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蔚来和江淮:“同居”的那些事儿

蔚来和江淮:“同居”的那些事儿

第一电动安小曼

“闲时与你立黄昏,灶前笑问粥可温。”《浮生六记》中,晚清才子沈复如是描写他与芸娘的爱情。在爱情里,“相伴”给予人力量。在商业中,同样需要这种水乳交融的结合。

蔚来汽车合肥先进制造基地的负责人辜向利看来,蔚来江淮的合作,就是一种这样的融合。他把中国车企和外国车企的合资比作结婚,而把蔚来和江淮的合作比作“同居”。他说:“哪种感情会更好?有时候,在结婚前同居的感情会更好,因为有爱情,有共同的目标”。

近日,蔚来汽车开门迎客,邀请众多媒体前往蔚来汽车合肥先进制造基地,向大家展示了蔚来和江淮的“同居”生活。

特斯拉自建工厂不理性,“同居”不要门当户对

b3a3e81ee28738609b15b0525277a12c.jpg

10 月 25 日早上,第一电动受邀赴蔚来汽车合肥生产基地——江淮蔚来汽车工厂进行参观。

“两年前的今天,这里还是一片湿地。两年后的今天,江淮和我们一起把这从一块空地变成世界级的工厂”,李斌感慨道。

从最初高达近千万售价的EP9,再到首家5000㎡的体验店落户长安街,蔚来汽车给用户的一贯印象就是高端、不差钱。但这样一位不接地气的行业领跑者,却与江淮汽车达成了代工协议。有专业人士提出,因车型种类有限、销量一般等原因,江淮汽车正呈现出边缘化的迹象。那么,科技、高端、不差钱的蔚来汽车为何要选江淮代工呢?

在李斌看来,与江淮合作是降低时间和人力成本的有效途径。特斯拉的诞生像一道曙光,划破了电动汽车行业的暗夜。比特斯拉还炫酷的是它的工厂。然而,这在李斌看来却是不理性的。

“制造是一件技术含量很高的事情,它应该是专门化的。一个新的公司企事业不需去证明自己每一件事情都是对的。硅谷的工人10万美金一年,干的事情还是组装。特斯拉非要证明在硅谷可以造出好车来,从商业角度出发,这是非常不理性的事”。

李斌坦言:“我们是新的公司,我们可以找全世界最好的团队、开最好的设备,但是熟练工人是需要时间培养的,是需要付出试错代价的。磨合这些细胞级的团队组合是需要时间的。反过来,研发就不同了,因为研发都是重新开始,即使是社会服务、销售服务这些我们也有很多创新的模式,但在制造上,我们还是要慎重”。

李斌认为,此次与江淮的商业合作,打破了汽车行业的传统框架,成为过去十年里中国汽车行业最大的创新。这种创新来自于资源的重新组合。“无论是世界知名运动品牌NIKE,还是推动了消费行业的苹果,制造全部是外部合作伙伴。产业链的资源重组,是很大的创新,这种创新要打破很多的固有、保守的思维,很大的勇气”,李斌坦言。毫无疑问,江淮就是蔚来汽车创新理念的落地执行者。

参观“同居地”,与ES8亲密接触

随后,第一电动进入江淮蔚来汽车工厂的几个车间进行了参观。同多数新建工厂一样,江淮蔚来工厂采用了最新的设计和建造思路,引入可工业机器人、光通道漆面检测系统等业内最先进的生产系统,提高了自动化程度。

timg 下午7.20.30.jpeg

其中的核心亮点是,江淮蔚来汽车工厂设置了自主品牌首条全铝车身生产线。铝材凭借其耐腐蚀、密度低、易再生以及冲击吸收性好等特点,成为了车身轻量化的“宠儿”。据了解,ES8的车身综合使用了3系、5系、6系和7系铝材,全车身铝材的使用比例高达96.4%,最终实现仅重335kg的超轻量表现。

另外,在轻量化工程的同时,ES8还拥有足以媲美超级跑车的44,140Nm/deg的整车扭转刚度。据观察,ES8的前悬、车头和车尾处,分别被布置了多个抗扭加强设计,形成了贯穿前后、由多个闭环组成的完整强化结构。

冲压部分,蔚来汽车采购了来自日本富士、天汽模等供应商的模具,通过十多次CAE模拟和回弹补偿开发冲压工艺保证了成型裕度,并对模具进行了十几次调试优化,以保证冲压件的精度和质量。

值得注意的是,在江淮蔚来汽车厂的车身车间内,并没有像传统车间那样的火花四溅,取而代之的是从航空领域引入的SPR自冲铆接技术,通过铆钉直接压入铝材实现无尘冷连接,加之FDS热熔自攻铆接、CMT冷金属过渡弧焊、RSW铝点焊、Adhesive结构胶、Laser激光焊接以及Monobolt高强度抽芯拉铆等连接工艺。

与此同时,第一电动也发现,目前车间内还存在不少预留的空间,生产节奏也尚未达到满负荷状态。据了解,ES8的产能5000台一个月。“大家好像感觉我们生产慢,其实既不快也不慢,尊重了基本规律”,李斌说“正式交付前,我们曾进行十几轮质量改进,多产了六、七百台车”。

沈峰在受访时表示,“任何一个工厂都是爬坡的过程,爬得慢爬得快根据你的成熟度、市场的需求来调节”。

团队不分蔚来和江淮,但核心零部件都由蔚来掌控

就在上个月,随着ES8车载系统出现黑屏、派充电车跟随车主进藏等事件的持续发酵,蔚来汽车被推至风口浪尖。关于其搭档江淮汽车是否有能力造车的话题也一度成为热点。

9371701b6193187f4bdc205d4bd1448a.jpg

众所周知,新能源汽车在研发设计、制造生产等环节毕竟与传统汽车存在较大差异。有业内人士提出,传统车企代工不仅面临着制造工艺方面的挑战,还存在着难以保持核心技术以及品牌独立性的隐忧。

制造工艺方面。在李斌看来,与自主车企合作完成造车创业的制造环节,是汽车业的通行做法,华晨与宝马的合作、奇瑞与捷豹路虎的合作皆是先例,而工厂仅是造车中的一环,并不直接决定质量结果。李斌说,“生产制造不是最重要的环节。其它像是零部件、研发设计、材料以及设计的标准,整个服务水平等方面都是极为重要的”。

据了解,零部件方面,蔚来负责所有零部件;研发、设计方面,制造团队中的产品师、工程师、以及各分厂的技术科都分派了蔚来的专业研究人员;在生产制造、计划方面也有蔚来的部分专业人员参与;更值得注意的,团队中还有一个部门负责精益生产,而这个部门的主导方也是蔚来。

核心技术以及品牌独立性方面。据了解,蔚来汽车和江淮签署的《制造合作框架协议》中提出,蔚来汽车授权江淮汽车使用其商标和相关技术,生产商定制新能源汽车车型,江淮汽车负责进行合作车型的生产。

正如辜向利比喻的那样,江淮和蔚来汽车的牵手,其实已经不仅仅是单纯的代工生产,而是涉及整个产业链的深度合作。新能源汽车的完全代工生产,更多考验的是跨界企业和代工企业之间的相互信任。“我们要打造一个团队,忘记谁是蔚来,谁是江淮。”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安小曼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79409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69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