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侠电动汽车:一个互联网青年的“造车白日梦”

南方周末 黄金萍

年前,28岁的黄修源在上海买了一辆特斯拉Model S。他不是用来开的,而是为了拆。

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在2014年3月启动了一个叫做“游侠电动汽车”的项目,想要做“中国特斯拉”。在此之前,黄修源有过三次互联网创业经历,最后一次是在百度。

2013年10月,黄修源和他的朋友周源一起在北京吃烤串,他第一次跟人谈到想做电动汽车。周源当即跟他说了两点:“第一,你做不成;第二,万一有天你做成了,会非常非常牛逼。”周是网络问答社区“知乎”的创始人。

随后,黄修源竟然找到两个天使投资人,真刀真枪做了起来,并把游侠电动车的计划贴在了知乎社区。没想到引来了另一个投资人——上海心动游戏的联合创始人兼CEO黄一孟。

他们一起吃了两顿饭,参观完游侠电动汽车的办公室和车间之后,黄一孟决定投给这家公司1500万人民币。游侠电动汽车办公室落户在上海徐汇区的智慧线创业园,车间则在24公里外的松江新桥镇一处旧仓库。

“一个完全没有经验的互联网小公司,去尝试做电动车,本身是特别疯狂的一件事情。”黄一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只要能成为其中一家就足够了”

在高速公路入口取卡的间隙,黄修源忽生感慨,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作为传媒专业出身的学生,自己曾经为了练习沟通技巧在公园主动搭讪陌生人,现在却变得完全不想说话。

自从2014年3月公司启动以来,他一直在不停见人、寻找可能的创业小伙伴,唯一给自己放假的一个周末,决定去杭州泡温泉,结果还是忍不住在当地见了两个人。每见一个人,他都要跟人讲一遍自己的经历,实在是讲到倦了。

2009年6月,黄修源从中国传媒大学网络传播专业毕业,家人不同意他毕业即创业的想法,他索性辞掉豆瓣前端设计师的工作,父亲只好借给他10万元,在北京租了个房子写代码,研究怎么搞定货物,和两个高中同学一起做了一个鞋类B2C网站。当发现仓储需要占用资金,而自己又无法说服投资人投资200万的时候,他们把公司转型为一家导购网站。

2010年夏天,眼看着入不敷出,也见不到流量暴增的机会,他们以30万元的价格把网站卖给了神州泰岳,希望能够借助其导入流量。而神州泰岳决定改造网站,黄修源并不看好,带着团队离开,并找到投资人开始了第二次创业,做了音乐APP。这款APP上线一个月有了近40万用户,不过很快投资人觉得音乐不赚钱,要求团队转型做自动售货机业务,黄修源和他的团队集体选择离开。

第三次,黄修源和他的团队找到了新的投资人,在尝试了七八个项目,做了类似Pinterest的购物分享,打折收集、短视频推荐等等之后,聚焦在了短视频聚合平台。2013年,大部分股份都卖给了百度,黄修源和团队也在百度待了一段时间。

在这之后,三个最早的创业合伙人兵分三路:一人留守话费充值服务项目;一人去做了音乐教学APP;黄修源则想要做电动汽车。

创新工场投资总监对黄修源的评价是,“你每次创业大方向都是对的,但结局总是不好。”卖掉导购网站之后,类似网站在美国火了,接着在中国也火了,做音乐APP时候大家都不看好,可是后来音乐应用又火了。

黄修源觉得,自己创业确实有问题,一开始人脉、经验都不够,比如做音乐的时候,团队才拿了45%的股票,以至于投资人要求转向也没办法。

离开百度,再三权衡,他觉得汽车业面临智能化和电气化两个拐点,虽然也很困难,但是互联网企业可以改进的事情很多。而且,“汽车很赚钱,你看现在广告都是汽车企业在投”。

黄修源希望魏建国帮忙把自己介绍给雷军,因为小米有造车计划。魏建国是黄修源第三次创业的天使投资人之一。

魏建国事后对南方周末记者回忆说,2013年10月底的一天,他们两人在北京的一家咖啡厅聊天,一开始聊的是其他项目,聊着聊着黄修源忽然蹦出这个想法,让自己很惊讶。巧的是,此前三个月,魏建国订了一辆特斯拉。

