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大牛说
  3. 国能电动汽车年产20万辆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

国能电动汽车年产20万辆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

汽车海外并购 汽车海外并购

【第一电动网】(专栏作者 田永秋)2015年6月28日, 紧张加班了一上午、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的Alfred赶紧跑到公司附近的一家看起来高达上的饭店,准备要两只碳烤大鸡腿,以犒劳一下早已饥肠辘辘、咕咕抗议的肚子。这家饭店在整个滨海新区都小有名气,引得食客络绎不绝,特别是一道叫作碳烤大鸡腿的菜,真让人欲罢不能。金黄的鸡腿丝丝入味,咬上一口,浓浓的鸡味扑面而来,浓而不腻,入口即化,真让人流连忘返,且肉味醇厚,余香绕梁三日不绝, 大有“此肉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的气势。“不好意思,先生,我们今天没有这道菜,”服务员小姐抱歉的话语打断了Alfred的 美食意淫。“为什么呀?!我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两只鸡腿!”Alfred抗议道,“隔壁工地上今天有个30亿的大项目奠基仪式,来了一百多号人,我们附近这几家饭店里叫得上号的厨师都被“请”去给远道而来的尊贵的客人做菜了,所以……”

Alfred没有再听下去,隔着窗户满怀怨恨地向远处工地方向投去了怨恨的目光。“给我来碗削面,加俩鸡蛋!”Alfred忿忿的说道。

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

与这家饭店几片荒地之隔的另一片空地上,几辆黄色的挖掘机一字排开,威武地等待着开挖的命令。离两排整齐的小树不远的地方,一大片红色的地毯在雾霾里依然格外抢眼,从主席台上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主席台上矗立的巨大的绿色背板,彰显着这个项目的绿色本意。Alfred骑着破自行车,远远地望了望一群正挥舞着铁锹埋下奠基石的嘉宾们,心里的怨恨消除了不少,“大热天的,他们也不容易,多吃两个鸡腿好有力气干活……”

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

股权变更

2015年6月28日上午十点,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中国国产项目——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National New Energy Vehicle Co., Ltd, NNEV) 和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National Auto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NATD) 奠基仪式在天津滨海高新区滨海科技园高新二路与风光大道交叉口的荒地上隆重举行。此举标志着在经过2013年落户青岛失利以及2014年停产重组的几经沉浮后,NEVS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阶段。再加上奠基当日中国银行与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签订了100亿元金融服务授信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NEVS和蒋大龙似乎迎来了自收购萨博剩余资产以来最好的日子。

根据5月30日NEVS在天津新能源汽车整车总部生产基地及研发中心项目落户的协议签字仪式上的信息,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NNEV)项目注册资本24亿元,将只生产纯电动和增程式电动汽车,2016年年中建设完工,2017年开始量产。达产后年产20万辆电动汽车和增程式电动汽车,总产值预计达到450亿元。

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

据本人调查后发现,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NNEV)由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TEAMSUN)(通过其关联公司北京中域绿色投资)和北京国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SRIT)(通过其参股子公司北京国研互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三方共同投资,注册资本24亿元人民币。其中NEVS出资12亿,占比50%,北京中域绿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9.6亿,占股40%,北京国研信息科技出资2.4亿,占比10%。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NNEV)于2015年6月18日在天津滨海新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注册登记,有效期30年,营业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的制造与开发。

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NNEV)由NEVS董事长蒋大龙亲自担任法人代表、董事长和总经理,由北京国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明任副董事长,由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王维航担任董事,由国能集团旗下北京国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董事佘静雯担任监事。

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NATD)由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和北京国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SRIT)(通过其参股子公司北京国研互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双方共同投资,注册资本1000万美元。其中NEVS出资900万美元,占比90%,北京国研信息科技通过北京国研互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出资100万美元,占比10%。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NATD)于2015年5月15日在天津滨海新区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局注册登记,有效期30年,营业范围包括汽车相关技术开发、咨询、服务及转让;汽车配件的批发及进出口等。

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NATD)也由NEVS董事长蒋大龙亲自担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由北京国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孙岩担任副董事长,由NEVS技术总监Stig Guunar Nodin 出任总经理,由国能集团旗下北京国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的监事刘磊出任董事。

