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揭秘恒大造车真相:一年花掉50亿,研究院卖房被叫停

揭秘恒大造车真相:一年花掉50亿,研究院卖房被叫停

车东西

一则财报,让恒大跨界造车的话题再次热了起来。

30日,恒大造车的投资主体恒大健康发布了2019年财报,内容涉及新能源汽车业务的营收、投资等多方信息,可谓是恒大造车从2019年开始独自造车之后的首份成绩单,引起不少关注。

▲恒大健康2019年业绩发布现场

有人吐槽恒大因为造车2年烧了几十亿也没拿出了什么东西,也有人说造车才花了几十亿,资金利用率比较高。

此外,就在财报发布的同时,还有消息称恒大汽车有超百人被调往一个名为恒大宝的新公司,仿佛恒大汽车因为巨亏,在缩减汽车业务。

那么恒大汽车现在是否有变相裁员的动作?恒大造车的进展到底如何?这次疫情对这个新玩家又有哪些影响呢?车东西独家专访多位恒大汽车员工,找到了一些答案。

2019年投入50亿 仅利息就20亿

2018年,恒大造车的主题是收购贾跃亭的FF(法拉第未来),不过最后不欢而散。恒大随后在2019年开始走上了买买买的自主造车路。

可以说,2019年就是恒大自主造车的第一年。而恒大造车的运营主体——恒大健康的财报,就在一定程度算是恒大造车的第一份成绩单。

▲恒大健康2019财报关键数据

财报显示,恒大健康2019年营收56.3亿元,增长79%,但净亏损49.4亿元。

其中主业健康业务营收49.7亿,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6.6亿元,汽车业务中,锂电销售收入5.8亿元(恒大健康控股了卡耐电池),技术服务收入0.65亿元,汽车部件销售692万元。

扣除37.4亿元销售成本后,集团毛利润18.8亿元,毛利率33.49%,相当挣钱。如果单看健康业务,恒大健康压根就不会亏损。

那么大幅度亏损哪来的呢?因为投资汽车业务导致行政支出增加了8.4倍,财务费用增加了4.7倍。

2018年,恒大健康的行政管理支出是3.34亿元。但到了2019年,行政支出暴增至31.5亿元。官方指出,行政支出增长的主要原因就是新能源汽车领域工资、研发费用。

2018年,恒大将康的财务费用是4.7亿,但2019年却涨到了22.2亿,其中21.9亿元都是汽车相关的财务费用,里面又有19.4亿元是借款相关利息开支。

粗略算一下,恒大健康2019年在汽车领域投资了28.16亿的行政费用,再加上21.9亿元的财务费用,总计50亿元。

18.8亿元的毛利润,减去31.5亿元的行政支出,减去22.2亿元的财务费用,再减去8.68亿元的营销开支和其他开支,最终亏损了49.4亿元。

团队规模超千人 并未出现大规模收缩

2018年的时候,恒大就已经开始跨界造车,但从恒大造车的主体——恒大健康的行政开支增长情况来看,2019年才是大幅度投入,同时团队快速成长的一年。

一位恒大汽车员工告诉车东西,恒大汽车分为两大运作主体。

一个是恒大汽车上海研究总院,主要从事车型研发工作,一个是恒大汽车集团,从事行政管理、市场营销、生产制造等业务。

2019年10月底,恒大汽车宣布在上海成立恒大研究总院,统筹车型研发工作。

▲恒大汽车研究总院落户上海仪式

恒大汽车研究总院的一位员工告诉车东西,目前研究总院约有900多人,其中有三四百人是恒大健康收购的国能汽车的研发人员,剩余四五百人是恒大自己招来的研发人员。

该员工告诉车东西,自收购国能汽车后,国能的研发人员已经跟恒大汽车研究总院签署了工作合同,属于恒大研究总院的人。同时因为一些国能的研究人员不愿意离开天津(国能汽车在天津),因此还有不少人在天津办公。

