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拜腾:死磕是创业者的自我修养

拜腾:死磕是创业者的自我修养

autocarweekly

那天饭桌上,忘了是谁问了一句,“你觉得什么最难?”让丁清芬沉默了很久。

她脑子里大概有八百件事在吼,“选我”。

今年2月,她的职务从原来的拜腾对外事务副总裁,变成了拜腾首席事务官,要她负责的事于是翻了一倍。大头在于“找”,一是找钱,二是找人。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都挺难的。

她抉择了半天,“还是找钱最难吧。”

这个回答并不让人吃惊。今年所有的新势力都面临着同样的困境。

权威调查机构Pitchbook早先曾发布了一项数据,概述了大致的情况:截至上半年,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获得的风投金额只有约7.83亿美元,相比2018年同期的60亿美元,同比缩水了近九成。

头部也没有集中到多少偏爱。今年以来,新势力所获得的最大一笔融资,是李想车和家在8月完成的5.3亿美元C轮,金额和两年前的标王不能比。但这已经是最好的情况,绝大多数朋友在今年都还颗粒无收。

投融资圈的大盘要承担很大的责任。

根据《棱镜》的报道,2018年由于资管新规落地,融资通道锐减,募资难成为基金行业的普遍现象,创投市场的活跃度大不如前。机构们开始坚持理性投资、价值投资,更加注重对项目盈利模式和业绩的考量,导致了大额交易锐减。

而新能源汽车是大额交易的典型代表。

奋战在找钱一线的丁清芬深有体会,“今年5月形势急转直下。”她告诉我们,热潮之后资本市场不积极的情绪,影响到了每一个品牌,包括拜腾。“很多投资人都说,我们有兴趣,但是想再等等看。”拜腾原定于年中完成5亿美元的C轮,也被延迟了。

谨慎的投资态度,也是受到圈内同行业绩的拖累。补贴退坡、消费不济叠加初期产品的不稳定,新势力的下半场并不如想象中那么丰满。对于尚未量产的后来者,外界自然会抱以更多的怀疑。

“我们其实不太认同这种比较。”丁清芬坦言。“每家都有每家的故事。非要因为别家的状况,说我们不行,这是不对的。你得看看我们的故事。”

拜腾的故事

拜腾的故事,有些朴素。

他们不是以往资本圈喜欢的那类,没有眼花缭乱的概念、模式、闭环或生态,只有产品。这有些不太划算,因为对资本来说,缺乏想象力的翅膀,猪就上不了天。

尤其是,产品也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问世。在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说,第一款车型M-Byte要推迟到2020年年中才量产。这比原计划要晚三个月。

我们都记得这款车。2018年初其概念车亮相拉斯维加斯时,就让人眼前一亮,当然,最亮眼的肯定是那块48英寸的共享全面屏。当时他们就说,量产时会实现的九成概念设计中,这块大屏肯定在。

上周我们在拜腾总部见到了试装车,大屏果然是有的。你可以通过驾驶座的触控屏和副驾的触控屏操控,也可通过语音、手势、人脸识别和实体按键进行功能交互。

我试了试,虽然只是通过简单的手势来进行选择歌曲、调整音量之类的基本动作,但还挺让人上瘾,大概是因为它区别于传统的形式所带来的新奇感,或者也是因为它能让人不通过介质却传递了意志的掌控感。这种体验或许就是拜腾聚焦交互来体现智能的出发点。

智能之外,M-Byte也是一辆优秀的电动车,虽然拜腾并不打算过多宣传这个点,他们并不认为电动性能可以作为制霸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但优秀是一种习惯。它采用三合一高效直流永磁电机,NEDC续航最大550公里,百公里加速最快5.5秒;此外还会提供后驱版本以供玩赏。

而围绕产品,拜腾还下了两项血本。

一是自主研发的EV平台,高兼容、高灵活,后续计划的轿车、MPV车型都会基于这个平台打造。为此,拜腾还自己配套设计了一个专属的模拟路况耐久测试平台,来确保要满足中美欧三地最高的安全标准与质量标准。

二是自主建设的工厂,集合了冲压、焊装、涂装、总装、电池五大工艺车间和中国的研发中心。从硬件上说,绝对属于国内的一流工厂,因为全面应用了国际顶尖的生产设备和工艺,还符合工业4.0标准。

