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电调研观察:低速电动车是短途出行需求的必然选择

第一电动网 宋爱菊 杜俊仪
听新闻

结束了在郑州的调研,记者搭乘高铁赶往商丘,窗外,早春的华北平原上,农民已经开始了劳作,在绿油油的麦田旁边,则停满了一排排红色的三轮车,不远的村庄还能看到低速电动车穿梭的身影。

如何界定低速电动车的属性?带着这样的问题,2月16—21日,第一电动网微电调研团队上路了。我们深入走访了不同地区的低速电动车市场,求解真实的市场环境和需求,以及交通变革中低速电动车的角色与责任从实地调研中发现,现有交通体系内的产品不能完全满足广大地区的短途出行需求,低速电动车的存在确有必然性与合理性。而随着城乡经济、农村电商的发展,同样在低成本舒适化出行上有着需求的群体在不断扩大,包括60后、70后,年轻女性等人群。在此基础下,政策及时、妥当的管理就尤为重要。

短途出行需求巨大,降级或升级都有弊病

此次调研,第一电动网选取了山东威海、潍坊、德州、河南郑州、商丘等五个典型城市进行调研,总行程两千多公里,其中威海、郑州两个城市对低速电动车管理严格,威海、德州两个城市允许低速电动车上路,商丘则是一个在地方政策上先规范管理后重点查处的城市。

微电调研观察:低速电动车是国民交通工具的升级

商丘曾对低速电动车规范管理

首先从这些城市的消费意愿来看,出行是刚需,用户需要遮风挡雨的代步工具,低速电动车的驾乘感受显然要优于自行车、摩托车等。其次,对于短途出行的使用场景来说,汽车反倒不够接地气,三四线城市及乡镇地区的实际行驶路程不用太远,用户更看重低速电动车的实用性和低成本。

产品的“低速”属性也使得消费者开起来更放心,并不求它像跑车一样撞了保命,尤其乡下的道路通达不拥堵,安全性反而得到保障。山东汽车行业协会的数据已有证明,低速电动车的第三者责任风险损失率为31.67%,低于同口径燃油挂牌私家车的42.11%第三者责任风险损失率。

微电调研观察:低速电动车是国民交通工具的升级

低速电动车是村民的出行工具

由此可见,短途低速、遮风挡雨的这种细分出行需求,不是两轮车或者汽车能完全满足的。刚需之下催生了新品类——低速电动车,到2016年,山东主流低速电动车企的年产量已超过60万辆,每年50%的增速也印证了巨大的市场需求。

而且当政策明令禁止和打压时,消费者的短途代步出行需求并没有消失,而是从四轮低速电动车转向了三轮电动/摩托车。尤其在地方政策不利于低速电动车发展的威海,经销商和消费者都倾向于选择外形像汽车的全封闭式三轮车,被称之为“小兔子”的三轮车在当地大行其道。在潍坊、德州等政策宽松区域,受访经销商也表示,如果政策转向不利,他们就退回去做三轮车、两轮车的代理等。

微电调研观察:低速电动车是国民交通工具的升级

威海随处可见的“小兔子”

市场上的经销商和消费者并不关心产品标准究竟如何制定,而是关注驾照和上牌问题。一旦门槛过严,就容易出现消费者降级选择的情况。“国家禁的话,就买其他的呗,我看带蓬的三轮车就挺好的。”但事实上,三轮车的稳定性和安全性都不如四轮低速电动车,监管起来更为困难。

另一方面,政策如果对低速电动车的严格限制和管理,一定程度上也能驱使消费者和经销商转向高速电动车。但驱动有限,同时也存在隐患。首先,高速电动车本质上没有完全贴合短途代步需求,成本相对较高。其次,目前已有经销商把高速小型电动车当低速电动车来卖,实际造成的安全隐患更大。

郑州并不是河南十个试点城市之一,政策上严禁低速电动车上路,但记者仍在郑州郊区劳作的田地里发现了低速电动车的身影,这番情形与90年代禁限摩时期颇为相似,虽然地方管理上严禁摩托车上路,但当时的摩托车是乡下人们走亲串友的出行刚需。而且禁限摩托车从1999年开始,彼时市场体量有800万左右,国内禁摩运动后摩托车体量反而达到2000万辆的高峰。御捷新能源营销中心副主任李刚表示:“人们的出行选择有多种方案,但对于强需来说,堵不如疏。”

消费群体扩大,应避免成灰色地带“特权车”

