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用尽手段 特斯拉超级工厂14亿美元巨额奖励的背后

Fortune 综合报道

编者按:《财富》杂志网络版发表了将刊登在12月1日期印刷版杂志的2014年度商业人物候选人文章,介绍了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为其超级电池工厂选址的幕后故事。马斯克为了让美国各州拿出巨额奖励方案,在选址过程中使用了炫耀、诱惑、压榨、恐吓、激将法等多种手段。最终,他促使内华达州以令人瞠目结舌的14亿美元税收减免、自由使用的土地等巨额刺激方案拿下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本文由凤凰科技翻译。

这是一个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疯狂故事,它让我们知道了特拉斯CEO马斯克如何使用炫耀、诱惑、压榨、恐吓、操纵、激将的方法获得巨额奖励在内华达州的土地上建超级电池工厂的内幕。

成就卓著

如今很难再夸大马斯克的神秘性。他现在已经被比肩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 、亨利·福特(Henry Ford)以及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马斯克今年43岁,特斯拉的CEO。这家电动汽车公司如此狂热以至于放出了有一天将征服内燃机的豪言。马斯克是太阳能公司SolarCity的董事长,该公司承诺要协助防止全球变暖。他的太空探索公司SpaceX要去遨游太空。这些大胆的目标的即便能够实现,也不会在数十年内发生。马斯克的才华、远见以及横跨多个领域的野心让未来成为他一个人的独角戏。

这种狂热在10月9日马斯克在加州霍桑机场4000人面前发布加强版Model S时体现地一览无余。马斯克在当天晚上9点登上了户外舞台,比预期晚了一个小时,就像摇滚明星一样,穿着黑色天鹅绒运动上衣。智能机摄像头闪烁着对他进行拍摄;博主现场直播着他所说的笑话。站在巨大电视屏幕中他的影像前,马斯克展示了Model S的四轮驱动和autopilot功能。

当马斯克展示12万美元的新轿车时,人群中发出了喝彩声。特斯拉新车能够在3.2秒时间内从0加速到每小时60英里。“它就像从航母甲板上起飞一样。”他说。马斯克开着汽车载着记者兜了一圈,让他们对于Model S的加速和技术感到目瞪口呆。就像美国著名主持人查尔斯·罗斯(Charlie Rose)今天在CBS所说的那样:“马斯克就是那种你想要投资的人。”

自2013年初以来,特斯拉股价已经上涨了614%,市值达到300亿美元,超出了通用汽车的一半。通用汽车今年计划销售1000万辆汽车,而特斯拉只有3.3万辆。特斯拉制造了一款一流汽车,《消费者报告》给它的评分高于测试过的任何一辆车。马斯克的成就证明其并非浪得虚名:他联合创建了Paypal,赚取了数十亿美元;SpaceX完成了多次向国际空间站运送补给的任务。这些成就都足以使得马斯克当选2013年《财富》年度商业人物,并成为2014年度候选人。

不过,特斯拉只销售一种车型,尚未实现年度盈利。特斯拉的未来以及虚高的股价都寄托在看似矛盾的战略上。特斯拉还没有在销售价值7万美元以上车型上取得盈利,但是该公司计划在2017年销售价值只有3.5万美元的新车型。从理论上讲,到2020年,特斯拉汽车销量将增加10倍以上至50万部。

超级电池工厂

这里就要提到特斯拉整体战略的核心,一个增加特斯拉风险,并在美国多个州掀起波澜的决定:特斯拉计划建造超级电池工厂生产电池。为了让汽车实现平价销售,马斯克认为他需要一个每年能够生产50万组锂离子电池组的工厂,这个产能相当于当前全球的产量。马斯克预计该工厂耗资50亿美元,2016年底完工。

