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斗士"占宝生:我想去改变这个世界

网易汽车 袁桂远

占宝生果然是商人,起码有一双敏锐的眼睛。我们素未谋面,但他一眼就看出是我,并礼貌跟我握手,期间没有半点寒暄,并邀请我至他公司写字楼,一副商人做派。

虽然他的名字因跟明星企业特斯拉缠斗而名声大噪,但对于我们,皆是陌生面孔——即使他曾接受过媒体采访,但有关他的样子似乎很少曝光。

这次采访,其实并不是我的主动出击,相反是他的邀约。早在一年以前,我曾与他微博互动,向他表示了极大的采访兴趣,但被婉拒。当时,他跟特斯拉还保持着微妙的关系,并未到今日的“对簿公堂”。

日前,特斯拉DOMEL S首批车已交付中国车主,展厅也陆续在北京、上海铺开,大有燎原之势。

而中国政府有关官员与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的频繁示好,让手持特斯拉商标的中国商人占宝生心情复杂,甚至带着愤怒,“身为一个中国人,真感到难过,特斯拉的一系列合法商标明明是我持有,但法制却如同虚设,并没有真正维护商标持有人的合法权益。”

无论是作为商人抑或是维权者,占宝生并不想那么快就放弃缠斗,毕竟这仍然是估值不费的买卖,哪怕他称自己遭到了特斯拉的“暗算”,以至于“失踪”了近半年。

“你知道为什么我有大半年突然失踪了吗?”

广州海珠区东晓南路爱都铭轩,一栋看上去不太新的写字楼,大堂墙面只占一角的租赁公司的铭牌有些已掉漆,七零八落显得孤单。

D座1103,占宝生公司(层层网络)的所在地,但在楼下找不到它的痕迹。一位层层网络的员工说,“我们在这里办公有一段时间了,没有留意铭牌,可能没有挂上吧。”

我猜想,平时并没有太多的人造访占的公司,可能也与他做的是网络生意有关——目前主营护肤网。

这都无关紧要,毕竟目前阶段,他与特斯拉的缠斗故事才是此次会面的目的。不过与我会面的不仅有占本人,他还邀约了他的代理律师赵成云女士。他的谨慎可见一斑。

占宝生说:"我是一个具有非常强烈野心的人,想去改变这个世界"

“你知道为什么我有大半年突然失踪了?”占的开场白让我有些吃惊,我才发现:过去大半年,频上版面的他确实像蒸发了一样,微博也不再更新——与之相反,过去一年,特斯拉大举进入中国,声量愈发壮大。未站就放弃,这显然不符占好斗的性格。

这大半年,你发生了什么?我问。

“去年四五月份的时候,我和我的家人被人跟踪、被人拍,家里的信箱被人破坏取走。”更匪夷所思的是,到了七八月份,“我的手机也被人监听了”,占说他的行踪被一一暴露。

8月29日早上,这一天,占准备乘飞机去上海见一个汽车设计公司的负责人。当他走出门口,却被三四个民警带走,理由是:占注册的公司涉嫌虚报注册资本——占早在几年前成立了一个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

“我自己知道我很清白,我没有做任何犯法的事情,他们就审讯我。”占宝生的声音变得异常高昂,脸色因激动变红,“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大概是郑顺景在后面搞鬼,我就问他们,但他们不做声。”

郑顺景是原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之前曾是宾利中国总经理。

“说什么虚报注册资本,我为公司投入了600多万,招了20多个员工开发产品,还获得专利。这些东西都是有目共睹的。当我的项目风投马上要进来了。就突然发生了这事,把我搞了进去。”

“大宝的公司是实实在在的。”旁边的赵律师插了一句。熟悉占宝生的人都会称他为大宝或他的英文名字:POSON——占宝生1978出生,是江西九江都昌人,出生在农村,并不是网上传的广东湛江人。

POSON,是1999年他从南京工业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从事国际贸易公司一直沿用的英文名字。他英文特别好,有时在采访中,也会夹几个英文单词,高考英语考了全县第一名。

即使蹲坐看守所的那段时期,恰巧要审讯老外,他竟被邀请当翻译。

他说,他选择国际贸易专业,是因为“小时候家里很穷,觉得国际贸易专业很火,可能能赚钱,做生意。”做一个会赚钱的商人,似乎从大学时期就在占宝生内心长成。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占宝生岂能轻易放过这一笔现成的买卖。

