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长和CEO分道扬镳,博泰造车或已失败

AutoLab 橘佑京

今年上海国际车展上,轰轰烈烈发布概念车的博泰集团,正在面临分家的命运。其中,应宜伦为代表的原有博泰团队,将回归车联网方案商这个老本行;而CEO沈晖将带领造车团队,继续整车制造。

由于沈晖另起炉灶,博泰本身尝试制造智能汽车的梦想,实质上已宣告失败。

8个月,一场热恋走到了分手

16日,沈晖在国外接受了记者独家连线访问,对于国内有媒体报道他“出走”博泰一事,沈晖表示并不确实。“整车制造业务将从现有公司剥离出来,由我带着另起炉灶,准确说法应该是‘分家’。”

同时,沈晖强调与博泰之间,还将是战略合作伙伴,并就汽车智能化继续合作。沈晖于今年1月离开沃尔沃加盟博泰,彼时,他接受记者独家专访,谈起自己的造车梦。

当时盛赞应宜伦,“博泰的积累真的很好,KEN(博泰总裁应宜伦)对技术很痴迷的,很多人是光说不做的,KEN不是。所以,我觉得和KEN合作呢,绝对是方向。KEN是一个营销天才。”

董事长和CEO分道扬镳,博泰造车或已失败

沈晖(蓝衫)与应宜伦

不过,让人唏嘘的是在8个月后,两人就快速从热恋缠绵走向分道扬镳。而对于这次“分家”的各种原因,记者也第一时间向博泰董事长应宜伦求证,应宜伦未予置评。

在求证博泰内部其他人士后,记者获得的信息是,从今年8月开始,由于融资不到位,博泰在整车制造方面就已处停滞阶段。沈晖和应宜伦之间,开始酝酿分家。直到消息如今传出来,已经过去近4个月。

融资,难于上青天

为了制造整车,实现自己改变汽车,改变行业,改变世界的梦想,应宜伦倾注了极大心血。其中,最突出一例是在去年11月出售上海恺达广告。

彼时,A股的广告第一股——省广股份(002400.HK)投资2.52亿元收购上海恺达85%股权;上海恺达成立于2007年4月,前身是数字广告知名品牌安瑞索思 ,核心服务包括互动整合营销及移动互联网营销。

在国内数字营销业界,安瑞索思是“黄埔军校”级别的企业,为整个行业输送了大量人才;也是汽车整合营销领域的翘楚,为包括上汽在内的品牌的提供全案服务,也为创始人应宜伦奠定了如今的江湖地位。

出售前,上海恺达每年带来的净利润近4000万元,是不折不扣的“现金奶牛”。而为造车,应宜伦毅然舍弃这一业务,全力聚焦智能汽车制造。

不过,2.52亿元对于造车来说杯水车薪。沈晖在加盟博泰时,接受采访就称,整个项目的融资额度需要200亿元。此后,在公开场合应宜伦也认可这一说法,并对媒体算过细账。

应宜伦表示,把广告公司卖了以后,这些钱只够8个月。如工程师400名,月工资3万,就是1200万,一年1.5个亿。“我正在融资,假设这8个月没融到,我就破产了。”

微妙的是,在此之后,他甚至扩大了对于融资的需求,并把融资的用途明确的分作两块,“智能汽车融资150亿,车联网融资220亿。”

从融资需求来看,博泰提到的数字让投资界颇为吃惊。从2015年宣布进入智能汽车制造的公司来看,蔚来汽车计划融资10亿美元,结果融资5亿美元;另一家企业智车优行获得了天使轮1亿元的融资。

造车虽然烧钱,但博泰对资金的渴求程度,与它的发展阶段并不匹配。而更糟糕的是,融资进度一直不理想。直到今年11月17日,博泰才获得了红马资本的1.2亿元A轮融资。

董事长和CEO分道扬镳,博泰造车或已失败

应宜伦在获得投资时表示,“通过此次 A 轮融资将完成公司治理与股权激励。”而11月,沈晖已经离开博泰。

而沈晖与博泰分家后的新身份是什么,根据Linkedin上显示的资料,沈晖已经成为WM motors company的创始人与CEO。可见关于高管的激励等,在11月已经与沈晖没有任何关系了。

同样在今年11月,应宜伦在接受《汽车商业评论》采访时,就造车一事已经隐晦表达了“难于上青天”的意思。

“我最终的梦想是做智能汽车,这个智能汽车不是一天完成的,首先有一个足够的技术积累,(博泰)靠2B,已经积累了一些。做智能汽车需要把用户体验做好,这个完全是凭2C。”

