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辽宁国资委彻底放弃!华晨正式破产

辽宁国资委彻底放弃!华晨正式破产

电动公会

今天,华晨集团正式破产重整。

11月20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重整申请,这标志着华晨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法院的裁定称:

华晨集团存在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的情形,具备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破产原因,但同时集团具有挽救的价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不过,华晨的破产并不会影响华晨宝马的运营。

11月17日,宝马中国方面就华晨集团陷入债务危机一事回应称:华晨宝马和华晨集团是独立的法人实体,当前的问题仅是华晨集团的事,华晨宝马汽车公司的运营不受影响。

华晨的破产其实早有预兆。

从今年5月份开始,华晨汽车便频繁成为法院强制执行的对象。

信托违约、股权冻结、多起被列为执行人信息、成立债委会、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被频繁下调……华晨汽车已经到了资金链断裂的边缘。

11月16日,华晨集团公告称,目前集团已构成债务违约金额合计65亿元,逾期利息金额合计1.44亿元。因企业资金紧张,续作授信审批未完成,造成无法偿还。此次债务违约对华晨集团本部生产经营产生造成严重影响,导致财务状况恶化,极大影响偿债能力。

大先生查了一下,截至目前,华晨集团负债总额已超过1300亿元,资产负债率超70%。

千亿债务压顶的华晨,此前一直在寻求表外资金,但部分金融机构的业务人员在私下交流时,都有一份限制名单,其中就包括华晨相关公司。

也就是说,华晨系已经进了部分融资圈的黑名单,很难获得新的融资。

资本放弃华晨并不让人意外,因为其近年来的市场表现实在很糟糕。

受国内市场需求变化,宝马近两年在国内销量和利润持续走高,而作为它的合资车企,华晨汽车的处境却愈发尴尬,不仅与力帆海马等自主品牌沦为同一梯队,在销量上也是垫底的存在。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累计销量仅为3186辆,算下来平均月销量只有500辆左右,在大多数华晨中华4S店内,目前也只剩下V3和V7两款车型在售。

大先生查阅华晨上半年财报发现,2020年上半年华晨中国营收14.5亿元,净利润40.25亿元,乍一看,这个数据似乎还不错,但是要命的是,在这份财报里,仅华晨宝马就贡献了43.82亿元的净利润。

2019年财报同样如此,华晨汽车营收38.62亿元,同比下滑11.77%;毛利0.74亿元,同比下降74.04%。不过,华晨汽车净利润却达到了67.62亿元,同比增长16.18%。

收入下滑,利润大增,这一切都归功于华晨宝马的优秀表现。2019年华晨宝马销量为54.59万辆,净利润76.26亿元,同比增长17.1%和22.1%。反观华晨汽车其它版块,2019年亏损了10.64亿元。

从销量上看,华晨自主2019年销量不足5万,华晨金杯全年销售 4.1万辆,同比大跌82.36%;而中华品牌全年销售也仅有 2.53 万辆,同比下滑 78.29%;华晨雷诺同样销售疲软,同比下降6.5%,仅为4.02万辆。

事实上,自2011年以来,华晨宝马每年贡献的净利润占比便高达94.9%至119.6%。也就是说,自2012年开始华晨汽车其它板块便处于亏损状态。或者换句话来说:

宝马之于华晨,如"命根子"一般重要。

一边是销量跌至冰点,产品线匮乏,在市场上存在感全无;另一边是财务和运营陷入危机。作为一家拥有二十多年历史的自主品牌,顶着无上光荣的“中华”美名,华晨汽车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华晨汽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49年成立的国营东北公路总局汽车修造厂。1959年,更名后的沈阳汽车制造厂试制成功“巨龙”牌载货汽车,由此揭开了共和国长子生产制造汽车的新篇章。

1992年10月,在仰融执掌下,成立仅一年多的华晨汽车便在美国纽约股票交易所挂牌,其也成为社会主义国家中第一家在纽交所成功上市融资的企业。

凭借一系列眼花缭乱的资本运作,仰融在此后的十年间成功打造出一个以华晨汽车为核心,包括至少4家纽约、香港、上海上市公司及大量非上市公司,资产一度达到300亿人民币的“华晨系”帝国。

而华晨中华,正是仰融心目中“华晨帝国”的未来。

2002年,第一代中华轿车正式上市,这款中高级轿车成为当时唯一有能力挑战合资中高级轿车的自主品牌车型。同年,华晨与宝马合资项目获得批复。

就在华晨即将再创辉煌之际,仰融迎来个人事业低谷。

2002年3月11日,财政部下发了(2002)第五号函,认定华晨所有资产归国家所有,并直接拨给辽宁省政府。

这一操作的基本依据是,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属国有资产(由于海外上市条件制约,华晨汽车上市文件所披露的最终控股股东名单是中国金融教育发展基金会,该基金会当时由仰融掌握。此后,该基金会被认定为完全国有),这成为仰融与华晨的产权纠纷之重要因素。

