锂电池行业三角债危机凸显 产能过剩是根源

生意社 综合报道

  年底催收货款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是比接单还要重要的头等大事。而中国锂电产业产能严重过剩,靠赊销做生意已经成为常态。财务紧张的公司比比皆是,这也给年底的货款回收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三角债也算是一大中国特色,在国内几乎没有哪个行业不存在三角债的情况。”一位在锂电行业有着十几年工作经验的电芯企业销售总监告诉《高工锂电》,当一个行业从无到有逐渐开始形成一个产业集群的时候,三角债的问题就不可避免。

  事实上,近几年来,中国的锂电行业步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从量上来看,中国锂电池的总产值已经位居世界前三。据高工锂电产业研究院(GBII)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占全球锂电池市场份额29%,比2012年提升了1个百分点,主要在电子烟、移动电源终端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

  然而,同其他的行业一样,中国的锂电池行业发展到现在,各种三角债盘根错节。锂电池行业从上游材料到下游pack厂无一幸免,只是每个公司所面临的情况或轻或重,稍有不同。”三角债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内将会长期存在,这在中国现阶段是没有办法改变的。”高工产业研究院院长张小飞博士在第一届G20锂电峰会上表示,既然大的环境不能改变,那能改变的只能是企业自身。锂电行业的优秀企业应该联合起来形成一个信用企业联盟,把信用不好的企业拉入黑名单。

  形成信用企业联盟是一个美好的愿景,这也从侧面印证了三角债问题对行业产生的困扰。而随着年关临近,各大锂电企业催款力度加大,应收、应付账款所引发的三角债结症愈发凸显,应当引起整个锂电行业警惕。

  三角债危机凸显

  进入第四季度之后,随着各锂电池板块上市公司的销售业绩持续增长,其应收账款也在急剧攀升。记者对12家主营锂电业务的上市公司第三季度的应收、预付账款进行梳理统计发现,多家上市公司应收账款较初期增幅超过30%。

  而包括多氟多、杉杉股份、德赛电池、万向钱潮在内的上市公司第三季度应收账款均超过2亿元,其余赣锋锂业、大东南、九九久等5家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则都在1亿元以上。

  一般而言,企业规模扩大后,对应的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相应也会增加,但这两项数据如果都出现大幅增长。或者应收账款占据营业收入的比重过大,就应该格外警惕行业里的三角债问题。”一方面是别人欠自己的钱在增加,而另一方面自己欠别人的钱也在增加,事实上不止上市公司,锂电行业非上市公司的账款拖欠情况更加严重。”一位长期关注锂电行业的证券分析师向记者透露,过于庞大的应收账款不仅加大了营运资金的占用,不利于经营效率的提高,而且也将引发坏账导致公司蒙受巨额损失。

  ”这条产业链本身就比较紧,一旦有一个地方断裂,其他的也可能会断。”张小飞博士表示,当大家紧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只要供应链其中一个环节发生断裂,就会形成连锁反应。

  当行业产能过剩,同质化竞争达到一定程度时,三角债往往会成为压垮企业的最后一根稻草。最近东莞一家已经停产,正濒临破产清算边缘的电芯厂就证实了这个道理。东莞格力良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力良源”)是一家中小规模的铝壳电芯企业,公司在今年9月19号就因为现金流告急而停产,现在正面临着各路供应商上门催债的苦恼。

  ”格力良源现在尚欠各供应商的款项超过5000万元,公司在下游客户那边也有3500万欠款没能收回。”珠海格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梁坚毅告诉《高工锂电》,正是下游客户拖欠的账款迟迟不能结算,才导致公司陷入资金断裂的境地。

  据了解,梁坚毅正是这次格力集团从母公司派来处理格力良源欠款问题的负责人。而此次事件的主角东莞格力良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正是格力集团的三级子公司,之间隔着珠海格力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珠海格力新技术开发有限公司。

