地完成服务。

不过,春节长途行车的车主大多还是使用了换电+充电桩的方式。

“没有一点里程焦虑,只是多花了1小时在服务区充电。”刘宏维一家人的ES8返乡之路通过两次充电一次换电解决,全程350多公里,全程用时4小时48分,他认为这和汽油车驾驶时长无异。

图2

(蔚来换电站)

不过,在郭立峰看来,换电站并不是一个合理的方案,抛开技术不谈,一没有统一的国家标准,二占据土地资源,国家得批多少地给你建这个?还不能通用?这是加油站的逻辑有本质的区别,哪家都可以加到国标的燃油。

而充电车引发的争议是,2018年底,蔚来支持几位车主ES8 新疆行,“板车拖着充电车”一路上为ES8“续命”的做法沦为笑谈。

那“里程焦虑”到底有没有解?

“如果想成为充电车的车主,最理想的办法是拥有自己的专属车位和充电桩。”杨冰多次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他认为这是目前最好的办法,还建立在日常通勤需求的前提下。

其实,蔚来团队也在这样做,他们希望用户想尽一切可能装充电桩,目前专属充电桩已经覆盖78%的用户。

李斌曾谈到,一味的增加电池续航意义不大,而且也没什么技术含量,无非是增加电池数量、减少风阻系数、轻量化车身,关键是要把充电服务做好,“我们十年前从一周一充的诺基亚换到每天充电的iPhone,你不感到焦虑的原因就是充电方便”。

郭立峰的观点则倾向于转变能源供给思路,车厂不要把自己绕进去,“他笃定未来20年是混动车型的市场,短期内不可能完全禁掉燃油车。他还补充到,看好李斌的创新理念,但执行力和蔚来的产品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海底捞式”的服务

现在,蔚来在用“海底捞式”的服务来弥补产品力的不足。

2017年11月,距离首批ES8交付还有六个月,蔚来便开始了“蔚来中心”(NIO House)的试营业,这里也是这家企业“以用户驱动”的证明,目前开到第15家。李斌在多个场合都说,“在易车网的时候就萌生了一个想法,车友会等线下活动就应该汽车企业来张罗”。

图3

(蔚来中心中关村店二层)

网易智能走访多家蔚来中心看到,除了基础的车辆展示功能,蔚来中心开辟了更多的用户区域,蔚来也称这里为“NIO House”,是蔚来车主和朋友们的自由空间”,会议、休息、影音、娱乐等功能无所不包。

此外,蔚来中心遵循“一店一设计”的理念,相比特斯拉体验店而言,蔚来更注重用户服务职能,而特斯拉采用的是“小而分散”的模式,单店面积更小、分布区域更多,蔚来则是“大而聚焦”的模式。

这里还推出“积分在手,蔚来我有”的积分玩法,增加用户粘性和个性化体验,用户可以通过使用蔚来APP、趣味竞猜、提车用车等使用服务后赚取积分,比如发表文章累计100分,提车奖励1000分,而积分的使用大多在蔚来中心完成,用户可以用积分兑换蔚来周边、预定会议室、参加线下活动等。蔚来还在春节推出了免单的“红包充电桩”,这都属于互联网造车的创新玩法,传统造车未曾有过。

蔚来中心面向客户的是两套人马,一种类似产品顾问,专门研究产品并为客户进行专业的讲解,以及提供试驾服务,而另一种则是消费者专属的蔚来顾问(Fellow),订车、缴费、售后等一系列服务由后者搞定。

“传统4S店的销售是一个人负责一位客户的全部购车流程,我们这样分工为了更专注的客户体验,说白了就是让车主在什么时候都能找到人,知道有人在关注他”。蔚来中心的产品顾问李孟告诉记者。

目前,传统4S店的做法是,销售顾问只负责用户“在店”的导购、订车、付款、交付等环节,当用户离店则不属于服务范围,并不是用户贴身的顾问,这也导致出现售后问题,4S店和厂家等各方踢皮球的情况。

蔚来中心的服务还延伸到了潜在客户层面,网易智能在蔚来APP预约试驾,本不支持预约当天,但联系客服后得以迅速解决,服务简单高效。每个人都有一个蔚来顾问,这样的做法尚属汽车销售行业首例。

