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技术
  4. 自动驾驶的2018年进化史,一个消逝的生命与商业落地急行军

自动驾驶的2018年进化史,一个消逝的生命与商业落地急行军

AutoR智驾

全球自动驾驶产业在2018年极具戏剧性。

它从调戏Uber开始。

在美国时间3月20日亚利桑那州坦佩市的夜晚,伊莱恩·赫茨伯一次莽撞的横穿马路与一辆自动驾驶沃尔沃XC90相撞,最终不幸身亡。

图1

49岁的中年妇女伊莱恩·赫茨伯格(Elaine Herzberg被确认成为自动驾驶实路测试以来被碰撞致死的第一人。

无论伊莱恩·赫茨伯格是否愿意,她都将与2016年5月那位驾驶特斯拉Model S半自动驾驶汽车在佛罗里达高速公路上与一辆半挂卡车相撞不治身亡的约书亚-布朗(Joshua Brown)一样,成为自动驾驶一步步进入类社会以来,被铭记的人物。

这无疑是一幕悲剧,因为她的死亡,Uber的自动驾驶测试已经终止,受此影响。

同一天,丰田宣布暂停全美范围内的自动驾驶道路测试项目。

丰田称,之所以暂停在美国地区的测试,并不是因为对自动驾驶技术的担忧,而是考虑到测试车辆中驾驶员的因素。如遇突发情况,坐在驾驶座上的驾驶员需要操控自控驾驶系统。

今年1月,丰田与Uber达成合作,以便开展网约车和物流服务。

丰田也对Uber有所参股,但尚不清楚丰田所持比例。

不过,彭博社曾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称,丰田所占股份不多,更多是为了借此为窗口了解汽车共享的市场运作模式。

2016年5月,双方达成合作,丰田为Uber驾驶员提供汽车租赁服务,消费者买丰田车开Uber,可以用Uber的服务收入来还贷。

事故还在继续。

5月的第一个周五。

图3

亚利桑那州Chandler,Waymo的一辆自动驾驶汽车卷入了一起车祸中。

当时本田轿车正在沿着钱德勒大街向东行驶,为了避让另一辆车而撞向了Waymo车辆,发生车祸时Waymo车辆处于自动驾驶模式,行驶速度不超过45英里每小时(约72.4公里每小时),最后事故造成了部分人员轻伤。

事故发生后,当地警方称Waymo车辆并没有过错,“Waymo车辆只是在错误的时间出现在错误的地方,车辆和驾驶员并没有任何错。”

图5

可没多久,Waymo向菲亚特—克莱斯勒(FCA)公司采购了62000 辆 Pacifica 混动厢式车用于打造无人驾驶出租车队。

这意味着尚未成熟的无人汽车开启了商用推广第一步。

在这项服务中,与庞大的购车量相比,恐怕对普通人来说更具吸引力的是 用手机APP叫一辆Waymo自动驾驶汽车。

这笔交易之后,软银愿景基金将获得通用旗下Cruise Automation公司19.6%的股份,而 Cruise Automation 的估值也因此达到115亿美元,并且估价暴涨。

John Krafcik 此前经常提到 Waymo 的四大未来商业前景,包括打车、物流、私人拥车和城市合作。

12月初,Waymo在打车这条路上开张了。

Alphabet的自动驾驶子公司在美国凤凰城郊区推出了首个商业自动乘车服务Waymo One。但是却有一个规定,只有参与了试驾项目早期阶段的乘客才能进入试驾,入选的“早期乘客”(Early Rider)大约400人,而且必须要住在凤凰城附近的四个郊区之一。

这项服务和Uber、Lyft类似,乘客在Waymo one的APP上输入起点和终点后,上面就会显示估算价格,收费跟其它网约车类似。

根据外媒The Verge的测试,从Chandler市中心到约3英里外的咖啡厅,耗时8分钟左右,费用是7美元多一点,这接近使用Uber或Lyft的费用。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给出了这么高的评价。

图7

一些体验过的乘客表示,现在的乘坐的体验比此前要更加成熟,但仍然面临一些明显的问题。

例如,当到达人行道时车辆有时会出现急刹车的情况,如果距离行人太近,它还可能会短距离地进行倒车。

有体验过该服务的外媒表示,这些车辆在处理复杂交通问题时仍然“挣扎不已”,远不如人类司机。

同样,在这片充满梦想的热土上,一家来自中国的初创公司图森未来创建的自动驾驶车队已经已经帮助多家客户实际运输货物,并产生收入。

图9

在国内,这家公司也面向港口等半封闭货运枢纽场景的内集卡也已经安全营运超过 200 天。

它只是国内众多自动驾驶初创公司一个缩影。

这一年。

驭势科技与上汽通用五菱共同向用户交付了首批搭载无人驾驶-智能泊车服务的宝骏E200,该车由双方合力研发完成,无需人工介入的智能泊车功能真正为用户解决了日常停车难的问题。