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

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

此前的5月27日,NEVS CEO Mattias Bergman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THT)正式成为NEVS的股东。天津滨海新区地方政府投资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2亿元)收购NEVS 30%的股份,正式成为NEVS的第二大股东。天津与NEVS于5月27日日签署股权认购协议,天津的首批款项4000万美元已于5月28日到账。

对于外界普遍关注的青岛地方政府通过青博投资所持有的NEVS 22%股份的问题,2015年6月24日,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其参股49%的北京国研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已于2015年6月19日与青岛政府地方融资平台城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青博投资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北京国研天成出资6.38亿元人民币,受让青岛城发投资所持有的青博100%的股权,青博投资2013年以9800万美元(约为6.1亿元人民币)收购的NEVS的22%,也正式转入北京国研天成投资及其母公司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名下。

至此,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由原来蒋大龙控制的国家现代能源控股(NMEH)和青岛青博投资以78%:22%的股权结构,正式变更为由国家现代能源控股(NMEH)、天津滨海高新区(THT)以及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通过其参股子公司北京国研天成投资)三方按照48%:30%:22%共同出资的三方合资公司。NEVS股权变动暂时告一段落青岛被扫地出门,标志着2013年青岛与NEVS“投资100亿元、在青岛西海岸经济新区成立年产能40万台的萨博汽车整车合资企业和萨博(中国)汽车研发中心、制造中心、采购中心和销售中心”的庞大造车计划,正式宣布流产。此计划的失败直接造成了NEVS被迫进入了重组阶段,而青岛也失去了成为中国新能源汽车制造基地的机会,唯一亮点是通NEVS22%股权的转让,青岛两年净赚了2800万人民币。

虽然NEVS股权变动暂告一段落,但根据此前本人的了解,NEVS的股权变动仍远未结束,未来仍有“大金主”计划入股,所以一切还存在变数。[page]

求生之路

NEVS由瑞典籍华人蒋大龙通过其控制的国家现代能源控股(NMEH)于2012年出资创立,目的就是为了收购破产的瑞典萨博汽车剩余资产。然而,NEVS成立三年间可谓命运坎坷,几经沉浮。

2012年6月13日,击败了当时呼声最高的中国青年汽车,购得破产的萨博汽车相关资产(包括萨博汽车公司、萨博汽车动力总成公司和萨博汽车工具公司),并获得了现有萨博9-3平台(2006年以后的平台,2006年以前的已于2009年被北汽集团买走)的知识产权和未完成的凤凰平台的知识产权。NEVS还与萨博品牌持有人萨博防务公司(Saab AB)达成协议,取得萨博名称(Saab四个字母,不是鹰头狮身的Griffin logo)的使用权。

2013年1月7日,山东青岛市政府通过其地方融资平台城发投资集团旗下青博投资公司,出资9800万美元(6.49 亿克朗或6.1亿人民币)以及用于一期商业计划的11.5亿克朗股东贷款的承诺,收购NEVS 22%的股权。

2013年9月18日,NEVS治下首款萨博9-3 Aero 2014款汽油轿车正式下线。2014年4月,萨博9-3开始正式上市销售并交付给消费者。到停产时为止,NEVS共生产了411辆汽油版萨博9-3和6辆9-3电动版。由于恢复汽油版萨博9-3和开发电动汽车的巨大成本无法及时收回,而青岛方面的贷款承诺迟迟未能兑现,NEVS开始捉襟见肘、出现现金流吃紧,2014年5月缺钱少粮的NEVS被迫停止了萨博9-3的生产,遣散了部分劳务派遣人员,这也成为NEVS日后走向破产保护/重组的导火索。

2014年8月29日,NEVS 正式公布“与两个亚洲金主”进行融资/入股谈判的《重组方案》,虽然有没被法院接受的尴尬,但经过“耐心劝说”,换来了破产法院正式批准NEVS进入破产保护阶段。

2014年9月2日, 萨博品牌所有者瑞典萨博防务公司(Saab AB)取消了对NEVS的“萨博”品牌使用授权。

2014年10月8日,NEVS公布《初步重组计划》,确定了接受亚洲金主OEM1入股NEVS(方案A)、与金主OEM2建立技术开发合资公司(方案B)以及将NEVS转型为工业服务公司(NIS)(方案C)的三个方案。

