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何小鹏VS马斯克:一部激光雷达引发的“互怼” | C次元

何小鹏VS马斯克:一部激光雷达引发的“互怼” | C次元

汽车公社

偶然翻看知乎时,看到了这样一句话,“在这个数据为王,流量至上的年代,没有任何时候能比现在更容易操纵一个人的神经了。”的确,无论承认与否,信息泛滥都已成为当下最为显著的特征。所以身处聚光灯下的某位明星也好、某家公司也罢,一旦学会熟练掌握制造“话题”,便能迅速得到外界的关注。


这场快速变革,汽车行业同样未能幸免。作为旁观者的我们,悄然发现相较于传统车企,新势力造车在资源相对匮乏、市场占有率较低的背景下,往往更能获得巨大声量,“自我营销”则成为了出圈的关键。

例如,李斌曾经接受采访时所说,保时捷的工厂不如蔚来李想在用户日上,连爆粗口为增程式技术路线喊话。回头来看,均让自家企业获得了成倍热度。而本届广州车展期间,一场属于何小鹏马斯克的“隔空互怼”,轰轰烈烈上演。

最终,换来的依然是持续不断的关注度,以及双方位于美股均创下的历史新高股价与总市值。可谓本质上的“双赢”。

事出有因

“看来昨天我们发布的包含激光雷达的小鹏下一代自动驾驶架构,让西边的某人很不爽,连续用 pigu 发声。我想说的是,造谣早就证明是无法打败任何竞争对手的,明年开始,在中国的自动驾驶你要有思想准备被我们打的找不着东,至于国际,我们会相遇的。”


几天之前,何小鹏位于个人朋友圈写下了这段话,言外之意则是直接喊话马斯克,这场“战争”谁输谁赢尚无定论,请不要过于自信。起因则是由于车展期间,小鹏汽车正式宣布,将在下一代车型上率先使用激光雷达。之后,此消息被国外网友发表至社交平台,迅速引发马斯克的关注。

随即,其发布强硬观点称:“它们有特斯拉相关软件的旧版本,并没有我们最新的神经网络计算机。”评论下方,他又补充道:“要明确的一点是,上述只是鹏汽车一家的问题,中国的其他公司没有这么干。”而在另一条评论下面,其还表示:“小鹏汽车还偷了苹果的代码。”


言语间能够深刻感受到,马斯克笃定地认为小鹏就是那位“剽窃者”。从而也有了本段开头,何小鹏那段十分气愤的“硬刚”。

早有过节

如果只是平白无故地因为激光雷达即将装车量产,引发两位车企创始人之间的激烈喊话,属实太过牵强。反之,特斯拉与小鹏汽车间的“过节”,其实从很早之前便已开始,本质还是由于一位员工与二者极为相似的技术路径。


回顾整个事件,2019年1月3日,时任特斯拉Autopilot研发工程师的曹光植突然提交辞呈、离职回国,随后跳槽至小鹏汽车任职感知主管。两月之后,特斯拉对曹光植提起诉讼,罪名为窃取商业机密。

根据特斯拉的官方说法,曹光植去年就将其关于Autopilot系统源代码的完整副本,上传至个人iCloud账户,总计超过30万个AP系统相关的文件和目录,随后删除了工作电脑上的12万个文件,并断开iCloud账户,清除所有浏览器历史记录。

同时,曹光志还“劝说”Autopilot系统团队中另一人,在同年2月份加入小鹏汽车。特斯拉认为,“曹光植没有合法权利使用AP系统地相关技术,这是特斯拉耗费五年多和数亿美元投资研发以及团队共同努力的结果。”


3月22日凌晨,小鹏汽车发布公告,正在对该事件进行内部调查,完全尊重任何第三方的知识产权和机密信息,并表示,“无论特斯拉所讲是否属实,小鹏汽车绝没有也从未试图让曹先生窃取特斯拉的商业秘密或机密信息。”

