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农村的“电动爹”可真难伺候啊!

农村的“电动爹”可真难伺候啊!

新能源行业观察

新能源前瞻(ID:xinnengyuanqianzhan)原创

文 丨 沈十六

编 丨 和 畅

春节期间,在福建福州工作的林苟特意开着30万元买的电动车招摇回村。结果,本想风风光光回家的他,却摔在了“充电桩”身上。

“市里的快充充电站多,但我从村里去市里要跑近30公里。一来一回就是60公里,恐怕车子还没开到充电站,车就得歇菜。省道虽然也有快速充电桩,但最近的充电桩也在5公里外,来回要跑10多公里。”

林苟对此深表无奈,他去附近景点旅游,开车也就15公里左右。但是,如今为了充一个多小时的电要跑10公里,总有种白充了的感觉。

根据国家能源局和公安部数据,截至2023年底,我国充电基础设施累计数量为859.6万台,而全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达到了2041万辆,即我国车桩比为2.4∶1。这距离工信部提出的“2025年车桩比2:1、2030年车桩比1:1”的目标仍有较大差距。

中国充电联盟主任刘锴公开表示,当前的国内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主要以城区和高速公路沿线为主,而乡镇农村地区充电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其中,乡镇农村公共充电桩的保有量占比不足5%。

而这5%的保有量中,恐怕还夹杂着“僵尸桩”。

01

为找充电桩,开车10公里

林苟经过近半个月的“侦查”后表示,他可以严肃地告诉大家,村里的充电桩不仅少,而且还都是慢充。“至少要七八个小时才能给车充满电。只能是在下午的时候把车开过去,第二天再把车开回来。”

问题就在于,车子在充电,林苟如何回家?步行十公里费腿,让朋友花一小时接送自己又费朋友。他根本不敢在慢充桩充满电。“基本上,我会在返回家的路程中留意途中的充电桩,有时候还会特意多绕两三公里的路找充电站。”

事实上,不仅仅是在广西的林苟觉得在农村充电麻烦,家在北京远郊区的田意也有同感。

来源/新能源前瞻拍摄

田意平时在北京五环内工作,老家在房山琉璃河。以交通环境和居住环境、配套设备而言,他所在的老家无疑属于“农村”范畴。

“平时都是在家里的充电桩充电,偶尔也会在高速服务区、商场里的充电桩充电。我第一次在老家找公用充电桩,还是通过高德地图搜索。”他表示,自己会在电量还有20%的时候就感到焦虑,因此在离家10公里范围内,找了5个充电站提高自己的安全感,保证能顺利到家。

单单就今年的充电桩(包含慢充)数量而言,田意表示,“数量比前几年多,但是存在损坏后不及时维修、燃油车占车位情况严重等问题。”

田意常去的充电站拥有6个充电车位,除去附近居民给车充电外,一般会有2个空闲。

考虑到充电桩距离远、充电速度较慢、夏天电压不稳容易断电等问题, 田意一般会在焦虑的时候就近找慢充桩充半小时。“家里就有充电桩,所以不需要充满,够我回家就行。”

02

百万投资农村充电站,是“自杀式投资”?

“多数投资者不愿意在农村建设充电站,一大原因是利用率太低了。”曾斥资百万元投资大型充电站的邓强向新能源前瞻透露,过年期间,有不少朋友与他交流了投资充电站的事情。

据邓强了解,在四川省的城市地区,经济情况比较好的充电场站全天的平均利用率在70%左右;中等的一般在40%,低的应该在20%以内。而农村充电站的利用率,一般仅有30%,甚至更低。

“较2023年而言,2024年充电站的利用率整体还有点下降,未来可能还会下降5%。这会导致利润率大幅下滑。”邓强表示。

广州丹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林重点认为,自建站生意经就是“抢夺中心区域的场地”。

林重点表示,在城市发展稳步向前的前提下,在中心区域建站属于安稳型投资,几乎稳赚不赔,而且赚的也不会少。他以广州、深圳为例介绍,扣除一些荒凉地、无证地、短租地等,适合建充电站的好位置几乎没有了。但在中心区域外建站,大部分情况就属于“自杀型”投资了。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也认为,充电站选择在城市商圈、交通枢纽等车流量高、用电需要高的地区,才能保证利用率。

