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戴森你错了!中国至少一亿脱发少女等着买你的车呢

戴森你错了!中国至少一亿脱发少女等着买你的车呢

autocarweekly

昨天,全世界中产阶层的白月光戴森,终于选择放弃自己历时3年,投资超过20亿英镑的造车计划。

创始人詹姆斯·戴森放弃的理由,并不是造不出车来,而是工程师们造出了一辆超赞的车,他却遍寻不着任何商业上的希望。

翻译成人话就是:找不到买家赚不到钱。

这实在不像是戴老板惯常的人设。而这绝对是一个戴森会把每一寸肠子都悔绿了的决定。

要知道他曾不止一次在媒体上,表达出对钱的嗤之以鼻:“我对赚钱没多大兴趣,我做戴森并不是为了赚钱。让我真正充满热情的是设计、发明,还有绘制和制作东西。”

简直比马老板还马老板。

戴老板虽然是腐国首富,依旧选择放弃这场只做了3年不到的造车梦,让小阿姨身边好几个年过三十的“戴粉”,伤心欲绝地打出一连串的喵喵喵。

比如敝司“瘦得快”代言人老杨。这位老牌单身少女从吸尘器、无叶风扇、吹风机、暖风机甚至台灯,都是戴森造。

甚至就在公布消息之后,她选择贡献“再买个落地灯”,来表达出自己对戴森造车事业的无限支持。

再比如敝司的钱筢子小丸子女士。尽管她老公已经和她苦口婆心再三分析了戴森相当不咋地的性价比,但她依旧坚持着将吸尘器、吹风机、卷发棒、空气净化器等等搬回了家。

虽然家里已经有了吸尘器、吹风机、卷发棒、空气净化器……

这两位“戴粉”的外貌性格气质内涵收入消费,绝对属于两个极端,却都坚信:唯有美食与戴森,最不可辜负。

(幸好她们不抽盲盒)

当然,她们也有共同的两大特点:女性,发量正好能hold住戴森吹风机和卷发棒的双重呵护。

只能说戴森果然是中国一亿脱发少女的快乐源泉。

它依靠着专门的头发科学实验室,研究了总长度超过 1600 公里的真人头发之后,不仅精准计算出中国脱发女性那盈盈一握的发量,更让大家由衷生出:“发量还是少的好”的感叹。

可惜,戴老板虽然预测出成年人最不可描述的发量,却没能预测出为他登顶腐国首富,打下半壁江山的亚洲“戴粉”的巨大能量。

小阿姨身边还有一位在驾校起码已经挂了5年号的女性朋友。她从2017年开始,不止一次地拍断肋骨表示:“戴森一旦把车造出来,我分分钟就回驾校从头再来!”

从昨天起,她打算不再学车了……

其实,对戴森一直持理性与保留意见的(发量无比感人的)小阿姨,也对詹姆斯·戴森昨天的“突然放弃”,充满了疑问。

因为一直以来,腐国戴老板的人设是不允许存在“放弃”这二字的。

比如他在最困顿的1980年代。

戴老板为了研究出一款不需要任何集尘袋的吸尘器,已经是一个实打实的待业青年——他不仅卖掉了曾经引以为傲的球轮小推车的专利,全家人还搬去了距离伦敦 100 多公里的郊外做农民自己种菜,老婆白天做老师晚上做画师全包了一大家子的开销,稍有空闲还得自己扯布DIY娃的衣服。

整整熬了5年,熬到全家彻底陷入债务危机,最终负债上百万英镑,戴老板依旧没有放弃自己家电发明家的梦想。

只能说不想当家电发明家的家居设计师绝不是好丈夫。

终于在1983年,在他失败了5127次,比爱迪生的失败案例多了3500多次之后,终于研制出了无尘袋双螺旋吸尘器G-Force。

G-Force诞生之后,已经荣升为家电发明家的戴森依旧没给家庭刨进一厘钱。他满腐国转悠推销着自己的吸尘器,但处处碰壁——没人愿意花高于其它吸尘器四倍的天价,来买戴森的产品。

甚至有伊莱克斯的厂商代表苦口婆心地劝他说:“算了吧,你是不会成功哒。”

直到3年后,他带着G-Force来到了霓虹——主妇们第一时间就被这款真空吸尘器迷得五迷三道的,纷纷掏钱。那劲头堪比第一次看到1950块钱富婆快乐仪般,令人目眩神怡。

戴老板终于不用再吃软饭了!