  格力良源的处境只是锂电行业三角债发展到最后阶段的一个缩影。倒闭破产,应对各路供应商催债似乎是逃不过的魔咒,纵使是在空调行业如日中天的格力集团,在试水锂电领域的时候也会玩不转。

  产能过剩是根源

  锂电池是一个需要大量资金投入的行业,高工锂电产业研究所(GBII)分析认为,一条年产2000万Ah生产线至少需要5000万元的投资;对于没有资金积累的电芯企业而言,唯有通过银行贷款才能维持产能扩张。

  然而,锂电电芯业务造血功能有限,电芯业务毛利率普遍在20%左右;扣除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售后服务、设备折旧等,大部分企业销售净利率低于5%,甚至亏损。因此,没有集团背景的企业只能通过借新债偿旧债的形式,获得企业现金流。

  大集团背景的电芯厂家,在销售策略上往往比较保守,对于下游客户资质选择苛刻;依靠自身发展的电芯厂则比较激进,侧重于销售增长。而这些锂电企业一旦放松对下游客户资质选择,必然会推升呆坏账率,从而增加现金流动困难。这也是导致企业负债率增加的一个重要原因。

  ”三角债在每个公司都会存在,格力良源之所以会因为三角债而走上绝境跟其选择的低端客户有很大的关系。”湖南长远锂科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方程告诉《高工锂电》,长期以来格力良源所选择的客户都是那些国内的山寨手机厂商,而这些小厂商的信用很难保证,随时都有可能跑路或关门。长远锂科作为格力良源的供应商之一,尚有1200多万的欠款没有收回。

  另一方面,终端市场的风吹草动对上游电芯和电池材料企业所带来的影响也不可忽视。

  近三年来,终端市场的需求变化给电芯厂带来了巨大的冲击。在珠三角一带,大部分电芯厂以铝壳为主,他们的下游客户集中在山寨手机制造商。苹果、三星等智能手机横空出世,对传统手机造成了强大冲击。

  根据某国际调研机构统计数据表明,2011年山寨手机出货量2.55亿部。同比增长11.84%,相比前两年40%以上的增速大幅下滑;2012年出货量将下降至2.13亿部,同比下滑16.47%。2013年中国市场的智能手机出货量已经远远超过山寨手机的市场份额。这种变化,对我国铝壳电芯企业的盈利造成不利影响。

  事实上,自2010年以来,智能手机时代已经开始逐渐取代功能手机之前的市场份额,苹果、三星的强势崛起,”中华酷联”也开始形成牢固的本土化品牌,剩下来的三线国产山寨手机市场也已经开始被瓜分殆尽。原来依靠山寨手机起家的国内铝壳电池企业已经是艰难度日,不少企业不是破产跑路就是被收购重组。

  铝壳电芯企业江河日下的事实也让格力集团决定清除这部分不良业务,不然,以格力集团的实力,区区5000万的欠款又何足道哉?

  锂电电芯企业负债率的分化,可以反映出我国锂电池行业生态环境的恶劣。而近几年又处在央行信贷紧缩周期,那些没有集团背景的电芯企业,更容易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险境地,这也成为近几年以来一大批锂电电芯企业因为三角债而倒闭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国大部分锂电电芯产能属于低端重复,同质化竞争,往往通过价格战、延长账期获得客户。”沧州明珠塑料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谷传明告诉《高工锂电》,行业账期问题的恶化与部分企业开展恶性竞争不无关系。

  与此同时,国内的电芯厂面临着外患,韩国三星SDI为了获得市场份额,举全国之力在锂电电芯行业打响了持续的价格战。过去三年时间里,最典型的2.0Ah的18650电芯的价格已经降至一美元左右。这样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在经过一轮轮的价格战之后,国内电芯厂的产品毛利率一降再降。

  ”产能过剩,持续的价格战和不断延长的账期都让行业的三角债问题一步步滑向危险的深渊。”江西福斯特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蔡栋认为,产能过剩是三角债得以固化的根本原因。

