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蔚来秦力洪:与时间做朋友,在泥潭中奔跑

蔚来秦力洪:与时间做朋友,在泥潭中奔跑

汽车头条 沈楠

作为造车新势力的网红级“排头兵”,蔚来似乎一直都处在风口浪尖之中。今年这个夏天同样不安生,召回、亏损与分拆业务,让这家中国特斯拉屡屡被头条。

实际上,蔚来以其融资能力最为生猛、产能布局最为宽阔、造势能力最强,一直都是中国造车新势力的标杆存在,但毁誉参半几乎成为了评价蔚来的常态。

一方面,蔚来作为炙手可热的头部玩家,是成色最足的“中国版特斯拉”。此外,蔚来车主的用户满意度更是牢牢占据造车新势力榜首位置,正如爆款文章《那些离开蔚来的年轻人》里所言,“蔚来有一句话叫傻傻地对用户好。”

但另一个版本则是,登陆纽交所近1年以来,期间股价最大跌幅高达74.57%,市值较高峰时期缩水逾9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40.41亿元)。今年前7个月,蔚来共计交付汽车8379辆,仅占公司销售目标的21%左右。

哪个版本才更加接近真实的蔚来呢?记者对话蔚来联合创始人、总裁秦力洪,请他庖丁解牛处于十字路口的蔚来。

图2

“打开蔚来的钥匙”

显然,对于这次专访,秦力洪是有备而来,有话要说。他开门见山地就先做一番“自我检讨”,蔚来团队在过去近年一直是处于急行军的状态,相对同媒体与外界的交流属于比较少的,造成了外界很多人对于蔚来的误读与误解。

而这次2个多小时的专访中,堪称是干货密度极高,秦力洪不仅一一回应了外界的流言,还“剥开”了蔚来的层层外壳,抽丝剥茧地还原了诸多战略动作背后的蔚来逻辑究竟是什么。

正如他所说,希望能够提供给包括记者在内的外界一把“读懂蔚来的钥匙”。

针对目前的裁员、架构调整、资产整合方面的动作,秦力洪期望外界不要一一去割裂地去看,更是要跳脱出来,站在一个更大的蔚来发展历程上来看,实际上,追根溯源,蔚来成立的初衷是什么?这是读懂蔚来逻辑的关键所在。

为什么蔚来要傻傻地用户好?为什么会在换电服务上屯有重兵?就在于蔚来的出发点不是造一部高端电动车,而是要在提供愉悦体验和生活方式上做点新文章。

“我们有一个终极目的,就是我们的主业是做高性能智能化的电动车产品,但我们公司的终极目的是要给大家提供一个比较愉悦的生活方式。”

“整个汽车市场最缺的是消费者的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感觉。”在他看来,蔚来的价值在于究竟怎样能够让用户感到愉悦,这是这家企业出发点。

“蔚来说的用户企业绝对不是在战术层面以用户为中心,聆听用户的声音等等,虽然我们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它是更高层面的东西。”秦力洪说道。

图3

如果说汽车产品电气化与智能化是天时、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新能源市场是地利,那么,站在风口的蔚来期望的是牢牢把握住民心。

秦力洪就形象地举了《三国演义》中的例子,“就像《三国演义》里的刘备,他在每一次战略转移的时候都要带上老百姓,一天走十几里,被围剿,被追击,所以才有长坂坡的典故,最后才得以三分天下。” 

“从军事角度来说他很傻,但刘备能够成为三足鼎立一方的势力就是因为他这种傻,他不是一个极致追求效率的人,他会照顾到别人的心情,蔚来也是这样的!”秦力宏斩钉截铁地表示。

于大家目前热议的蔚来商业模式的话题,秦力宏表示,蔚来做的最主要的是按照用户体验最优的原则,和社会基础设施的改变做了一个重构而已。“它没有什么颠覆,革谁的命。”

“如果今天蔚来平均每个月交付5000台,蔚来干的所有事都会成为经典教科书,就是对的无比的对。”现在蔚来遭遇到的困局并非是商业模式不行,而在于现阶段规模效应还没有做充分。

“要看穿商业模式,不是这个模式不行,是构成这个模式的某个要素还没做到。哪个要素没做到,我们的规模经济,我的车还不够多。”

在秦力洪看来,所谓的互联网O2O的经济就是要有网格效应,网格效应的前提就是得有基础的量。“我觉得我们现在蔚来面临服务模式最大的挑战就是,我追求一个很高的服务标准,但车辆保有量还没有达到基准拐点的量,我就要做一个抉择。”

图4

“在飞驰的火车上换发动机

当然,创业本身是一件高概率失败的事件,造车更是如此。

少年有少年的烦恼,中年有中年的苦闷。

从他的言语之中,可以看到蔚来内部也正在进行深刻的复盘与思考,他坦言,蔚来在战略上大方向没错,但是在战术上每个事情都不完美,这同创业的属性密不可分。“我们都是得在飞驰的火车上换发动机。”

