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松下的“丧”,特斯拉的“独”

松下的“丧”,特斯拉的“独”

汽车公社

短期之内双方各怀心思地继续合作着,因为毕竟目前谁也离不开谁。不过,从前的美好时光是再也回不来了。

有些话,说出去就覆水难收。就像刚刚过去的9月份,松下株式会社社长津贺一宏(Kazuhiro Tsuga)在美国讲的“是的,当然。”

面对媒体记者和如今秒速的传播,津贺一宏不会不知道后果,然而这位最后的“与特斯拉合作的支持者”,还是义无反顾地讲出决裂意味浓厚的三个单词,就表明“是否后悔投资特斯拉超级工厂”的问题早已不是问题。

同床异梦,合久必分,不过,一个巴掌拍不响,“爱悠悠恨悠悠”的漫长过程,很是耐人寻味。

特斯拉的“独”

既然翻脸,那就早都是各干各的了。我们来看看最近他们都在忙什么。先看特斯拉。

特斯拉惯于吃独食的风格业内是独一份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简直就是特斯拉的写照。这点,甚至让底特律的三巨头都甚为鄙视。所以,在电池的事情上,特斯拉已经在为甩开松下单干做准备了。

根据外媒报道,近日特斯拉已经收购了加拿大知名电池设备商海霸(Hibar Systems),而海霸已于2003年创建中国子公司,其中国市场业务占其全球总业务额的50%以上。这次“秘密”收购的时间大约在今年7~10月份之间。

这次收购也牵涉到另外一起协议,即特斯拉与达尔霍乌西耶大学物理学家兼全球锂离子电池研究专家Jeff Dahn签订了长达5年的研究协议。Dahn的工作也被认为是特斯拉扩大其自主电池生产能力及提升产能的关键。

4月份,马斯克宣布特斯拉正在研发续航“百万英里的电池”,并且很有可能在明年推出。这番言论起初遭到其他行业人士的嘲笑。但就在9月,Dahn实验室的电池研究团队公布的文件对马斯克梦想当中的电池进行了描绘,以及如何实现,还申请了专利。事情看起来似乎真的有可能,因为对于马斯克这个狂人来说,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此外,今年5月,特斯拉斥资2.35亿美元收购了动力电池技术公司Maxwell。特斯拉为什么收购这家公司呢?答案在于其干电极技术,该技术可以把电芯能量密度提升到300Wh/kg以上,未来有可能进一步增加至500Wh/kg。同时,Maxwell声称,在经过1500次循环充放电之后,电池依然保持了90%的容量。随后,6月份5名特斯拉员工向CNBC透露,特斯拉已经组建秘密实验室进行电池生产技术研发。

不仅如此,特斯拉的触手已经伸到产业上游:2018年2月,特斯拉与智利锂矿巨头SQM就锂电池原材料投资进行磋商。5月,特斯拉与澳大利亚Kidman Resources公司达成3年电池原材料供应协议。9月,特斯拉与赣锋锂业签署合作协议,赣锋锂业将在2018~2020年,为特斯拉提供锂电池的重要原料氢氧化锂(LiOH)。特斯拉在“自研”这条路上越行越远。

不光是原料的上游,对于核心技术,特斯拉也牢牢掌握在了自己手里。比如全自动驾驶芯片FSD已经实现量产(三星代工)。单价56000元的芯片,经过国内人士的解析,认为可以说超过了原先的供应商英伟达N倍的算力。这对于英伟达来说,无异于损失了一个巨量客户。

那么,对于松下有什么影响呢?特斯拉近期宣布,特斯拉上海的第三超级工厂也将于今年年底正式实现量产,而工厂生产的Model 3将采用从LG化学采购的动力电池(非独家采购协议),后期也将用于Model Y等车型上。

这意味着,松下将不会参与特斯拉的中国事务。因为此前,松下对上海正在建设中的特斯拉第三超级工厂的投资暂缓了。特斯拉的“独行侠”风格,加上马斯克的“独狼”作风,这让传统风格明显的松下显然吃不消了。连美国《商业周刊》都说,“松下错就错在把鸡蛋全都放在了一个篮子里。”

从蜜月到埋怨

特斯拉动作频频,松下也没闲着。4月11日,据日经新闻报道,由于“财务问题”,松下公司已经冻结了特斯拉超级工厂Gigafactory 1的扩张计划。同时冻结的,还有对上海第三超级工厂的投资。

建设该工厂约耗资45亿美元,本来,去年10月松下表示将进一步投入9~13.5亿美元的资金,双方原本计划在2019年将Gigafactory 1产能提高50%。而宣布计划搁置,特斯拉工厂带来的巨额亏损是松下暂停背后的主要原因。

消息公开后,当日特斯拉股价于美股盘前迅速下跌5%。实际上,一个月后的财报发布,松下就表示今年营业利润将出现8年来的首次下降,其下属的的特斯拉车用电池业务在截至今年3月的财年中出现了超过200亿日元的运营亏损,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

而且,由于特斯拉公司量产Model 3的时间推迟,扩大了松下公司的亏损。因为,松下这才发现,跟着特斯拉干,简直就是个“巨坑”。特斯拉15年亏了400亿(50亿美元),真不是吹的。这一点,也只有4年亏了57亿美元的蔚来可以媲美。