魏建国第一次见到黄修源,是在2012年。当时,他的投资搭档、口袋购物创始人王珂跟他介绍,“我朋友,快90后了,很厉害”。魏建国是70后,他发现,这个25岁的年轻人很稳重,也很会说服人,他会站在对方角度说做这件事情你有什么好处,这种成熟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能做到的。而且,尝试过各种类型的互联网产品,进进退退团队一直跟着他,这点很不简单。

魏建国建议黄修源自己做。因为国外已经有特斯拉的先例,而中国不会只有一家汽车厂,至少会有四五个针对不同市场定位的品牌,“不一定要成为第一第二,只要能成为其中一家就足够了,这个机会还是有的”。

魏建国在咖啡馆给王珂打了个电话,王珂也很支持。黄修源马上反应:你们给我一个月时间,让我把市场情况摸底,我会给你们确切无误的项目可行报告。

游侠电动车团队拆解后的特斯拉ModelS外壳。 (南方周末记者 黄金萍/图)

“我要去挖人了”

过了三个星期,综合了市场上所能找到的主要厂商、供应商的情况后,他找到魏建国,“放心,我一定把这个事情做好。”

黄修源事后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自己需要先判断这个事情能不能做,不想半路发现做不了。

其实他接触汽车时间并不长,2013年年中才考到驾照,他买的第一辆车是本田雅阁,这款车型不在绝大多数年轻人的选车范畴,而他选这款车的理由仅仅是因为“这一价格区间它的按键最少”。也是在这个时候,中国媒体的报道,让他第一次听说了特斯拉电动汽车。

一开始,黄修源想做的是汽车操作系统。不过,他所希望汽车能够实现的功能,譬如提前预热,却不是车载能够完成的。而且,手机行业一开始就定位为只做手机操作系统的乐蛙、点心,最后都死得很惨,而OPPO、魅族、小米等手机厂商都活得很好。做汽车,最好是操作系统和车一起做。

从2013年10月到2014年2月,他一直在找汽车行业的人交流。

魏建国和王珂提出,第一步只要做出一辆改装车模型、有性能、能跑起来,就可以了。

黄修源估算,做出一辆样车(Demo)大约需要300万元人民币。2013年12月,魏建国和王珂作为第一轮天使,投给游侠电动车项目300万元人民币。当时双方也都没有任何评估数据,魏建国说,“如果车能做出来就值这么多钱,如果做不出来或者说做出很挫的东西,那这个钱就打水漂了,就这么简单。”

在魏建国看来,汽车行业基础已经很成熟了,行业人才也很多,这比互联网创业更有优势,因为互联网行业里不仅有BAT(百度、阿里、腾讯),还有很多小互联网公司都来抢人才,非常缺人,反而在电动车这样一个新领域,人才比较好找。魏建国相信,一批牛人到位,这个事情就不难了,可如果“别人不愿意跟你一起玩,就玩不转了”。

对黄修源来说,最复杂、也最难的事情,是如何让人相信他,并愿意加入这支创业团队。

投资到位后,黄修源跟王珂说,我要去挖人了。王珂很惊讶,一个完全不熟悉汽车的人怎么去挖汽车行业的人。黄修源用了一个笨办法,在微博上搜索“汽车工程师”、“汽车设计师”,然后给他们发私信。他发现,发出20封私信总会有一两个人回复,接着他再约他们见面、线下聊,他说自己遇到很多很好的人。

2014年3月,他干脆打包行李,开车带着他的女朋友和一个工程师,从北京开到上海,成立了公司。

“要做就做一件疯狂的事情”

黄修源拉到的第一个人是步果断。2013年10月,黄修源给他发短信:我想做汽车,你愿不愿意一起做?

