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资讯
  3. 企业
  4. 蒋大龙得陇望蜀:萨博傍上特斯拉

蒋大龙得陇望蜀:萨博傍上特斯拉

  12月5日,蒋大龙从瑞典哥德堡市飞回北京已是傍晚时分,他径直去了办公室,一直工作到凌晨。三天前,经过了一年多复产备战后,萨博汽车第一辆车正式下线,老板蒋大龙为新车剪彩。

  这是北欧工业代表性品牌萨博停产两年半之后重新开动生产机器,对瑞典有重要意义。”瑞典工业部长参加了全天的活动,瑞典中央1台和2台都全天直播。”12月6日,蒋大龙对《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说。

  ”一方面是对工厂和供应链的改造和重建,另一方面是用长达一年的时间来根据萨博本身的优势,设计它未来的发展路线。”蒋大龙说。

  当天下线的车型为新萨博9-3平台的传统燃油车————2014款9-3Aero,这款车本想以中国为主要目标市场,遗憾的是车型发布五天后统计,关注度最大的是欧美市场。”我们会根据市场反应进行调整,传统燃油车确定以欧美市场为主。”

  蒋大龙借鉴其发展生物质发电的经验,坚定新萨博的未来是纯电动车,传统燃油车只是一个过渡。”已经证实的趋势是,环保产业将大行其道,很多汽车厂商都做得比较成功了,中国市场将以纯电动车为主。”蒋大龙认为,萨博电动车完全可以推翻特斯拉目前的地位。

  蒋大龙的后手棋

  过去四年间,已经有70多年历史的萨博汽车两次停产。第一次是金融危机后的2009年,第二次是停产更长的2011年,一停产就是两年半。直到去年蒋大龙收购后,建立瑞典国家电动车公司(NEVS),瑞典人才看到了曙光。

  NEVS最初设想过只做纯电动汽车,不过从现实商业逻辑来看很难行得通:一是纯电动汽车和传统燃油车有80%的部件是相同的,纯电动汽车要以传统车为基础;二是短期内市场还难以支撑一家只生产电动车的企业,而萨博有良好的传统汽车基础。

  蒋大龙早前确定的新萨博将以电动汽车为主要发展方向,受到了外界的质疑,因为今年以来萨博启动重建程序后,瑞典萨博同时开建传统燃油汽车的生产线。

  新萨博目前已经研发出三款车型,包括已经下线的萨博9-3平台传统燃油车型,另外两款车是基于萨博9-3平台和凤凰平台开发的纯电动车。”纯电动车也将很快公布,未来这两个平台开发的车型都以纯电动为主。”

  为打消外界疑问,蒋大龙重申,萨博走纯电动汽车的方向不会变————成为全球纯电动汽车的领跑者,甚至要推翻当下最火爆的特斯拉。萨博研发部门专门购买了特斯拉产品进行解构。

  今年年初敲定的萨博青岛工厂年产能将是满负荷瑞典工厂的2倍,达到40万辆。萨博品牌将在国内成立合资公司后,以生产凤凰平台的纯电动汽车为主。

  萨博技术此前以”贴地飞行”为口号,不过电动车加大电机后每辆车的速度都很快,正在颠覆传统速度的概念。所以这次蒋大龙给萨博提了一个口号:”汽车不是一个机械,而是一个家庭成员,是安全的、有乐趣的,无污染的。”

  瑞典式治理

  萨博在第二次停产后,曾吸引超过五家中国汽车公司前往表达收购意向。不过大部分铩羽而归,其中有两家企业了解到瑞典的工会制度对收购的巨大影响力后,就打消了念头。

  蒋大龙完成对萨博的收购后,频繁往返于瑞典和北京。”一个月好几次,每次去瑞典都会和工人见面,和他们交流。在工厂里建成了各种口味的食堂,请了大厨。这些细节是很有必要的。”

  尽管NEVS总部在瑞典,不过它的首脑却在中国。蒋大龙常年在北京,并且有10多人的高管团队远程控制NEVS;另一个股东是青岛政府,占有NEVS 22%的股权,但并不参与具体的管理。

  中国和瑞典高管会不定期进行视频会议,频率高的时候每天都开。不过蒋大龙认为用这种方式管理西方公司远远不够,这种沟通并不是最好的,最好的沟通是面对面。

  萨博于瑞典是一个类似于诺基亚于芬兰一样的企业。萨博破产后,失业的员工并没有搬离工厂所在地特罗尔海坦市而是等待复产。新萨博每发布一个招聘广告,就有超过100人投简历,不过资方每招聘一个工人都很谨慎,因为要防范可能收缩的风险。

  蒋大龙随时随地都在谈萨博汽车。往返瑞典和北京的航班上,蒋大龙经常向机组人员推销萨博汽车,瑞典空乘人员对他另眼相看,”因为对萨博有感情”;甚至对斯德哥尔摩的出租车司机也滔滔不绝。新萨博第一辆车下线后,蒋大龙把它开进了萨博博物馆。第二辆车就被蒋大龙订购下来,运往北京。

  只做灵活的小公司

  汽车是规模产业,大多数汽车巨头都有一个在特定时间的最佳规模门槛。目前大众、丰田等车型把资源最优配置的规定确定为1000万辆左右。蒋大龙尽力避免自己陷入规模论,”和国内车企不一样,没有设置什么时候要达到多少产销量的目标,我们不希望自己划定一个量的目标来给自己压力。”

  新萨博采取了分步骤恢复产能的路线,尽管生产线设备已经全部恢复,但明年瑞典工厂恢复多少产能,蒋大龙称还要看市场。国内市场的计划也是如此,明年萨博将以进口的方式引入萨博9-3车型,不过对销量并不做硬性指标。

  ”很多情况我们也要慢慢摸索,所以以销定产是最好的方式。”和收购时雷厉风行的风格截然相反,蒋大龙对此很谨慎。确定这一个路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蒋大龙吸取了老萨博破产的教训。”员工要一步一步招聘,如果市场根基不稳,要解雇员工将是非常困难的,欧洲有很多企业就被这一因素拖垮。”

  目前萨博瑞典工厂只有600人,而破产前有4000人。蒋大龙透露,平均一个瑞典工人一年薪水大概为100万瑞典克朗(相当于93万人民币),新萨博因此节约了大量的人力成本。此外通过萨博破产,新萨博摆脱了此前200亿克朗的债务,财务成本大幅度降低。

  这两个降成本的因素被蒋大龙称为新萨博的”天时地利”,第一款产品定价约为26万人民币,比萨博破产前同款车价格低了10%。”根据这几年消费者口味的变化,我们还增加了很多配置。”

  新萨博有意对标特斯拉,在销售渠道上也有所借鉴。9月2日新萨博开通了网上订购系统,希望实现线上订购,送车上门的销售模式。”订购网站的每分钟点击量达到了1170次,大部分是欧美客户。”此前萨博售后服务公司萨博零部件公司,也重新归入新萨博的运营体系内,为萨博车主提供维修保养服务。因为传统燃油车和电动车并行销售,新萨博还要建立传统销售渠道。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徐峰,何芳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news/qiye/25262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收藏
22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新闻推荐


第三方登录
小程序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您的询价信息
已经成功提交我们稍后会联系您进行报价!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