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班级活动爬长城,长大以后开电动汽车和车友一起游长城

舅金山数晨风
听新闻

小学时候第一次去长城,是跟着班集体。记得去的是居庸关。梦想长大以后当公交司机,还曾经把圆折叠凳卡在折叠椅上,再相对摆一把折叠椅当驾驶位,我在家玩模拟驾驶。当时的公共机车记得都是6缸95马力的,我的“汽车”的引擎声来自于我的嗓子,两只手把着圆折叠凳打轮打得还挺过瘾。固定折叠凳的折叠椅子背上,被我用橡皮泥粘了一些捡来的汽车拉动开关,每次停靠站我伸手操作开车门的开关,自己感觉挺规范。

那时候完全不敢想象长大以后能有自己的小轿车,因为总觉得轿车属于“资本主义”。也不敢想象自己能有纯电驱动的新能源轿车,因为那属于科幻小说。长大以后,汽油车和纯电轿车,我竟然都有。当然,还有手机这种连当时科幻小说都没预测的通讯设备。

上周6,就像小时候集体去长城一样,我开着新能源车第一次去长城,也是和集体一起——跟随第一电动组织的“电车去哪儿玩”前往慕田峪。

我的晨风买了大概1年半,中间有半年年我没在社会上充电。车里本来有4张国家电网的电卡,后来响应号召更换了带芯片的新式电卡,也一直没去国家电网充电。这次多亏是和第一电动一起出来郊游,否则我能让国家电网给坑得回不去。

我住北京西五环外,老话说“笨鸟先飞早入林”,我知道自己巡航里程短,虽然也预测单程跑到慕田峪没问题,但还是准备集合前先充一些电。早6点15我出门,慢慢开,7点整我到达大望路华贸公寓的小易充电站,这里电桩多,设备基本也稳定,肯定能充上。我如期+顺利交流充电40分钟,里程恢复到95%以上。

一边想多充几分钟,一边怕周末高速拥堵,不断用科幻小说里原先根本没有的手机APP监控路况,找了个不得不走的结合点,拔插头出发。京承高速入口黄色拥堵,但可以忍受。基本在预定集合时间前后脚到达宽沟第二队的集结地点。路边等候的不少车友都是第一电动的朋友,不知道以前是否互相认识,但大家都是见面熟。

之后集体出发,前往一个小村子的国家电网充电站。这个站我一年前一个寒冬来过,应该是比较早建成的,它的交流桩电流比其他国网交流桩都小,我有印象。这次好嘛,时过境迁。我车上3张新款芯片卡,张张都不能充电。扫码也不认。热心车友跟我说要下载“E充电”,好,我下!下完了充值,然后扫码充电,竟然还是不行。还有热心车友跟我说要下载“E充网”。好,我也下。下载完了充值。然后依然不行。

眼看着第一队要按照预计从总部出发,我们必须很快充到75%以上,把位置留给第一队的车友。于是有聪明车主发现周围有特来电的,于是我们集体转移0.8公里前往特来电。

这0.8公里还有小插曲。我本来是转移现场的第二辆车,前后车队都打双闪,我前边一辆深色的A00级别小车也打着双闪,我误以为就是零头的江淮4。知道我错误右转又跑了400米之后,电台里才提示我跟错了。我发现在我带领之下,后边所有车都跟着那辆深色汽油车拐错了。我心里挺生气,心说你一个汽油车,又不是车队出行,你混进我们队伍还打什么双闪??

后来集体调头终于到了特来电。大家互相支援电卡,互相支援手机APP。基本都开始顺利充电。

再后来,听说第一队顺利接近慕田峪了。于是我们纷纷拔掉插头,集体前往慕田峪。路上遇到一队京A牌照的合法哈雷摩托同行。他们追求美国式的自由自在,我们追求安静环保。大家都在风和日丽的天气里出行,都是车队,也挺有意思。最近这半个星期,京A牌照从8万猛涨到15万,我估计这些摩托车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才出来吃鱼庆祝的。