2014年11月30日,面对重组保护期即将到期,NEVS赶紧宣布与亚洲金主OEM1签署了投资意向书,OEM1承诺将每月为NEVS提供500万欧元的过桥贷款,用于支付延长重组期的各项日常支出。

2014年12月2日,鉴于金光闪闪的投资意向书,法院批准了延长破产重组保护期三个月至2015年3月2日的决定。

2015年3月2日,面对第二个重组即将到期,NEVS公布《破产重组人报告》和《致债权人的信》,提出了一个再次延长重组期的请求和一个50%的债权人和解清偿方案,即NEVS欠款50 万克朗以上的“债主”债务只能得到清偿50%,且分两期偿还,首期法院批准后60天内付清,第二期6个月内付清。NEVS欠款50万克朗以下的“债主”债务能够得到足额清偿。所有清偿所需款项将主要由占NEVS 78%股份大股东——国家现代能源控股(NEMH)负责筹集。

2015年3月11日,法院批准NEVS第三个延长的重组保护期。

2015年4月14日,法院正式批准NEVS债务和解计划,为其8个月的NEVS重组期在经过数次延长后,终于画上圆满的句号。

2015年5月15日,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悄然在天津滨海新区市场注册登记,有效期30年,营业范围包括汽车相关技术开发、咨询、服务及转让;汽车配件的批发及进出口等。

2015年5月27日,走出破产保护期一个月的NEVS正式宣布NEVS公司股权变更信息,天津滨海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THT)投资12亿人民币,收购NEVS30%股权,成为NEVS的第二大股东。另一家北京国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SRIT)也将参与NEVS中国业务建设。关于萨博品牌的授权使用谈判,则语焉不详。

2015年5月30日,NEVS天津整车总部生产基地及汽车研发中心项目落户协议签字仪式在北京举行。

2015年6月18日,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NNEV)悄然在天津滨海新区市场注册登记,有效期30年,营业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零部件的制造与开发。

2015年6月19日,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北京国研天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资6.38亿元人民币,受让青岛城发投资所持有的青博100%的股权,青博投资持有的NEVS 22%股份,也正式转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名下。

2015年6月28日,NEVS国产项目--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和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奠基仪式在天津滨海高新区举行。

从当年大龙哥以一己之力击败众多对手的踌躇满志到三年后的破产重组的黯然神伤,再到天津投产的曙光再现,NEVS经历了收购暗战、战略制定、产品规划、重启生产、品牌再造、人员招聘、重塑供应商和经销商体系、产品下线与发布、产品交付与售后、资金断裂、裁员、破产重组、寻找投资、股权变动等一个汽车企业创立到没落的全过程,估计大龙哥这回真真切切体会到了做汽车“前景真光明,道路真曲折”。

更重要的是,NEVS这个汽车行业的新兵已经逐渐意识到,没有相当的汽车经验和技术积累,特别是没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单凭一腔热情的外来和尚,可能念不好汽车这门经。于是,引入更有资金实力、更有经验和技术积累与消化能力的大金主,使NEVS能够继续活下去,便成了大龙哥的不二选择。因此,可以肯定,仅仅凭借目前NEVS以及新加盟的IT小伙伴们的实力,还不足以玩转汽车这场资本大戏,NEVS的股权变动远没有结束。[page]

商业计划

奠基仪式上,虽然穿着灰白双色中式服装的蒋大龙及其管理团队满面春风,但对NEVS公司股权结构及其商业计划的具体执行却仍然三缄其口。要不是本人的调查与研究,其中国公司的股比构成并未为人所知。

2014年10月8日NEVS公布的《初步重组计划》,确定了接受亚洲金主OEM1作为控股大股东入股NEVS(方案A)、与金主OEM2建立技术开发合资公司(方案B)以及将NEVS转型为工业服务公司(NIS)(方案C)的三个方案。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去年的商业计划能否继续得到执行不得而知。