比如冲压车间拥有全球汽车生产领域最快的冲压生产线,速度比传统压机快30%;焊装车间自动化率达99%,配备了335台定制的KUKA机器人;涂装车间则是在国内首次采用了横置烘房技术、环保型薄膜前处理和定量注蜡工艺,提升漆面质感的同时,还自带防腐十年的效果。

几乎每一个车间都能挖出这样那样的第一,来证明自己的水平。

目前,工厂已经陆续开始试装车生产。第一台和第二台试装车已经下线,正在做最终的电子电气方面的调校,之后会被送到天津做相关的法规检测。

如果你还有印象,去年拜腾已经试生产过近100台工程样车进行各种测试。拜腾中国研发副总裁段连祥给我们介绍,那批车是为了验证设计。从今年底到明年上半年,拜腾还会试生产一批车,来验证工艺和整个生产过程的稳定性,做品质提升。

其实按照某些叫法,拜腾工厂在年底就会投产。但拜腾不想那么冒进。他们在品质质量验证方面很传统,从第一台车下线到交付给消费者,爬产仍旧需要学习曲线,所以要经过几个月的试生产,把之前开发时做的试验再做一遍,以达到稼动率、FTT等等关键指标。一般这个过程就需要六个月。

达到交付的万无一失,是推迟到明年中量产的主因。这是得亏拜腾起步晚,从先行的同行那里学到的经验。推出市场后再进行补丁或召回,对于口碑的消耗太严重了。所以慢一点,不全是坏事。

至于外界对牌照资质的疑虑,戴雷表示,还是会按计划接受工信部审厂,并很有信心通过验收,“这个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明年量产后,首先会交付中国,然后开始接受欧洲和北美的预订,而到2021年会正式进入欧美市场。

戴雷从一开始就明说,拜腾是要和BBA竞争的。出身于传统豪华品牌,老戴太知道这个蛋糕的大小:德系三强在全球约有600~700万辆的量,在中国300万辆豪华车里则占到65%。拜腾的目标不仅是现在的豪华车消费人群,按一代汽车产品的覆盖年限,还旨在未来的不少潜客。

他们的商业逻辑也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卖车的利润。初期可能还达不到行业最高水平,但是拜腾坚持,至少应该有毛利,并且必须有一个路线图,知道卖多少台车才可以真正持平。

“这是我们今年特别重视的一个工作,也是所有的投资人最关注的事。”戴雷说,“我们还是一个实际的业务,不能是炒概念或者是单单看一个好车,最后没有良好的商业模式,是做不下去的。”

拜腾的商业模式,用一句话总结起来,就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比如,在他们看来,在产品上砸重金就是理所应当的“有所为”,而自己做零售就是一个大错误——“这个成本会把人压死”,因为资金太有限,他们宁可把资源专注在产品的差异化上。

但这并不意味着拜腾就打算采取“酒香不怕巷子深”的策略;他们要让专业的人来建立“巷子”的通道。“我们一开始就决定找合作伙伴帮我们运作品牌体验店,不是传统的4S店模式,而是一个直销模式。”

在线下网络上,拜腾和国内最顶级的经销机构合作,目前已经和10多个合作伙伴在30多个城市签署备忘录,他们测算大概100家店可以覆盖中国豪华车市场。此外还有线上平台,戴雷表示会在APP上有一些创新的地方。

整体来说,这仍旧是一个特别务实的生意。所以拜腾以往的投资人,主要是更喜欢这套逻辑的政府和产业链企业,比如南京政府和一汽。而C轮融资,据之前透露的信息,牵头的还是这两家。

好消息是,丁清芬说,“C轮到今天差不太多了。”11月底,拜腾就会公布C轮的最新进展;同时,他们也已经在为D轮做准备。

两个策略

其实在拜腾内部经常苦笑,“想想B轮的时候,多少人追求我们,当时我们要多见两个,现在压力就没这么大。”

这是实话。如果要做一次复盘,对大好形势的误判将是很多人最后悔的一次决策。所幸的是,拜腾做对了一件事,就是从一开始便并不以财务投资人为主,而是深度合作产业链条上的战略投资者,尤其是地方政府。