哈雷引擎声远去,我们也顺利与第一队在慕田峪停车场会师了。

大家各自顺利接上国网的直流桩快充。我的晨风慢充速度快,于是把直流桩让给其他人,自己选择慢充桩。慕田峪停车场至少有4个交流桩。

这一慢充不得了。我发现国家电网的工程师喜欢动脑子。他们虽然没有成功调试好芯片卡与慢充桩的充电问题,但他们把情趣用品跳蛋成功接到了GJHR编号的交流桩上!停车场立着4个慢充桩。一个直接坏掉,尸体没清运走也没维修,西边的一个看着有电。第一电动的工作人员特别热心,给我提供了一张有余额的私人老式充电卡。我连接车辆,输入密码都顺利,再之后就没反应了。电桩不愿意给我充也不解释原因。在不挪车的情况下,我把充电线直接换到了慕田峪长城停车场最靠西,就是紧邻直流桩的那个交流桩。重复之前步骤,连接车辆,输入密码,密码通过。我心中一阵窃喜,这是要开始充电了!结果,充电没有发生,交流桩上半身发出很大噪音,并且左右振幅达到2厘米震动了十来秒,然后它就安静了。

一堆热心车友都正好在围观,大家面面相觑,难道充电站里有电机或者震动马达?按说不应该啊,交流桩里边应该除了主板就是烟盒大的液晶屏,然后有个感应读卡器。哪里来的马达和震动呢?大家建议我拔掉充电线重来一遍,我于是小心翼翼重新走了一遍流程,这个奇葩交流桩又在20双眼睛的注视下,像刚换电池的跳蛋一样又震动了一通。和相声里说的自己能从屋里走到院子里的洗衣机一样。我亲眼看到很多车友都拧自己脸蛋或者掐自己大腿,看看是否在梦中。后来停最东侧交流桩车位的一个车友主动说,他挪走车,让我试试最东侧那个桩。我于是挪车到他旁边,因为我线长,终于成功充上了电,用的是第一电动工作人员私人的充电卡,连接的是国家电网没有带跳蛋的交流桩。多亏有这么多人帮我,用整个慕田峪停车场最后一个慢充桩给我充上了,否则里程不够我都开不回来。

中午大家聚餐、爬长城,欢乐融融。下午4点回到停车场,基本都是满电状态,于是纷纷满意回京。我很怀念曾经国家电网充电桩在五棵松卓展购物中心的那个,给我的车充过一次一个小时充进几百万度电,我一算地球到月球38万公里,足够我开二十个来回的。如果还是那个桩子,我的车就是核动力的续航车辆了。

顺利回城以后,我没跟周围朋友说慕田峪停车场有个充电桩被工程师接了跳蛋在充电,我只说“你们知道吗,今天我遇到一个充电桩回唱RAP……”

作者:舅金山数晨风

来源:第一电动网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8

想看更多 不感兴趣
重复、旧闻
内容质量差
确定
舅金山数晨风 大牛作者

曾经纠结于买晨风还是北汽EV160,自从某个早晨在旧金山20分钟内亲眼数到70辆晨风,就再也不考虑北汽了。特斯拉太贵太贵太贵


阅读更多文章,狠戳这里
未来自由出行什么样?北京现代前沿技术登陆上海车展
35岁的彭于晏和90岁的沃尔沃的初心
从奇瑞之夜开始,“明日奇瑞”已见雏形
创新发展 笃实践行 看一汽的悦享智能网联汽车生活
上海车展“氢”科技,福田欧辉8.5氢燃料电池客车亮相
华泰全新纯电动汽车曝光或第二季度上市 续航达180km
祸不单行 特斯拉因停车制动器问题召回5.3万辆电动汽车
美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启示
松下中国新任总裁瞄准新能源汽车市场 将深化本土化战略
中国新能源汽车流通模式面临重大变革
一心为了中国 保时捷欲增电动车产品线
福特:消费者最早2025年可以买到自动驾驶汽车
新能源车挤爆上海车展 专家:今年销量将达75万辆
丰田Mirai氢燃料电池车在华登陆
日本科研人员用高氯酸钠研制大容量蓄电池取得进展
供给侧改革,新疆将造1.2万台新能源汽车
主动安全评价纳入碰撞评分体系,2018版C-NCAP管理规则发布
特斯拉因电子驻车制动器问题召回5.3万辆电动车 股价午盘短线跳水逾1%
丰田宣布计划建造一批重型氢动力卡车
传戴姆勒正与滴滴出行洽谈合作事宜
下一篇

邀请函|免费入驻金牌供应商共享行业资源

邀请函|免费入驻金牌供应商共享行业资源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