  PACK企业高库存隐忧

  资金成本大幅攀升极大侵蚀了企业的利润。恶劣的商业环境更让锂电企业雪上加霜。由于我国大部分锂电电芯厂家下游客户是中小PACK厂或者电子厂,在开发客户过程中隐性成本大,回扣环节多,账款回收难度大。这也是导致中国锂电行业三角债问题错综复杂的重要原因之一。

  另一方面,下游PACK厂库存大幅增加也成为三角债往上蔓延的导火索。

  在多角债的关系中,一旦终端需求萎靡不振则会导致多家企业资金紧张甚至出现呆坏账。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工业成品库存指数显示,自2012年5月份以来一直处于48以上的高位,2009年和2010年该数值在46左右,反映出我国整体工业由于消费需求不足,导致企业库存处于历史高位。

  锂电电芯作为电子工业的”粮食”自然而然与宏观大环境密切相关。根据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欣旺达(SZ.300207)发布的公司财务报表显示,公司营业收入增长不大,但是公司存货却大幅飙升。欣旺达2011年一季度的营收2.39亿元,库存1.26亿元;2012年二季度营收2.37亿元,库存高达2.24亿元;2013年第三季度营收5.10亿元,库存高达5.28亿。虽然收入在持续增长,但是近几年来库存一直处在高企状态。

  另一家香港上市的P A C K厂商飞毛腿(HK.01399)的库存同样上升明显,2010年营收15.27亿元,库存2.13亿元;2011年营收16.53亿元,库存3.48亿元。飞毛腿过去6年营收增长76.60%,但是库存增加266.32%;尤其是2011年,营收仅增加8.25%,但是库存增加63.38%。飞毛腿2012年年报显示,应收贸易款项与存货分别为6.33亿元、4.60亿元,占比总资产分别为30%和22%。

  从欣旺达和飞毛腿这两家PACK厂商的营收和库存,管中窥豹,可见整个电芯下游需求的萎靡程度。格力良源因为下游山寨手机供应商不能到款而欠供应商5000多万就是行业调整时期的一个缩影,也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经阶段。可由于我国商业制度不健全,导致一些优秀的企业容易被一两个下游客户拖垮。

  三角债破题之难

  ”行业的三角债已经形成了一种惯性,没办法从根本上根除,大家都没钱,就像击鼓传花,一家中招,往上推就全部中招了。”蔡栋认为,对于企业来讲,选择市场定位和客户的质量就显得非常重要。

  蔡栋同时表示,就锂电池的数码市场来说,坏账主要集中在山寨手机市场,做方形电池的企业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

  既然三角债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只能由市场行为来自我纠正,行业洗牌就不可避免,在都欠款的情况下,谁能撑到最后谁就是赢家。只有当行业里的那些没资金、没技术的小厂淘汰之后,账期问题也就自然会迎刃而解。当然这种市场自发的纠正过程时间太长,对行业的伤害也太大。

  ”移动电源的市场洗牌已经在2个月之前就开始了,这个市场在逐渐向几个大品牌集中。对于电芯厂来说,下游的PACK厂或电子厂企业积压的库存就是不能兑现的账期。”蔡栋认为,从大的方向上来说,移动电源的总量还是会增长,但是企业数量绝对会不断减少。从现在的上千家,经过洗牌之后可能就只会存在上百家,经过这样几轮优胜劣汰之后,账期才会恢复到一个可控的范围内。

  如果说部分电芯厂的日子还可以勉强支撑,对于处在三角债最终端的上游材料厂来说,日子就不好过了。

  ”材料再往上的话就是资源,基本都是付现款结算。而锂电池材料企业处在整个产业链的上游,在应收款的末端,账期也就比电芯厂和pack厂更长。”天津斯特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销售副总李积刚认为,在锂电行业三角债的链条中,材料厂的处境最为不妙。