一些人认为,特斯拉此举是把公司存亡都押在了超级电池工厂上,需要近乎完美的执行,大量公众青睐电动汽车。而现在,电动汽车只占据汽车市场的不到1%。而且,每家大型汽车制造商都在争相开发自主电动车型,这让特斯拉面临更大挑战。新工厂意味着特斯拉需要支出至少20亿美元,对于一家2014年预期营收只有37亿美元的公司来说,这是一笔巨额支出。

独立研究和咨询公司Lux Research科技分析师柯思敏·拉斯劳(Cosmin Laslau)认为,特斯拉的计划是一个“巨大风险”。他认为,特斯拉难以完成2020年销售目标的一半,并承受现金耗尽、产能过剩的风险。拉斯劳总结道:“特斯拉的宏伟计划危险重重。”

但是,“一切皆有可能”是特斯拉的口号之一,马斯克准备让它成为现实。他寻求分担成本,以工厂选址地为条件向美国各州索取巨大奖励措施。他取得了成功,从内华达州拿到了令人瞠目结舌的14亿美元税收减免、免费土地以及其他好处,在内华达州里诺市以外建立超级电池工厂。这是美国企业史上获得的最大“礼包”之一。而且,先前获得如此大规模赠与的都是波音、耐克、英特尔等巨头,这些公司已经实现盈利数十年,并且预期销售额更为可观。

用尽手段索取巨额奖励

如今,企业一般会使用就业这个棍棒来从孤注一掷的州政府榨取巨额优惠政策,这一过程有点像勒索。马斯克在耍手腕方面展示的能力就几乎如同他在创新上拥有的天赋。他背地里完成这一切,然后再公布于众。马斯克就像管弦乐演奏的指挥家,通过电话会议和博客发出信号,让美国各州蒙在鼓里,利用他们担心失去超级工厂这一项目的心理。这一系列的战略组合、马斯克效应以及6500个就业岗位的吸引力促使美国7个州不顾一切地竞价,失去理智。为了拿到超级电池工厂项目,这几个州情愿挪走几座山或几条公路。

在索取巨额奖励方面,马斯克经丰富。他此前就已经证明自己是一个精明,不受感情影响的高手。2007年,他与新墨西哥州前州长李察逊(Bill Richardson)共同宣布,将在阿尔伯克基建立首座美国汽车组装厂。新墨西哥州为争夺该工厂开出了比亚利桑那州高出2000万美元的“好处费”,包括现金“签约奖金”。

在声明宣布后,工厂开建前,加州又给出了更为丰厚的要约。于是,特斯拉迅速放弃了新墨西哥州(特斯拉现在称,转移工厂是因为新墨西哥州的计划不可行)。在加州,特斯拉被免除了销售税,此举预计会使得特斯拉10年内节省9000万美元。

在特斯拉成立初期——直到马斯克在2008年在其董事长身份上增加了CEO头衔——该公司经历了内斗、产品延迟以及几乎破产。但是这些早期的挣扎以及对其前景的质疑似乎只增加了他们的信心。“在公司的每一个阶段,都有人说我们难以走到下一个阶段,”特斯拉商业开发副总裁达尔米德·康纳尔(Diarmuid O’Connell)表示,“我们不担心这些。”(特斯拉拒绝让其CEO发表置评)。

特斯拉一直按照马斯克2006年在博客上公布的总规划发展:“进入高端市场,然后尽可能快地拓展市场,推高销量,再降低每一款后续车型的价格。”马斯克这一计划的前提是经济规模、技术发展和新工厂的效率能够将电池成本削减30%以上,利用节省下来的资本将特斯拉汽车的价格控制在3.5万美元。(特斯拉电池现在由松下在日本生产,未来松下还将在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制造电池。

特斯拉不但没有被远大的目标所吓倒,反而似乎受到了它的激励。“我们对需求没有丝毫顾虑,”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斯图贝尔(J.B. Straubel)表示,“这不是我们真正担心的事情。”

选址开始

特斯拉为其电池工厂选址的序幕在去年10月拉开,既神秘又保密。华盛顿州高级招商人员苏珊·嘉敏(Susan St. Germain)说,她的办公室接到了来自特斯拉高管的一个电话,后者说公司有一个“重大”项目需要秘密讨论。她被邀请飞往特斯拉位于菲蒙市的一家汽车工厂,前提是签署保密协议。