上述恒大汽车集团的员工告诉车东西,恒大汽车集团总部位于深圳,负责研发之外的市场销售、制造、公司运营等工作,下辖二十多个中心(即部门),同时还有十几个地区分公司。

他告诉车东西,恒大汽车集团总部在深圳的两栋写字楼里租了若干几层,上下班时候人很多,但是并没有具体数字。从直观感觉看,数百人是有的。

按照两位员工的说法,研究总院加上总部,团队规模妥妥超过千人,甚至可能接近2000人。在国内新造车公司中,算是仅次于小鹏、蔚来、威马三个头部玩家的中等团队了。

近日,随着恒大健康财报出炉的,还有一个小道消息,称恒大汽车有超过百人被调至一个成为恒大宝的新公司。有观点认为恒大汽车在寒冬和疫情的夹击下,正在大幅收缩。

对此,上述研究总院和集团总部的员工分别向车东西透露,目前确实有员工调往恒大宝的说法,但是都是自愿前往,并不强制。

恒大汽车总部的这位员工表示,仅听闻一位同事自愿前往恒大宝,并没有看到大规模的迹象。

▲恒大汽车近期发出了多份招聘信息

“我们自己的人都不够用还在招聘,怎么可能会大规模往外调呢?”上述总部员工这样说道,“恒大宝是营销公司也会卖车,去一些人也正常。”

研究总院的这位员工也表示研究院也在持续招聘,目前没有看到研究院有相关同事前往恒大宝,仅听闻国能汽车团队有一定比例的人员调去恒大宝。

国能新能源公司由生物能源领域企业家蒋大龙收购瑞典破产车企萨博而来,并基于萨博的团队和技术,在萨博93车型上,研发了纯电版的93车型。2017年,国能汽车在天津建厂并拿到造车资质,随后纯电版的93车型在此投产。

2019年1月,恒大健康发公告称以9.3亿美元(约合65亿人民币)收购国能51%的股份。

需要注意的是,国能汽车的纯电93产品车型老旧且是油改电产品,在消费者市场上毫无存在感。同时该公司的品牌以及现在生产线,其实与恒大规划的恒驰系列并不兼容。

▲国能的纯电动车型93

两位恒大汽车员工均表示,国能的工厂不会生产恒驰系列车型,至少前几款不会。

这也意味着,国能汽车将被恒大汽车逐步拆分吞并。

有价值的资产(研发人员、资质等)会不断并入恒大汽车体系,如前文提到的国能汽车的现有研发人员已经转入恒大汽车研究总院的情况。而剩下的行政、制造、销售、市场等人员,则有可能面临分流(如调入恒大宝)等境地。

疫情下并未降薪 首款车型研发受阻明显

春节后以来出现的疫情让海内外汽车产业备受影响,销量大幅下滑,同时一些工厂也被迫停产,出现亏损情况,上汽集团甚至曝出了全员降薪的消息。

既然恒大汽车没有出现人员大幅调往恒大宝的情况,那么疫情对它产生了哪些影响呢?

上述两位恒大汽车员工均表示,不管是研究总院还是集团总部,两个体系在疫情下都没有出现降薪的情况。湖北地区公司的员工,自疫情后一直在家停工,也没有降薪。

“恒大毕竟是房企巨头,其他业务的收入还能够支撑汽车业务。”上述集团总部员工这样向车东西说道,“传统车企在疫情期间受到的影响就会更大。”

那么外界一直流传的恒大全员下卖房任务的现象,是否存在呢?

研究院的员工告诉车东西,2019年确实出现过给研究院的领导分摊卖房任务的情况。如果指定楼盘的到访率达不到,会扣领导工资,不过并未涉及基层研发人员。

“但这一规定随后取消了,后续没有给研究员分派过卖房任务了,可能是怕研发人员流失吧。”他补充道。

恒大汽车总部的员工则表示,总部也有鼓励员工参与卖房的措施,但属于自愿参与并非强制。“我身边同事还有卖房成功拿到奖金的。”这位总部员工向车东西说道。

相比疫情下被迫裁员降薪的情况,两位恒大汽车员工均表示研发可能受影响更明显。

2019年11月,恒大汽车召开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发布会,从全球请来200多家汽车零部件企业高层参会,并与60多家公司签约。