步果断很快回了信息,一个字:好。

黄修源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如果我要做一件很牛的事情,所有的人都要是牛的。在黄修源眼里,步果断就是他所预期的“很牛的”设计师。

步果断比黄修源小一岁,1988年生,在UI(用户界面)设计圈内小有名气,有人叫他“步神”。他最早在苏州做游戏UI设计,接着到了百度做移动端产品界面设计,之后加入了设计师工作室ARK Design。黄修源很喜欢他的设计,五年前互加QQ,2013年在北京见过一面。

步果断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虽然自己很喜欢车,黄修源说要做电动汽车时,其实自己对这个东西完全没有概念,就觉得这个事情很酷、很有意思,但完全没想过后面要怎么做,会不会遇到什么瓶颈或者难题。

他认为,设计师要把工作转换成事业的机会非常非常少,因为生活过于安逸,很容易进入养老状态。他觉得黄修源“靠谱”,愿意跟他一起做事情。可以确定的是,“只要是我能把控的事情,一定把它做到最好,这就足够了,接下来是大家一起努力。”

步果断现在主要负责游侠电动车品牌设计和操作系统UI设计,也是游侠电动汽车引入的第一位创业合伙人。第二个创业合伙人叫邢辉,原来是乐蛙ROM开发负责人架构师和OPPO ColorOS负责人。黄修源在微博上给他发信息,每天一条,一个星期后他终于有了回应,留了一个微信号。2014年11月8日,邢辉来上海参加同学婚礼,顺便来了趟游侠电动车办公室。

和步果断江南小生的形象不同,邢辉是个身材魁梧的河北人,也很年轻,1986年出生。

“我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思,这是谈的基础。”第一次见面,邢辉就觉得黄修源很诚实。“我特别讨厌,有人过来跟你说有个三年、五年、十年规划,这些都是虚的、画饼”。黄修源跟他说的是,2015年6月前我们一起做一辆车出来,接下来看能拿到多少钱,再决定怎么走。

第一次聊完之后,邢辉并没有给出明确答复,只说大家需要相互多了解、认识一下。邢辉很谨慎,他见过很多创业者,也见过很多投资人,父辈在经商中曾遭遇过合伙人之间的不愉快,自己也参与多个项目机会,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选择一个项目很重要,我们做这个事情,市场要足够大;合伙人的品质也很重要。

邢辉感觉黄修源有梦想,是不计结果在做汽车。而他前面几次创业经历,一定程度上也是在给电动车项目背书。

第二个周末,他们又在上海见面聊了一次;第三个周末,他们在深圳见面,基本敲定下来。

邢辉在自己28岁前一天提交了离职报告,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要做就做一件疯狂的事情。我看了所有机会,发现修源这里是最疯狂的。”

“我来了之后,操作系统可以搞定了,随着设计稿推进,结构系统还有小伙伴进来正在推进,制动系统已经找到解决办法了。”邢辉觉得这个事情其实还是靠谱的。

步果断最初给游侠电动车设计的LOGO是一个X,代表的是初创团队未知的未来。半年后,他又设计了一个新LOGO,一个圆润的字母Y,取的是游侠的首字母,取了一个弧面、立体的造型。

2014年12月15日,游侠电动车团队正在办公室楼下一起搬运刚刚运到的油泥模型台面。右边站着的是黄修源。 (南方周末记者 黄金萍/图)

25%留给汽车行业人

游侠电动汽车的成员并非都跟前面这三名创业合伙人一样年轻,其中最年长的是一位60后。黄修源把他从思科挖过来,“人家从1997年开始写代码,在这个行业十几年了,不付出一些代价是挖不来的。”

黄修源的招聘原则是“不降薪+拿股票”。“我们现在有五六个人是降薪过来的。除非薪酬太高了我们开不起,我们才会要求你降薪,可是我们也不会让大家觉得加入我们公司很为难。基本上你在上一家公司能拿多少,在我们这里也拿多少。”

游侠电动车借鉴了小米的做法,黄修源说,雷军非常大度,一开始自己只拿了30%多,其他有两个创业合伙人拿到10%以上,另外几个合伙人都有几个点。他认为小米的成功,跟这个股权结构有很大关系,“人都很强,公司是大家的”。

在游侠电动车的天使轮投资中,预留了35%股份给公司团队,这在创业公司中很少见。黄修源解释,汽车是一个很大的行业,需要很多牛人,你不多留一点,很难挖到人,现在这个预留股份已经拿出去10%,还有25%,“这肯定不是留给我的,是留给汽车行业的人”。