作为一家造车初创公司,蔚来于其他造车新势力而言发展速度是较快的,当绝大部分造车新势力还在为“交付之战”而焦头烂额之时,蔚来已经接连推出了ES8、ES6这两款主力车型。

“我觉得单品上的研发投入强度绝对在全世界比较多的,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候我们敢跟一些国际大牌在产品层面叫板的原因。”秦力洪毫不掩饰对于蔚来产品方面的信心。

图5

据介绍,仅在专利方面,2018财年,蔚来斥资39.979亿人民币用于研发,目前已经获得的和正在申请中的专利超过4000项,其中仅换电站就有500多项专利。

他表示,智能电动汽车最核心的六个方面是三电(电池包、电机系统、电控系统)与三智(智能数字座舱、中央智能网关、自动辅助驾驶),这三大智能层面和三电这六个方面,是奠定将来智能电动汽车的核心技术。

目前,完全做自主正向研发的企业只有蔚来和特斯拉。“没有第三个,这是一个事实。”为何蔚来要牢牢掌握三点三智的硬核技术,就在于这是智能电动汽车这条赛道上的比拼点。

“我们要回答一个问题,买蔚来的人在买什么?科技肯定是当中一方面,第二就是服务,安心,服务背后是安心,不操心。这就是为什么要坚持在这几方面做独立正向研发的原因。”

图6

作为一家初创公司,钱永远是绕不开的话题。谈到蔚来的功过成败,同样也是首当其中的问题。

一直以来,蔚来给外界的印象是烧钱凶狠,大手大脚,从财报上看,2019年第一季度(Q1),蔚来的总收入为16.31亿元,比上个季度减少54.6%;净亏损约26.5亿元,环比减少25.1%,同比增长71.4%,而换来的是2万多辆的销量。这是否值当?

秦力洪并不否认之前蔚来花了很多钱,但是他认为,从战略效率上看,还是蛮高的。“就做个假设,把蔚来花过的钱给到一个新的团队,给他同样的时间,他能做到这个高度和进度吗?我觉得可能也不是那么容易。”

谈到蔚来这四年多做的事情,秦力洪如数家珍。“第一年得冠军,第二年破记录,第三年发一个概念车,展望未来,第四年推量产车。均价接近50万的中国品牌汽车在一年时间里交付超过2万辆,我们觉得在中国的汽车行业还是创造了一个新的记录。虽然这2万辆车并不足以养活蔚来,也不足以改变这个汽车市场,但它是一颗新芽,它是一个新的现象,我觉得是值得尊重的一个成绩。”

图7

蔚来的钱有很大一部分都烧在了研发上,秦力洪详尽透露了蔚来的“账本”。他表示,蔚来从成立以来到现在,支出260多亿人民币,研发占到90多亿。除了汽车产品,蔚来还有很多研发,换电站、移动服务车、移动充电车、服务调度云、APP的研发,这些都是独立进行的研发。

“蔚来的研发人员占全公司的比例超过40%,考虑到这个公司比较年轻,中间有一部分花钱买时间和花钱试错的因素的确有,但我们认真的复盘,这些研发都是该做的。”

当然,烧钱终究只能一时的权宜之计,投资人并不会为中国汽车突破瓶颈买单。在达到了阶段性目标之后,省钱、精简、提高效率是当下蔚来内部的关键词。

“组织效率要优化,钱的效率要优化,已经投资有的东西要把它用起来,不用就浪费。还有我们在点点滴滴方方面面要提高利润率,初期我们把产品、服务做得有向往感,再靠一个相对高性价比,我并不认为性价比等于价格要低端,利润率低相对高性价比,进入这个市场取得蔚来的地位,拿下桥头堡肯定是对的。” 

“还没有到给蔚来下定论的时刻”

如果说,“傻傻地对用户好”是蔚来的价值观,而现实商业社会的残酷竞争之下,这样的颇具理想主义色彩的愿景是否能够达到现实的彼岸?

在变化的场景,用正确的逻辑,抑或很可能得到错误的效果。

对于蔚来的发展,今年初,李斌规划了三个阶段,这背后的潜台词是,虽然已经上市,但是蔚来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蔚来仍然需要四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进入到决赛。

“不会有速胜,不会有奇迹,我们的征途是泥泞赛道上的马拉松。”李斌在内部信也如是写到。

在秦力洪看来,就像足球的世界杯一样,要想真正夺得大力神杯,需要三轮不同性质的比拼才能杀入决赛。

图8

第一个阶段就是组队训练阶段,第一阶段得找人,买足球,找场地,训练。“品牌知名度是第一位的,这是第一阶段在做的事,我们必须要博出位!”秦力洪说道。

第二阶段则是资格赛,就是把真实的车交付给用户,在路上跑起来,基本上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他认为,这一阶段可能会持续到3-4年以后,这个叫它为资格赛,有一个比较残酷的说法也是淘汰赛。