所以在融资上,拜腾现在有两项策略:

一方面是加强和现有股东的互动和合作。南京政府和一汽作为战略投资人,一直非常坚定地支持拜腾,这给一些看不清状况而犹豫的投资人以极大的信心。

两个领投者之间也是互相背书的关系。政府方面很希望拜腾和一汽合作,从后者身上获得实业操作的经验。每个月拜腾和一汽都会开一场“高峰会”,南京长春的轮流开,听取意见然后碰撞讨论。

一汽方面也很看重政府背景,它意味着很多方面的帮扶,比如在这层信赖的支持下,拜腾有获得更多样化贷款的渠道,缓解现金流的压力。

另一方面则是把触角伸到海外。

9月,拜腾曾宣布,与韩国汽车零部件制造商MS Autotech旗下子公司Myoung Shin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涉及销售、生产、供应链及投资等多个领域;同时这家公司也将参与拜腾的C轮。虽然细节不便多说,但丁清芬透露,上个月来自韩国的资金已经部分入账了。 

这是拜腾的第一笔海外融资。下一步,他们可能会引入更多的海外投资人。丁清芬说,最近一段时间,戴雷几乎每隔一两周就要飞一次中东,因为“那里有一些很有钱的股东”。

而本月底之前,还会有新的协议,据说是来自东南亚的资本市场。

“我们不能说像之前预期的那样完成了,有滞后,都不容易。”丁清芬告诉我们。“但我们有进展。并且我们正变得更加可持续,更健康。”

“死磕到底”

尽管这么说,压力还是山大的。

一周前《车云》有篇报道开头写到,“再见到丁清芬,她明显又多了几根白头发。有空的时候,她会对着镜子拔掉几根,拨弄拨弄,然后感觉好一些。”

丁清芬打趣道,自此大家见面都会关照她的白头发问题。但这也是没办法。尤其最近几个月,她每天只睡5个小时,电话会议经常从早上7点排到晚上11点,占据了她的主要生活流。

助理Kay透露,因为电话太多,拿上拿下之间,丁清芬曾打丢过6副Air Pods,现在她只敢用一副挂脖的索尼运动耳机了。

“有时候你在办公室找不到我,我可能就在办公室周围的那圈步道上。我一边和投资人或同事开电话会议,一边顺便散步当锻炼了。”说到这个不耽误事儿的健身项目,丁清芬笑得非常欢乐。

一些硬性的时间成本是调整不过来的。除了南京总部外,拜腾在北京、上海、硅谷、慕尼黑都有办公室,算下时差,晚上10点是最合适的开会时间。而一通汇报下来,最快也得11点结束。

这个状态可以说是拜腾壮士们“死磕到底”的一个缩影。“死磕到底”四个字,是最近丁清芬最喜欢挂在嘴上的词,她最骄傲的是,核心团队都很坚定地认同这个价值观,“从来没有人想过逃离。”

实际一些,高压之下,肯定有人是逃离的。丁清芬也说到过以前有一个同事,工作能力不错,但是没多久就提出离职了,因为他希望可以有一个分明的下班时间,之后能陪女朋友。

这是个人选择,无可指摘。就像丁清芬选择基本只在周末回北京的家里看看儿子,大多数时间在南京总部和上海办公室之间往返。

在拜腾,大多数人也和丁清芬一样,选择留下继续死磕。

比如之前提到的助理Kay。她是公关团队里最晚加入的,之前,她在待遇优厚的苹果工作。在思考转业的档口,她在CES上看到了那辆拜腾概念车,活生生地被颜值煞到,于是就“自己送上了门”。

上班第一周,她非常惊恐。还不是因为不下班,而是到了饭点,这家公司的人竟然都一动不动坐在工位上不去吃饭。后来她才发现,为了省时间,同志们都是速速点外卖了事的。

每个人的劳动强度都很大。拜腾在全球一共有1600名员工,包括工厂的人,而一般这个发展阶段的同行都在3000~4000人的规模,你可以从他们深陷的黑眼圈里读到困并工作着的快乐。

