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二把手」卸任副董事长,长城汽车在下什么棋?

「二把手」卸任副董事长,长城汽车在下什么棋?

未来汽车日报 秦章勇

来源:长城汽车

作者 | 秦章勇

编辑 | 王   妍

1月23日,作为整车上市公司,长城汽车率先发布了2021年业绩快报。

财报显示,2021年,长城汽车营业总收入1363.17亿元,同比增长31.95%;净利润67.81亿元,同比增长26.45%;长城汽车实现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7.82亿元,同比增长26.47%。

官方称净利润同比增加的主要原因是整车销量增加所致。2021年,长城汽车销售新车超128万辆,同比增长15.2%。其中新能源车累计销售13.7万辆,销量占比为10.7%。

发布财报的同时,长城汽车还发布了一则人事变动公告。

公告内容称,王凤英因工作需要申请辞去公司执行董事、副董事长及战略及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委员职务,她将继续在公司担任总经理职务。和王凤英同时递交辞职报告的还有执行董事杨志娟,后者申请辞去公司执行董事职务,未来将继续在公司生产技术开发中心担任总经理助理。

目前长城汽车共有7位董事会成员,董事长为魏建军,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由于董事数量较少,王凤英、杨志娟仍将继续履职。与此同时,现任长城汽车副总经理赵国庆、财务总监李红栓为第七届董事会执行董事候选人。

对于董事会成员调整,长城汽车方面告诉未来汽车日报,属于正常的董事换届,各自负责的工作不会调整。

一切为了变革

虽然曾多次登榜福布斯中国杰出商界女性,但相较于格力电器的“董小姐”,现年51岁的王凤英,却显得低调了不少。

1990年,26岁的魏建军承包了长城工业公司开始进军汽车行业,彼时公司只有60名员工,负债高达200万元。一年后,21岁的王凤英成为长城汽车的销售员,由于工作出色,她得以不断晋升。入职两个月就被破格提拔为经理助理,之后又用两年时间,升任为销售总经理。

上世纪90年代,中国汽车营销领域并没有太多可以借鉴的范本。为了将车卖出去,王凤英带领团队向家电企业学习,摸索出了一套方法论:改代理制改为经销制,车款实行“先付款后发车”。这个办法降低了回款风险,同时也因为注重提升服务品质让长城换来不错的口碑。

王凤英 来源:长城汽车

在大刀阔斧的改革后,长城皮卡迅速占领市场,并成为全国销量冠军。而王凤英也在2001年顺其自然出担任起长城汽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又在两年后出任长城汽车总裁,成为公司名副其实的“二把手”。
长城汽车2020年财报显示,王凤英2020年薪酬为550.58万元,仅次于魏建军的大约574万元薪酬。

和王凤英一样,杨志娟在长城汽车也是元老级人物,自1999年加入后,历任保定长城华北汽车有限责任公司综合办主任、长城投资管理部部长等职务。

事实上,不论是本次调整还是近两年组织架构的调整,都不难发现长城汽车求变的心。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能源浪潮,从哈弗大狗、欧拉猫系列以及坦克系列车型,凭借着新奇的命名,以及爆款车型,长城汽车一直不断出圈,并试图将爆款策略延伸至其他车型。

而在产品营销创新的同时,组织架构调整也成为长城变革的重点方向。2020年7月,在长城步入"而立之年"之际,魏建军以一封名为《致长城汽车伙伴们的一封信:长城汽车如何挺过明年》的公开信表达自己的“忧思”和“焦虑”,并表示“变革是我们没有选择的选择。”

自此,长城汽车也开启了全方位的变革。具体来看,长城汽车新增了“轮值总裁”这一岗位,同时将品牌、商品企划、研发部门打通,以单车型为导向设立“作战单元”,同时还成立了企业数字化中心和产品数字化中心等部门。

“长城汽车作为传统车企,如今正面临很多挑战,王凤英和杨志娟这种元老,已经不适应目前企业的变革。”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表示,汽车行业正朝着新能源以及智能化方向发展,未来需要和金融、科技行业跨界合作,一些元老级领导的知识结构,更偏向于传统产业链的管理,并不适合新的发展需求。