从多家低速电动车经销商店铺的走访情况来看,消费群体并非只有单一的老年人圈层。细分下来还包括60后、70后,甚至是年轻女性。

许多年轻女性买低速电动车主要用于上班代步,驾驶起来比汽车更简单方便。穿梭在经销商店铺的70后消费者则多数是考虑性价比,来买低速电动车上班代步。此外,60后群体正面临退休,这个群体多数持有驾驶证或有考相关驾驶证的意愿,也愿意选择低速电动车。

微电调研观察:低速电动车是国民交通工具的升级

咨询试驾的低速电动车消费者

而对于40、50后这个群体,多数受访市民表示,上了70岁的老人,出于对家人安全和路人安全的考虑,他们都不会让老人驾驶低速电动车。

还有一种不能忽视的情况是,部分人把低速电动车当“特权”车来开。“路上乱开车的反而是那些年轻人,仗着没有驾驶证随意变道和横穿马路。”受访出租车司机表示对违规驾驶的低速电动车愤恨难平。

这也是李刚所反对的,“我身边有很多人,喝了酒就不开高速车,直接开低速车。”一方面,老年代步车是低速电动车身上的标签,另一方面因管理欠缺,低速电动车演变成了灰色地带的特权车。

驾照要求可放低,路权因地制宜

总体而言,低速电动车消费群体正逐渐扩大和年轻化,道路交通安全意识和消费能力都更强,他们同样倾向于规范的交通行驶,于人于己都有利于安全,但关键在于路权和驾照的管理。低速电动车消费者普遍希望降低驾驶证要求,尤其不要按照汽车C1、C2的要求。这源于他们的考证能力相对较弱,而使用场景有限,没有上高速、远途出行的强需。

根据我国驾驶证分级,C1为小型汽车驾驶证,涵盖C2、C3驾驶证,C2则为小型自动挡汽车驾驶证,C3是低速载货汽车驾驶证,C4是三轮汽车的驾驶证。根据我们统计12省28市(县)出台的地方性低速电动车管理办法,在驾照方面,绝大多数城市要求的是C3牌照,仅有山东聊城、河南商丘等少数城市要求C2及以上驾照。

基于低速电动车的消费群体和自身属性,从现有驾驶证类中来选择,C3驾照或为合理之选。但考虑到低速电动车作为新建品类,也适宜新建一套驾照体系,更符合实际应用情况。

路权管理问题上,中国如此地大物博,各地交通道路情况不一,很难一套标准就通行天下。正如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付于武所建议的那样,路权应下放地方政府,由地方政府因地制宜分配路权。

小结:低速电动车作为中国特有的新兴产业,无论从现有体量还是用户需求来看,低速电动车都是人们出行交通工具的升级,因此中央和地方政府对低速电动车的协同管理是目前的当务之急。目前处在国家政策不明朗时期,地方政府的管理也容易摇摆,我们建议低速电动车标准应尽快发布,及时厘清交通安全隐患。地方政府在中央政策空窗期,一味禁止或放任不管都不可取,而应根据地方实际情况适当调控管理。

来源:第一电动网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41

想看更多 不感兴趣
重复、旧闻
内容质量差
确定
智能汽车时代,车载导航软件供应商的商业逻辑
玩了一回不大不小的“首创”,祺智PHEV背后其实有看点
反击苹果,微信半夜出大招,苹果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中国新能源车企面临惨烈竞争 专家:90%新企业会死掉
纯电动新能源汽车是不是未来世界的必然?
特斯拉召回5.3万辆汽车 更换电子停车制动
美国FF现身科技界的“奥斯卡” VR视频亮相Facebook F8大会
2017北京市新能源汽车展示体验基地系列活动启动
创力集团双主业优势明显 新能源产业加速布局
iEV7上市即获百台大订单 江淮拓展新能源市场
孙宏斌密访法拉第电动车工厂 或携联想投资11亿美元
天齐锂业一季度业绩增逾四成 募资16.5亿加码高端锂电池布局
总投资10亿元新能源电池项目落地湖北五峰
宾利全系插电混动 2022年推纯电动车
娄底发力新能源动力电池和储能,打造3个“十亿级”产业
吉利新能源SUV项目竣工投产,预计明年5月实现SUV整车量产
37城创建公交都市,全国新能源公交达16.4万辆
视频丨800公里解决里程焦虑,这辆氢燃料电池车什么时候量产?!
Jeep云图插电混动概念车惊艳亮相 展示未来SUV雏形
东风标致概念车Instinct亮相 搭载自动驾驶技术
下一篇

万向VL回马枪,抢回菲斯科?

万向VL回马枪,抢回菲斯科?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