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汽车制造商“不务正业”的朋友圈

汽车制造商“不务正业”的朋友圈

界面新闻 周纯粼

汽车公司拥抱了100年的“朋友圈”正悄然发生变化,除了传统的发动机变速箱和底盘系统供应商们,一大批名不见经传的初创公司正在与汽车制造巨擘碰撞出火花。   

小公司的大魅力

9月6日的上海,被沿海城市独有的台风暴雨天浇灌得如一个VR水上乐园。而这并没有阻止位于雪野路35号的BMW上海体验中心内来自中国科技创业公司与全球豪华汽车制造巨头宝马之间的对话。

“请勿抽烟”,当商汤科技的工作人员在一台宝马X5内叼起一根烟时,中控显示屏上弹出了这句扫兴的提示——忠言逆耳,这句提示可以为你避免在上海街头可能遭遇的“2分/200元”罚单。

这并非搭载于宝马X5上的量产技术,而是宝马与“商汤科技”合作后,为后者提供的技术展示载体。

通过车内位于仪表板上方的摄像头作为硬件,并结合商汤科技基于计算机视觉技术的智能车舱解决方案,可实现一系列潜在功能,如手势识别、疲劳检测、分心检测、视线追踪、驾驶员危险行为识别等。

拥有103年历史的宝马在全球汽车行业的地位毋庸置疑。商汤科技AI部门销售总监Larry Yan对宝马对于未来技术的拥抱和热情感到十分惊讶。

“宝马本来没必要关注小的创新公司”他说:“不过,我们的公司也从去年8月的1800多名员工至今成长到4000多名员工,业务也遍布阿联酋,中东,欧洲等地,我们的全球化经验可以助推宝马。”

上述基于AI技术的智能座舱项目从意向到合作落地,双方仅花了3个月。

在另一辆以宝马新7系为原型的测试车中,人们可以通过手指对空气中悬浮的成像进行交互操作,可实现隔空触控,对车内娱乐菜单进行选取和播放。

这套由宝马与“衍视科技”联合推出的车载3D全息系统方案,利用全息人机交互技术能够实现在空气中全息影像,这被认为是未来娱乐信息系统的新型交互。

相比全系投影这类略显概念化且很大概率会受到严格交规管制的技术,“他山科技”与宝马合作的智能座椅项目与车辆本身显得更为融合。

这家初创公司在一块平淡无奇的座椅靠背托板里加入了四层感应技术。通过座椅头枕内部的投影机投射后,它不再是一块只能放置笔记本电脑的托板,而变成了一块能够响应用户的手势唤醒以及悬浮、触摸、按压等操作指令,从而控制车内娱乐系统的智能操控面板。

同时,为了节省电动座椅调节系统的成本,这家公司开发除了一套触摸按压式一键调节功能——将手指按压在座椅侧下方的触控板上,通过手指的上下前后移动,座椅会相应进行调节。

“相比当前主流的采用多个拨扭调节座椅位,这套触控系统的成本可以降低40%”他山科技工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即便身为初创公司,但宝马对其提出的质量与性能的要求可谓苛刻,这一度让Michelle Ding压力巨大。

作为他山科技的市场总监,她觉得“与宝马的合作是难得的机会,即便从意向到拿出成果仅有1个半月的时间,我们还是完成了”。

Ding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如果能和宝马合作并获得了认可,那么我们就有能力和任何一家公司合作。”

20%的成功率

在项目展示的多家公司中,梅卡曼德机器人是一个特例。相比将智能赋予车辆,这家公司则将智能赋予了工业机器人。

采用深度学习、3D视觉、智能路径规划等AI技术,为物流、制造等行业的客户提供一套完整的AI+3D+机器人的智能解决方案。

据介绍,这套智能机器人系统可以用于拆码垛、上料、定位、分拣、装配、拧螺丝等常见生产场景,预计可节省60%-80%的硬件成本。

梅卡曼德CEO邵天兰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今年3月份参加了宝马北京创新日活动后,仅过了3个月,他们就获得了英特尔的投资。

在他看来,科技没有局限性。“我们有各国同事,韩国、东亚也有我们的销售同事。大家说中国是创新中心,但我觉得要谦逊。每个国家都有优劣势。我喜欢中国因为很多年轻工程师愿意在初创公司努力工作。”邵天兰说。