就农村的基本设施以及电动车车主密度而言,农村充电站的利用率很难有保障。

来源/受访者供图

邓强透露,农村充电站的主要受众,其实是附近的物流车队、滴滴司机、货运司机等。“主要就是靠这些运营车队来充电赚钱,很难通过其他手段来扩大营业收入。”

邓强测算,一个充电站的月收入是2-3万元。就目前的使用率,充电站一般能够达到30%的毛利率,每个月利润在6000-9000元。

如果要保住毛利率,充电站经营者只能把“缴费的痛苦”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只能提高充电站的服务费的价格,甚至会将服务费价格提升到3元。届时,电动车的使用成本大约会与油车持平,恐怕就更没人选择开电动车了。”邓强如是说。

03

农村“一桩难求”何时休?

显然,投资充电站,并不简单。

中国城市发展研究院•农文旅产业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袁帅向新能源前瞻表示,由于农村地区的用电需求相对较低,充电桩的使用率也可能较低。因此投资者在考虑建设充电桩时,可能会因为投资回报周期长而犹豫。此外,农村地区的充电桩分布广泛,维护和运营难度较大,这也限制了充电桩在农村地区的布局。

这点,相关从业人员深有体会。《新京报》援引环京地区某充电站的工作人员介绍,建设充电站或安装充电桩首先需要考虑的就是电力情况。大功率快充桩需要足够的电力容量,而乡村的公共变压器无法满足需求,进行相关改造无疑增加了成本。

邓强也表示,建设充电桩需要向相关部门审批流程。考虑到农村电压不稳的情况,还需要加变压器,还要有专人运营、管理充电站。

邓强更愿意推荐投资者建设小型充电站。“就我个人经验,三个以下的充电桩审批流程能更简单,对电压的要求也较低。往往能够在酒店、运营商原有变压器的基础上进行设备升级。”

浙大城市学院文化创意研究所秘书长林先平表示,如果小型充电站能够有效地覆盖到农村的各个角落,并且提供足够的充电服务,那么它有可能解决充电桩数量少的问题。然而,这需要精心设计的布局和服务策略。

比小型充电桩更便捷的,是移动充电车和移动超充机器人。

据贵州网报道,电熊猫移动充电车在2023年已在成都试运营,用户只需要在小程序下单,熊猫司机就会驾驶“智慧移动电源车”上门充电。

移动超充机器人不仅可自由移动,服务不同区域的用户,还更有性价比。林重点曾向新能源前瞻透露,他们在广州建充电站,平均一把充电枪的成本是6-9万元,即一个充电桩的成本为12-18万元。而一台容量为70kWh的移动超充机器人仅为9.9万元。

来源/黑马原力官网 新能源前瞻截图

此外,林先平和袁帅提出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以及引导农村合作社合作开发充电站和等建立充电设施共享机制措施,可以有效地扩大充电站的服务范围和影响力。不过,这些策略的实施需要具体考虑当地的情况,包括地理、经济、社会和文化因素。

当然,加油站转型为快充站也是一个渠道。据报道,中石油和中石化对于转型持积极态度。

总的来说,解决农村充电桩数量少、充电慢的问题需要政府、企业和社会的共同努力。通过加大政策扶持力度、引导农村合作社合作开展充电站、加强技术研发和推广等多种方式,可以逐步推动农村地区充电桩的建设和发展,为电动汽车的普及和绿色出行提供更好的支持。

参考资料:

《充电桩下乡迈过几道坎》,来源:农村日报;

《除了成本,充电桩“乡县全覆盖”还有哪些难题待解?》,来源:新京报。

*题图及文内部分配图来源于新能源前瞻拍摄。

*文中林苟、田意为化名。

*免责声明:在任何情况下,本文中的信息或所表述的意见,均不构成对任何人的投资建议。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新能源行业观察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221761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11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新闻推荐
热文榜
日排行
周排行
第一电动网官方微信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