从很早以前,拜腾就是非常讲究效率的团队。一个萝卜N个坑的说法,我就是在这里听到的。不过,对于眼下的拜腾,还不太够。

前一阵,拜腾进行了一波优化。外界喜欢粗暴地说成是裁员,丁清芬是不大情愿的。“其实真的是优化。我们把跟量产不直接相关的团队或者是项目暂时放下了,等到我们以后需要的时候再组建团队。”

“我们没有落下一件事。即便是特斯拉,到现在也还在时不时裁员、关门店,找省钱的方式。我们每周的高管会都有一个重要的话题,就是谈怎么样去控制成本。”她语气非常坚定——

“我们在做正确的事。”

正确的事中,也包括了砍掉高管的收入,能省就省嘛。要知道,很多核心高管当初都是自掏腰包支持拜腾筹措了启动资金,其中也包括了丁清芬。

她给我描述过一个特别戏剧化的场面。一天,戴雷把她叫进办公室,说:“我工资砍了85%,你准备砍多少?”

丁清芬大义凛然道,“你要我砍多少,我就砍多少。”

戴雷于是没再客气,“这样吧,你就砍50%吧。”

两个回合不到的对话,钱少了一半。

又苦,又忙,又穷——是真·创业的节奏,没跑了。

“我们不比特斯拉差”

死磕到底的勇气,是源自对市场的判断,也是源自对自身产品的信念。

丁清芬说,“短期来看,市场状态低迷,存在一定有存在的道理;但从中长期来看,我还是有信心的。”

她最近听了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在《中国经济大讲堂》上的演讲而大受鼓舞:2025年是智能电动车的里程碑;2035年新能源智能化电动汽车会基本进入成熟阶段。

眼下是初级阶段,会有各种问题,是很正常的。趋势还在,全球都是如此。比如前些天有消息称,德国政府正计划将电动汽车补贴从现在的每辆3000欧提高至4500欧,而对于售价超过4万欧的车型补贴将提高至5000欧。

这对于生产高端电动车的拜腾,是一记非常有利的强心针。对欧洲乃至全球的布局,虽然是很多新势力都在放的卫星,但拜腾是认真的。

法兰克福车展之后,他们在欧洲核心的多个国家的零售合作伙伴网络全部定下来了,部分零售伙伴已经在争取最好的商场以及最好的位置。

戴雷表示,虽然最大的机会一定会是在中国,但现在海外市场对拜腾同样是非常期待。欧洲和北美有些像两年前的中国,电动车在快速发展,消费者在快速接受,基础设施也在快速布局。但目前稍微好一点的电动车,基本上只有特斯拉。

那就给拜腾留了机会。不是没有市场,而是这个市场里没有好的产品。M-Byte的配置大概在38万左右的价格区间,入门还会更低一些,高配会更高一点。

“我们不比特斯拉差。我们就是这样想的。”目前拜腾有5万个意向客户,一半来自中国,一半来自海外。这一定程度上颇能说明,拜腾受到了全球的认可。

一个真正的全球巨制,是拜腾铺开网络和市场的动因。丁清芬说,拜腾的梦想,是要成为汽车界的华为,立足中国,放眼世界。

吃饭的这个厅,正对面就是苏宁总部,气势恢弘,可以不偏不倚地盖住厅里所有人的注意力。据说,苏宁的老大张近东就常常在这里摆饭局。

你仿佛看到拜腾一下膨胀得超过了整个玄武区。但你定睛看到她说话时的眼神,又感到无比现实。

那顿饭不长,到了晚上八点半,公关部的部员们开始不得不频繁地接电话,一边道歉一边退出去开线上会。丁清芬又客套了一会儿,然后也投身于电话会议的下半场。

第二天,他们又准时出席在M-Byte点映礼的活动现场。专访时,一位媒体同行又问到了融资的问题。大概连丁清芬都不记得自己回答过多少次了。

她整顿了一下,我以为她又要开始“两个融资策略”的套瓷。她突然话锋一转,说,“我觉得,我们还是幸运的。”

略显疲惫的声音,似乎听不出有哪里在幸运。

但是从一楼那台试装车,到隔壁的整座工厂,仿佛都在无声地告诉你:那些没有把你绊死的坑,会让你变得更强大。

来源: autocarweekly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03152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59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