但游侠电动车还没有汽车行业合伙人级别人物加入。汽车毕竟还是要从制造出发,你要做汽车不是做互联网。黄修源说,汽车行业人对游侠电动车的质疑在于,做一台汽车需要太多钱了!他们通常会很关心后续量产的问题,而黄修源无法给出回答。尽管,也有汽车人愿意帮忙做一些事情,但是却无法让他们加入自己的创业团队。

在拜访过通用汽车研究院之后,黄修源终于明白了一些原因。这里的研发环境,没有哪一家互联网公司能比得上。

到目前为止,游侠电动车一共出了两辆样车,花费约70万元。到2014年12月,整个公司一共花了600多万元。

游侠电动车的第一辆Demo,是花了5万块在二手车市场买回来的最便宜的跑车,一辆红色的现代酷派。

2014年5月,他们花了两个月把这辆汽油车改装为铅酸电池和5千瓦电机驱动,实现最高时速30公里/小时。一个月后,他们又用一个18650电池包和一台30千瓦电机,把它改装为最高时速100公里、续航里程250公里的电动车。

这两辆样车能够出来,多亏了张军化,他是第一个加入游侠电动车的汽车人,他曾经供职于吉利汽车,然后到了另一家供应商公司做结构设计,目前游侠电动车的车间由他统筹。

在张军化看来,国内制造业已经发展到一定阶段,很多东西不需要你自己做,这很适合电动汽车,“我们只要做方案,下面的制造可以找供应商解决”。

他们有一些零部件直接采购自淘宝、阿里巴巴,也没有什么捷径,就是一家家打电话去问、去比较。

游侠电动车的第二款样车选择了电池包,当时他们并没有拿到特斯拉电池包可参考,而是针对车的续航里程要求和后备箱所能容纳的电池体积决定的。当时国内并没有整个电池包方案的供应商,都是他们自己做的。

现在,他们正在研究第三辆样车的电池包,这个就比较接近特斯拉。

2014年7月,他们从汽车租赁商那里一次性买断了一辆白色特斯拉Model S,然后将它完全拆解。黄修源介绍,第三辆样车将在特斯拉Model S底盘基础上改进,“从头到尾正向开发,我们耗不起”。不过车身会重新造型设计,车身大小差不多,外形肯定不一样,车载系统也是全新的。“整个研发设计都是我们自己解决,我们有能力,不会外包,核心能力如电池组也是我们自己制造。”

“我们在造型上花了太多时间,希望它出来时是一台漂亮的车。”黄修源说。

游侠电动车还在招车身、结构工程师,不过他们也在考虑“人进来有没有活儿干,能不能做事”。100个汽车工程设计师里面,可能真正有用的只有5个人。人多了,效率可能还没那么高。张军化举了意大利超级跑车帕加尼的例子,帕加尼一年只生产几辆,售价在千万元级别。他们研发团队只有5个人,1人负责造型设计,4人做结构设计。

“不打这个仗太可惜了”

2014年5月,在极客公园举办的一次关于“新汽车的白日梦”主题活动中,黄修源做完他的汽车演讲后发现,观众们很激动,但是专家很不屑,觉得你们太小了。从此,他决定不再出去讲什么,“我们还是认真做一些东西吧。”

在黄修源们“闭门造车”的时候,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涌入造车行列。

2014年7月19日,在上海汽车博物馆,一家全新的汽车企业——上海地平线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亮相,举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开源造车主题峰会。

一个月后,搜狐前副总编、汽车事业部总经理何毅宣布加盟乐视汽车团队,主导车联网项目。2014年12月9日,乐视创始人贾跃亭在其微博中宣布正式进军电动汽车,要“复制乐视生态垂直整合的成功模式重新定义汽车”。

2014年10月,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副总裁黎万强宣布去硅谷闭关准备新产品,被认为是做新能汽车项目,一个多月后更是传出了“售价3.9万元的小米汽车”谍照。

心动游戏CEO黄一孟相信,起步较早的企业更有机会做出一辆让大家满意的样车。

黄一孟对电动车的兴趣,萌生于他开上特斯拉之后。一开始他是作为时髦新鲜事物关注特斯拉,2014年5月他订的特斯拉到手之后,他感受到这辆车对传统汽车的革命太大了。

开特斯拉之前,黄一孟的车库里停着宝马、保时捷、宾利、兰博基尼。开了特斯拉之后,他把兰博基尼卖了,觉得没有什么价值了。他的另一位创业合伙人,买特斯拉之前两三个月刚买了一辆新的保时捷911,但是没开几天就不开了,因为觉得驾驶感觉比特斯拉差蛮多。