当嘉敏抵达后,她发现加州、德克萨斯州、内华达州、新墨西哥州、亚利桑那州以及俄勒冈州的高级招商人员也在场。很明显,这里存在竞争。特斯拉高管介绍了将在上述7个州的某一个建立超级电池工厂的计划。新工厂的建设意味着数千个新就业岗位和数十亿美元投资。

每一个细节似乎都已准备妥当,甚至连新工厂的名字都已起好。每一家公司都能建立一个大型工厂。只有特斯拉能够给予制造工厂一个自主品牌和媒体关注度,新工厂的名字叫“超级电池工厂”。

特斯拉高管将宣传手册分发下去,但是在任何人离开前就收上去,并且禁止做笔记。特斯拉高管明确表示,希望快速推进这一计划。每一个州只有三周时间来提交提议。特斯拉表示,计划在这之后的一周选取几个州入围最后的角逐,在感恩节之前进行实地考察,在2014年1月10日之前决定选址,距离开始选址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特斯拉向每一个州发放一张电子表格,填写他们提议的选址地点。上面有90多个问题,细节包含从当地劳动力市场,到地点是否会到飓风、污水坑以及洪水的影响。当时,特斯拉希望获得至少90英亩地,到2018年再扩大到300英亩,或者现有170万平方英尺建筑物能够大幅扩大。特斯拉需要铁轨将半吨电池组转移到菲蒙市进行安装和大量供应电量、水。

同样重要的是,特斯拉要求每一个州提供奖励方案细节:税收减免、免费土地、基础设施改善、工作培训、现金。“剩下的就看各个州的创新奖励了。”嘉敏称。

尽管7个州争相在11月8日截止日之前提交了申请,但是马斯克依然小心翼翼。当一位分析师在季度电话会议上问及建造超级工厂的创意时,马斯克回答称他尚未决定这么做。

“我们还未完全准备好宣布超级电池工厂的决定,但是我们目前正在探索不同的的选项,’他说,“我之前曾猜测,我们可以这么做。工厂很可能会在北美,但是我们也在探索不同选项。”

马斯克在超级工厂选址项目上的首席副手就是康纳尔。康纳尔今年50岁,大学毕业于达特茅斯,并在西北大学获得了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来自一个优越的波士顿爱尔兰家庭。他曾经做过顾问,知道新工厂的重要性。“超级工厂将具有决定性。”他说。

康纳尔团队很快向投标的各州发去电邮,确认收到了他们的提议。“我们预计内部评估需要花费一周到二周的时间,一旦作出任何决定,将通知所有参与方。”康纳尔团队在电邮中称。

一些州之后就没有了音信。大约一个月没有消息后,嘉敏给一位特斯拉高管打去电话,后者告诉她华盛顿州没有达到标准。华盛顿州的低电力价格具有吸引力,但是拒绝提供重大税收减免是出局的关键因素。俄勒冈州和加州随后也相继出局。

由于特斯拉组装厂就在加州,所以加州本应该是一个理想选择。但是马斯克关注的是建造工厂,迅速运营。马斯克此前的计划是在2007年推出平价Model 3车型前开始生产电池组,但是这一时间表目前已经缩短。加州严苛的环境法需要详细调研,并且可能会导致法律挑战,从而导致超级电池工厂很难在截止日之前开始生产。康纳尔称,特斯拉不想冒这一“执行风险”。所以,特斯拉最后考虑选址的地方还有四个州:德克萨斯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以及内华达州。

最终角逐

起初,德州Hutto经济开发公司总裁乔尼·格力斯哈姆(Joey Grisham)甚至并不知道自己要献殷勤的对象。德州州长办公室已经告诉他,有一个代号为“五星”的项目机会,唯一确认的是对方是一家“上市高科技公司”。这一谜题没有难倒格力斯哈姆,他提出拿465英亩农田为对方做工厂用地。