而在庭审环节,曹光植承认自己曾在2018年将部分特斯拉信息用iCloud做了备份,但他表示在离开特斯拉之前已经认真地将涉密数据从个人设备中删除,并否认了曾“劝说”任何AP团队的员工。

曹光植的律师团队则称:“其离开特斯拉后留下的任何源代码或者机密信息,仅仅是因为疏忽导致,前者并没有访问或使用任何AP系统源代码,也没有将其提供给小鹏汽车。”


只是上述说法,并未获得特斯拉的绝对认可,但是碍于没有绝对“泄密”证据,无法取得胜诉。进入2020年以后,特斯拉于今年1月要求法庭对小鹏汽车美国自动驾驶部门XMotors施压,强迫其披露2018年11月以来所有与自动驾驶及辅助驾驶相关的源代码。同时,特斯拉还提出了近30条要求调查的项目。

针对此事,小鹏汽车第一时间发布严正声明称:“过去一年里小鹏汽车不隐瞒任何东西,一直努力协助该案调查,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而不是就事论事地试图解决曹博士的法律案件,令人遗憾。”


而在我看来,特斯拉与小鹏间的过节,站在感性角度前者某些时候的所作所为,像极了当下不可一世的“美帝”形象,总有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与咄咄逼人的气势,奈何手中没有确凿证据,无法置它人于死地。而站在理性角度,目前仍没有法院确定性的结论,作为旁观者只能静观其变。

不过需要时刻熟知,“偷窃”在各行各业都绝不允许。未来,可以预见两家技术路线极为相似的车企,在主销车型已经位于国内针锋相对的大背景下,无论是舆论层面,还是终端市场层面,一场残酷的“贴身肉搏”已然无法避免。而目前,在销量上特斯拉仍占据暂时的领先优势,但是在整车软件、辅助驾驶系统的本土化落地上,小鹏正在逐渐追平差距。

有无必要

既然已经花费如此多的篇幅,去阐述何小鹏与马斯克这场“互怼”的起因与经过,那么结尾还是想要探讨一下激光雷达对于电动汽车以及自动驾驶的意义。众所周知,作为看衰者,马斯克已经第N次在公开场合diss了激光雷达。


早在2015年,就曾说过激光雷达毫无意义,对于自动驾驶汽车来说没有必要。而在一年多后,特斯拉发布了Autopilot 2.0 套件,并宣布所有在产的特斯拉车型都将具备完全自动驾驶的硬件基础。新的硬件套装包括 8 个摄像头、12 个超声波传感器和一个增强版毫米波雷达,其中并未见到激光雷达的身影。

到了去年,马斯克再度表示:“激光雷达就像人身上长了一堆阑尾,阑尾本身的存在基本是无意义的,如果长了一堆的话,那就太可笑了。任何依赖激光雷达的公司都可能无疾而终。”

至于他如此憎恶的原因,或许由于激光雷达的高成本以及可替代性,与其一直以来所秉承的造车理念有所违背。而将二者分开来看,激光雷达目前的成本对于追求极致成本管控,将前沿技术迅速商业化落地的特斯拉而言,未免过于高昂。Model 3位于全球的热销已经证明,足够便宜才是目前终端消费者所需要的。


可替代性则体现在,从理论上来讲,目前实现全自动驾驶的最好方案就是视觉处理+激光雷达。前者方案中的图像传感器能以高帧率、高分辨率获取周围复杂的环境信息,且价格便宜,但成像质量受到环境亮度影响较大。

后者通过发射脉冲激光并探测目标的散射光特性获取目标的深度信息,具有精度高、范围大、抗干扰能力强。但是其获得的最终数据大多是无序的,难以直接利用。所以目前行业中很多人都在研究,如何将二者获得的数据以及优缺点进行融合。

只不过美好理想的背后,往往是骨感的现实,两种方案成功互补的难度依然较大。基于此背景,当下自动驾驶领域分为了立场鲜明的两派——视觉派和激光雷达派,显然马斯克坚定不移地“站队”前一派。而特斯拉目前通过愈发强大的算法研究,正在逐渐克服视觉方案在实际应用中的“短板”。