国能电动汽车天津工厂奠基 新能源汽车且行且珍惜

2015年6月5日NEVS CEO Bergman在SaabFestival

2015上以Vision的题的演讲,向外界透漏出一些NEVS最新改进后的商业计划以及其远景规划的信息:电动、互联与无人驾驶汽车将成为未来NEVS发展的方向。

首先 NEVS在总结青岛项目落地的经验教训之后,果断的抛弃了继续生产传统汽车的想法,而是全身心的将精力转移到生产纯电动汽车和增程式电动汽车上来。其背后的逻辑是化石燃料终将在2050-2070年耗尽,汽车污染已经日趋严重。全球污染当中来自汽车的污染能占到总量的1/3,污染每年至少造成约400万人死亡。NEVS意识到与其跟在别人屁股后面推出普通的传统汽车产品,加入“红海”战场,不如致力于推出代表未来的新能源高档汽车的“蓝海”。

其次是万物互联的趋势。Bergman认为下一代汽车将不可避免的成为万物互联的一部分。考虑世界上90%的事故是由司机精力不集中造成的,万一发生一起事故,互联的车子会同时向急救中心发出求救信号。未来主动安全、万物互联的车子逐渐演变成无人智能驾驶汽车。今天的汽车中软件的价值不足5%,未来10年内NEVS估计车载软件的价值将超过60%。

NEVS认为未来汽车产品是互联网提供商、硬件供应商以及汽车制造商们通力合作、共同解决可持续发展交通工具的结果。

除了望梅不一定能止渴的摸不着的愿景外,NEVS还计划仿效大众汽车,凤凰平台开发成柔性兼容的模块化开发平台。凤凰平台原是萨博汽车为摆脱通用技术而创立的平台。NEV计划把凤凰平台上开发出不同大小的汽车,生产从SUV 到敞篷车的不同车型,还可以兼容生产出不同品牌的汽车。NEVS未来计划生产的产品系列将比之前的萨博汽车的要大,包括C、D、E级车,包括不同车型、不同底盘、不同动力总成、不同车身结构、不同的内饰等。在凤凰平台上同时为其他合作伙伴代工或开发不同品牌的汽车,发挥开发采购方面的协同效应是NEVS基于目前形势的最新进展而规划的全新思路。

挑战依旧

随着NEVS天津国产项目的落地,NEVS迎来自创立以来最好的时期。但这并不意味着NEVS从此可以一帆风顺,前进路上还有太多的障碍需要克服。

首先还是钱的问题。

NEVS自收购萨博破产剩余资产起,几乎就是陷入了深不见底的泥潭。即使大龙和NEVS为挽救萨博和NEVS自身做出了的种种努力和尝试,但到目前为止结果似乎并不理想。大龙正逐渐走向“赔了夫人又折兵”的尴尬境地。

除了2012年收购萨博剩余资产所花的18亿克郎(折合约17亿人民币),从2012年到2013年,大龙控制的国家现代能源控股(NEMH)共向NEVS提供了2.79亿美元(折合约17亿人民币)。从2014年年初到法院批准进入重组阶段的2014年8月29日,NMEH向NEVS提供了8,370万美元贷款。进入重组期后,NMEH又继续 向NEVS提供了1,320万美元的贷款。到2014年年底,粗略估计NMEH共向NEVS融资超过58亿人民币,这还不算青岛方面注资的6.5亿克郎(约6.1亿人民币)。而NEVS《重组方案》中显示,2014年全年NEVS总亏损为11.88亿克朗(约11亿人民币)。如果算总账的话,NEVS资产到目前已经吞噬了75亿人民币。

根据瑞典法院2015年4月14日批准的NEVS退出重组阶段的先决条件--《债务和解计划》,NEVS 60天内(也就是2015年的6月14日)需要付清偿还欠款50万克朗以上的“债主”所欠债务的50%的首批款项,6个月内付清余下的款项。欠款50万克朗以下的“债主”债务需要得到足额清偿。目前 NEVS共有573个非抵押债权人,其中104个欠款在50万克朗以上。假设按欠104名债主每家正好50万克郎,剩下469名债主平均每家25万克郎计算,NEVS还需偿还1.7亿克郎,折合人民币1.5亿。