11月底,格力斯哈姆接到消息称,“五星”想要实地考察。他最终从德州奥斯汀商会经济开发主管戴夫·波特(Dave Porter)的一封兴奋电邮中得知了对方的身份。“州政府今天下午秘密告诉我们,下周五要来实地考察的就是特斯拉,”波特在感恩节前夕告诉格里斯哈姆,“这对德州中部来说是一个巨大机遇,我们将提供贵宾式礼遇,希望这一消息能让你的火鸡尝起来味道更美。”

德州人与特斯拉的关系开始于12月5日,当天,双方高管在奥斯汀市区牛排馆的一个包间内举行了晚宴。次日,又乘坐直升机在当地进行了游览。数日后,格力斯哈姆提交了一份他自己称之为“激进”的提议,包括为期30年的部分房产税减免。州长办公室很快传来消息:“特斯拉对于Hutto的态度十分积极。”

德州州长办公室承诺,如果特斯拉能够在年底前向德州作出建厂承诺,将给予现金支持。但是2013年过后依然没有消息,波特向格力斯拉姆问道:“有消息没,我变得有些紧张。”

特斯拉终于在11天后给出了鼓励性回复。“新年好,”特斯拉基础设施开发总监凯文·卡斯凯特(Kevin Kassekert)在1月15日写道,“我写信给你,是想通知你我们已经完成了下一阶段的筛选, Hutto仍在角逐行列中。”

当时,格力斯拉姆开始担忧德州的竞争对手。传闻称,小罗斯·帕罗特(Ross Perot Jr)个人为马斯克提供了两个选址,包括一个位于Alliance机场的美国航空公司老旧设施。

格力斯拉姆已经拿出了他认为最好的方案,但是特斯拉很快明确表示,希望获得更多。在1月17日早晨7:30分举行的一次会议上,特斯拉高管团队和财务专家拿出了一组PPT,展示了在Hutto建造超级工厂所需要的成本与其它相竞争州的差距。按照奖励、公共设施成本以及其它指标衡量,Hutto与一家领先对手的差距达到7亿美元。特斯拉传递的信息非常明确,Hutto需要加大下注。

特斯拉并未提供其他州要约的细节。在会面之后,格力斯拉姆写信感谢特斯拉团队的“坦率对话”,表示“已经非常明确知道特斯拉的意图,正努力削减那7亿美元差距”。

内华达州

内华达州州长曾经是一名联邦法官,名为布莱恩·桑多瓦(Brian Sandoval)。他在2010年竞选州长时曾承诺为内华达州带去更多就业。在失业率突破14%后,他急于扩展博彩业以外的业务。桑多瓦重组了内华达州低效的招商官僚机构,任命了一位开发主管,直接向他报告。桑多瓦急于赢得超级工厂。

内华达州官员向特斯拉介绍了潜在选址地点,其中两个位于里诺(Reno),另外的靠近拉斯维加斯。12月初,特斯拉高管时间并不充足,计划考察位于拉斯维加斯的地点。听到这一消息后,里诺团队担心错失机会,所以决定主动出击。

里诺团队以1万美元租用了能够容纳10名乘客的里尔喷射机,他们提议去加州迎接特斯拉团队,然后送到内华达州,这样特斯拉团队就也有时间考察里诺了。特斯拉高管表示同意。12月9日天黑之后,丹尼尔·维特(Daniel Witt)和凯文·卡斯科特(Kevin Kassekert)在奥克兰机场坐上飞机。里诺当地的一位经济开发高管在里诺机场等候,用一辆豪华轿车将他们接走。他们在一个私人包厢内与当地推销商举行了晚宴,并在当地的Peppermill豪华套房内度过了一晚。次日早晨,特斯拉团队参观了里诺的两处选址,然后坐回里尔喷射机,飞赴拉斯维加斯。