▲恒大在现场与多家汽车产业链公司签约

恒大集团操盘手,前中国首富许家印在会上表示,恒大集团造车没有技术积累,没有厂房等设备,因此造车的思路就是买买买,依靠全球各大优质供应商来实现造车。

恒大汽车也确实在执行这个套路。

恒大汽车的新能源汽车平台来自德国Benteler和FEV、动力总成来自德国hofer,并与Michael Robinson、Anders Warming等15位来自德国、意大利、日本等国的汽车设计专家达成合作,为旗下车型提供造型设计能力。

上述两位恒大汽车员工告诉车东西,恒大造车确实主要依托欧洲的供应商。

恒大汽车会提出车型(轿车还是SUV)、尺寸、关键性能指标等基本参数,然后交给工程设计公司提出几个方案筛选,同时还要协调动力总成公司提供电驱动系统,设计公司提供造型方案等。

恒大汽车在这里起到项目管理和协调的角色,其研究总院还会轮流派遣员工到欧洲各个供应商处驻扎,做协调,盯进度。

2019年9月,恒大汽车与德国Benteler和FEV签约,买到了新能源3.0底盘的知识产权(即造车平台),随后以该平台为基础,正在研发恒驰1等首批车型。

基于这个3.0平台,FEV公司后续还会做更多的改进升级,搞出多个衍生平台,基于每个衍生平台,后续再研发多款车型,最终实现14款车型同时研发的目标。

正是严重依靠供应商,尤其是德国的工程设计企业,在欧洲疫情相继爆发后,其研发工作受到了较严重的影响。

2019年11月的恒大汽车发布会上,恒大汽车宣布首款量产策划恒驰1会在今年上半年发布。但两位恒大汽车员工透露,受疫情影响,目前恒驰1的设计方案都还没有敲定,上半年发布挑战性较大。

上述研究院的员工甚至认为,恒驰1在2021年的量产计划,或许也会推迟到2022年。

如果硬要说恒大有没有拿出来一款车,还真有。

今年3月初,恒大汽车宣布,其与瑞典超跑公司柯尼塞格组建的合资公司发布了一款名为Gemera的限量版超跑,百公里加速1.9秒,售价高达138万欧元(约合1073万人民币)。恒大集团官网报道称该车销售火爆,一位富豪一次性购买了30台,但是该车仍然悬挂的是柯尼塞格Logo。

不过好消息是恒大汽车自家的工厂进度确实不错。

▲网上曝出的恒大汽车广州生产基地图片

上述研究院员工透露,恒大汽车广州南沙的整车工厂已经建成,且现在正处于进驻设备的阶段。百度贴吧上也曝出了恒大广州生产基地的一些实拍图,可以看到多个建筑已经完工,整体规模确实相当之大。

考虑到恒大汽车已经通过国能汽车变相拿到资质,如果车型研发进展顺利,2021年恒驰1投产其实并不是很大问题。

结语:恒大造车成败的关键在项目管理

从恒大健康的财报,还有车东西与恒大汽车内部员工的交流来看。恒大汽车目前并没有出现所谓“亏损严重导致大幅收缩”的问题,同时该公司还在持续加大投入,持续招聘,同时广东工厂也逐步建成。

恒大确实是真心在造车。

但这也并不是说恒大造车就一定会成功,通过与恒大汽车的员工交流来看,现在这种全靠供应商的模式,也存在不少的挑战,甚至风险。

比如这次欧洲疫情爆发,没有了供应商恒大汽车的研发进展就受到严重影响,只能等欧洲复工。

与此同时,从平台到造型再到动力总成,几乎所有关键环节都交给供应商来做,且是不同的供应商来做,中间存在海量的沟通协调问题,一个环节或一家公司出问题,或者方案不满意返工,都会影响到几家公司的协作,最终影响到产品进度甚至是产品性能。

正如一位车企的研发工程是告诉车东西,“每个车企都需要供应商,但车型一定会有一个整体方案,供应商是来配合车企方案的。但如果你连整体方案都是供应商来出,那么在研发中一定是要走弯路,甚至跳坑的。”

很明显,恒大买买买的造车模式,很可能就是恒驰1现在迟迟敲定不了车型方案的一个关键原因。

来源:车东西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12798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0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