回到被带走的过程,占说“本来这么小的一个事,我完全可以取保候审,第二天就可以申请出来,但是我被控制了,说我不符合取保候审的条件,而且我也不能跟家人联系,只能跟律师。”

“他背后的目的不言而喻”占宝生说,但他拿不出任何证明是郑在背后运作的证据——那时正值美国特斯拉大举入华,风头正盛,每到一处都光芒四射,受到国人的膜拜顶礼般的待遇。

“我在看守所呆了五个月,你要知道这个事情本来按正常道理,我应该一个星期或者两天之内就能出来,他们不给取保候审。”

“最后闹到检察院那边。”占宝生忿忿地说。这时,我仔细打量下就坐在我面前的他,身穿简单的V领T,寸短头发,两道眉毛格外浓密,黑眼圈十分明显。

后来他们以什么理由让你出来了?

“没什么理由,没有人可以一手遮天,我在里面从头到尾就不认罪,我只是个创业者,这时候证明了,这就证明了我是无罪的。”占宝生像是一个遭受巨大的委屈的孩子一样,说到这些的时候,他眼睛时有闪烁,头一再在摆动。

身边的赵律师按捺不住,提醒占应该把谈话重点定在特斯拉这个官司上——占的谈话有时的确很有跳跃性,你得把他拉回来。

因为被拘留而失踪了近半年,占宝生“迁怒”于郑顺景,说他在背后搞。也认为郑的离职跟搞不定商标的事也有关联。我问,你这么知道?他说,他有朋友的朋友在特斯拉,“是他告诉我的。”

“如果你感兴趣,我们可以合作,我愿意花两个亿买你的一个技术。”

去年5月,占曾与原特斯拉中国区总经理郑顺景有过交锋,“是他主动约的我,在广州西塔见了面。”

“当时我请了一个比较牛的律师陪着我去,因为不请律师我会很被动,可以见招拆招”,占宝生始终认为“他们可能会用很多手段去抢这个标”。占宝生回忆说。

当然,郑顺景也带着律师,这个饭局从一开始似乎注定不平静。

商人之间的见面直接了当。郑说,我要买你这个特斯拉的标。占答,不卖。

占对郑顺景说,他也确实需要资金,“在中国做这么多事情肯定需要很多资金。”但他并未铁了心出售特斯拉商标,他心里早有计划:以商标为契机,组建团队做新能源汽车,“我见了很多风投,准备融资两千万人民币自己做。”

占宝生口中的“这么多事情”,指的不仅是特斯拉项目,还包括他的护肤网——实际上,目前真正运作的更多的是护肤网。占回忆起当天跟郑见面的情景,语调变得更加激昂迅速,炯黑眼珠似乎要凸出来。占是个容易激动的人,大抵也是个性情中人。

“当时,我对郑说,‘我的特斯拉样子很快就会出来,如果你感兴趣,我们可以合作,我愿意花两个亿买你的一个技术。’”

你说你愿意花两个亿买特斯拉的一个技术?我很诧异占为什么这么说,我能想象郑当时听到这个话错愕的表情。

再说,你哪来的资金?我问道。

“说句实在话,我的同学里面其实有钱的同学很多,也很厉害,我会拉他们一起合作。”

“他说我的技术是不卖的,我说别急,我会造,我会把这个技术研发出来的,甚至比你更好。”占宝生在郑的面前表达带些夸张,可能很少人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做。

他说自己是个疯子,创业路上的“疯子”,在采访中他多次提到乔布斯,视之为偶像,甚至特斯拉创始者马斯克也被他称为值得学习的典范,“他们也都是疯子”。

在谈话中,他有时会很跳跃地插上一句,“如果特斯拉当初跟我沟通好的话,如果他们不是这样做的话,我免费送给他(马斯克)都没有问题,这个标,我觉得他在为人类作贡献,我觉得他跟我的理念相似,我觉得我从他身上能学到很多东西。”

但在与郑顺景会谈上,郑还提出了购买价码:两百万人民币。但占对特斯拉这个项目自己估值两个亿元——这里的特斯拉项目指的是占宝生打算拉团队创立的项目。

“一千万美金我都不卖这个标,我不卖给你,我干吗要卖呀,因为那时候他讲话很嚣张,说我们中国人造不出车,说什么什么样子,我觉得在亵渎我,我觉得我是一个挺有骨气的一个人吧。”