里诺给特斯拉高管团队留下了深刻印象。卡斯科特计划在一周后搭民航班机再次造访里诺。随后,他遇到了69岁的独立经纪人、少数合伙人和Tahoe-Reno工业中心经理吉尔曼(Gilman)。吉尔曼身高6英尺2寸,重270磅,每只手上都带着钻戒,脖子上带着由金币组成的项链。吉尔曼拥有很大影响力,还是一位里诺式的哲学家。

当卡斯科特最终去拜访时,吉尔曼最终告诉了他特斯拉想要听到的话:“我们能够建造一座建筑物,和美国其它地方一样快或更快。”

今年2月26日,特斯拉最终在公司网站上确认,正在建立电池工厂。地图上用红色标出了最后参与角逐的四个州--内华达州、德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并标明最终选址活动仍在进行中。

一位华尔街分析师立即得出结论称,一直在大力追求大项目的新墨西哥州将赢得特斯拉工厂。特斯拉从未排除任何最后参与角逐的州,但是该公司将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内华达州和德州。

马斯克对于选址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他现在希望获得1000英亩,而不是90英亩。这将给予特斯拉更大空间用于未来扩张。与此同时,特斯拉设定的1月中旬决定最后选址的时间也已经过期。

特斯拉继续向各州施压。该公司通知内华达州,当前的奖励方案使得内华达州在最后角逐中处于末位,距离未指明的领先者落后大约9亿美元。

内华达州似乎要出局。该州从未给予任何一家公司超出8900万美元。他们没有德州可用的“企业”基金来完成交易。“德州在任何经济对话中就像是一头800磅的大猩猩,”负责与特斯拉谈判的内华达州经济开发主管史蒂夫·希尔(Steve Hill) 表示,“他们拥有更多资源,比其他州更愿意使用它们。”

希尔表示,当时他和内华达州州长问他们自己,到底多想要特斯拉超级工厂,答案是:非常想要。两人当时讨论的是不能放弃太多。随后他们决定,提供一些正常无法提供的东西。这些新的奖励措施规模太大以至于他们最终需要举行一场特别议会会议,来起草新法律。

今年55岁的希尔头发银白,为人低调。他知道,吉尔曼在里诺以外的工业园是内华达州唯一在考虑的选址,并拥有一个重要优势:距离菲蒙市还不到300英里,比内华达州竞争对手的选址更近。希尔计算得出,这一距离优势对于特斯拉来说价值大约3亿美元。

但是不管内华达州愿意采取怎样的措施,特斯拉似乎要得更多。特斯拉想要免费土地,为期20年的零税收以及25%的电力优惠。

尽管不顾一切,但是内华达州对于巨额电力补贴并没有让步。这意味着平均每位住宅用户每年分摊20美元,商业用户每年分摊数百或数千美元,很可能非常不受居民的欢迎。

内华达州拒绝了这一提议,这可能会引起特斯拉的不悦。希尔和桑多瓦心想这一项目已经丢掉。但是随后,特斯拉谈判代表重新启动了谈判。希尔称:“这是第一个明显迹象,表明他们想要在这里建立工厂。”

回想一下,马斯克的下一步举措似乎有些计算失误。马斯克在5月7日的电话会议上称,特斯拉将在多个地方建设超级工厂,尽管尚未决定最终的选址。马斯克又在一个月后的年度股东大会上称,准备在两个或三个州开始筹备建厂计划。

马斯克的模糊策略似乎发挥了作用,至少两个州--德州和内华达州--认为他们接近拿下特斯拉超级工厂,并加倍投标。德州的格力斯拉姆称:“曾经有时,我们感觉自己就是那新娘。”

在内华达州,特斯拉瞅准了一处选址,位于老鹰谷的Tahoe-Reno工业园。特斯拉决定对内华达州的选址进行测试,里诺团队再次登场。6月26日,200辆推土机和平土机进入到选址地,这些都是由吉尔曼规划,但是由特斯拉付费。每天工作24小时,一周7天。无人机在空中盘旋,为特斯拉高管提供项目进展图片。在四周时间内,工人们摊平了数百英亩的土地,移走了300万立方码的泥土,足够填平四个足球场。这令特斯拉高管印象深刻。康纳尔称:“这种分组工作显示出我们可以迅速执行工程计划。”