  李积刚告诉《高工锂电》,现在业内基本是做月结,入门级也就是刚开始试用期的账期在30天左右,开始批量供货之后基本上就变成了90天结款,如果再加上6个月的银行承兑期限,基本上就是9个月的时间。遇到不好的情况甚至会有一年以上,今年卖出去的东西要到明年才能把款项收回来。

  一般而言,企业用到银行承兑有两种情况。一种是,企业本身不差钱,但是通过银行承兑吃利息来拖延还款期限。另一种情况是企业本身没钱,用企业自身的信用作担保从银行贷款,但是银行不会给你现金,给承兑汇票,这样就又拖延了半年。自始至终现金流都是银行在掌握。如果企业因经营不善倒闭,银行就会收回该企业的资产,从偿还贷款的次序来看,首先是银行,然后是员工的工资,最后才会是欠供应商的款项。

  锂电行业破产倒闭的企业基本都跟三角债有关,甚至有些上市的企业在不能还款的时候就用股权做抵押。据有关人士透露,此前,比克对中信国安的欠款就属于这种情况。

  ”对于pack厂家来说,可以用一个亿的钱干两个亿的事儿,材料厂与之相反,你想要做一个亿的事儿,反而要拿出两个亿来准备现金流。”在李积刚看来,材料厂处在锂电链条中最不利的位置。

  一位在锂电行业有着十几年从业经验的投资人士告诉《高工锂电》,电芯厂为了拓展市场用很便宜的价格发给pack厂,pack厂再以相对较低的价格发给下游的终端产品厂商,或者直接销售到消费者手中。Pack厂不会直接给电芯厂现金,于是就通过银行兑票来进行担保,pack厂就相当于是把钱存在银行投资或吃利息来获得收益。简而言之就是借鸡生蛋。

  对于这种情况,电芯厂也是无可奈何,因为在产能严重过剩的情况下,你不这么做别人也会做,所以在同质化竞争的境遇下,延长账期也成为行业的”显”规则。

  如果电芯厂真的是因为经营不善而破产,最受伤的就算材料企业了。电芯厂破产后所有的固定资产要进行评估,然后进行拍卖,拍卖所得再赔付给供应商。当然,如果电芯厂的设备都要到银行抵押了,基本上是要先还银行的钱,供应商的钱更得往后靠了,能还多少,得靠运气。

  所以现在的材料供应商根本就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来应对三角债,只能自己睁大眼睛来观察自己的客户,哪些可以做,哪些不能做,一但选错就只能自认倒霉。

  ”解决三角债问题只能靠市场的洗牌,对于企业自身来讲,要加强自律,有多大力气使多大劲儿。”蔡栋认为,企业不要总想着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当然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要靠企业的自律根本就行不通,只能通过市场的洗牌来把不好的企业给剔除掉。

  ”电芯行业生态环境差直接导致企业盈利情况不理想,可大部分企业有意或者无意成为行业的破坏者,然后形成恶性循环。”东莞杉杉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黄继宏认为,三角债问题并非不治之症,只要从源头上加强政府监管和行业自律,必然会出现多赢的局面。

  ”然而,政府的监管很难做到位,行业的自律又不可靠,这就让深陷三角债中的企业很是为难。”在黄继宏看来,锂电池行业缺乏一种中立的第三方机构对这些不守信用的企业和相关负责人进行追责。

  ”违约成本低,维权成本高必然会让优秀的的企业陷入到艰难的境地,长期下去,劣币驱逐良币的土壤一旦固化下来,中国锂电行业不可能成长出伟大的企业。”黄继宏对扰乱行业信用的这些企业表达了深深的愤慨。

  风险控制将受重视

  在三角债问题还无解的情况下,慎重的选择客户几乎成为了不少公司应对坏账最后的办法。”既然三角债是一个不可能改变的现状,那么对于大多说锂电企业来说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选择相对可靠的客户。”在蔡栋看来,三角债问题既然是行业的共同结症,单靠一两家企业肯定难以做到多大的改变。但是,对于企业自身而言,可以选择自己合适的客户,以尽量避免出现呆坏账的积累,从而提高企业应对风险的能力。