后来,仰融与辽宁省政府决裂,最终选择离开华晨。

2003年,华晨、宝马联姻开始。可失去仰融的华晨,六神无主,一蹶不振,陷入连续亏损。华晨和宝马的合作也在2005年差一点被中断。

2005年底,时任大连市副市长的祁玉民临危受命,接手已经连续三年亏损的华晨汽车。

祁玉民在上任后给华晨开出的药方就是——“稳”。

对于当时还属于集团核心业务的自主品牌版块,祁玉民通过连续打价格牌提升了销量,稳住了经销商。在“钱”途无量的华晨宝马版块上,他努力稳住了合资方信心,推动宝马重磅车型的引进。

此后,随着宝马3系、5系,还有宝马X1的陆续国产,华晨宝马不仅为华晨提供了巨大的销量数字,更成为最大的利润奶牛。

2011~2018年,华晨宝马每年贡献利润额为17亿~55亿元,在华晨控股净利润占比从94.9%至119.6%不等。

从合作方的角度来看,祁玉民是一位成功的合作者,帮助宝马在中国市场取得了历史性的市场份额。

但对于华晨自主品牌而言,祁玉民却失败了。

尽管在祁玉民的口中,华晨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家用市场换来了技术的中国汽车企业”,但华晨除了引进了宝马的发动机生产线,并没有在底盘、发动机、变速箱以及前沿的智能化、新能源领域大力研发。

缺乏核心技术支撑的中华和金杯,市场份额在2013年走上巅峰后也开始持续萎缩。

中华品牌除了在SUV市场井喷的2016年短暂爆发外,基本上没什么存在感,曾经风靡中国的金杯更是被华晨以1元的价格将49%股权出售给雷诺,以缓解亏损。

而为了冲击高端MPV市场,华晨汽车还推出全新子品牌华颂,并斥资26亿元打造高端商务MPV——华颂7,但也没有掀起任何波澜。

祁玉民手下的华晨,目标是成为宝马的代工厂,但宝马的代工厂却不需要一定是华晨。

2018年,华晨与宝马双方宣布,宝马汽车将以36亿欧元收购华晨宝马部分股权,将股比提升至75%,并将于2022年完成股权调整的变更工作。

也就是说,华晨从华晨宝马分得的利润比例将打对折,这对于现在的华晨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股比放开后不到一年,祁玉民离职。

自有品牌衰落,债务压顶、严重依赖宝马的华晨汽车有诸多困局待解。

可是,与高调的前任仰融、祁玉民不同,华晨汽车现任董事长阎秉哲鲜少露面,也没有接受过媒体专访。

阎秉哲(中)

阎秉哲到华晨之后做了什么,有哪些振兴华晨的计划?外界都无从得知。

只是此前有消息称,在2019年的时候,阎秉哲曾对2020年的发展作了一些规划部署,华晨宝马、华晨雷诺均有提及,但并未提及华晨中华。

当时外界只是猜测,阎秉哲可能要放弃中华品牌了,但至今没有看到任何实质性动作。

从华晨中华的官网和微博来看,其业务也基本已处于瘫痪状态,官网首页动图还是四月份的活动,最新的一条新闻还是2019年的。而官方微博一个月也没发几条动态,如此重要的对外传播渠道都毫不重视,其内部运营混乱可见一斑。

其实,在与宝马续约前,祁玉民曾给华晨留了一条后路。

2017年底,华晨与雷诺签署合约成立华晨雷诺合资公司,华晨寄望于通过合资方式再来构建一条利润链。

不过,成立两年半以来,华晨雷诺并没有导入雷诺车型,观境也没能顺利打开市场,虽然官方称华晨雷诺将致力于复兴金杯在国内轻客市场的高光时刻,但未有实际成效。

闪婚带来的弊端是华晨至今也没有弄清该如何与雷诺相处。如今,东风雷诺已经退出“群聊”,。

如果连合资车企的利益都保证不了,那么华晨汽车还有什么复兴希望?

华晨汽车的实际控制人是辽宁省国资委,在外界看来,即使存在债务风险,只要地方政府出手,应该也是可以化解的。

不过,辽宁政府的态度似乎没能像外界预期的方向发展。此前一位知情人士称,国资委并没有打算保它。

而失去政府托底的华晨,也只有破产重整一条路可走了。

来源:电动公会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32583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6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