图4

(蔚来中心东方广场店)

有人为位于北京东方广场的蔚来中心算过一笔账,王府井商圈是中国最贵的商业物业之一,北京东方新天地租金为105元/平米/每日,如果以此计算,蔚来一年需要拿出1.1亿多元为地段买单。

在多个城市一掷千金,李斌自然有着自己的算盘,他认为能在上海一年之内卖几千台车,传统的4S店模式可能需要五六家门店,比蔚来中心贵多了,“而蔚来的做法又可以提供传统4S店无法比拟的服务”。

对于这样的服务,蔚来车主知知评论到,“这辆ES8是我买VIP送的”,她说蔚来工作人员总是想尽一切办法把方便留给她,她专属的蔚来Fellow还为她准备了生日会,“惊喜、感动、幸福感爆棚”。

大部分车主都对蔚来的服务特别是“服务无忧微信群”称赞有加,蔚来的首批用户大多拥有体面的工作并受过良好的教育,很多用户购买蔚来是为了尝试新事物,并且为它的高端定位买单,以此来彰显自己的品味和与众不同,这里的前提也是认可蔚来的续航水平和充电体系。

同时,ES8系统死机也并没有让杨冰完全否定蔚来,他认为蔚来的造型、内饰、氛围配得上它的高端定位,而且初次体验会给驾驶者非常好的驾驶感受,一位蔚来车主评价说,ES8有非常强烈的推背感,速度瞬间提升,40-160没有任何顿挫,看谁秒谁。

从网易智能的试驾体验来看,这样的赞美并不夸张。

这样极致的服务体系自然花销不菲,数据显示,蔚来2018年车辆销售成本总计49.3亿元,如果平均到完成交付的11348辆车,每辆车的销售成本约为43万元,而卖出这么多车的销售收入尚不及成本,为48.52亿元。

四、"救世主"ES6和停工的ET7

2019年上海车展,蔚来特别亮相了轿车产品系列首作蔚来ET预览版(ET Preview),它被远远的圈在展示台,媒体和观众给予了极高的关注度,但除了预计年底发布量产版,2020年投入生产之外,并没有更多信息。

图5

(蔚来ET Preview)

网易智能从多个信源独家获悉,其实由于种种原因,蔚来的首款轿车项目已经内部叫停,蔚来已经把更多精力投入到现有ES8和ES6车型。

去年8月,ES8交付正酣时,李斌在深圳就一万辆交付目标喊话小鹏汽车何小鹏,“我想和他打一赌,赌他一辆小鹏G3,赌我一辆ES8。”随后何小鹏应赌。

图6

虽不断延期,但江淮代工厂没有给李斌掉链子,2019年3月6日,蔚来汽车发布2018年第四季度及年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财报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蔚来汽车ES8产量8069辆,交付7980辆,较第三季度增长144.2%,2018全年共交付11348辆。

何小鹏输出去一台小鹏G3。

随后诞生的ES6被寄予了厚望,根据李斌的计划,蔚来汽车2019年的全年销售目标是4万到5万辆,ES8后继有车,但ES6的压力不可谓不大。

蔚来ES6是用来对标特斯拉Model 3的车型,性价比和相对较高的续航表现是它的重要标签,按照补贴标准,ES6全系享受45000元的补贴,加上地方补贴,累计补贴在67500元,补贴后价格下探到了29.05-48.05区间。有人盘算着,现在只要付19万就能把ES6领回家。

图7

ES8 和 ES6 的总体定价区间处于35-60 万元之间,定位新造车势力的高端,刘行告诉网易智能,“蔚来等新势力就是以特斯拉为标准”,而其实更多人已经把刚刚崭露头角的中国汽车企业喻为“中国的特斯拉”。

特斯拉自然是绕不过的话题,今年3月,特斯拉宣布全球范围降价,Model X车型降幅17.43万-34.11万元,Model 3降幅在2.6万-4.4万元不等,Model S 降价1.14万-27.75万元。

