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插上“200TOPS芯片”的翅膀,理想能飞多高?

插上“200TOPS芯片”的翅膀,理想能飞多高?

第一电动王蕊

9月15日刚刚官宣上任的理想汽车CTO王凯,7天后便出现在了理想汽车与NVIDIA和德赛西威的签约仪式之上。

“据说这次合作比预想中要快是吗,是不是因为王凯先生来了之后的推动?”面对现场媒体的疑问,王凯是这样回答的:“之前虽然我没有加入,但是多多少少有一些初期的话题会聊,但是后续的事情确实推进很快,这非常感谢合作伙伴的大力支持。”

有些官方,有些客套,但字里行间却并没有否认。

不难发现,虽然刚刚入职一周时间,但王凯的行事风格已经十分“理想”——用最快的时间明确目标,抓住问题本质,并设计出最合理的方案来解决问题。

一一对应,不难发现,理想的目标是成为数据驱动型科技企业,从根本来看,这需要公司的科技属性指数提升,而产业生态合作,是当下解决问题的最快方法,于是理想从朋友圈中找到了两位特长生,并且在最快的时间内,与其达成战略合作,成为全球首个量产使用NVIDIA ORIN芯片的车企,量产车型将于2022年SOP。

1221600757543_.pic.jpg

左:NVIDIA全球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张建中;中:理想汽⻋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沈亚楠 ;右:德赛⻄威总经理高大鹏

“不是联盟,而是生态圈”

“我觉得我们三家应该做一个朋友圈,我不太接受联盟的定义,从我个人出发或者我们公司的定位,其实这是一个生态圈。”

战略签约仪式上,德赛西威总经理高大鹏首先纠正了这样一个说法。在他看来,车企与Tier 1之间是朋友,而朋友就意味着双方处于更加平等、开放的地位。

作为Tier1,德赛西威表现得很是强势,即使它是国内智能网联车领域的领军企业。但这确实也是“智能汽车”浪潮下,产业生态的一个缩影——主机厂不再占据绝对主导地位,拥有高科技含量的零部件企业,也开始成为人们争先抢夺的存在。

timg.jpg

比如,抢下“全球首个”的名号,对于现在仍饱受“技术争论”的理想而言,十分重要,尤其当它科技含量足够高的时候。

ORIN是2019年GTC大会上,NVIDIA发布的全新自动驾驶芯片。这款芯片的算力可以达到200TOPS,包含了170亿个晶体管,8个核心,性能相当于Xavier的7倍。

而Xavier正是小鹏P7的“内核”。两年前同样与NVIDIA和德赛西威签署协议,于今年正式交付的小鹏P7,是国内首个搭载NVIDIA Xavier计算平台的量产车,其30TOPS的算力,已经是目前国内所有产品中,与特斯拉FSD芯片最为接近的一个,虽然也与其相差5倍左右。

“小鹏P7搭载的Xavier芯片,算力最高就是30TOPS,但理想使用的ORIN芯片,最高可以到200TOPS。”2年的时间过去了,站在今天回顾其上一代平台时,高大鹏表示,算力是最明显的一个差距。

但算力突出只是ORIN芯片的优势之一,与上一代产品相比,它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可扩展,可编程,适用范围更加广阔。而这也是理想抛弃Mobileye,选择NVIDIA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1.jpg

王凯表示,“之前我们跟Mobileye合作,比如说感知的算法都是从他那来,这个系统虽然比较成熟但不太够开放,我们自己能够参与其中的比例比较小。但是当我们跟英伟达还有德赛西威合作以后,这样的格局会更开放、会有更友好的合作方式以达成共赢。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配合我们的自研(感知等细分领域),首先对整个技术完成一个闭环,以实现更快的迭代,提高用户体验;对用户来讲,哪怕是基于Mobileye芯片的用户,也能够体会到功能的升级,而对于以后的客户来讲,新的平台下可以有更广阔的想象空间。”

“自动驾驶,我们肯定要自研”

从上述王凯的言论中,我们可以看到,作为一个在汽车和手机行业内摸爬滚打了18年的老兵,王凯十分明白车企与Tier1的关系。

“有些东西我们会通过拉特长生的朋友圈来完成,这种圆桌结构讲究的是快速落地,但是数据我们要抓在自己手里。”比如,在几天前的一次访问中,他就很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自动驾驶,我们肯定要自研。”

事实上,从特斯拉一路以来的“进化”便可得知,智能汽车之所以能够颠覆行业,主要得益于智能芯片算力和软件能力。很显然,已经明确表示目前不会自研芯片的理想,“自研”自然也就体现在了软件之上。

而致力于成为一家“数据驱动型科技企业”的理想,自然不会放过一切能够被标注进“Li OS”的数据与研发。

按照新能源汽车的特点,智能汽车软件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动力与底盘控制器、车身控制器,以及中央计算单元。而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对于车企而言,可以自己研发的内容,主要集中在提供一个可以适配不同平台和Tier1产品的底盘域适配层;整车控制器,电机控制器和电池管理系统;自动驾驶数据积累,智能座舱,以及通信单元,也就是远程车控、诊断、整车OTA、数据采集等功能之上。

由此也可以看到,在“软件定义汽车”的时代,如果一家汽车在上述关键控制系统方面没有自研的优势,那么即使将所有最好的硬件拿来,也很难实现其最优的性能。

王凯的加入,正是试图帮助理想搭建这一框架的。而从目前的信息来看,他对于理想软件的研发,已经有了十分清晰的思路。

1241600785839_.pic.jpg

例如,王凯就曾表示,自动驾驶从系统核心的实时操作系统做起,而类似文件系统、IO控制、中段处理、boot在内的外延部分可以通过战略供应商来做,因为那不是关系到人命的东西。而他所谓的实时操作系统,正是将搭载于下一款车型之上的Li OS。

同时,王凯也指出,与Mobileye分开之后,感知是自研最大的挑战,因为感知部分根据硬件的IP,有着不同的实践与专用加速器,当硬件发生改变时,解决方案也要因此进行很大的调整。

而谈到自动驾驶落地时间点时,王凯也表示,“下一款车所搭载新的ORIN芯片的同时,也希望能在硬件可升级这件事情做一些研究。当前理想的开发方向是以ORIN为基础的开发平台,预留扩展口,这样的话能让车辆的生命周期更长,比如实现从L2+级的辅助驾驶一直升级到L4。从软件层面上,我们的方向是下一步很快实现NOA,然后是更多的L3应用场景,并希望到2025年实现L4。”

事实上,正如王凯所言,软件OTA 的能力,各家主机厂目前都已经具备,虽然不定期的软件升级会给用户带来一些新的体验,但依然有触碰到算力天花板的那一天。因此,这也能从一个更加重要的方面解释,为什么在下一代产品的开发上,理想需要借助NVIDIA和德赛西威的帮助。

毕竟,对于汽车本身而言,包括算法和芯片等标准的更新换代,能保证其生命周期在5年以上,但当汽车与包括大数据处理体系、云计算和5G在内的ICT技术相关联时,海量信息使其2年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因此,在最初设计产品时就选用一款冗余度很大的中央计算单元硬件,显得格外重要。而放眼全球,最高可扩展到2000TOPS的ORIN平台,无疑是当下理想最好的选择。

如今,平台已经搭建好,至于将来属于理想的天地有多广阔,或许还需要2022年,下一代产品真正面世时,才能见分晓。但无论如何,作为全球第一个量产使用NVIDIA ORIN芯片的车企,这件事本身,理想就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王蕊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27494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42
  • 分享到:

推荐车型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