对于内华达州来说,还有好消息。双方似乎已经就重要条款达成一致:20年的100%税收减免,但受制于具体投资水平和创造就业岗位。7月3日,桑多瓦向内华达州立法领导人介绍了项目进展。他呼吁在7月底举行一场特别会议,通过所需要的立法。“我们认为协议条款已经完全确定。”希尔称。

马斯克变卦

随后马斯克在两周后与桑多瓦举行会谈,但是交易突然中止。马斯克改变了他的要求,他现在希望获得5亿美元巨额预付金,而不是部分税收减免。这对于内华达州来说不可能做到,因为他们没有这部分资金。内华达州全部预算只有65亿美元,他们不打算签一张5亿美元的支票。

内华达州团队再一次站在自己一边,拒绝了特斯拉的提议。“对话突然变得十分紧张,”希尔称,“特斯拉并不高兴。”

特斯拉对于内华达州的拒绝明显感到不高兴:7月23日,特斯拉停止了平土工作,突然将240名建筑工人派遣回家。康纳尔是这么解释特斯拉的态度的:“好吧,如果不能在内华达州建设,我们就拿走铁铲,去其它地方去。”

这一紧张的一幕完全在秘密状态下上演的。外人即便是要想发现工地建设,也得花费数周的时间,因为工地在一条偏远小路的末端,而且隔着数英里的栅栏,还得通过有人把守的警卫室,外面还标有代号为老虎的项目。即便是有人发现工地工作已经停止,也不会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马斯克在7月31日的电话会议上确认,内华达州的建设工作已经破土动工,但又表示工作已经停止,因为填补工作“大部分已经完成”。他坚称,特斯拉仍计划在另外1个至2个州启动类似工作。“至于内华达州,”马斯克隐秘地称,“球已经被踢到了州长和立法机构那边。”希尔和州长也收听了特斯拉的电话会议,知道马斯克这么说是针对他们。

目前还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推动马斯克要求获得5亿美元现金。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电池合作伙伴松下初期投资承诺仅有几亿美元现金,而特斯拉原本预计能够从松下获得15亿美元至20亿美元现金,这使得特斯拉需要填补很大的资金空缺。(特斯拉高管否认了这一说法,坚称他们在这一项目上不存在融资问题,不管松下投资多少。)

还有第二个因素,就在马斯克提出要求前一天或两天,田纳西州宣布将给予大众汽车2.3亿美元,协助后者在查塔努加市(Chattanooga)建设价值6亿美元的工厂扩建工程,该工程预计将创造2000个就业岗位。这触动了马斯克,他的大型项目应该为特斯拉赢得更多资金支持。“大众的交易让人感到震惊。”康纳尔承认。

特斯拉继续施压,看看能不能从其他州获取到什么。今年6月,特斯拉暗示,Hutto将直接以1000万美元至2000万美元买下潜在超级工厂的用地,但特斯拉并未承诺将在那里建厂。当Hutto拒绝了这一不合理的要求后,特斯拉也选择了沉默对待。类似的要求和回绝也在圣安东尼奥发生。

今年8月中旬,马斯克的5亿美元现金要求被内华达州拒绝之后,特斯拉又回到了德州,向当地的两个选址地点的推销商提出了同样的提议,也没有被接受。圣安东尼奥经济开发基金会总裁马里奥·赫纳德兹(Mario Hernandez)回忆道,特斯拉高管是这么提出要求的:“我们需要提前支付大量资金,接近5亿美元,这将是一个完美的奖励方案,可以予以认真考虑。”