车和家CEO、蔚来汽车董事李想喊话“好日子很快就要结束了”,这被认为是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上演“狼来了”故事的开始——事实上,特斯拉也过得不好,关店、降价、裁员,还被RBC下调其交付预估数和股票未来目标价。

特斯拉有困境,蔚来的困境同样明显。深耕传统汽车行业三十年,郭立峰的判断是蔚来的成败在此一举,“ES6夏天上市,就看这款车能不能爆发,如果成为爆款那蔚来问题不大,如果滞销,那可能就会显现更多问题”。

进入2019年Q1,ES8的交付进度就踩下了“刹车板”,环比大幅下滑50.56%,蔚来表示由于对2019年电动汽车补贴政策和宏观经济走势的观望,预计2019年第二季度的交付量仍会较低。ES6在今夏将充满挑战。

在今年3月,李斌承认“蔚来确实有些部门设置重复、任务不明确,职责不清晰,因此优化人员3%左右,将总人数控制在9500 人之内。”接近蔚来汽车的人士向网易智能独家透露,优化主要针对遍及全国的蔚来中心,赔偿方案N+2。

此外,蔚来之前被指内部拉帮结派和研发路线产生矛盾,但总体而言,上海总部和北美分公司双驱动的研发战略正在全速运转,并不断容错调整。

更棘手的或许是财力问题,截至2018年12月31日,蔚来汽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人民币83.456亿元(约合12.138亿美元)。

其首份财报显示, 2018 年蔚来总收入为 49. 512 亿元人民币,销售总额 48. 525 亿元;年度经营性亏损人民币 95. 956 亿元,年度净亏损人民币 96. 390 亿元,同比增长92.0%;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 233. 279 亿元,同比增加 208.5%;毛利率 -5.2%。

李斌深谙造车是资金密集型产业,创业伊始就搭建起了豪华的投资人阵容,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小米董事长雷军、京东董事局主席刘强东、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车和家创始人李想、高瓴资本CEO张磊纷纷入局。

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李斌持有蔚来14.4%的A类和C类股份,投票权为48%;腾讯持有13.3%的A类、B类和C类股份,投票权为21.6%;英国投资机构Baillie Gifford持有9.7%的A类股份,投票权为4.1%;高瓴资本持股6.2的A类股份,投票权为2.6%。

根据 Frost& Sullivan 预测,中国 2020 年新能源车销量将达到212.4 万辆,在 2022 年更有望达到 359.1 万辆,2017-2022 年的 5 年复合年均增长率将到 37.1%。

图8

就中国的新势力造车而言,爬上畅销排行榜还遥不可及——蔚来2018年占据中国PEV市场约2%的份额,蔚来们还需要直面竞争激烈、补贴缩减等诸多考验。但李斌还是乐观的多,“竞争对手多次降价,也许是竞争压力,事实上一直降价对品牌和消费者的忠诚度有极大伤害”。

乐观背后,李斌还是“弄丢了”上海的自建工厂,而特斯拉就是导致其计划流产的重要导火索。

新势力造车的环境正在迅速变化,外有强敌,内有调转船头的传统主机厂,蔚来们在其间夹缝生存的空间正在被压缩。来自彭博的数据显示,目前在中国注册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已高达486家,僧多肉少。

政策的变化也丝毫不留情面,新能源汽车正是依靠补贴不断推动中国市场小步快跑。

本月国家相关部委下发《通知》,确定新能源乘用车、新能源客车、新能源货车补贴标准进一步降低,在2018年基础上平均退坡约50%。补贴门槛也进一步提高,续航里程在250km到400km之间的纯电动新能源汽车,可享受补贴1.8万元;续航里程400km以上的纯电动新能源汽车,可享受补贴2.5万元。

直到2019年底,新能源补贴将成为历史,“有形的手”缩了回去,谁也不知道行业会如何变化。

蔚来是一家超跑公司,曾以王者的姿态刷新着多个赛道的圈速纪录。但在通往“新记录”的路上,嘲讽和赞美如影随形。

但李斌往往胸有成竹地面对质疑者。

“少说多做,世界不欠我们一个理解”。

应被采访者要求,刘行、李孟、郭立峰、杨冰、张凯为化名。

来源:虎嗅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90420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52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