最终,致力于让视觉方案的处理能力,达到激光雷达的可见性。届时,后者也将彻底被替代。而当下仅依靠视觉方案,特斯拉FSD仍是辅助驾驶终端体验最好的系统。

反观小鹏,试问目前中国新势力头部三强中,发展路径谁才是最像特斯拉的存在?答案显而易见。P7与Model 3的直接对标,也再次印证了这一观点。本届广州车展,小鹏汽车官方宣布了重磅XPilot 更新计划。

具体来看,未来其将采用包括高清摄像头、毫米波雷达、超声波传感器、激光雷达、高精度定位、高精地图、高性能计算平台的方案,总计32个自动驾驶传感器,打造史上最强的硬件冗余设计。


如此升级带来的提升主要分为四点。第一,控制域高度集成:XPU自动驾驶智能控制单元实现4合1,将行车和泊车的智能控制集成,打破之前4个域之间的交互壁垒,使决策和执行更加高效,同时通过精简控制器、线束数量,减少系统重量,在新增功能的前提下,降低用户的购入成本。

第二,算力量级提升:高性能计算平台将实现从几十万亿次/秒到几百万亿次/秒的算力增强,整体算力10倍级提升,并且还预留了算力提升空间,支持更高级别的自动驾驶功能落地。

第三,高精度定位提升:RTK终端从4G升级为5G,高精地图除优化高速道路外,补充城市道路,采用“IMU+GNSS+ RTK(5G)+高精地图(高速&城市)”的新定位方案,实现厘米级高精度定位、毫秒级低延迟,以及高达97.5%以上的覆盖率,并具备超强鲁棒性,覆盖包括高楼、地下停车场等遮挡场景。

第四,感知融合能力提升:首次在量产车上搭载激光雷达,将大幅提升识别横纵向位置精度、空间分辨率的能力,且其感知能力不受环境光影响。通过视觉+毫米波雷达+超声波传感器+车规级激光雷达的感知高度融合,大幅提升了目标检测性能、测量分辨性能以及光线不足等条件下的性能。


而在发布会后的采访中,何小鹏也对外透露,关于激光雷达上车这一过程,自去年上半年就已着手,而小鹏汽车仍以视觉方案为核心感知手段,激光雷达的作用是保证整车的安全冗余。简单来说,对于小鹏下一款搭载激光雷达的车型,该部件作用是协助视觉系统,感知某些时刻它看不到的地方,而这也意味着其在硬件层面,拥有了更高的“天花板”,为之后的更高级别自动驾驶做好提前准备。

同时,据了解该车型将会是一款位于A+ 级的紧凑型轿车,定位要低于小鹏P7,预计售价也将维持在20万元左右。而这也从侧面印证,目前仅在奔驰S级、奥迪A8上装载且售价较高激光雷达的成本问题,已经得到解决。所以无论从功能与可行性上考虑,此举都有着较高的行业推动意义。


总之,可以预见特斯拉与小鹏汽车之间的竞争还会继续,在此过程中马斯克与何小鹏的隔空互怼,或许也将再次出现。但就像今年小鹏汽车正式迈入“纽交所”时,何小鹏所说:“过去6年,我们做了一件大胆的事情,我们一直坚信,智能汽车是未来。今天,小鹏汽车进入新的台阶。迈过这个台阶,我们会有更多的粮草、更多的信任、更多的支持,来迎接智能汽车时代真正的到来。”

此刻必须承认,属于更多开拓者的时代已然来临。特斯拉固然依旧强大,亦如小鹏汽车般的新品牌也在变得愈发自信。最终,所有人迎来的则是一个技术快速迭代、变化翻天覆地的全新汽车市场。

文/崔力文

---------------------------------------------------------------------------

【微信搜索“汽车公社”、“一句话点评”关注微信公众号,或登录《每日汽车》新闻网了解更多行业资讯。】


来源:汽车公社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33037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4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