“郑还说一些带有威胁性话,惹恼了我。”会面持续十几分钟,不欢而散。其实,在与郑顺景会面之前,占宝生跟特斯拉高层有过一次激烈的“碰撞”。

2012年9月,美国特斯拉派了一位副总裁和一位法务人士再次约占宝生会面,商谈购买商标。占要求他们来广州,但最后地点安排在香港的特斯拉店,“我一个人去的,不是网上说的一家人。”

“他问我为什么做这个标,他说你这个是违法的,我说对不起,我这个在中国是合法的,而且我一直在用,用了很久很久了,然后他就说,后面他律师就说,我们就想买你这个标,其他的事也不追究了。”

“我说对不起我不卖,后面他就说你抢了我的标,我说对不起,如果你说我抢你标的话,请你通过法律途径,但是你在中国侵了我的权,我也会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

“他问我为什么注册这个标,我说注这个标我想造车。他问我现在在干什么,我说我在做汽车用品,而且我一直在用,我的目标想造车,想造出中国自己的车。”

“你们俩全程是英文交流?”我问。

“是的。后来他态度变得不好,很傲慢的样子。我还对他说,我想做一些事情,改变这个世界的事。”

“你是说比亚迪吗?”对方带着讥讽语气的话激怒了占,“比亚迪一样可以创造奇迹,凭什么说中国人就创造不了奇迹。”

最后双方平静些许,对方提出购买的价格,“他伸出五个手指,刚开始我不明白,当知道是5万美金,我气坏了。”

“因为投入,我做这个东西花这么久,而且用了特斯拉.CN人家都出50万人民币买这个域名,MD我说在你心目中就值5万美金?5万美金在广州能买一个厕所吗?洗手间都买不到,5万美金不是对人的亵渎吗?”

“我说,因为你是特斯拉公司既然尊重知识产权,这个东西就像一个人他本身值5万块钱一个月,你给他5000块钱一个月,或者500块钱一个月,是不是对他的价值的一种亵渎,我觉得是对中国的一种不尊重知道吗,因为一开始说我们造不起这个车,那你觉得这个东西很不值钱,你干吗还花钱买呀,那不是表明中国人的东西就这个在中国人当宝的东西,MD你认为是垃圾对不对?既然是垃圾我干吗给你呀,对不对?”

占宝生立即拍桌子走人,后来他的律师追过来把价码追加到30万美金,被拒。

当时彻底激怒你的原因是什么?

“说到造车的问题,当时我很恼火,本来我就说,中国人一样也能造出这个车出来,并不是说只有你们可以造出来。”

“他还说他们有第二套方案,可以不用这个商标,你现在不卖给我,以后一分钱都不值了。”那位特斯拉副总裁还拿出一大叠资料,上面显示的是特斯拉注册的多个图样商标。

那时,占对这些已然兴趣全无。

你那时说过“什么分分钟掏出200万”的话。占否认,“这是别人编的。”就这样,占与特斯拉高层的第一次会面,各自带着愤怒散场。

在占宝生在两次与特斯拉高层会面时,他从没透露过他可能会免费赠送,说得最多是合作。

而从特斯拉高层两次主动与占宝生的会面,也可判定占手上的商标对他们发展在华事业至关重要。从另一个维度也说明,其默认了占手里这张王牌的合法性,否则也不会为其大费周章。

占宝生说,他公司的汽车用品早就用了特斯拉这一商标

在双方谈不拢的情况,而特斯拉尚未在解决商标纠纷时,就上马项目。赵律师告诉我,历时两年,双方进行了多项诉讼,对薄公堂数次,各有输赢,但仍未有最终判决。

事情总会有结果,商标长期的拉锯战,无论对谁都是煎熬。如同唯冠和苹果的商标纷争一样,占宝生也希望能够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但目前看来,进展并不顺利,双方的谈判仍处于僵局。

“我做过一辆特斯拉电瓶车,卖给了一家公司老板,还在使用”

为打赢官司,占宝生四处收集过往的证据甚至“制造证据”,他处处小心,哪怕与特斯拉高层的来往邮件,他都小心保存,并时刻关注特斯拉在中国的动态。采访完成之后,有一次,他电话给我说,“特斯拉似乎在你们那上了广告,文章你们还会发吗?”