2C,梦想丰满,现实骨感

2C一直是博泰梦寐以求的方向。为切中这一方向,早在2014年,博泰就推出了首款产品iVoka MiniX。过往博泰的所有车机产品均与OEM厂家合作,均是2B,iVoka MiniX面向普通消费者,是验证博泰2C能力的机会。

事实证明,这款产品在营销层面是卓越的,在产品层面是稚嫩的,在商业模式层面则没有想清楚。

iVoka MiniX迅速成为去年各路OBD产品中,最最抢眼的一款,验证了博泰的营销能力。但发货后,甚至苹果、安卓商店中都不能下载到与之配合的应用。

而商业模式方面,截至目前几乎所有的OBD产品,如不和保险结合,都没法自圆一个“赚钱”的故事,都在意淫一个基于驾驶行为大数据的故事。

此后,博泰第二款2C产品就是上海车展发布的,名叫“Project N”的智能概念汽车,以及今年8月发布的“I.P.D.A”——一款智能车机产品。

“我们现在前装业务还是赚钱的,但是IPDA卖得并不好,因为太贵了。”一位博泰员工对AutoLab表示。这款京东众筹上卖到5699元的车机,是iPad入门款的2倍价格,与60寸的小米电视价格相仿,而这款车机仅有8寸屏。

虽然,在京东众筹的成绩不错,募集近800万元,而开发这款产品,应宜伦宣称用了2亿元,几乎是出售广告公司的所有收入。但谁都明白,京东众筹的销量并不作数,仅仅是博泰的又一次营销,与实际切入C端市场相去甚远。

事实上,倒是在B端,博泰业务进行的有条不紊,思路清晰。

“我们从一个简单娱乐系统进去,然后做语音,做OS,做汽车电子,做总线,做应用服务再到通讯服务,再到TSP,再到安防数据,再到整个厂家数据等等,博泰一直在做。”应宜伦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

这个清晰的路线图没有映射到C端产品的开拓中,从OBD到整车,梦想丰满,现实骨感。

单飞,沈晖启程

虽然,12月16日接受采访时,沈晖没有透露其行程,但记者经过多方核实,了解到其正在德国就当地的一个电动车制造团队的收购事宜进行谈判。

这家公司就是WM motors company,它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面向欧洲市场的电动车制造企业。沈晖,这位从汽车零部件到汽车整车,从跨国公司到自主品牌都有过经验的职业经理人,将在这里开始自己的创业历程。

这不由得让人想起今年8月,记者与应宜伦的一次交流,应宜伦回复的第一句话就是,“最近我们不谈智能汽车,业内谈得太多了。”

来源:AutoLab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0

想看更多 不感兴趣
重复、旧闻
内容质量差
确定
外资凶猛,中国市场自动驾驶还是中国的吗?
电动汽车市场竞争激烈 四强之争拉开序幕
可达700亿美元 谷歌自动驾驶技术公司估值
model3量产在即,一文了解特斯拉背后的供应链
曙光股份5.28%股权被出售 华泰汽车成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方
特斯拉或将采用无线热点及动态环视设备
10年内原油需求将下降1亿桶 没人再开汽油车
戴姆勒用5亿欧元在欧洲建了一个“特斯拉超级工厂”
印度电动车攻势困难重重,上汽比亚迪或受益
特斯拉宣布恢复电动汽车终身免费充电服务
斯巴鲁全新插电混动车型有望2018年推出
转子引擎复活!马自达新一代RX-8或搭氢燃料转子引擎
华泰新能源三款新车上市 补贴后仅售4.88万元起
横店东磁:年产1亿支18650型锂电池项目已投产,计划6月打开部分市场
开源汽车公司OSVehicle将推全球首款模块化自动驾驶汽车问世
都怪Uber!匹兹堡市不再绝对开放自动驾驶
丰田等氢燃料电池车在日本登记数不足1500辆
瑞士银行:2018年电动汽车总成本将与传统车持平
2020年湖南长沙市全部使用新能源公交车 其中半数为纯电动车
新旧造车势力齐发力,珠三角有望成新能源汽车“硅谷 ”
下一篇

贵在真实 北汽E150EV车主分享用车心得

贵在真实 北汽E150EV车主分享用车心得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