“我们做互联网的,对用户体验感受特别大。传统汽车遵循固定的东西,但是从用户体验来说有些东西是不需要的,比如说手刹,特斯拉没有手刹,车停下来就是停下来,不应该要手刹。传统汽车的开锁解锁,特斯拉没有这个概念,只要人走开车就锁上了,你靠近车就打开了。”

特斯拉进入中国以后,黄一孟观察了一段时间,自己也蛮想去尝试做这件事情,和合伙人讨论很久,他们确定不可能自己去做,因为有自己的游戏事业。“真的要做是一件比较大的冒险。”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黄一孟想起,曾经在网上看到过有这样一个团队在做电动汽车,有一天,他在“知乎”上找到了黄修源。

黄一孟投资游侠,还因为他之前错过了投资锤子手机的机会。

2013年4月份,黄一孟曾经跟老罗谈过投资,当时也谈了两次,但是最终没有投,原因跟电动车的情况有点类似。黄一孟确定,安卓手机当时有很大空间,小米等都有不完美的地方,像老罗这样偏高端的手机定位也一定有市场,但他顾虑的是,老罗个人及其团队在手机制造方面完全没有经验。

在那个时间点,黄一孟们对老罗的判断是,他们团队做不起来。但一年以后,罗永浩努力把团队建起来了。

黄一孟感叹,“我们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得相信这种行业的机遇,当你找准一个好方向,当你有一个意志坚定的创始人,非常执著地去做一件事情,当这件事情本身是很多人认同的行业方向,很容易把人聚集起来。”

一开始,黄一孟和黄修源各自给出一个估值,黄修源开出的价格是1000万,黄一孟说可以;回头黄修源和团队再一商量,觉得太便宜了。

五分钟后,黄一孟电话过来,“1500万,可以”。

黄一孟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估值基础是让他有足够的钱把样车做出来,“我们倒不是特别纠结1000万,还是1500万。其实核心不在于估值多少,关键在于事情成与不成,如果能成,再高的估值都不算高,如果不成,也就和泡影没什么区别”。

在魏建国看来,就跟当年马云打败eBay一样,中国有一定优势,能搞好电动车,不打这个仗太可惜了。也许是互联网公司带头先冲过去了,然后大家跟着冲上去。“你琢磨看,是不是这样?”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0

想看更多 不感兴趣
重复、旧闻
内容质量差
确定
新常态下新能源汽车产业如何在竞争中赢得未来?
时尚新选择 一汽骏派A70E纯电动车续航280km上海车展亮相
全新宝马5系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 有望年内国产上市
再战高端 长江奕阁中巴车再担博鳌论坛接待重任
传祺GS4 PHEV插电混动百公里油耗仅1.7升 将于上海车展上市
30亿元联姻 能否吹皱新能源客车市场的一池春水?
压力过大,在华车企新能源汽车销量不少于8%或推迟至2019年
多个促汽车消费政策"在路上" 新能源车产销或上量
锂电新三板企业开启资本之路 融资能力不容小觑
特斯拉新一代锂电池即将亮相 最高密度最便宜
北京核心区建规模最大电动汽车快充站
油耗仅1.6L/100km 传祺GA3S PHEV申报图
陈清泰:电动汽车为我国零部件企业带来新机遇
全球十一大汽车集团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
吉利汽车投3亿英镑建厂 生产新一代伦敦出租车
AI正驱动联网汽车的未来 终端设备迎来第三次革命
首搭激光雷达,奔驰自动驾驶的“双核”战略,比想象的更激进
Comma.ai/Drive.ai之后,一位摇滚青年又创立了无人驾驶项目Vector.ai
100万辆!山东省政府发文坚定发展低速电动车
英国政府投资2300万英镑 完善氢燃料车基础设施
下一篇

EV200首测京沪高速充电 从上海直达扬州大明寺

EV200首测京沪高速充电 从上海直达扬州大明寺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