占宝生让助手去楼下一所房间拿一些使用了特斯拉商标的产品上来,我看到了熟悉的特斯拉标识,只不过这不是特斯拉汽车,而是汽车清香剂。

同时也看到一辆有特斯拉标识的汽车钢制模型,模型很新且粗糙,看得出来做的时间不长。占宝生说,这是他邀请一位很有才华的朋友做的,而这位“设计师”并没有在汽车公司工作的背景。

除了模型之外,占宝生说曾制造过特斯拉电瓶车,并卖给了一家公司老板,并还在使用。

但当我提出能不能提供些电瓶车的资料,但占却拿不出来。或许它可能真的存在,因为我曾在占的微博上似乎看到过这辆车。

特斯拉电瓶车就出售了一辆?我问道。旁边的赵律师看起来有些困意,点了根烟,然后轻声说,“确实是只卖了一辆,这个车现在还在运作,还在跑动。”

“后面其实接了很多订单,但是因好多事情,我处理不了啊。”占宝生补充说,“我还有一千多万的汽车模具放在工厂了。”

事实上,上述占宝生围绕特斯拉商标展开的种种行动,都有一个清晰指向:《商标法》第四十四条第四项规定: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商标,“由商标局责令限期改正或撤销其注册商标”

如果你们只是做了模型或几辆电瓶车,这也能叫使用吗?由于在这方面知识匮乏,我将这个问题抛向赵律师。

“这个法律规定不是严格死必须三年内你必须要使用,而是要看你是否有正当理由。你如果要是没有使用,你有正当的理由解释得通也成,如果你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年不使用的,那人家提出异议就予以准许。”

“没有超过三年,他只要使用了,只要他把这个商标是用在他注册的类别里面使用了其中的一样就行。这个不代表说我一定要批量的生产,批量向市场供应,也不一定说你一定要自己有生产线去生产,我允许他人使用,允许别的公司使用我的商标,这也叫使用,既可以自己生产,也可以允许他人使用这个标。”

“光做模型在车展摆卖、展览,这也叫使用。”赵律师认为就目前收集的证据看,她有十足的把握打赢官司——此前占宝生曾换过律师。

与匆忙上马的特斯拉模型及电瓶车不一样的是,占宝生在汽车用品领域使用特斯拉作为品牌标识进行推广及售卖已有较长的一段时间了。

“我在注册特斯拉商标的时候,没有听过特斯拉公司”

2004年占离开南方高科,于2006年开始涉足汽车用品业。

特斯拉的域名和商标也是占宝生在这一年完成注册,“先是6月注册特斯拉.CN、特斯拉.COM.CN,三个月之后,我才注册了商标。”——特斯拉公司是2003年成立,但那时也只是一家不起眼的小公司。

占宝生说,注册特斯拉出于偶然并不是奔着特斯拉公司而去的,“我从小就喜欢物理,崇拜物理学家,当时想了好几个名字,比如爱迪生、安培,但已经注册了,但交流电之父尼古拉.特斯拉.CN的域名还可以注册,就注册了。”

赵律师补充说,“如果大宝是冲着特斯拉公司去注册,他就不会等了三个月才注册商标。特斯拉公司虽然在2005年9月注册了特斯拉汽车,但是它没有任何产品的,它等于也是提前注册一个商标,所以这个时候大宝不可能预测到它有一个什么远大的市场和前景。”

占说,他在注册特斯拉的时候,没有听过特斯拉公司。我点了点头,心想这套逻辑似乎能讲得通。

即使是奔着特斯拉公司去的,我个人觉得也没什么错,靠敏锐商业触觉逐利并不可耻,前提是这并不违法,只是在道德上没有赢面。

不管占宝生注册特斯拉是否真的出于对物理学家的致敬,他也承认曾通过卖过域名获利,但他说“从未卖过商标。”占宝生说有他做过买卖域名的生意,但有一些域名他是不会轻易卖的,比如特斯拉。

“2007年,曾经有人出50万元买我的特斯拉.CN的域名,我拒绝了,我告诉他说我不卖。”随后从2009年、2010年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跟占联系,要买标,均遭拒绝,他的理由是:自己要用。

