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第一电动网 综合报道

我是从村庄走出的一代人,2015年我离开广东,结束了我5年之久的媒体身份。在与母亲的一次交谈中,她表现出自己的埋怨,“你这些年写了这么多,拍了这么多,也不见你给自己的村子拍点、写点。”也许这是母亲所有抱怨中极其普通的一次,但却是一群60后乡村人集体的担忧,作为大历史中的小人物,他们渴望被记住,不为扬名,只是为了告诉后人,他们曾经认真的来过。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也就从2015年起,我开始有意识的记录身边的村庄以及发生在村庄里的事。2016年我因工作的原因辗转来到金湖,这是一个在我30岁之前没有任何交集的县城。金湖并不大,驱车不出10公里便可进入乡下,城市和村庄的界线并不明显,从路面的区别就可最直观的判断。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村庄,这该是很多“久在樊笼里”的城市人都曾幻想过的远方。尝到那种“复得返自然”的滋味,才会陡然发现原来生活还有另外一面。1月14日,我与同事约好时间,只是没有目标,我们的决定是哪里有村庄就往哪里去。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这注定是一次短途的出行,我们的假期只有一个下午,而我们有可能到达的乡下也都在县城50公里范围内。徒步在这种短假期内自然是不合适的,除了必要的摄影器材和饮用水,我们最需要准备的是一款既环保,又轻便的交通工具。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考虑到乡间道路状况,这次出行我们选择了一款小型的电动SUV——欧陆陆虎。这款电动SUV满电情况下续航里程超过160公里,于我们而言,这样的续航足够让我们完成这次短途的发现之旅。加上这款电动SUV属于低速车,每小时50公里的时速可以让坐在副驾驶的我拥有足够的时间与机会记录沿途所见。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我喜欢用文字和影像去记录一些东西,而对这些平凡人平凡事又有着更浓厚的兴趣。驶出县城的主干道,我们很快就到了第一个镇子——戴楼。几乎没有在镇上停留片刻,当我们沿着镇子唯一的一条主干道往前时,村庄的气息越来越浓,你能接触的人和物也格外的悠然起来。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春节临近,城市给人的年味就是大街小巷的各种促销,以及商铺的音响里放出的带着新年寓意的流行音乐,而村庄给人的年味则是另一番情形。你能从人们的生活中闻到年味,而不仅仅是看到。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行了一段路程,我们在一户老人家歇息,老人对我们的到来没有丝毫的排斥,倒是对我们的车兴趣颇高。打量一番之后,老人还亲自上车感受了一番。在我们休息期间,老人招呼着路过门口的邻居玩起扑克。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三位老人坐在一个木架后面,木架上密密麻麻地晒着供过节食用的腊肉。对村庄稍微熟悉的人都很清楚,这是庄稼人的习俗。到了年尾头一件大事便是杀年猪,第二件该就是腌腊肉了,趁着阳光正好除了晾腊肉,腊鸭、腊鱼等等腊味都得一一上架晾晒。寒冬腊月吃腊味,配上几杯烧酒,庄稼人估计可以侃上一晚上。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小虎记 | 村庄还在,只是我们还未回去

离开老人家,我们就驶出了镇子的主干道,进到一个岔路口。那是我见过最懒的土狗,连叫一声都嫌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