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评论
  4. Uber即将上市,一代明星独角兽如何颠覆世界?

Uber即将上市,一代明星独角兽如何颠覆世界?

AutoR智驾

图1

编者按:在经历十年的发展后,打车服务公司Uber即将上市,估值高达915亿美元。打车界的明星应用启发了新一代科技公司应对员工、客户以及商业运营等现实世界挑战的方式,而其上市不仅将创造更多的亿万富翁,也会鼓舞曾经在公司共事过的创业人以Uber的方式再次颠覆世界。

Uber即将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其估值高达915亿美元,与1997年上市的亚马逊、2004年上市的谷歌以及2012年上市的Facebook齐名。这也证实了这家科技公司所创造的全新世界观是正确的。

Uber前东南亚经理Chan Park表示:“这肯定培养出了一代创始人,他们现在受到鼓舞,要像Uber一样去解决其他科技公司还没有解决的现实问题。”

在联合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领导下,Uber开创了互联网经济的一个新阶段:移动的不止是信息,还有人,随之而来的是现实世界的混乱和复杂性。

“业界常常会批评他们步子迈的太大,违反了规定——但如果他们不这么做,这项业务就不会存在,” 风投机构Upfront Ventures投资者马克?萨斯特(Mark Suster)表示。

起初的Uber对世界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其商业模式在机场和体育场造成了交通堵塞,使交通高峰时间行车速度变得更加缓慢,并引发了传统出租车公司的抗议。要想逐个城市地解决这些问题,意味着Uber最大的突破不是在技术层面,而是在运营层面。

这也需要一种不同的才能。除了硅谷公司争相聘用的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毕业生之外,Uber运营主管瑞恩?格雷夫斯(Ryan Graves)还招募了来自不同背景的当地员工,从华尔街金融家到西雅图的前拖船控制员应有尽有。

在Uber创立至今的十年时间里,其有效利用了智能手机、GPS以及移动支付带来的社会变革,将共乘服务以及共享经济转变为主流,并把自身打造成全世界数千万人日常生活中的典型应用。

“和人打交道真的很难”

但Uber的成功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随着不断在全球扩张,该公司已经烧掉了来自硅谷、华尔街及其它地区投资者的逾100亿美元。而只有在低利率和对私人科技投资兴趣浓厚的时代,才可能进行这样的投资。

在此之前,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崛起往往得益于网络效应和纯粹在线分销的便利,但Uber的扩张策略与这些早期互联网公司的发展路径大相径庭。

2011年从高盛驻纽约办事处加入Uber的安德鲁·查平(Andrew Chapin)回忆道:“最初的6至8个月,为了让尽可能多的司机和乘客使用Uber,我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我在位于纽约皇后区和华盛顿高地(Washington Heights)昏暗的办公室里呆了很长时间。”

与苹果、谷歌和Facebook等公司高度集中硅谷园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Uber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分布广泛的组织,将控制权下放给其年轻的城市管理者队伍。

由于每周都有数百名新员工到来,因此很难对公司团队进行架构调整。一些前Uber员工表示,这也是2017年卡兰尼克遭遇公司文化问题的部分原因。2017年,卡兰尼克被指控其领导的公司骚扰、欺凌和歧视问题频发,随后这位联合创始人被迫离职。

然而,许多经历过这场混乱的人现在感到自豪。在他们看来,Uber在发展过程中比其前辈取得了更大的成功。“Facebook和谷歌没有与现实世界互动,”一位前高级经理表示。“和人打交道真的很难。”

Uber要求员工们“永远要积极进取”,而关键的增长指标就是他们的行动指南。公司的内部仪表盘为员工提供了一个窗口,让他们能够了解世界各地的城市业务是如何变化的,而这种变化在“一次编写,随处运行”的软件世界里相当少见。

“地方自治的理念,初创企业内的初创企业,以及分布式的数据访问,让我们变得非常敏捷,行动非常迅速,”Uber早期员工尼克·马修斯(Nick Mathews)如是指出。马修斯是Uber最早的几十名员工之一,在波士顿开拓了Uber业务。

开放的数据也催生了城市团队之间的激烈竞争。在每周一次的经理 “同步”活动中,卡兰尼克会详细询问经理们的运营细节,而手下人则争相兜售自己最新的“增长技巧”,以给老板留下深刻印象并胜过其他地方的同事。