图11

智行者已经在物流配送、道路清洁、甚至是共享汽车领域进行投放应用,与包括京东、百度、德邦、美团在内的企业展开了互联网商业合作。

当然,这一领域中国车企岂能掉队。

发布会到开放日,自动驾驶演示已成为不可或缺的一环,像新能源汽车一样,自主品牌也想通过自动驾驶技术完成一次所谓的变道超车。

7月的Baidu Create 2018百度AI开发者大会王传福与百度总裁张亚勤站上同一舞台。

图13

这是一场自动驾驶行业未来发展的深度对话。

王传福称,“开放是汽车行业大趋势,未来汽车的竞争不仅是硬件的竞争,也是软件的PK。比亚迪的定位是标准化汽车硬件的供应商,也是全球第一家开放汽车硬件体系的公司,比亚迪与阿波罗的合作希望能够赋能全球的智能汽车行业,让这个巨大的行业无所不能。”

可能是说完句话,也可能是看见百度AI开发者大会所带来的影响力,仅仅过去两个月。

9月,以“开放·创未来”为主题的比亚迪全球开发者大会在深圳举行,比亚迪正式发布D++开放生态。

图14

开放的比亚迪在ADAS智能驾驶辅助系统用户体验层面已超越众多合资品牌。

11月末,中国重庆垫江试验场汇集上百家媒体参与一场由长安发起的“最大规模的自动驾驶车巡游”吉尼斯挑战。

在全程3.2公里路程中,五十六辆长安汽车组成的自动驾驶车队紧紧排成了一条线,车队在直道弯道中交替切换,并井然有序地在试验场的高环道路上保持匀速行进,最终结果显示五十五辆车成功完成挑战。

这是一次成功的公关活动,对于提升长安汽车的科技形象助力很大,不过,作为中国汽车品长安汽车正积极的与互联网公司进行合作的态度,而所呈现出愈来愈开放的心态,也为实现中国汽车的独特性格奠定基础。

BAT三巨头在汽车企业之间进行着圈地运动,并已进入中盘。

百度、阿里、腾讯,分别从车载系统+自动驾驶、车载系统+电商、车载系统+社交向车企靠拢。

看似一致、但其布局各有差异,并且密不可分。

临近年底,北京的气温在0摄氏度上下来回游走,后厂村一群无人驾驶工程师无视把树枝刮得光秃秃的北风,百度Apollo向所有人又交出了一张诚意满满的成绩单。

图16

百度Apollo再获北京市颁发的20张自动驾驶路测牌照。

就在前一天,百度Apollo获得了天津市颁发的首批自动驾驶路测牌照。截至目前,百度Apollo获全国牌照数量超过半百。

国家参与的力量。

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等三部门发布了三部委联合印发《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全文,该试行办法对目前各地城市放开智能网联汽车实路测试的测试主体、测试驾驶人及测试车辆,测试申请及审核,测试管理,交通违法和事故处理等进行了明确规定。

该办法对于规范各地的智能汽车测试设立了具体标准,规范自2018年5月1日起施行。

综观这一文件,这是目前以中美欧三国在争夺新一代智能驾驶汽车未来上最为开放的文件,客观意义上意味着中国所有城市均可以开放自动驾驶汽车实路测试。 

这一办法显然总结2018年以来,上海北京等地的自动驾驶路测法规相继出台落地,以及目前因自动驾驶路测导致的一系列事故总结的经验。

虽然在众多细节上对申请自动驾驶路测的车辆进行了限制规范,但对于自动驾驶上路导致的各种法律责任义务有了清晰的规定,将大大有利于这一行业的发展。

本次工信部、公安部、交通部三部委联合印发《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即相当于给各地自动驾驶路测打开了绿灯提供了纲领,而自动驾驶汽车也将在北上广深之外的更多城市出现。

过去3年,全球资本市场已在无人驾驶产业投入5000亿元,这是对未来3-5年商业落地最大的赌注。

虽成果斐然,却也给市场一记耳光,当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之时,频发的自动驾驶事故,也为自动驾驶的发展蒙上一层阴霾。

繁荣背后,暗流涌动。

投资还在继续,但也不缺少惊喜。

来源:AutoR智驾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jishu/85349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65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热文榜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