  ”不同的企业要进行差异化的对策,增强配方产品的阶段性不可替代优势,细分市场、筛选客户,选择本企业匹配的目标客户合作,以价格换账,控制风险。”广州天赐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赐高新”)电池材料事业部总经理周顺武认为,企业的创新能力可以为自己赢得优质的客户,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避免呆账、坏账的难题。

  事实上,天赐高新曾经也是格力良源的供应商,但是在后续的合作过程中发现格力集团的招牌并不牢靠,遂逐渐终止了合作。”因为天赐有一套完整的风险控制制度,并且完全按照这项制度的规定来操作。”在周顺武看来,账务问题的关键在于控制风险,而风险控制的关键在于执行规章制度,企业不能因为眼前的利益而放弃自己的坚持。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锂电行业三角债问题的日趋严峻,不少企业在客户的选择上也采取了更为谨慎的态度。

  ”未来我们会把业务方向主要放在大客户和之前比较稳定的客户身上,分散的小客户不敢再做了。”蔡栋坦言,对于电芯厂而言,小客户的出货量小,本身利润又不算高再加上账期不稳定,公司今后在这一领域的业务将会逐渐减少。

  ”现在我们只跟稳定的客户合作,存在呆账、坏账的客户都不再做了。”黄继宏同样表达了这种看法。她告诉《高工锂电》,其实,如果有一些公司同时跟其他的公司都有合作的话,供应商之间会有一些交流和了解。一旦某家企业现金流出现了问题不能按时还款,信誉就会变差,所有的供应商就会不约而同的抵制,时间长了,这样的企业在行业内就会混不下去。但是,问题在于出现的问题企业关门、倒闭了,纵使供应商最后不得已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权益,之前所欠的货款依然收不回来,损失仍然得不到弥补。

  ”所以,我希望行业内能够有这样一个中立的机构,可以承担起这个职责,对那些不能按账期付款的企业的直接责任人进行责任追究。”在黄继宏看来,公司破产清算走上法律程序依然不能从关键上解决问题。只有责任落实到具体的个人身上,法律产生惩戒效应,类似的事情才会逐渐得到遏制。

来源:生意社

返回第一电动网首页 >

0

想看更多 不感兴趣
重复、旧闻
内容质量差
确定
斯巴鲁全新插电混动车型有望2018年推出
转子引擎复活!马自达新一代RX-8或搭氢燃料转子引擎
华泰新能源三款新车上市 补贴后仅售4.88万元起
横店东磁:年产1亿支18650型锂电池项目已投产,计划6月打开部分市场
开源汽车公司OSVehicle将推全球首款模块化自动驾驶汽车问世
都怪Uber!匹兹堡市不再绝对开放自动驾驶
丰田等氢燃料电池车在日本登记数不足1500辆
瑞士银行:2018年电动汽车总成本将与传统车持平
2020年湖南长沙市全部使用新能源公交车 其中半数为纯电动车
新旧造车势力齐发力,珠三角有望成新能源汽车“硅谷 ”
山东24亿补贴新能源车,公交占比超50%
奇骏自动刹车失灵,主动安全值得多少信任?
郑州充电基建实施方案发布,到2020年满足约10万辆电动汽车充电需求
Model S将在年底演示从纽约到洛杉矶的全自动驾驶
吉利帝豪PHEV年内上市 油耗仅1.5升
日产推全新电动概念车 量产有望引入国内
江淮大众合资新能源 新车或与iEV6S同平台
2018年或将推新能源 沃尔沃XC40谍照曝光
奥迪即将量产的嵌入式安卓车机,真的在车上干掉了手机
华泰收购曙光集团 究竟是看中了什么?
下一篇

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建设模式研究与实践(一)

电动汽车充换电设施建设模式研究与实践(一)


第三方登录
纯净阅读
意见反馈

反馈和建议 在线回复

第一电动网
Hello world!