到此为止,其它各州没有急于拿出的噱头来吸引特斯拉。德州州长佩里(Perry)带着太阳镜,驾驶着特斯拉来到加州位于萨克拉门托的议会大厦,显示出他要争夺特斯拉超级工厂的决心。亚利桑那州图森市市长送给了马斯克一个建筑执照,允许其建设造价30亿美元,占地500万平方英尺的建筑大楼,地址“待定”。加州参议员泰德·加尼斯(Ted Gaines)向特斯拉总部赠送了一把金色铁铲。

马斯克继续利用它的公众言论来影响和操控竞争者。与此同时,特斯拉希望各州能够保持绝对沉默。今年5月份,加州一份报纸报道称,特斯拉正在考虑在萨克拉门托的一个商业园区内选址。文章还引用了加州开发部门发言人的一句平淡评论:“政府每天都在努力吸引企业来加州,帮助他们在这里成长。特斯拉肯定是其中之一。”

这篇报道引起了康涅尔的不满。康纳尔在发送给加州州长杰里·布朗(Jerry Brown)首席就业顾问的电邮中称:“这无济于事。”

特斯拉没有在其他州找到5亿美元的现金承诺,该公司准备确定最后选址。大部分最终协议已经准备就绪。为了给予特斯拉自由使用的土地,希尔制定出了三种协议来为其公共支出买单。吉尔曼及其合作伙伴给予特斯拉现在要求的980英亩。作为补偿,内华达州将向吉尔曼集团支付4300万美元购买通行权,扩大从工业园区通往美国50号公路的四车道公路。内华达州还将建设这条公路,额外支付7000万美元成本。“这是对我们的奖励。”吉尔曼称。15多年来,吉尔曼一直寻求扩大公路,通过开发数千英亩土地可节省行程时间。

特斯拉获得11亿美元的税收减免:20年内,不需要对设备和建筑材料缴纳销售税(价值7.258亿美元)、10年内不需要缴纳财产税(价值3.49亿美元)、10年内不需要缴纳工资税(价值2940万美元)。特斯拉还将获得800万美元的电力优惠。

所有补贴都需要在特斯拉满足创造就业岗位和投资要求后才开始生效。为了抵消10年内超级工厂员工孩子上学登记损失的教育税,特斯拉同意从2018年开始向当地公立学校捐款3750万美元,并向内华达大学捐赠100万美元拥有电池研究。

桑多瓦还同意完成一项立法,使得内华达州的汽车直售合法化。内华达州是美国只允许通过特许经销商出售汽车的六个州之一。相比之下,德州汽车经销商协会发表公开信,督促州立法机构抵制诱惑,通过制定法律来赢得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康纳尔认为这封信“毫无帮助”。他说,这不是唯一因素,“很难想象我们会在一个我们无法销售汽车的地方投资50亿美元”。

最终条款仍未确定。尽管特斯拉没有拿到5亿美元现金,但是他们依然想要现金来协助建造工厂。希尔想出了一个折中方案:内华达州给予特斯拉1.95亿美元的可转让税收抵免,后者随后可以卖掉。这一税收抵免原本是为电影制作方和保险公司预留的。特斯拉同意了这一方案。算上1.13亿美元的公路资金和11亿美元的税收抵免,内华达州为拿下特斯拉超级工厂付出了14亿美元的巨额奖励。

尘埃落定

8月底,希尔、康纳尔以及特斯拉CFO联合出席了特斯拉电话会议。康纳尔对希尔表示:“我想我们已经达成了协议。”内华达州赢得了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

截至劳动节,德州、亚利桑那州、新墨西哥州以及加州还不知道特斯拉已经作出了选择。他们仍旧保留一丝希望,认为他们有可能会拿下超级工厂。

就在劳动节那天,马斯克打电话要求内华达州州长正式宣布这一消息。次日,桑多瓦高兴地通知了立法机构领导人,制定了周四在了首府卡森城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这一消息的计划,随后再举行特别会议,批准与特斯拉相关补贴的立法。当格力斯拉姆看到新闻发布会的消息后,他意识到德州已经在竞争中败下阵来。