“即便将全世界最优秀的人组成团队,那么创业成功率也不会超过20%,对于我来说,可能只有10%成功率”他说。但与宝马的合作将令创业的成功率更高。“中国消费者开放性更强,他们愿意尝试新技术。”

“宝马初创车库”项目

邵天兰之所以认为与宝马合作成功率更高,这是一个名为“宝马初创车库”(BMW Startup Garage)的项目。

上述项目只是众多项目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些。

早在2015年,宝马便在全球建立了“宝马初创车库”,其主要职能是寻找高潜力的初创公司,将其解决方案与宝马业务部门的需求相匹配。

作为宝马集团的“风险客户”部门,其在初创公司产品、服务或技术尚未成熟的早期阶段就成为其客户。

值得注意的是,与风险投资相比,宝马购买初创公司的早期产品、服务,而不是其股权。

现在,宝马初创车库来到了中国。

中国是数字化和信息化的前沿阵地,在宝马践行A.C.E.S.(注:自动化、互联化、电动化、共享化)战略时,“我们能够通过初创车库与其中最优秀的创业公司合作,获得最前沿的技术成果和多样化的创新理念。” 宝马集团中国技术中心总监李彼德(Peter Riedl)介绍。

中国在宝马的研发布局版图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位置。这家汽车制造商将通过与政府平台、科研院所、风投机构、咨询公司、孵化器等机构的合作,发现有潜力的创业公司,邀请他们参加一年一次的宝马中国开放创新行系列活动,向各部门展示他们的新科技。

“通过成果展示,这些创业公司有机会与我们的研发部门合作,将技术与车辆的应用场景结合实现商业化。”一名宝马集团的专家介绍。

5G真实自动驾驶实验

此外,今年7月,宝马宣布在5G移动网络应用方面与中国联通达成合作,以带动自动驾驶、车载互联等一切以数据为基础的业务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

在此次活动现场,宝马利用了中国联通在上海的5G真实商用网络环境,首次展示了5G环境下自动驾驶远程控制功能。

“4G网络下的传输延迟为200ms,它无法实现车辆的远程控制。因为当我们接收到车辆‘实时’画面再远程为它执行制动等操作时,它早已开出去几十米。”宝马工作人员介绍:“5G网络下的往返延迟为10-20ms,一台时速120公里/时的汽车大约行驶10公分,这样的传输速率足以让我们实现对自动驾驶车远程托管需求的应用。”

在美国SAE划分的自动驾驶标准中,L5级别以下的自动驾驶都需要有驾驶员在突发情况下对车辆进行接管。

而宝马展出的这台像游戏机房赛车仿真游戏的模拟器则更进一步,在外场车辆内配备有安全员的条件下再加一道“保险”。该功能有助于为自动驾驶模式的按需出行提供人性化服务,并能够在紧急情况下提供更高级的安全保障。

可以想象,若干年后你打到一辆自动驾驶出租车或许并非由汽车系统自行控制,而是在某处服务中心的接待员在进行“远程驾驶”。

需要指出的是,驾驶这台模拟器也是需要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驾照的,因为它所连接的是一台台路上的真实汽车。

前瞻科技的“风险”

美国汽车制造商福特曾经尝试过宝马的做法。

前掌门人马克·菲尔茨执掌下的福特风格曾十分开放。2016年,在这位拥有前瞻眼光的职业经理人带领下,福特成立福特智能移动有限公司(Ford Smart Mobility LLC),作为该汽车制造商新型交通服务计划的一部分。

福特汽车董事长比尔·福特也认为,“在自动驾驶、电动车等领域,我们充满了竞争力,因此无论在什么时候,我们都不会与时代脱节。”

不仅如此,福特是在可回收环保材料中投入最多的汽车制造商之一。

2016年5月25日,福特宣布自己成为全球首家有能力以二氧化碳为原料开发配方并测试新型发泡材料与塑料部件的汽车制造商。

此类新型发泡材料可被应用于座椅以及发动机舱生产,预计每年将减少使用超过21.2万吨的石油产品,从而进一步削减福特产品对化石燃料的需求。

但由于过于“不务正业”,且在新技术领域的投入短期内看不见回报,马克·菲尔茨被因此被“劝退”。

而现任福特CEO韩恺特也是一位拥有出行领域背景的老手。7月初,福特与大众和自动驾驶Argo AI联合宣布,大众汽车与福特汽车将共同向自动驾驶汽车技术平台公司Argo AI投资。