“再比如护肤.com、美容.com美容我差不多花了两百万买过来,因为我想构建一个很大的女性互联网产业集团,征婚.com也是我的,都是花了很多钱去买的,我想构建这么一个平台。”

事实上,有关护肤版块才是占宝生近几年主力推动的创业项目,有着一整套规划以及美好的愿景,并称拉到了不错的风投。

有时,你会觉得占对自己的项目过分高估,他喜欢把未来的愿景,似乎要说成几乎已经实现的样子,“护肤网会做成上十亿、百亿的”,甚至“电动车项目将超越马斯克。”

看得出来,占极其想向我表达更多,一副口若悬河的样子,但经常跑题。很多时候,我不得不打断他,直接用提问的方式,拉他回到正轨。

汽车用品做得好好的,为什么你想做“特斯拉电动汽车项目”了?

“未来电动汽车一定会取代传统的燃油汽车。”他说自己敏锐地观察都这一点,要做“未来的事”。2008年,他曾向比亚迪投了简历,“我想到比亚迪去上班,想到里面偷师学技,想造车,王传福应该知道这个事。”

但吊诡的是,占应聘的却是海外销售员的职位,最后未能如愿。

你见过马斯克吗,你想见他?我问道。今年上半年,马斯克在中国频繁展开演讲及“公关”之旅——如果想见的,并不难。

“他参加极客公园创新者峰会活动,那时我就坐在观众席上,大家都不知道我在现场。”坐在台下的占宝生,心情很复杂且纠结,除了见见这个“神人”,整场活动他都在考虑一个问题:要不要把他持有的特斯拉的商标证“拿”出来。

“拿”出来,颇有些砸场的意味,“我相信会引起很大的轰动”,最终他放弃了这个想法,“我有一种担心,我怕又会,有没有可能会被重新被搞进去,我不知道,因为我觉得中国太神奇了。”

直到活动结束,占宝生没有和马斯克说上一句话。在看守所那段时间,占曾给马斯克写过电子邮件——他弄到了马斯克的邮箱地址。

他对我回忆说,大意应该是这样写的:“马斯克,你是一个全球无数的创业者人的一个偶像,我个人也尊敬你,但是特斯拉公司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你们的团队在中国做了这么肮脏的事情,这个事情纸包不住火的,这个事情,也许你们很强大,很那种,但是有朝一日会水落石出,我在里面的日子挺不好过的,但是我很坚强。”

“也许我可以以牙还牙、以仇报仇,但我学会了隐忍,你和我其实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想改变这个环境,改这个地球。我觉得我有同样的想法,但是我希望你给我一个交代,对你们现在做的那些事情,你欠我一个道歉。”

占宝生公司一角,目前主要在做护肤网项目

这封占宝生用英文撰写的邮件,最后没有得到回复,马斯克是否看过也不得而知。

那如果有一个机会,让你对马斯克说上一句话,你会说什么?我很好奇,一个“疯子”对着另一个“疯子”,会说什么?

“一起并肩作战。”占脱口而出,言下之意希望能够合作,商标或作为一个筹码。显然,我认为合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商标”缠斗最终必以“商标”结束。

“我是一个具有非常强烈野心的人,想去改变这个世界”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外面的街灯全部亮了起来。洋洋洒洒跟占宝生聊了足足四个小时,他站起来喝了口水,然后跟我说,要不我们叫外卖吧?我摆手示意不用,“再问几个问题,就可以结束了。”他还是让身边加班的员工叫了外卖,可能老板没走,员工都不好意思下班。

之前我曾约过占,但被婉拒。这段时间,他主动约了好几拨媒体,我问为什么?

占说看到特斯拉肆无忌惮进来中国,“太过了,根本不尊重我”。

“当他在拘留所的时候,媒体铺天盖地的一边倒地在黑他,把他描述成一个专门抢注他人商标然后进行倒卖的一个商人,事实上他真正的商标一次都没卖过。”赵律师也补充说,“我们也想让媒体有一个客观、真实、全面的一个报道,还读者一个真相,就是让大家来评判,到底事实真相是怎样。”

占点头称是。我抬眼看他,他看起来显得很疲惫,眼袋肿大,估计睡眠并不安稳。

关于特斯拉商标案,你最近的想法是什么?