他每每回忆起这段长达8年的艰难岁月,都会首先感谢长跑:

“我年轻时曾坚持过一件事就是长跑,从一英里到十英里。在长跑中,你会经历一个痛苦的障碍。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研究和开发项目上,当失败盯着你时,有一个可怕的时刻。不过,如果你坚持了一段时间,你就会开始爬出它。”

小阿姨觉得,戴老板应该很久很久很久没跑步了。

1990年代,为了让G-Force杀回自己家乡,詹姆斯·戴森找到了鼎鼎大名的保罗·史密斯。请他先好好欣赏一下他所发明的真空吸尘器有多时尚。

史密斯老爷一看就上了头,直接给G-Force走了个后门,上了自家专卖店的柜台。

多年以后,史老爷对自己当初的这个决定依旧异常傲娇:“我在男装店里售卖G-Force,定价大概是400英镑。让戴森吃惊的是我卖出了那么多!比电器商店还多!”

戴老板彻底开了窍,他慢慢把戴森打造成一个轻奢品牌,很快就成为了时尚界的新宠,更成为了闻名遐迩的“中产收割机”。

据说,普通吸尘器藏储物间,戴森吸尘器必须摆在客厅的显眼位置——这个既虚荣又有效的“中产家居摆放定律”,就是从那时传下来的。

戴老板曾对《纽约时报》如此表示:“人们会想要买一些奇特的东西,只要那件东西有点儿用。”

但戴森的设计,岂止“有点儿用”那么简单?

它成就了如今中国成年女性最硬核的两种烧钱方式:抽盲盒,买戴森。前者代表着永远不想长大的“二次元”,后者代表着现实必须面对的“阶层”。

我们又爱又恨的抖音、小红书、推特和ins等平台,给戴森的加持标签大多是“白富美”、“高品位”之类的,充满了煽动性。

记得是2016年4月,全世界最著名的喵星人,老佛爷的心肝宝贝Choupette的ins上,突然出现一条消息:“谁是戴森的PR,我必须要有一个400美元的吹风机来料理我的毛。”

那时,戴森超音速吹风机还没上市,就成为了全宇宙时尚博主最想get的宝贝。

不过小阿姨坚持认为,中国“戴粉”的购买实力最赛高!

比如之前提到的,让老杨和小丸子等“戴粉”趋之若鹜的卷发棒,天猫售价3650元——刚出炉的华为mate 30也就比它贵300多。

但就是这款专为盈盈一握发量打造的美发棒,去年双十一期间1秒抢光!成为了当年100款最佳新品美容仪器榜的榜首。

而且,戴老板似乎已经忘记,当初这个黑色棍子+粉色甜甜圈的东西,是经过整整4年的研发才最终面世的。

某些核心部件,例如数码马达和气流技术的研究,起码耗费了10年的时间——怎么轮到了新造车,你才干了三年就选择放弃?!

戴森目前在科研上的经费投入为每周500万英镑,换算下来是每年2.6亿英镑。

而戴老板为自家新造车项目,3年里已经花了超过20亿英镑,约合人民币177亿……看起来肥肠庞大,但是我们无比熟悉的李斌同志曾说过一句名人名言:200亿人民币只是新造车敲门砖。

由此可见,戴老板显然是发现……新造车的钱根本不够花啊!

只能说他是个实诚的腐国实业家,根本就没摸到新造车的套路边角嘛,更完全小看了“中产收割机”的能耐,以及在中国的影响力。

当然更不能排除广谱的“口红效应”——那些买不起大城市一间厨房的白领阶层,只能依靠一个几千元的吹风机来满足心理刚需,以及对这座城市的归属感。

所以说,戴老板完全可以带着那辆已经造好的车(按照他的说法,这辆戴森牌电动车绝不是什么样子货更不是什么PPT),来中国搞一次空前盛大的预售,收一波价格不低的订金,而车辆的上市时间拖得久点再久点,完全没问题。

因为他曾无比傲娇地表示:“如果研制的不是一个划时代的产品,他宁愿把设计扔进垃圾堆。”

相信小阿姨,愿意为之提前充值的“戴粉”,肯定比保时捷taycan多得多得多!肯定会让李斌何小鹏等人眼红出血!

当然,千万不要脑子一热,决定将造车工厂搬到国内,这会直接伤穿中国中产阶层的心。

小阿姨突然想到,戴老板何不研发一款既能吸尘又能吹发型的电动微型车

一方面摆在相熟的奢侈品或潮品店里作展示,另一方面邀请全世界的宇博试乘试驾——如何一边开车,一边让世界变得更干净,让自己变得更美丽。

当然,必须要有中国小红书和抖音的白富美大V参与其中。

她们代表着广大中国中产女性的新气质新风貌——拒绝相信“一分钱一分货”和“价廉物美”这样的传统观念,发量不能过多,热衷公益事业。

田小姐什么的就算了,人家的内心已经属于贵族阶层。

如今,无数中国“戴粉”只希望戴老板能回到过去的人设,快些回忆起当年曾说的那句豪言壮语:

“我只是觉得,如果我放弃并做了一些明智的事情,我总会后悔的。”

来源:autocarweekly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100816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3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热文榜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