对于2018年在华销量同比下跌37%,今年略有复苏的福特汽车而言,似乎已经不太在公开场合谈论他们的“周边业务”了。

虽然在福特汽车全球汽车业务总裁韩瑞麒看来,“中国销量近期已经趋于稳定”,但“加速产品研发和投放速度”的优先级显然要高于“研发前瞻科技”。

或许有了其它制造商的前车之鉴,在汽车业务之外的前瞻领域,日本汽车制造商依然相对谨慎。

东京奥运会上的新物种

今年5月2日,丰田汽车宣布,丰田研究院风险投资部门丰田AI Ventures将开设第二个1亿美元的基金,专门用于针对人工智能和移动产业的早期初创企业的投资。

在更早之前,这家车企向东南亚出行公司Grab投资了10亿美元,这已经是丰田在科技领域单比最大的投资额。即便其在投资中国滴滴的时候,这个数字也仅仅是5亿美元。

丰田汽车旗下的AI Ventures对于投资回报率的关注成份依然较多。AI Ventures董事总经理Jim Adler在接受《美国汽车新闻》采访时曾表示:“随着移动领域的发展,我们看到了潜在的巨大机遇。我们需要确保我们有足够的资金来寻找更多优秀的初创企业,并因此获利。”

在2017年7月,这家总部位于硅谷的公司曾注入1亿美元推出其首支基金,这支基金与其它风投公司一样以获利为目的。

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在第一支基金筛选投资的19项投资中精心设计了一个多样化的投资组合。比如,自动驾驶航天飞机供应商May Mobility、电动垂直起降公司Joby Aviation和认知人工智能公司Intuition Robotics等早期初创企业都是该公司的首批投资对象。

今年早些时候,Jim Adler在《Shift: The Mobiliy Podcast》博客上曾谈到了自己的投资策略,并且表示对于公司第二笔基金,这一理念也并没有改变。

他说,到目前为止,他和他的团队对1500多家公司进行了审查,现已针对其中19家开展投资。

但这并非说明丰田对汽车技术的投资减少了。“随着商业模式的发展和分化,我们在微移动领域看到了更多机会,比如硬件即服务。将硬件和成本分离到服务中,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趣的。而对于这个变化,我喜闻乐见。” Jim Adler说。

丰田的e-Palette的概念车就是丰田对新商业模式的预测下诞生的产物。丰田在2018年宣布要在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使用这款“可自定义”的自动驾驶车。并与包括亚马逊,马自达,必胜客,Uber和滴滴合作。

它有三种尺寸,从4米到约7米,灵活可配置的设计用以适应各种设备和更广泛的用途。例如,亚马逊或必胜客有一天可能会使用e-Palette进行自动化交付,而Uber则会设想自动驾驶共享车。这个概念可以是任何东西,从移动酒店房间或工作区到食物卡车或轮子上的弹出式商店。

因此,一辆特定的车辆可以在白天作为公共交通工具,并在一夜之间迅速转换为运输包裹。即使外观可以通过改变外部图形快速切换。

持续扩展的朋友圈

无论是宝马与初创公司的深度合作,还是福特们的直接收购,抑或是丰田这类成立专项基金进行投资的做法,汽车制造商早已脱离固有的思维模式,向那些看似遥远的概念投入精力和金钱。

当一台车上纯粹的“两大机构、五大系统”架构被颠覆,当汽车逐渐变成一台由电路、电池、芯片组成的移动计算机的时代,汽车制造商想“独善其身”更是天方夜谭。

“不管是不是汽车行业,搏杀只存在于基层,如销售商们;而上层的逻辑总是合作共赢。”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张啸林评论。

汽车制造商们因此开始“不务正业”,他们的合作对象不再仅仅是传统供应链上的博世、大陆、博格华纳等传统Tier1,而是与各种领域的各种公司合作。

他们积极拥抱数字化、电动化、自动化、共享化的“朋友圈”——这些曾经看起来和车企本职业务并没太大关系的领域。

但就如斯宾塞·约翰逊所说“世界上唯一不变的就是变化本身”,没有人想成为第二个“柯达”。而当前车企的不务正业或将在未来某一天成为其生存下去的救命稻草。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周纯粼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98770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29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