“我希望他们停止侵权,并希望他们能够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行为给一个合理的说法”说到这里,占的情绪突然高涨,语调也跟着提高——早前,占宝生向中国海关申请了商标备案,禁止特斯拉车型进口到中国。日前,有媒体报道特斯拉车型被海关扣押,原因可能是跟商标权不明确有关。

“以这种手段抢个标,我觉得击碎的不仅仅是一个标的问题,我觉得是创业梦的问题,是关乎到一个国家的,国家的国格的问题。”——有时占喜欢用这种大词来描述感受。

在采访当中占一直在强调,商标是不卖的,希望双方能够合作。临近采访尾声,我决定再罗嗦下这个问题并提出假设。

如果特斯拉确定不会跟你合作,但他们会出一个你能接受的价格购买商标,你会同意吗?见占犹豫了一会,我补了一句,“请你想清楚,并正面回答。”沉默了一会,“会考虑”这三个字仍然从占的嘴里吐了出来。

外卖到了,占邀请我留下来吃饭,我婉拒了,并收拾好起身离开。他送我到电梯口,并帮我按下楼层。

在等电梯的时候,他对我说,刚刚跟家里人通过电话,他的一个亲人确诊为癌症,“我很难过,但我必须面对。”

“特斯拉这个事情,我妈妈因担心我,身体变得很不好。我进去的那段时间,也没能好好对待女儿。”占宝生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低沉轻柔,跟他前面“强硬商人”的角色相成巨大反差。

或许在舆论的风口浪尖,我们了解的占宝生只是一个逐利的商人,但在他公司员工的眼里,他还是个好老板——“怕我们中午休息不好,他亲自给大家添置了一把午休躺椅。”一位员工说,“我结婚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后来他知道了,还是补了一个大红包给我。”

回来路上,城区延绵不断的霓虹商标分外刺眼,也许在占宝生的眼里,它可能特别迷人,更刺激着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

他说“我是一个具有非常强烈野心的人,我想做一些事情,去改变这个世界,相信有生之年,可能我创造的成绩比马斯克还多。”——特斯拉商标于占宝生,既是他手里唯一的王牌,亦是他逆转命运一把钥匙。

让“角斗士”放弃缠斗,谈何容易。

后记:

必须得承认采访报道占宝生并不是一件容易事,他太能说,总不着边际地说——4个小时,7万字的资料足以让你忙好一会。这次访谈,在较早时候完成,但迟迟未登出,占多次催促,甚是焦急。

但是我感觉,他说得越多,我反而越不懂他。在访谈中,他的形象交叉着又变幻着:他有时像个愤青,骂法制不保护他的尊严、骂背后有人搞他;有时又像个理想浪漫主义者,说把商标免费赠送都没有问题,但有时很像地道商人很是在意价码。

不管怎么样,在特斯拉商标案,他扮演角色最多的就是商人。希望他这笔生意,尽快结束缠斗。

0

想看更多 不感兴趣
重复、旧闻
内容质量差
确定
电动邦独家爆料:汽车创投圈又出大事件!
南昌发布2016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方案,市级补贴与省级补贴1:1配套
致敬标杆:2016蓝瓴汽车盛典华丽落幕
我国“十三五”期间将建超800座城际快速充电站
三亚发布“十三五”新能源汽车推广方案,到2020年推广6000辆
长安逸动插电混动版实车曝光 油耗仅1.6升
Google提交自动驾驶新专利 车辆全自动接客
纯电动客车12月产3.5万辆刷新纪录
奇瑞未来纯电动新车计划曝光:EQ1、艾瑞泽5 EV
深圳拟加强大数据合作,网约车乘客行程可报备警方
奇瑞40亿加码新能源/车联网 推5新车
投资赛维安迅布局车联网,山东高速战略转型
天津已累计推广新能源汽车近4万辆
大众重夺世界销量冠军,上汽奥迪2017重点发力SUV/新能源车
汽车将搭载脸部识别系统 克莱斯勒先试水
中天科技电动汽车智能充电枪问世
江铃E160纯电动车正式下线 一季度上市
助力新能源 我国将新建800余座城际快速充电站
吉利汽车推Lynk&Co挑战合资新能源车
低价新能源汽车有风险 购买2年后才能过户
下一篇

[2014中国年度绿色汽车]专家评委 吴志新

[2014中国年度绿色汽车]专家评委 吴志新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