如果从董事会候选人的资历来看,长城汽车也在寻求管理层的年轻化。目前担任长城汽车副总经理的赵国庆为70后,而李红栓则为80后,目前担任财务总监。

赵国庆自2000年加入长城汽车以来,历任精益促进本部本部长、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配套管理本部本部长、技术中心副主任等,熟悉技术和采购方面的业务。李红栓则主导了控股集团财务组织搭建与变革、财务体系与风控体系搭建与落地等工作。

2022年销目标190万辆

2021年,芯片以及电池短缺危机几乎贯穿汽车行业一整年,不少主机厂销量和利润都遭遇不小的挑战。从最终销量来看,长城汽车也无法独善其身。

2021年,长城汽车新车销量为128万辆,虽同比增长15.2%,但仅完成年度目标的86%。其中新能源车累计销售13.7万辆,销量占比为10.7%。海外销量同比增长103.7%至14.3万辆。

2021年全年,哈弗品牌销量77万辆,电动品牌欧拉年销售13.5万辆,同比增长140%。一车难求的坦克品牌全年交付8.5万辆,定位较高的魏牌销量为5.8万辆。而长城皮卡仍然保持头部地位,2021年销量达到23.3万辆。

来源:长城汽车

随着长城汽车扩张的步伐越来越快,销量增长的背后,隐忧也逐渐显现。
财报显示,2021年,长城汽车营业总收入1363.17亿元,同比增长31.95%;扣非后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42.89亿元,同比增长11.8%。值得注意的是,第四季度净利同比下跌33.8%,至18.37亿元。

对于第四季度出现较大利润下跌,在业绩快报发布后的沟通会上,长城方面表示主要是三方面原因导致,公司规模进一步增长,薪酬有所提升,计提年终奖总额有所增加;欧拉用户充电权益计提4-5亿元;股权激励费用影响5-6亿元。平安证券在研报中分析称,供应链紧缺与原料成本上升交织,也影响了产品生产规模及盈利能力。

此外,长城汽车押注的SUV市场也在面临红海竞争,旗下现象级车型哈弗H6的冠军地位遭到挑战。2021年9月,哈弗H6的冠军位置被特斯拉Model Y夺走。其中定位高端的魏牌,在销量方面也不尽人意,2021年魏牌销量5.8万辆,而吉利旗下高端品牌领克同期销量则超过22万辆。

面对市场上更多的竞争对手,长城汽车必须寻找新的增量。

2018年7月10日,长城汽车与宝马集团正式签署合资协议,这是宝马集团全球首个纯电动汽车合资项目,也是长城新能源汽车和国际接轨的关键一环。

“长城之前不是不想合资,但是与国际知名车企的合资轮不到我们。”彼时,魏建军感慨称,民营车企的合资走出了重要一步。

按计划,光束汽车生产基地或将于2022年建成,这是长城汽车首个与外企车企合资的项目,对于长城汽车来说无疑有着重大意义,而光束汽车的掌门人正是赵国庆。

与此同时,长城的朋友圈也在不断扩容。继俄罗斯、泰国和印度之后,长城也将车辆出口到巴基斯坦。“长城汽车正下一个大棋,无论是收购公司还是投资新势力企业,未来的动作可能还会更大。”在张翔看来,接下来长城汽车会补足自己的短板,首先是要国际化,还有就是成立蜂巢等相关新能源公司,向智能化和新能源化全面发展。

此外,长城汽车重启轿车项目也已经箭在弦上。2021年,长城汽车先后释放出进军海外市场、新增摩托车制造、押注氢能以及自研电池等方面消息。

按计划,2022年长城汽车旗下新能源车型也会应用大禹电池技术,并搭载无钴电池。而柠檬混动DHT、氢能相关技术也会落地。

2022年作为长城汽车的产品大年,包括欧拉芭蕾猫、闪电猫、朋克猫;坦克品牌坦克700、800;皮卡方面金刚炮等新平台新车型推出,平均单车售价有望进一步提升。

对于竞争更为激烈的2022年,长城也给出更高的目标,2022年将实现年销190万辆,相较2021年增长约48.32%。并在2025年实现年销400万辆,新能源汽车占比80%,营业收入超过6000亿。这也意味着届时长城的营收与新能源车销量分别要增长至2021年的4.4倍和23倍。

请关注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

来源:未来汽车日报

作者:秦章勇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66810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43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