为了融资,大龙已于2014年1月和5月分两次进行股权转让,出售了旗下最核心的企业--国能生物发电集团的全部股权。今年年初大龙还将北京的某商业地产进行抵押进行融资。虽然大龙使劲浑身解数,四处融资,但面对如此巨大的窟窿似乎杯水车薪,不继续进行股权出售,将难以为继。

就在NEVS天津奠基的前三天,深圳市科陆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出资7200万元人民币收购大龙国能电力集团旗下电池核心企业、也是未来NEVS天津生产的电动车的动力之源--北京国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的16.7%股份,本次交易完成后,科陆电子将持有北京国能电池30%的股权。未来将在大龙NEVS电动车体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北京国能电池科技有限公司的30%股权的出让,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大龙对于融资的饥渴。

从本人得到的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注册信息来看,此次NEVS与北京华胜天成科技和国研信息科技合资组建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虽然三者共同出资24亿,但三者的注册资本金认缴出资日期均为2017年6月30日,也就是说,这笔钱不会立刻到账,NEVS天津工厂建设以及瑞典方面恢复生产继续的大笔资金,短期内可能只能靠中国银行的100亿授信来解决了。新股东的加入,虽然从财务和技术方面给了NEVS一些帮助,但仍不足以彻底改变NEVS的命运。缺钱,仍是这个夏天大龙必须要面对的问题。继续引入更有钱的金主,应该在大龙的计划之中。正如NEVS CEO Mattias Bergman此前透露的那样,吸引更多的投资方才能帮助NEVS继续走下去,“我们力量比较弱小,依靠自身力量不足以完成庞大的商业计划。我们需要行业、技术以及融资方面不同的合作者,除了天津和北京国研信息科技,很快还会公布更多的合作伙伴”。

其次,NEVS天津计划借助于即将于7月10日施行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投资项目和生产准入管理规定》(《规定》),来获得生产资质,虽然避开了《汽车产业政策》的资质限制,但技术上的严格要求短期内不易实现。

《规定》虽然对生产准入和投资的要求有所放宽,降低了外行进入的门槛,对新建企业投资项目的投资总额和生产规模不受《汽车产业发展政策》“最低投资20亿”等有关最低要求限制,由投资主体自行决定,不再要求新建企业具备3年以上纯电动乘用车研发基础。但从技术和产品方面的硬性要求加严了。

《规定》要求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技术上具有从概念设计、系统和结构设计到样车研制、试验、定型的完整正向研发能力,同时需掌握整车控制、动力电池、整车集成和轻量化的核心技术 。针对4米以上的电动车,要求最高车速>120km/h, 0-100km/h加速时间<12秒,整备质量<=2000kg 的,续驶里程必须大于300公里,综合工况每百公里电耗<22dkWh, 城市工况下制动能量回收对续驶里程的贡献率不低于15%等要求。

根据去年 NEVS首款 9-3电动车发布时本人得到的部分参数,电机140hp,百公里加速度10秒,最高时速120公里,续驶里程200公里,部分参数应该可以满足《规定》要求,但那在百公里电耗和制动能量回收等方面则可能面临不小的挑战。通过努力提升技术水平或可能达到,但另一方面增加了成本则削弱的NEVS天津电动车的竞争力。特别是NEVS天津的电动车最早估计也得2017-2018年才能正式上市销售,依据中国的补贴退坡机制,2017-2018年补助标准在 2016年基础上下降20%,2019-2020年补助标准在2016年基础上下降40%。 2020年后所有的补贴政策可能会全部取消,届时刚入市场不久的NEVS电动车就将面临尴尬的市场环境。

关于品牌,《规定》同时还要求的纯电动乘用车产品应使用该企业拥有所有权的注册商标和品牌。虽然NEVS继续与瑞典萨博防务公司进行萨博品牌使用权的谈判,但即使谈下来也是“使用”而非“所有”权,所以NEVS天津必须另觅或自创新的品牌,这一点也得到了蒋大龙的确认。

目前在努力争取依照《规定》获得电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当中,既有收购A123电池和Fisker汽车的万向集团,也有乐视汽车、易奇汽车、博泰汽车等新兴互联网汽车企业,每个都呼声很高,NEVS国能新能源汽车想要获得牌照也非易事。