马修斯表示:“能证明波士顿的业务比芝加哥或华盛顿更好真是太棒了。”马修斯目前是众筹市场Mainvest的联合创始人。“你会发自内心地想成为第一个分享东西的人。”

然而,他们的实验会在现实世界立即有所反应。有时候其结果对于Uber来说会产生负面效应。比如有一天,一次试用促销意外地让纽约市的所有出行都免费了一个小时。

有时候这也会招致客户的反对,比如在美国东海岸超级风暴桑迪过后, Uber实施了“峰时定价”(surge pricing)功能。Uber表示,提高车费是为了鼓励不情愿上路的司机提高服务。但公众看来Uber看起来像是在针对乘客趁火打劫。

不过,《Uberland:算法如何重新定义工作规则》(Uberland: How Algorithms Are the Rules of Work)一书的作者亚历克斯·罗森布拉特(Alex Rosenblat)表示,大多数情况下是司机们能直观感受到Uber总在不断进行修修补补。她对数百名司机的采访发现,频繁的变化让人们很难预测自己能挣多少钱。

“如果每个人都在不断地接受实验,你怎么知道每个人都得到了公平的报酬?”罗森布拉特表示。“这并不是说实验不好——你应该有一份可以保障生活的最低工资。”

Uber的早期员工坚称,他们在与司机打交道时并不像许多批评者所描述的那样冷漠和超然。有恐慌也有泪水,甚至会害怕招致司机的个人报复。

长时间的积聚后,Uber的举动在2017年招致了清算。卡兰尼克的拼抢策略推动了公司业务的高速增长,但在惹恼了监管机构、司机甚至员工之后,这些策略最终也毁掉了公众的善意。根据Uber自己在招股书中所述,数十万用户将其应用从手机中删除。

Uber的馈赠

如今,在经历了一番“彻底失控”的岁月后,许多Uber员工开始自己创业。他们创办的初创企业涵盖了从营销业务、电动摩托车等新产品,再到机器人和自动驾驶卡车等诸多方面。

罗森布拉特表示:“Uber成为了一种为人们提供便利的颠覆性技术服务的营销代名词。”“如果你能颠覆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的市场,就会带来很大的套利空间。但你无法在诸如医疗保健这样的领域做到这一点。”

然而,由于诸如Moving Capital等专门投资于Uber员工的投资者网络已经形成,风险投资家乐观地认为,Uber留下来的将是一批雄心勃勃、久经磨练的初创企业。

伦敦风投机构Balderton Capital 投资者Lars Fjeldsoe-Nielsen 表示,“从现在开始的十年间,我相信Uber前员工所创办企业的价值和社会影响将超过目前如日中天的FAANG公司(Facebook、苹果、亚马逊、Netflix和谷歌)。”Lars Fjeldsoe-Nielsen也曾经是Uber员工,他补充说,“他们在Uber的独特经历鼓舞自己应对能够改变社会的巨大挑战。”

后记:

Uber发展时间表

2009年3月

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旧金山推出了“UberCab”应用。

2010年7月

Uber应用程序开始将旧金山的乘客与家用汽车联系起来,近一年后这种服务在纽约上线。当时,用户只能以1.5倍于普通出租车的价格租用黑色豪华轿车服务。

2012年7月

Uber应用在伦敦上线。同月,Uber推出普通打车服务UberX。

2014年8月

拼车服务UberPool在旧金山推出,允许用户共享车费和分摊费用。

2015年4月

Uber在美国上线外卖平台。

2016年9月

Uber开始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测试自动驾驶汽车。

2016年10月

Uber司机在英国赢得了一场法律战,他们被归为“员工”而非独立承包商,有权获得最低工资和加班工资。目前Uber仍在对这一裁决提起上诉。

2017年6月

卡兰尼克被迫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此前有人称他未能解决公司的“不道德文化”。

2017年8月

Uber董事会选择Expedia掌门人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为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

2018年3月

Uber旗下自动驾驶汽车在亚利桑那州坦佩市撞死一名横穿马路的女子,Uber暂停自动驾驶汽车的测试工作。

2019年4月

Uber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

来源:AutoR智驾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pinglun/90808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48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