“因为你必须活下去。我给我们团队提的要求是在泥潭中奔跑,但看起来还要优雅,你得跑起来,这是第一位的,我们必须要去面对,和活下来并且出现的一个阶段。”

对于外界议论纷纷的裁员风波,秦力洪直言,于蔚来而言,裁员是在“减脂”,而非“截肢”。

“一个企业没有一个健康长期的利润率,可能也是不行的,这几个都是我们当前在追求的事,优化1200个岗位是我们6月份就开始酝酿的瘦身计划。”

在营销方面,于今年年初之时,蔚来就开启了营销渠道2.0,全面拓展用户的触点,这其中一个亮点就是蔚来NIO  Space(蔚来空间)。

秦力洪透露道,目前蔚来NIO  House(蔚来中心)已在全国16个城市开了19家,而蔚来NIO  Space(蔚来空间)于今年年底将会在全国开到100家。而蔚来空间的建设也依旧紧扣了蔚来于第二阶段的“效率”问题。“从效率来说,10-20家NIO  Space,等于一个NIO  House。”

NIO  House(蔚来中心)与NIO  Space(蔚来空间)不是相互替代的关系,而是补充夯实的关系,就如同打造一只航母舰队,率先打造出几艘航母(蔚来中心),然后不是需要全部都是航母组成,同样也需要驱逐舰(蔚来空间)这样的作战部队。唯有混编才有可能最大效率发挥战斗力。

图9

产品方面,蔚来依旧坚持走中高端不动摇,而对于明年推出的产品,他表示并不会如同外界猜测那样进入到低价区间。

“因为它是第一代平台SUV延展产品,这就意味着同样要承担很大的成本,我们是给用户提供更多的选择。”秦力洪坦言。“当然,我们也在考虑把第一代平台做一些修改、增补,能够在接下来第二代平台正式推出之前,有一个价格更亲民一步的产品。”

在轿车方面,对于在车展上展出的蔚来ET Preview,秦力洪也明确给出了将会延迟量产的信息,“因为轿车是蔚来进入新的大门类,我们还是希望第一款轿车能够有相当的冲击力。这个项目依然在我们公司内部有项目组,只是它不是我们现在最高优先级的项目。”

如果说第一个阶段,博出位的蔚来是与时间赛跑,要踢出世界波,那么第二个阶段的蔚来则必须要攻守兼备,要做好防守和进攻两端才有可能小组出现。“和时间做朋友”是秦力洪当下的内心写照。 

“我们还是和时间做朋友,这句话是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跟我说的。他说投资很简单,和趋势站在一起和时间做朋友,细节交给团队,交给运气。智能电动汽车是不是趋势?我觉得是,那就跟趋势站在一边了,那接下来蔚来要做的就是和时间做朋友,坚持做认为对的事。”在专访的结尾,秦力洪袒露心声。

图10

对于造车新势力们而言,从创立之初就有一对天生的矛盾,就是资本的投机性与制造业本身的长期性之间的矛盾。资本是功利的,但制造业讲究的是细水长流。

蔚来打进决赛圈还需要的资金规模?秦力洪给了一个自己的简单估算,差不多需要30亿美金。显然,这在资本寒冬的当下不是一个小数目。

资本是否愿意和蔚来一起赚慢钱呢?秦力洪给出的答案是,资本市场很大,蔚来要找到志同道合的钱。

“钱看起来都一样,都是个数字,但每个钱后面相信的东西是不一样的,我们要做的只不过是寻找到志同道合的钱,蔚来早期也是这样,创始投资人团队理念就超一致,都觉得这么重大的赛道,有一线胜算,你们这帮人愿意干,我就先投进来。”

究竟该如何评判蔚来的功过,其实没有一个标准答案,简单的按照传统制造业的模型显然不全面,但是按照智能汽车产业的模型,尚未摸索成型。或许这也是蔚来对整个产业的“价值”所在。

秦力洪对汽车头条APP表示,还是期望多给蔚来一点时间,时间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尺。

“对蔚来大部分的实践还没有到做结论的时候。我觉得再给蔚来一点时间,也不用特别长,就是蔚来的产品行不行,这一代产品行不行,等ES6交付够1万辆看口碑。下一代产品行不行,过三年多就能看见了,服务模式到底能不能赚钱,明年年底来评判。”

于泥潭中奔跑的蔚来,究竟能否成功活到并晋级智能电动车终极产品形态出现的决赛圈,这需要时间来回答,蔚来能做的就如秦力洪所言:面对它,活下去,且保持体力。

让蔚来再飞一会,看这列火车能否驶向云外?

来源:汽车头条

作者:沈楠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97884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60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