但是还有最后一个障碍。希尔和内华达州议会议长玛丽莲·帕特里克(Marilyn Kirkpatrick)都将参加发布会,但是马斯克当时身处欧洲,而且还得奔赴日本发售Model S。帕特里克坚持没有马斯克将无法举行发布会。“他必须在场,”她表示,“我们坚持让他亲口告诉内华达州的居民,他愿意在我们州投资。”

内华达州团队似乎并不完全信任马斯克。即便是特斯拉与内华达州达成协议后,希尔仍想要马斯克作出公开保证,不会将超级工厂放在其它地方建设。希尔并不想要新墨西哥州式的待遇。“这对于内华达州来说是极其重要的一步,”希尔称,“我们不希望迈出了这一步,但之后却没有拿到项目。”马斯克同意改变行程计划,奔赴议会大厦出席了发布会。

这对于内华达州来说是一项重大胜利,小小的银山州击败了德州、加州等对手。桑多瓦与马斯克站在议会大厦台阶上,将马斯克称之为“少有的远见家,有勇气超越以往,将梦想转化为现实”。桑多瓦称,特斯拉将“永久改变我们州的发展轨迹”。桑多瓦预计,未来20年,特斯拉超级工厂将产生2.2万个就业岗位,包括间接就业,为内华达州带去1000亿美元经济规模。

不过,内华达州为获得特斯拉超级工厂付出的代价也招致了媒体的批评。内华达州相当于为超级工厂创造的6500个直接就业岗位每个支付逾2万美元。“我看到了内华达州的奖励方案,”新墨西哥州前州长比尔·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称,他曾与特斯拉首家组装厂进行过谈判,“我可能也会作出与桑多瓦州长一样的决定。在经济衰退期这可是大量就业岗位,你为你的州创造了一种新型经济。”

对于马斯克来说,内华达州实际上没有提供最大规模的奖励方案。他认为,低成本和高速度才是优势。“这是一个真正做实事的州政府,”马斯克称,“最大的单一因素就是完成的时间。”

今年11月,当马斯克在电话会议上讨论这桩交易时,他似乎对外界对于他从内华达州拿到的合同条款的持续批评感到不满。“这桩交易对于内华达州来说超棒,”他说,“外界批评让我有些生气。 我认为我们获得了合理的奖励方案。考虑到超级工厂的规模,这不是一个巨额奖励。”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0

时尚新选择 一汽骏派A70E纯电动车续航280km上海车展亮相
全新宝马5系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 有望年内国产上市
再战高端 长江奕阁中巴车再担博鳌论坛接待重任
传祺GS4 PHEV插电混动百公里油耗仅1.7升 将于上海车展上市
30亿元联姻 能否吹皱新能源客车市场的一池春水?
压力过大,在华车企新能源汽车销量不少于8%或推迟至2019年
多个促汽车消费政策"在路上" 新能源车产销或上量
锂电新三板企业开启资本之路 融资能力不容小觑
特斯拉新一代锂电池即将亮相 最高密度最便宜
北京核心区建规模最大电动汽车快充站
油耗仅1.6L/100km 传祺GA3S PHEV申报图
陈清泰:电动汽车为我国零部件企业带来新机遇
全球十一大汽车集团新能源汽车发展规划
吉利汽车投3亿英镑建厂 生产新一代伦敦出租车
AI正驱动联网汽车的未来 终端设备迎来第三次革命
首搭激光雷达,奔驰自动驾驶的“双核”战略,比想象的更激进
Comma.ai/Drive.ai之后,一位摇滚青年又创立了无人驾驶项目Vector.ai
100万辆!山东省政府发文坚定发展低速电动车
英国政府投资2300万英镑 完善氢燃料车基础设施
美国30座城市拟联合斥资100亿美元购买电动汽车
下一篇

海口市科学技术工业信息化局关于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公告

海口市科学技术工业信息化局关于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公告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