马斯克也毫不客气,几天后在推特上指责松下电池生产节奏慢,产能只达到了24GWh/年,并未达到所说的35GWh,限制了Model 3的产能,所以特斯拉只能选择其他供应商的电池来生产它的Powerwall/Powerpack产品。随后津贺一宏回应,“因为这家工厂是由特斯拉管理和运营的,松下在尝试提高效率方面的自由度有限。”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归根结底,原本美好的同进退,却成为无法言说的伤痛。十年前的2009年7月,特斯拉与松下初步接触,签下了供应协议,也拉开了双方合作的序幕。十年后,真是应了那句“合久必分”。从互相扶持到互相指责,松下和特斯拉的矛盾日益激化。

所以,还是自己人牢靠。今年1月,松下就与丰田汽车在日本签署合约,将共同建设一家新的合资公司开展混动车用方形电池业务。合资公司落地在Primearth EV Energy(静冈县湖西市)。

实际上,丰田和松下2017年12月就曾宣布在车载电池项目上进行合作,而且一直在就具体落实推进磋商。这次,松下将把兵库县加西市和中国大连的工厂移入新公司。同时,兵库县洲本市、德岛县松茂町以及计划2020年3月底前投产的兵库县姬路市的工厂将仅移交电池生产线。

到了9月,外媒报道,丰田今年在中国推出的新款卡罗拉(Corolla)和雷凌(Levin)插混车型使用了松下的圆柱形电池。而且,丰田已经预定了50,000套圆柱型锂离子电池。这些电池的尺寸与松下为特斯拉生产的电池相同。由于追加了订单,松下预计大阪Suminoe工厂的汽车电池生产线将满负荷运转。

在股比结构上,丰田将持有该合资公司51%的股份,而松下占49%的股份。合资企业将在2025年前正式量产EV用电池,且除了丰田子公司大发之外,生产的EV电池也可能将供应给和丰田携手进行EV基础技术研发的马自达、斯巴鲁等车企使用。

去年刚刚度过百年寿诞的松下公司,已经构想了“A Better Life,A Better World”(更美好的生活,更美好的世界)的愿景,但是由于特斯拉,这个愿景却在压价的谈判中变得不那么美好。

所以,津贺一宏在百年创业纪念大会的主旨演讲中,向外释放未来产品的成果案例均来自中国市场,根本没有提及特斯拉。要知道,2018年财年,松下在中国的营收占比约12%,同比增加1%,目前仅次于其日本本土的47%和美国的17%。

对于国内的大多数人来说,对松下的印象还是一家家电和数码产品公司上。但事实上,车载业务确实是未来松下中国乃至全球业务中的核心,根据规划,其收入将从2020年的140亿元,扩大到2022年的200亿元。而且,在中国,松下的车载业务已覆盖汽车新能源、驾驶辅助系统、车载信息娱乐系统、ECU等诸多层面,从元器件到综合解决方案。

从2012年松下巨亏中出任社长一职的津贺一宏,也并非无能之辈。在松下的内部组织架构变革中,他敢于大规模裁员,“公司7000人的总部,果断砍到130人。” 除了大幅裁员,他还取消了员工终身雇佣制、降低董事会成员薪酬等措施。

有着“日本武士CEO”之称的津贺一宏,通过超常规手段开启了一场长达6年多的变革战略,“刚开始松下有48个事业部,到2018年4月已经整合到37个。从数字看是减少了,其实是有增有减,例如锂离子电池业务原来是1个事业部,后来扩充成包括动力电池、储能电池在内的3个事业部。”在他的带领下,松下成功扭转了之前巨亏的局面。但是,这样一个强人,在马斯克面前,也是苦不堪言。

其实,说到特斯拉和松下之间的矛盾,本来美日两种文化就存在巨大的差异,此前,一直多亏了两位关键人物从中做了大量弥合的工作。但是,2017年首批量产Model 3交付仪式仅仅过去几天,曾经在松下工作过11年的特斯拉电池技术主管科特·凯尔蒂(Kurt Kelty)就离职了。而松下执行副总裁山田佳彦也选择在这一时间节点上退休,让津贺一宏又少了一位得力帮手。

山田佳彦曾经说过,“We are extremely proud to be a strategic partner of Tesla. (我们非常自豪能成为特斯拉的战略合作伙伴)”如今,这话随风而逝。也许正是这些关键人物的离开,以及后来其他多位特斯拉高管的离开,两家公司之间的隔阂变得越来越难以消除。

回不到从前

津贺一宏感到很“丧”,后悔不迭,但不能否定的是,“向特斯拉投资是当时最合理明智的选择。”松下的其他高管则没那么豁达,他们表示与特斯拉没有未来。

熟悉日系企业作风的应该知道,对于产品的价格,日系是不太愿意变动的。因为要保持相对合理的盈利,对内对外对上对下都要有交待。比如著名的雪糕涨了100日元,董事长和全体员工面对媒体谢罪鞠躬的事大家都听说过。但是,这一切对于马斯克是毫无作用的。他的思维方式都是极限式的。

对于津贺一宏来说,马斯克就像一个极其优秀的销售顾问,用各种方式要求松下降低电池价格,直接给津贺一宏打电话、发电子邮件和短信。所以,兔子急了也会咬人,“马斯克一再提出降价要求,有一次我告诉他,我们会考虑把我的人员和设施全部撤出超级工厂作为回应。”津贺一宏说,“与特斯拉的谈判就是这样进行的。”

原本津贺一宏计划在9月份与马斯克会面,但是他在最后一刻取消了行程,不过在给马斯克的邮件中,他依然在最后加上了“Hope to see you soon.”

这对“合久必分”的冤家,短期之内各怀心思地继续合作着,因为毕竟目前谁也离不开谁。不过,从前的美好时光是再也回不来了。

来源:汽车公社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01545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0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