再次,未来股权过于复杂,难以形成合力。

目前NEVS成为为由原来蒋大龙控制的国家现代能源控股(NMEH)、天津滨海高新区(THT)和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通过其参股子公司北京国研天成投资)三方合资公司。 NEVS天津国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成为由NEVS、北京华胜天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通过其关联公司北京中域绿色投资)和北京国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其参股子公司北京国研互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三方合资公司,NEVS天津国能汽车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成为由NEVS和北京国研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通过其参股子公司北京国研互通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双方合资公司。虽然蒋大龙名义上在三个公司内都是处于控股地位的大股东身份,且也是三个公司各自的董事长,但实际上,因为NEVS天津整车基地和研发中心的建设,使得天津成为目前NEVS全球体系中最重要,也是唯一“活着”的业务,天津滨海高新区的话语权绝不会仅仅拘泥于其30%的老二地位,去年持股22%的小股东青岛因为有了青岛投资项目的关系就成功“强迫”持股78%的大股东大龙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仓促恢复上马萨博汽油车项目和电动车项目,结果造成了NEVS资金紧张,直至停产重组,这个教训大龙应该吸取。

此外,本人仔细分析发现,在三个公司内的8个名义投资方中,除了大龙一方外,其余几方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资本联系,无论是华胜天成、国研信息科技,还是国研天成、国研互通、中域绿色等实体,背后都有“国研”系的身影,这几家公司基本上实际控制人都是李明和王维航。

如此复杂的股权关系,如果将来继续有更大、更多的股东加盟,可想而知,NEVS将不可避免的沦为各方实力派“争权夺利”的战场,因为资本、技术、生产为不同的利益相关方所控制,任何一方的变动都可能引发全局性震荡,短期内难以形成合力,未来NEVS的长期稳定发展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至于NEVS致力于打造世界领先的新能源汽车、互联网汽车以及无人驾驶汽车的美好愿景,绝对不是短期内能够实现的,没有强大的资金和技术实力,单靠NEVS“东挪西凑”弄来的救命钱和所谓“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公司的支撑,美好愿景是断然难以实现的。Fsker破产、CODA破产、Ener1破产、ThinkGlobal破产、BetterPlace破产等等,就连成立十几年风头正劲的Tesla汽车才刚刚盈利一年,这些似乎都为世界新能源汽车行业曲折的道路作了注解。历史再一次证明,世界新能源汽车之路将继续“前景真光明,道路真曲折”的新常态。NEVS且行且珍惜……

上文中提到的Alfred第二天中午早早来到那家饭馆儿,又点了两只碳烤鸡腿,旁若无人地大快朵颐起来……

来源:第一电动网

作者:汽车海外并购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5

微宏MpCO快充动力电池系统登陆欧洲
交通部公布首批营运客车安全达标车型,宇通/厦门金龙5款纯电动客车入选
国际标准日,国家发布了动力总成和电控系统相关的这些重量级标准!
上海经信委:未就特斯拉在上海设立全资制造厂签署协议
日产中国声明,检测违规&神户制钢事件与中国无关
停售传统车?五问向长安
动力电池对于新能源汽车到底有多重要?
全球首列无人驾驶公交车湖南开跑
安凯客车发布全球首辆纯电动双层敞篷客车
首届“蔚来日”于12月16日举行 ES8将上市
本田全新纯电动概念车 明日将正式发布
本田透露自动驾驶计划:2025推全自动驾驶车
“江淮大众”合作新能源车,明年推出首款新车
中国首次大批量出口电动物流车顺利抵美
亚星客车/九龙汽车将分6.8亿元,扬州公示第2批2016年度新能源汽车国补清算名单
三星SDI天津工厂股权遭抛售 韩系电池三强皆溃败?
国轩高科携新品亮相节能与新能源汽车展
自动驾驶时代何时到来? 清华专家:或在2025年
科技部:锂离子动力电池高容量硅/碳负极材料取得突破
长安砸1000亿巨资研发新能源,沃尔沃推独立电动子品牌
下一篇

江淮iEV4纯电动车3000公里用车记

江淮iEV4纯电动车3000公里用车记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